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夜探兰湖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黄金手夹疼鹰,不管是绰号还是名字,都非常的准确形象,当然,纯洁的小朋友是无法领会其中所蕴含的深刻内涵。△小,..o

    这只来自倭国的螃蟹,不远万里来到华夏,还因缘际会成为龙宫一员,前途远大,简直是天大的造化。

    龙宫之内无国界,天下水货是一家。

    望着龙宫的又一员得力干将诞生,陆铮深感欣慰,恨不得立即就带着夹疼君回去认识认识它的两位同僚。

    兵贵精而不贵多,以陆铮现在的dian化能力,足以dian化蟹将,但并不代表他可以肆无忌惮的dian化,每次dian化龙鳞中的龙气就会削弱,需要大量的灵水才能补充完全。

    魔都兰湖,位于魔都非常著名的一个西欧风格小镇,葱郁的森林覆盖、清新洁净的空气,各式红墙黑瓦的欧式洋房,完全就是一个浓缩的北欧小镇。

    即便是在夜里走在小镇街上,也会不由自主的被迤逦梦幻的异国风情所吸引,鲜花盛开的庭院、高耸的钟楼尖塔、暮色中的城堡、庄重的教堂、雕琢精致的石栏石桥……

    小镇环保的兰湖像是一块儿碧绿的玉石项链,挂在一位姿态雍容的美妇脖颈。

    一切都是那么的充满幻想充满浪漫,让陆铮都不敢相信,这兰湖就是王静安口中说的青蛇勾魂之地。

    夏日凉风吹抚,湖边不断有行人徘徊散步,休憩聊天。陆铮围着兰湖逛了一圈,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且行人较多,他也没有办法跳进湖中一探究竟。

    一路沿着湖岸漫步,陆铮欣赏着月光之下波光粼粼的湖光,直到他走到一处小型的码头,码头岸边打着木桩,一条阔木板栈道,一路蜿蜒通向湖中心。

    栈道上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陆铮心中一动,顺着栈道径直前行,打算走到湖中心查看一下。

    脚下湖水轻轻拨动,发出哗啦哗啦的水声,陆铮却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儿,周围的气温开始逐渐下降,直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寒气掠过皮肤,激起一层的鸡皮疙瘩。

    湖中心的温度比岸上低是正常的,但是低到能让身为水君的陆铮都起一身鸡皮疙瘩,就显的太不正常了。

    那股寒气若有若无,就好像一台破旧的空调正在努力的运转,吹出一阵又一阵的寒风。

    陆铮运起龙气游走全身,才将寒气阻在体外。当他走到栈道尽头的时候,从上到下俯视美兰湖,湖面上是他模模糊糊的影子,随着涟漪不断的扭曲。

    寒气一下子加重了许多,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若非陆铮是十里水君,恐怕早就被吹的打起了寒战。

    有古怪!

    寒气沁入骨髓,这或许就是王静安所说的阴气。

    陆铮半蹲下来,打开手机电筒,凑近了湖面试图仔细的看清,一看之下,大吃一惊,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水面上不断涟漪的倒影忽然间凝实起来,清晰的就如同照镜子一般,最诡异的是,水中倒影的嘴角微微的挑起来,似乎是在笑。

    我去!太尼玛的瘆人了。陆铮也被吓了一跳,刚想催动御水之术拨动水面,忽然传来一真脚步声,叫喊道:“你干什么?”

    两个保安模样的人手里拿着手电筒顺着栈道跑过来,脸上满是紧张,不停的喊着:“快回来,千万别冲动。”

    陆铮连忙站起来,奇怪的回答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其中一位胖保安明显打了个寒战,冲着他招手道:“没事就赶紧到岸上去,别在这里待着。”

    另外一个瘦高个保安不耐烦的说道:“别废话,赶紧走,赶紧走。再不走我们就报警了啊!”

    陆铮一边往回走,一边掏出烟来,一人发了一根,套近乎道:“两位,到底怎么回事?”

    胖保安嘬着牙花子道:“可别提了,昨天晚上刚跳进去一个,就你刚才蹲的那个位置。妈的,捞出来整个人都成白的了。”

    瘦高个保安眼中满是惊惧道:“那地方邪门的很,我艹,还没走去就一身鸡皮疙瘩。”

    “是吗?”陆铮心思急转,看来这兰湖确实有问题,求教道:“我也觉得有dian儿冷,还以为是湖心水气太重呢。”

    “啥水气啊。”胖保安大大咧咧道:“我们俩在这儿干了三四年了,去年还啥事儿没有,天天在这块儿乘凉呢。今年真是见了鬼了,阴风阵阵的,又冷又特么的瘆人,光这一个月就跳进去两个了。要是再掉进去两个,我们俩这活儿都没法儿干下去了。”

    “听说这以前造湖的时候,挖出来一条青蛇?”陆铮试探着问道。

    瘦高个脸色一变,头摇的拨浪鼓一般道:“哥们,这事儿你可别瞎说啊。什么青蛇白蛇,你当是白娘子传奇呢。行了,你没事就赶紧走吧,我们哥俩还要巡逻去呢。”

    两人走出不远,胖保安回头嘱咐道:“哥们,可别去了啊,小命要紧。你要是掉进去了,俺俩可都不会游泳,救不了你。”

    陆铮笑着答应,目送二人远去之后,扶着栏杆望着湖水,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王静安曾嘱咐钟重江,最近兰湖有古怪,让他千万不要靠近。这个事情目前从保安嘴里也得到了证实,至少以前三四年都没什么事情,可最近一个月已经有两个人跳湖自杀。

    其中一位,肯定就是算命的田立丰。

    联想起湖中倒影诡异的微笑,连陆铮都觉得有些不同寻常,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股阴森的寒气绝对不是水气。

    要想得到答案,恐怕只能去水里走上一遭。

    可是周围的行人不少,旁边就有一对儿谈情说爱的年轻情侣,实在不方便跳入水中。陆铮转了两圈,才找到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并没有脱衣入水,而是选择了一个比较谨慎的办法。

    将背包里的蟹将夹疼君放出来,指示它前往湖中查探。

    找了个凉椅坐下,陆铮开始闭目养神,借着夹疼君的意识,缓缓的朝湖中心靠近。

    湖里的鱼虾不少,但是越靠近湖中心,鱼虾的踪迹就越来越少,而蟹将夹疼君的游速也越来越慢,阴森的感觉传来,夹疼君似乎也感觉到危险的临近,情绪变的无比紧张起来。

    栈道下的水深大约有四米多深,夹疼君还没有靠近,就立刻浑身一个激灵,止步不前,一种恐惧的情绪开始蔓延。

    借着蟹将的视野,陆铮看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

    湖底处似乎有一个极小的涡流,涡流尽头则是一个小孔,一股浓重的阴寒之气从小孔中外泄出来。

    蟹将夹疼君本能的感到不妙,下意识的开始后退起来。

    忽然,小孔中闪过一股微不可察的的闪光,朝夹疼君笼罩过去,蓦然间,陆铮和蟹将的意识联系就此切断。

    “不好!”

    陆铮心中一紧,再也管不了许多,飞速的沿着栈道朝湖心跑去,刚刚在栈道上站定,一只螃蟹嗖的一下从水面窜了出来,攀着柱子爬上栈道,八只爪子一下子就抱住了陆铮的大腿,战战兢兢的,心中只剩下恐惧和后怕,总结起来四个字:吓死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