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人赃并获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巨大的恐惧感,让他们感到无比绝望,瞬间就吓尿了。◇↓◇↓dian◇↓小◇↓说,..o

    船底的音乐喷泉,非常有节奏的喷着水,船舷水位越来越低。

    作为擅长嘴炮功夫的懒汉,他们的意志力无比的脆弱,这种大风大浪让他们充分体验了一把泰坦尼克号沉没时的景象,精神一瞬间就崩溃,吓的屁滚尿流。

    “救命,救命啊。”嘶哑的嚎叫被周围噼里啪啦的雨声弥漫。

    眼看水面已经漫过船头,会些水性的毛六哆哆嗦嗦的扯下雨衣,完全对毛五不管不顾,一脑袋扎进水里,拼命的开始向前游。

    毛五紧紧的抱着竖起的船尾,哭的跟个泪人一样,船尾即将淹没的时候,他才跳入水中,奋力狗刨起来。

    毛五毛六在波涛中时起时伏,奋力挣扎,水都不知道喝了多少,但求生的本能促使他发挥出全部的潜力,绝望而努力的游着

    陆铮静静的浮在水下,肆意的施展御水术,以他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控制方圆二十米之内的水流,任意的雾化蒸腾、扬起巨浪。

    他的心里蓄满了愤怒之火,宛如水面的巨浪一样汹涌。

    他要让这两个直接凶手体会源自内心的恐惧,让他们尝尝作孽的报应。

    毛六越游越是乏力,越游越是绝望。毛五惊恐的声音在耳边不断的扭曲:“救……噗,命啊……我不想……噗……死啊,救……”

    n的一声,毛五打了个水漂,消失在水面上。

    毛六的头皮都炸开了,腿肚子都开始转筋。

    n的一声,毛五又从毛六身边窜出来,死死的抓住他,双腿一夹,缠在了毛六的身上。

    又是n的一声,两个人一块从水面消失,咕噜噜吐出一串的气泡。

    毛六骇的魂飞魄散,情急之下一口咬住毛五的胳膊,顺势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借着一蹬之力,竟然奇迹般的摆脱,重新浮上水面。

    刚露出脑袋,就听见一阵诡异而整齐的声音响起。

    唰唰唰……

    四面八方的水面上,开始密密麻麻的泛起波涛,一层一层的暗红交替出现。

    火钳刘明潜在水面之下,高高的举起虾螯,发出了攻击命令:

    “儿郎们,全军出击。”

    小龙虾翻滚着波浪,向两个溺水者发动了攻击。

    “啊……”

    一声惨烈的叫声响起,数以千计的虾螯狠狠的夹在毛六的身上,脸上、前胸、腰肉、大腿、胯下的小弟,无一幸免。

    巨大的疼痛让毛六猛地一下从水面窜起一大截,可以清楚的看见,他浑身上下都挂满了暗红的小龙虾。

    噗通一声,重重的落入水中,再无声息。

    相比之下,毛五要幸运的多,因为他早就溺水溺的昏迷过去。

    片刻之后,两具**的身子被陆铮拖到了岸上,面色呈发泡一样的褶皱,浑身衣衫褴褛,姿势诡异。

    眼珠子瞪得牛一样大,早已失去了神采和焦距。

    不过,陆铮当然不会让他们就这样死掉,这两个不过是打工的,淹死他们毫无益处,还指望着他们去指证幕后主使呢。

    他的分寸掌握的很好,这两个人都是大脑缺氧导致昏厥,心脏还有跳动的迹象,运转龙气将他们体内的水控出来之后,两个人咳嗽几声,开始有复苏的迹象。

    夏日天长,折腾了半夜,此刻天光已经放亮。陆铮将短把铁锹、铁皮剪刀和装着灭扫利的编织袋,摆在他们的身边,然后拨通了110报警电话。

    20分钟后,凄厉的警报声响起,撕破了寂静的村庄。许多起早上晌的村民们,亲眼目睹警车穿过村子,朝着村外的鱼塘疾驰而去。

    有几个好奇心比较强的村民,对于当初鱼塘投毒一事非常清楚,这时见警车呼啸而至,就猜到鱼塘里肯定出事了。

    等这些村民三三俩俩的赶到现场的时候,警察已经将毛五和毛六裹上东西,旁边摆着的十瓶灭扫利和铁锹等无证,触目惊心。

    “报应,真是报应。”

    “真他娘的活该,投了一次不说,还投第二次。”

    “怎么没淹死这两个畜生,缺了八辈子的德了。”

    两个警官则围着陆铮,正在耐心的询问事情的经过,陆铮一副无辜的表情,说他睡到半夜四dian,听见有人喊救命,于是赶紧起床,就看见两个人在水里挣扎,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们两个救上岸,而且还发现了浮在水面的编织袋。

    有个村民听到陆铮的叙述,立刻在村民中宣扬起来。

    “真是个好人啊。”

    “人家居然还把他们两个畜生救回来了。太难得了。”

    “是啊,是啊,以德报怨啊这是,换我不把他们弄死就算轻的了。”

    负责询问的两个警官,对于陆铮的举动也十分的敬佩,由衷道:“小伙子,你做的很对,他们虽然心眼儿歹毒手段下作,但毕竟罪不至死。你能出手相救,真的很难得。放心吧,这次人证物证俱在,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120急救车赶到的时候,毛五毛六雨夜投毒,陆铮以德报怨出手相救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整个村子。

    人赃并获,铁一般的事实。

    得到消息的毛文涛没有赶去现场,在家里有些坐立不安,第一次鱼塘投毒是他暗示小舅子汪群华指使,可以撇清责任,但第二次鱼塘投毒,汪群华根本不在江城,是他亲自出面指使。

    隐忍了将近一个月,期间暴雨连绵下了七八次,他都按兵不动。他很明白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农药也是从隔壁的县城不同的农资站采购。而且毛五毛六拍着胸脯保证,他们的水性精熟,就算被发现,也绝对不会被抓住,就算被抓住也绝不会供他出来。

    怎么就特么的淹到水里了呢?

    毛文涛不傻,这两个懒货要是抓到局子里,绝对经不住拷问,很快就得竹筒倒豆子把他给供出来的。

    逃跑?他根本就没有考虑,他的年纪都快五十了,这毛家屯是他的根据地,家产基业老婆孩子孙子都在这里,他实在舍不得。

    看来这事儿只能推到小舅子身上了,然后再放dian儿血打dian一下关系,说不定能逃过这一劫。

    陆铮在警局做完笔录,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他的供词很简单,来来回回就是那么一套,警察对他的怀疑本身就不大,而且毛五毛六抢救过来之后,听说是陆铮救了他们,连拷问都没用,竟然良心发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把事情全交代了。

    警方立刻下了抓捕令,通缉主犯汪群华和毛文涛。

    事情到此并没有完全告于段落,陆国运得知汪群华和毛文涛落网之后,立刻就开始联系各种关系,开始在法庭上博弈。

    老爸在江城混了这么多年,怎么会一dian儿能量都没有?

    案子的审理并非一朝一夕,这些事情陆铮没有心思过多的参与,汪群华和毛文涛落网之后,他就立即购买机票,带着珍珠出发前往魔都。

    出售珍珠,采购蟹将。

    ——————————

    本书主题龙宫,所有其他的杂事写起来一律一笔带过,也请大家不要深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