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魔都轶事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魔都,华夏商业的中心,财富的汇聚地。▲∴▲∴dian▲∴小▲∴说,..o它崛起的历史并不算太长。这里有欧式风情的建筑、江南风情的枫泾古镇、摩天大厦、老街茶馆、法式糕dian、和平饭店的爵士乐、豫园的丝竹、拥有子弹速度的磁悬浮、绍兴的三黄鸡、外滩的鸡尾酒。

    魔都就像一个生于华夏却成长于国外的时尚少女,中西合璧,气质独特。

    陆铮还是第一次来到魔都,这座繁华的大都会,处处显示着独特的魅力,让他觉得无比的好奇。

    在汉庭酒店定好房间,陆铮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才悠闲的来到魔都外滩。

    皇浦江,魔都的地标河流,横穿魔都,支流繁多。几乎是本能一般,陆铮到达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先去看水,皇浦江滚滚波涛,汹涌前行,汇入陆铮梦寐以求的地方——大海。

    漫步在江边,周围人来人往,震惊华夏的外滩踩踏事件之后,这里一如往昔一般热闹,丝毫不受影响。

    吹着潮湿的风,陆铮站在围栏边,心里强行按捺住想要跳进江中,尽情畅游一番的冲动。

    远处有一张石桌石椅,两位穿着休闲运动装的银发老人,正在下着象棋,时不时的低声交谈。

    一局棋罢,两位老人正笑着整理棋盘的时候,人群中忽然钻出来一个花白头发满面愁容的老太太,急急的赶到两位老人面前,操着一口不太准确的普通话,哭道:“王大师,王大师,谁是王大师?”

    执红的瘦小枯干老者,稀眉小眼,朝对面老者努努嘴道:“老王,找你的。”

    对面执黑的老者一头银发梳的一丝不苟,赤红脸,卧蚕眉,细长眼,十分矍铄,闻言皱皱眉头道:“我就是。”

    那老太太抹了把眼角,哭道:“王大师,终于找到您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您要是不帮我,我这个老婆子真的活不下去了。”

    矍铄老者皱紧眉头,有些不悦道:“到底什么事情?”

    老太太似乎对这老者十分敬畏,闻言止住啼哭,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抓住一把票子递过去,满脸哀求道:“王大师,求你做做法,救救我的儿子吧。”

    矍铄老者怫然不悦道:“胡说八道,我哪里会做什么法?你要想做法,还是去玉皇庙找和尚去吧。”

    老太太一愣,呆了半天,然后把这个钱包里的钱都掏出来,又从口袋里掏出个红皮存折,泪眼婆娑道:“王大师,求求你了。您是判阴阳知天机的神算子,求求你,帮我找找我的儿子吧。”

    矍铄老者满脸的不耐烦,赶苍蝇一样挥着手道:“道听途说,以讹传讹,你把钱给我收回去,拿着赶紧走吧。”

    老太太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道:“王大师,你一定要帮帮我,帮帮我啊。”

    她这一磕头,引起了不少游人的注目,纷纷停下来,把目光落在矍铄老者身上。

    瘦猴一样的老人,哈哈一笑道:“老王,你的名气不小嘛。”

    矍铄老者一脸苦笑,仍旧不为所动道:“你还是走吧,找警察比较好,我帮不了你。”说完这句话,他就长身而起,疾步离去。

    老太太原地跪了半天,忽然惨笑一下,躺倒在地上,默默垂泪。

    瘦猴老者一把扯住矍铄老者的袖子,语气颇为生气的责怪道:“王静安,你的架子是越来越大了啊。人家什么事儿都还没说呢,你至于干的这么绝吗?”

    这王静安的名气似乎不小,名字一叫出来,旁边围观的人登时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原来他就是王静安,王老先生,听说算命特别的准。”

    “我大姨就找他算过,听说是住在安平小区,不收卦金,只算有缘。”

    “那为什么不帮这位老太太?”

    “没有缘分呗,这还用说?不过我觉得算命看相都是忽悠人的,要是算命算的准,还会坐在这儿下棋?”

    琐碎言谈落入耳中,王静安苦笑摇头,低声道:“重江,你这不是害我么。这事儿我已经说了,找警察比较好。我实在无能为力。”

    瘦猴老者姓钟名重江,是王静安数十年的知交好友,闻言纳闷道:“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王静安再钟重江的耳边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钟重江就浑身一个激灵道:“真的?”

    “那还有假?”

    “那咱们还是赶紧走吧。”钟重江连忙收拾棋摊,对着那位老太太苦劝道:“大妹子,这事儿他真帮不了你。你还是赶紧去警局吧,或许很快就有消息了。”

    老太太猛的抬起头道:“王大师,你告诉我,我儿子是不是已经死了?”

    她的这句话问的没头没脑的,王静安沉默了半天,缓缓的diandian头,叹气道:“节哀顺变。”

    噗通一声,老太太栽倒在地,没了声息。周围的人群一阵喧哗,有人惊叫道:“不好了,有人昏倒了。”

    陆铮离的比较远,但他耳力超群,听见呼救才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好奇心一起,就连忙赶了过去。

    围观者喊虽喊,但却无一人上来帮扶一把。钟重江嗔了王静安一眼,放下棋盘,连忙凑过去,把老太太扶起来,掐了掐人中,对着周围的有人吼道:“都干看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打120,你们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围观者有的面露惭色,有的低头离开,只有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拨打急救电话。

    钟重江按压了一会儿人中,有些腾不出手,招呼道:“来,谁给我搭把手。”

    作为一个从小就心地善良的好少年,陆铮越众而出,蹲下去帮他扶住老太太的肩背,让钟重江腾出手按压印堂和人中。

    事情闹成这样,王静安脸色也不太好看,无奈的凑过去,拦住钟重江的手,叹气道:“我来吧。”

    他的一双手红润有光,熟练的在老太太的肩背面部按压,拇指压住人中,一抬老太太的下巴,呼的一口浊气喷了出来。

    老太太幽幽醒转,眼神茫然道:“这是哪里?不对,儿子,儿子,你在哪里?”她一把抓住王静安的手,激动的脸色发红道:“王大师,王大师,求求你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王静安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不想救你,是我也无能为力。你……来的太晚了。”他一边说话,一边叹气摇头,想要起身站起来的时候,眼神从陆铮身上扫过,只看了一眼,浑身就一个哆嗦,似乎是看见了十分可怕的东西,噗通一声,一屁股蹲在地上。

    王静安见鬼一样的死死盯着陆铮,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嘴巴都张成了o型。

    钟重江见他这副模样,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搀扶,焦急道:“老王,你没事儿吧?”

    刹那的震惊过后,王静安回过神来,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奇的落在他的身上,老脸一红,抓住钟重江的手站了起来,勉强镇定道:“没事,不小心跌了一跤。”

    陆铮的神色也变了,刚才王静安脸上的表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他可以感觉到那种发自内心的惊骇。

    他的心中一凛,这老者绝对不简单,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不同寻常。

    陆铮死死的盯着王静安,微笑了一下道:“老先生,你没事吧?”

    王静安的嘴皮子都有dian儿不利索,眼神躲闪道:“没……没事。”

    一向镇定自若养气功夫出众的王静安忽然结巴起来,按住他胳膊的钟重江可以明显感觉到他身子的颤抖,忍不住吃惊道:“老王,你没事吧?怎么……”

    “住嘴。”王静安呵斥一声,长长的舒了几口气,对着陆铮扯出一个笑容道:“这个……我有dian儿失态,让您见笑了。”

    ——————————

    昨晚闹洞房去了,半夜才回来,实在不好意思。不过婚礼总算过去了,可以抽出时间,好好给大家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