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青蛇传说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王静安紧张之下用了敬语‘您’而不是‘你’,让人感觉非常的怪异。£∝小,..o而他自己显然也意识到了,连忙住口。

    远处传来救护车性感的警报声:“完儿了……完儿了……”

    陆铮扶着的老太太,猛然从地上上挣扎起来,神情恍惚,喃喃嘟囔着:“我不信,我不信。我儿子不会死的,我儿子不会死的,我要去找我儿子,我要去找我儿子。”

    王静安默然半天,才低声道:“你的儿子往湖畔可寻。”

    “湖畔?湖畔!”老太太的眼中登时爆发出神采,瘦弱的躯体似乎一下子充满了力量,嘴里叫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兰湖,兰湖。儿子,妈妈来找你了。”然后健步如飞,快速的消失在人群当中。

    陆铮定定的望着那位老者,他隐隐感觉到这位老者虽满头银发,但生机旺盛,精神奕奕,尤其是卧蚕眉下的眼睛,毫无老迈应有的浑浊,反而澄明异常。

    王静安避过陆铮的眼神,对着钟重江打了个眼色,转身就走。走出老远,钟重江回头见陆铮没有跟上来,才凑到王静安的耳边,小声道:“老王,你到底看见了什么?几十年都没见你这么紧张过了。”

    王静安大摇其头道:“不可说,不可说。”

    人就是这样,越是不能说的事情越想听,比如秘密;越是不让看的东西越想看,比如a.;‘不可说’这三个字简直是对付好奇心旺盛者的大杀器。

    钟重江抓着王静安的手,追问道:“老王,你这事儿干的不地道。连我都不能说吗?不行,你一定得给我讲讲。否则我晚上睡不着觉,非得少活几年。”

    王静安锁着眉头犹豫半晌,才指了指旁边的老街茶馆道:“走吧,进去喝杯茶。”

    钟重江一喜,笑道:“没问题,我请客。”

    两位老人找个僻静的角落坐下,要了两盘茶dian,一壶毛尖儿。茶还没烫熟,钟重江就急不可耐道:“快说,快说。我知道你是让那个小子吓着了,是不是看出啥百年难遇的面相了啊?”

    王静安整理了一下思绪,摇头道:“我师从相术名家袁清卓老先生,研习的是揣骨之术。那小伙子我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他是龙角骨相,骨居眉上,稍高似角,向左右横出,形似龙角。”

    “龙角骨?”钟重江好奇道:“这种骨是贵相不错,但是并不少见吧。以前我有个外甥让你给看过,不也是龙角骨吗?”

    王静安莞尔一笑道:“的确不少见。骨有九贵,驿马骨、将军骨、日角骨、月角骨、龙宫骨、伏犀骨、巨鳌骨、龙角骨、凤尾骨,都是指面部两颧之骨,这九种骨相都是贵相,我这辈子没见过一千也有八百,算不上稀奇。”

    “那怎么把你吓成那样?”

    茶香飘出,王静安斟了杯茶,轻缀了一口,摇头道:“揣骨望气,此人之气,非同寻常。此人年纪轻轻,但目光如炬,有神光外散。”

    钟重江纳闷道:“活人眼里都有神光吧?”

    “不,是真的神——光。”王静安重重的咬了一下‘神’字,满眼都是不可思议道:“此光奇定勇烈,威仪不凡,似猛虎下山,蛟龙出海,不怒而威,狐兔自战;且瞳孔目蕴神气轻灵皎洁,如日东升,刺人眼目,如月悬镜,光辉皎洁。实属我平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一连串得形容词出来,听的钟重江目瞪口呆,失口道:“不是吧?有这么厉害?我怎么看不出来。”

    王静安笑道:“你要是看出来了,你也可以看相了。这种神光只是一种感觉,一种气势而已。”

    “那又怎么样?”

    王静安一字一顿道:“非人之目。”

    钟重江吃了一惊道:“什么意思?那小子不是人?”

    王静安沉默了一会儿,摇头道:“不是人能是什么?当然是人,奇就奇在这个地方了。我只跟他对视了一眼,就感觉到强大的压力,不敢与之对视。”

    钟重江咋舌道:“这也忒玄乎了,我反正没看出来有什么稀奇的。”

    王静安苦笑了一下,道:“还有更玄乎的呢。你还记得半个月前,我说咱们以后去外滩下棋么?”

    “当然记得。”钟重江道:“你不就是看臭棋篓子老孙头不顺眼么。”

    王静安摇着头道:“那只是个借口。这事儿啊,还得从今儿个那老太太的儿子说起。”

    七天之前,王静安的外甥带了个文弱的年轻男人,求到家门口,让王静安帮他算算前程和姻缘。

    王静安见那人骨相额塌颧陷,呈冥顽虚耗之相,注定早夭,命不久矣,所以拒不起卦,怕人听了惶恐怨愤,徒惹是非。但是后来经不住外甥的苦苦相求,他才勉强答应,但不用最拿手的骨相,而是让他随便写两个字测字。

    钟重江嗑着瓜子,饶有兴致的问道:“他写了什么字?”

    王静安沾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下‘立丰’二字,淡淡道:“他姓田,叫立丰,就写了立丰两个字。”

    王静安认真道:“田立丰老家是北方山区,这小子争气,大学考到咱们这儿的经贸,毕业了之后在广告公司做设计师,收入不错。这小子也孝顺,把家里的老娘接过来过好日子。要不是看在这一dian上,我还真不会给他算的。”

    “田立丰。”钟重江品评道:“田里丰收,这名字还不错啊。”

    “这还不错?简直大错特错。”王静安加重了语气道:“这字面上的含义,源自他父母对生活的希望。田立丰是水命,要是在近山之处发展,的确会有所成就。但他偏偏就来到了咱们这水气旺盛之地,水气过旺,就酿成大错了。”

    钟重江满头雾水道:“那你让他离开这儿不就得了?”

    王静安一拍大腿道:“晚了,要是早上四五年还有救。”

    “那这‘立丰’二字怎么解的?”

    “立字有水,为泣,意为有丧。丰字有水,为泮。泮字有溶解涣散之意。丰字躺倒是山,山就是坟地,丰字形象像树,坟前立树,又有人在树前哭泣,那意思是人已经埋进坟里,没救了。”

    “啊?”钟重江瞪大了眼珠子。

    “唉……”王静安重重的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品学兼优,秉性纯良,我看着也可怜,但是命不可违,我也没办法啊。”

    “一dian儿解救的办法都没有?”

    算命中的必死之局并不多见,一般都有应对的办法,只是很多条件比较苛刻,所以就成了必死之局。

    王静安苦笑道:“有,但是跟没有也差不多。立丰遇水则死,水从天上来,雨伞可挡、水从地上来,乘舟可避。立字加伞是斗笠的笠,丰字乘舟带伞,是相逢的逢。斗笠和舟皆为木,有治水之能,逢木可解。”

    “你的意思是找个木命旺盛的人就行了?”

    “要是这么简单,我至于见死不救么?”王静安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五行属木,有治水之能。木为青,属东方,龙属木,擅治水,唯一的解救办法,就是东方青龙出手,否则必死无疑。”

    “这……这世界上哪儿有龙啊?”

    “所以我说有也跟没有一样。”王静安无奈一笑,道:“田立丰走了以后,我给他起了一卦,卦象九死一生,会死于多水之处,想找到他只能在湖畔等着捞上来。那老太太临走时,你听到了吗?兰湖,距离他家不算太远。而且这湖本身就特比的邪门,阴气很重。”

    “这个我知道。”

    兰湖,位于魔都山宝区,属于魔都第二大人工湖,面积110亩,风景宜人。但是相传在开凿兰湖的时候,曾挖出一条近两米五长的青蛇尸体,看样子是竹叶青,但谁也不相信有这么大的竹叶青。

    挖出来的时候尸体完好无损,没有人知道这蛇是怎么死的,不久之后,青蛇的传说就流传开了。兰湖刚刚建好之后,风景之美确实独一无人,因此有人不断。但诡异的是,经常会发生跳湖自杀的事件。

    曾有侥幸未死之人回忆说:当你低头去看水面倒影的时候,倒影会朝你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