【第008章】 表哥救我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第二日陆铮早早来到兰湖,经昨夜一事,跟两位保安的关系拉近不少,再加上中午陆铮轻咳,出去了两杯小酒,立刻就开始称兄道弟。↖↖dian↖小↖说,..o

    时值下午六dian中,兰湖岸边的碎石小径上走来一个穿着杏黄僧袍的胖和尚,大襟大袖的僧袍,脖子上挂了一串佛珠,头ding锃光瓦亮,笑眯眯的跟个弥勒佛一般。

    落后他半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西装革履,dian头哈腰,听保安介绍,他是兰湖主题公园管理部门经理。

    除他们二人之外,后面还跟着两位小沙弥,一个背着包袱,一个拿着钵盂禅杖,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老和尚蒲扇耳、鼻子短粗,眉毛浓黑,渐入鬓角,脸上始终是不疾不徐的从容,脚步慢而规整,颇有几分德高望重的气势。

    几人来到栈道不远的值班室,经理皱着眉头看了眼陆铮,语气不悦道:“强子、小辉,这人是谁?”

    胖保安笑嘻嘻道:“这位是我大表哥,路过魔都顺道来看看我。”

    “什么大表哥小表哥。”经理不耐烦赶苍蝇一般道:“知道这位是谁嘛?元清寺主持惠灵大师,闲杂人等一律给我轰走。”

    惠灵大师单手行礼,淡淡道:“阴邪之物,煞气外泄。若是不小心受外邪所趁,轻则疾厄缠身,家财散尽,重则命丧黄泉,家破人亡。尔无关之人,还是速速退散吧。”

    陆铮的目光一凝,察觉出了异样。他是在世水君,就连王静安这种相术之人都能察觉出他的不同,那么寺庙住持这样的大能,不可能没有感应。

    除非他是个骗吃骗喝的草包货。

    元清寺?难道不应该是龙华寺么?

    陆铮心中大是生疑,灵机一动,做出一副求助的语气道:“大师救我,我昨天在湖边玩了一会儿,晚上做梦梦见一条十几丈长的大青蛇缠在身上,浑身发冷。”

    惠灵大师抬了抬眼皮子,微微一笑道:“怪不得,怪不得,我见你年纪轻轻,却印堂发青,眉角带煞,一脸衰败之象,定然是冲了阴邪,以至于心虚体寒,夜生噩梦。无妨,无妨,我佛慈悲,你只需前往元清寺找我师弟惠真,自有化解之法。”

    陆铮心里扑哧一笑,堂堂龙王当面,不说金光罩ding也就罢了,还一堆俗不可耐的忽悠套话,果然是个假冒伪劣产品。

    不过陆铮嘴上连连谢道:“谢大师指dian,改日我一定去元清寺拜访。”

    惠灵大师微笑颔首,不在说话,而是当先一步迈上栈桥,向这水面一望,半晌才沉吟道:“日落而未落,阴邪将起而未起,正是设坛起香的好时机。法源,法亮,去吧。”

    身后的两个小沙弥应了声是,向栈道尽头走去。

    经理厌恶的瞪了陆铮一眼,凑到惠灵大师的身边,微微弯腰道:“大师,您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我们现在立马就去准备。”

    “倒还真有一物,老衲不曾准备。”

    “大师请讲。”

    “现在时间还早,时机不到,你就给老衲准备一副棋,待老衲手谈几局。”

    这老和尚还要下棋,看来是装逼的老手了。

    值班室里正好就有保安打发时间的象棋,就在栈道旁边支起一张小桌,这惠灵大师一手执红一手执黑,自己对弈,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得道高人。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逼格越高越是主角。

    整整两个小时,惠灵大师才望了望天色,怅然一叹道:“时辰到了,你们就在这里等着,老衲前去度化阴邪。”

    说完广袖一挥,踏着四方步朝栈道尽头走去。

    经理满脸紧张的喊道:“大师一定小心啊。”

    白天的阴气的确要轻一些,入夜之后可以明显感到阴冷来袭。惠真大师一身杏黄僧袍逐渐远去。

    阿嚏……

    一声轻微的喷嚏声传入耳中,陆铮差dian儿笑出声来,原来这惠灵大师走路走了一半,冷风一激打起了喷嚏。

    声音不大,却逃不过陆铮的耳朵。

    惠灵大师越走速度越慢,心里也开始嘀咕起来,还没走到尽头,就听见法亮冻的瑟瑟发抖道:“我艹,师父,这儿太b冷了。”

    法源也打了个喷嚏道:“师父,快dian儿吧,赶紧搞完回去。”

    惠灵大师低喝一声道:“都给我小声dian儿,不就是冷dian儿么,这dian儿苦都受不了,以后怎么挣大钱?来,法亮,你把衣服脱下来,给为师穿穿。”

    “啊?师父,我也冷啊。”

    “少废话,为师还得念经呢,你们俩先活动活动,做做体操什么的,取取暖。”

    惠灵大师在法坛前的蒲团上盘膝坐下,把法亮的僧袍裹在身上,还是觉得有dian儿冷,又干笑道:“法源啊,要向你师弟学习一下啊。师父拉到这么个买卖不容易,十万块呢,足够咱们吃喝半年了。”

    “师父,不是我不乐意,是特么的真冷啊。”法源裹紧身上的僧袍,顺手拎起个包袱皮儿披在惠灵大师的身上,呵呵笑道:“师父,你就拿包袱皮将就一下吧。”

    站在岸上的陆铮,终于忍不住笑了。

    正所谓人为财死,狗为屎汪。这几个糊弄钱财的冒牌和尚,待会儿就会发现这一次的钱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夜色逐渐幽暗下来,淡淡的水气在湖面上蒸腾,远处dian缀在绿树山中的窗子开始dian亮灯光。

    好戏正式开场。

    刚开始惠真和尚还能咕哝一会儿经书,最后干脆连经都不念了,带着两个徒弟裹着桌布包袱皮缩在法坛下面,跟一窝鹌鹑一样相互依偎,面前dian着个香烛烤手,一人手持一台疯6ps打起斗地主。

    一边儿打一边儿聊天。

    “师父,咱们啥时候回老家啊?我娘给我打好几次电话了。”

    “回,回,回,你有没有dian儿出息,回去干什么?天天跟在牛腚后面捡牛粪么,然后再找个村姑结婚生娃?你脑子不止进水,都能养鱼了。”

    “师父说的对,我就不想回去。城里人多会玩儿啊,妞又漂亮。哎,师父,这次干完了,借我两千块钱呗,我打算弄个摩托,就那种外国佬西部牛仔骑的那种大趴趴摩托,想想就觉得带劲儿。”

    “什么大趴趴摩托,那叫哈雷。”

    夜色渐浓,阴森的风开始掀起桌布。

    法亮有些害怕的朝外看了一眼,小声道:“师父,你说这湖里边儿不会真的有东西吧?咋这么冷呢?”

    “胡说八道,没上过学啊你,都是吓唬人的。”

    “师父,咱们该回去了吧,都这么长时间了。”

    呜……

    一阵突如其来的冷风袭来,香烛火苗挣扎了几下,噗的一声熄灭了。

    惠灵大师掀起桌布,忽然发现周围的雾气有些浓了,心里也有dian儿发怵,壮着胆子道:“你们俩赶紧收拾收拾,咱们撤了,拿完钱就赶紧走,以后不来这儿了。”

    “好嘞。”法源和法亮开始收拾供桌。

    收拾了一会儿,法亮就不动了,法源有些奇怪的拍拍法亮,顺着他的眼睛往湖面一望,噌的一下,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心乱如麻、心惊胆战、心神惶惶、差dian儿心肌梗塞……

    “师……师……师……”

    “师什么师……”惠灵大师骂骂咧咧的一回头,正看见法源和法亮齐齐迈到水边,动作整齐划一,跟专业双人跳水一样,噗通一声就跳了进去。

    这两人名义上是他的徒弟,实际上是惠灵大师的自家大侄子,惠灵大师就是因为家里穷出家当了和尚,念了几年经,实在过不了清苦的生活,于是就回家忽悠了两个侄子,跟他到城市里打着消灾解难的名号行骗。

    这一骗就是五六年,非但没有被拆穿,反而名气越来越大,连他们自己都开始觉得自己是法力高深的得道高僧

    眼见两个大侄子跳进水里,惠灵大师急了,一个饿狗扑屎趴在栈道上,伸手一捞。

    这时候秃头的劣势就表现出来了,这一捞只捞到两个光洁溜溜的秃头,如丝般润混,根本就抓不住。

    法源呛了口水,本能的挣扎了一下,抓住了惠灵大师的僧袍。惠灵大师猝不及防,直接就从栈道上滑了下去,一脑袋扎进水里。

    陆铮听到落水声就知道不妙,他们固然是骗子,但同样罪不至死,在一众惊诧的目光中,飞速的沿着栈道跑去。

    呛了好几口水的惠灵大师,胳膊胡乱的挣扎几下,正看见栈道上站着一个人,忍不住凄厉喊道:“救命,救命啊。”

    陆铮正想跳进水中,却发现了异常之处,水面三尺之下,一个黑色阴影迅速的上浮起来,呈椭圆形,游速极快。

    惠灵大师不知道陆铮的名字,见他站在岸上有些犹豫,哇哇大叫道:“救我,表哥救我,表哥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