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惊涛骇浪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要说在毛家屯举办《乡村好懒汉》选秀活动,毛五、毛六绝对并列冠军,排名不分先后。

    这两个人看名字像是兄弟,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的亲缘关系。毛五属于毛文涛的远方侄子,初中毕业之后受古惑仔影响,毫无自知之明的留了一头骚气的长发,打算效仿陈浩南,当上古惑仔,出任小头目,赢取黑【道】千金,登上银生巅峰。

    但奈何时运不济,刚跟着上街砍了一次人,就赶上严打,给抓进监狱蹲了两年半,饱受狱友的关照,好不容易熬到出狱,出来没半个月又入了伙,前去收保护费。这一收就踢到了铁板上,商家是个混不吝,召集了一群朋友把他打的头破血流,面目全非,在医院里足足躺了半年才出来,腿脚还落下了毛病,走路一瘸一拐跟个鸭子一样。

    黑色会也是讲究形象的,尤其是基层马仔,讲究酷炫拽,像他这样其貌不扬年纪也大,走路都走不利索的,基本已经告别了嘿道了。

    毛六相比他来说,经历要简单的多,就两个字‘啃老’,从初中辍学开始啃,一直啃到快三十岁,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直到把两个老人啃的含恨离去,就开始啃遗产,一直啃到宅基都卖光。

    两个人有一个共同dian,就是好吃懒做。

    巴布亚新几内亚有句谚语说的好:物以类聚,猪以群分。

    毛五、毛六的名声在村里臭的很,所以很自然的就混到了一起,经常劣质烟一抽,劣质酒一喝,开始大吹特吹,从古至今,指dian天下江山,就差喊出一句:“今天下狗熊,唯毛五与毛六耳。”

    由于他们两个名气太大,以至于村里人连个碗都不敢借给他们。所以他们俩的日子过得非常拮据,依靠偷鸡摸狗碰瓷讹诈为生,尤其是毛五,特别擅长碰瓷,高低脚就是最完美的大杀器。

    不过最近他们两个日子过的很不错,往鱼塘里倒了几瓶农药,一人分了两千块,后来又在墙上写了dian儿大字报,一人又分了一千块。

    有钱了底气就足,这一个月时间大鱼大肉,连玉溪烟都弄来一条过瘾,吃饱喝足就找个粉红发廊,捏脚开炮。

    口袋跟早泄一样迅速就蔫了,就在他们俩下定决心,以后逛发廊不捏脚,同享一个小妹的时候,生意又送上门来了。

    还是同一个鱼塘,同一种农药,价码还往上涨了五百。毛五毛六喜的抓耳挠腮,毫不犹豫的dian头答应。

    两个人分头购买农药之后,找了家小饭馆喝了顿壮行酒,找了个小发廊,来了发壮行炮,熬到凌晨三dian,踏上了不归路。

    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捡起农药瓶子,深一脚浅一脚的钻到水岸边的草丛里,猫了片刻之后,打开了一把塑料带包住的小手电,小心翼翼的四处观察。

    不是他们胆子大,而是因为天黑雨大,视野有限。

    往鱼塘里洒农药是个技术活,不是站在岸边把瓶子一拧往里边儿倒就行,那样农药无法充分扩散,杀伤力十分有限。

    要想拿到赏钱逍遥,必须要把任务完成的漂漂亮亮的。而且还是为毛文涛办事儿,将来说不定可以狐假虎威,谋dian儿福利。

    他们打着手电猫在草丛里观察了一下,找到了鱼塘投料施肥用的玻璃钢小船。小船的船桨投完料之后,就被陆铮收到了家里,缆绳也夹了锁扣。

    不过这难不住毛五毛六,他们一人从家里拿了个短把铁锹充作船桨,缆绳直接用铁皮剪刀剪断。

    两人提着麻袋翻进小船之后,一左一右挥着铁锹开始划船。

    一想到洪展展的软妹币,两个人立刻斗志昂扬,精神抖擞,一时间铁锹飞舞,浪花四溅,瓢泼的大雨根本无法浇灭他们心中的炽热之火。

    就在两人奋力划船,行到一半儿的时候,周围渐渐的有些不对劲儿了,一层白茫茫的雾气从水面上升起。

    毛五吃了一惊道:“我艹,怎么起雾了?”

    毛六一边划一边道:“别哔哔没用的了,赶紧划两下把药一倒得了,我还等着回去喝两盅,好好睡一觉呢。”

    两个人又奋力划了几下,开始发毛了,因为那雾气越来越大,整个的都将小船笼罩住了,东西不辨,用手电筒都照不出一米远。

    毛五把铁锹一扔,扯着毛六道:“我艹,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儿。你见过一边下暴雨一边起浓雾吗?”

    毛六也觉得十分诡异,不过他的方向感不错,沉声道:“老五,就在这儿倒吧。咱们原路往回划,赶紧撤。”

    毛六话音刚落,噗通一声响,把两人吓了一跳,只见摆在船尾装农药的编织袋竟然滚到了水里。

    毛五冲过去捞了一把没有捞到,编织袋咕噜咕噜几声,沉到了水里,嘴里咒骂道:“妈个比的,白来了,我艹。”

    毛六倒吸了口凉气,抄起铁锹道:“艹,我怎么觉得今天有dian儿邪门,赶紧撤吧。”

    毛五也有dian儿头皮发麻,于是两个人抄起铁锹开始往回划。

    划了足足半个小时,按理说早就该靠岸了,但眼前仍旧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白茫茫一片。

    正面面相觑的时候,哗啦一声响,船尾处跃起一团黑影,迅速的沉入水中,掀起一阵浪花。

    毛五和毛六头皮一眨,鸡皮疙瘩浑身乱窜。

    “我艹,什么玩意儿!快跑!”毛五发一声喊,两个人疯了一样开始划桨,挥舞铁锹的速度堪比龙舟赛专业选手。

    哗啦一声。

    迎面一道两米多高的巨浪猛地拍到船上,两个人惊叫一声,双双被拍翻在船上,手里的铁锹滑入水中。

    两个人眩晕了一阵,还没来得及惊叫,就感觉船身猛地开始上升,被一道巨浪托到半空中。

    哗啦一声,小船落入水中,毛五毛六还没得及喘口气,迎面又是一道两米多高的巨浪打来。

    两个人紧紧抓着船舱缆绳,毛五恐惧的尖叫道:“尼玛痹,这特么是鱼塘?这特么是掉到海里了吧?”

    惊涛骇浪,连绵不绝,其猛烈程度,堪比好莱坞特效大片。

    摇摇欲坠的小船不断的随着巨浪上升下沉,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强烈的晕眩感,让他们的胃里都开始翻滚,一波一波的秽物从嘴里喷出来。

    嘎嘣一声脆响,船舱裂开一道缺口,水流汩汩倒灌。

    “漏了,我艹,我艹。”

    毛六手忙脚乱的用手捂住缺口。

    嘎嘣,嘎嘣……

    连续不断的脆响响起,眨眼间小船的地步给音乐喷泉一样。

    两个人的裤子瞬间一股热流,齐声大叫起来:“救命,救命啊。”

    ————————————

    明天就是同学结婚,最近实在太忙。我会保持两更的,但是字数可能有dian儿少,请大家稍安勿躁,等熬过这几天,就恢复正常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