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守株待兔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刘能蜕壳之后,不仅是体型有了巨大的增长,就连智慧能力似乎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开始表达涵义比较复杂的意思。

    “陛下,这是我受dian化后的第一次蜕壳,蜕壳之后,我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甲壳毫无防御能力,希望陛下能准许我潜入水底休养两天。”

    “准奏!”陆铮大手一挥,然后把捶打饲料的艰巨任务,交到了大将军刘明手中。

    火钳刘能站在船头,看着那个庞然巨物潜入水中,心里一阵不是滋味儿,蜕壳进化之后的刘能战斗力已经大幅度超越了他,他开始觉得首席虾兵的位置有些不保了。

    于是乎,火钳刘能一咬牙一跺脚,兵也不练了,妞也不泡了,效仿刘能一脑袋扎进饲料里,决心做一个心怀悲伤的吃货。

    已经整整半个月的时间,期间陆铮的老爸老妈嘴上说不管,但实际上非常关心,前前后后来了七八趟,见陆铮的小龙虾品相好,长势旺盛,才略微有些放心。

    鱼塘最大的威胁仍旧没有解除,汪群华最近销声匿迹,听堂哥海子说,他好像最近不在江城。幕后主使毛文涛,最近也安分的很,连日来一直在农业局跑大棚改造拨款的事情。

    无惊无险的在鱼塘渡过一个月之后,小龙虾的体型已经长到成虾大小,其中数十只甚至达到了火钳刘明受dian化前的体型。

    而火钳刘明的暴饮暴食也产生了效果,在一个漆黑的夜里,经历了如同刘能一样的蜕壳进化,体型再次追平刘能。

    陆铮没有耐心继续等待下去了,承包水库的事情迫在眉睫,水利局的计划方案和各项资金已经基本到位。

    三座坝中坝总长超过两百米,均宽2.5米,均高2米,总计将近1000立方米。经陆铮的查看和估算,这工程的质量比豆腐渣还渣,简直比某些无良建筑商还要黑心。

    其中的混凝土占比绝对超不过百分之五十,中心部位几乎都是廉价的沙石填充,至于钢筋……呵呵,运用的完全是某著名建筑工程鱼目混珠的手段,以废旧钢筋为主,混合竹篾充当框架。

    这样的劣质水坝,就算不进行人工拆除,经过长时间的浸润和冲击,百分之百会发生溃坝事件。

    一旦发生溃坝,沙石残渣淤积水底,会严重堵塞水库,导致水库完全丧失蓄洪和行洪功能,其后果不堪设想。

    今年的雨水较多,近日来更是暴雨连绵,各个水库的防洪任务简直鸭梨山大,七月份汛期来到,一旦发生差错,这个责任谁都承担不了。

    陆铮手里拿到了拆除方案的副本,三座水坝需要分批次拆除,动用的大型抽水机械和挖掘粉碎机械需要提前运到水库。

    拆除费用六十三万,这还是因为火烧眉毛的水利局从中斡旋,非常罕见的没有层层克扣,实打实的最低价格,否则的话远不止这个数目。

    没有人胆敢从中牟利,只求不闹出岔子就烧高香了。

    施工日程必须赶在七月汛期来临之前,前期的资金有水利局拨付,后期的费用则有陆铮承担。

    身为水君,职责在身,如果陆铮坐视洪水肆虐,百姓遭殃,不仅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更对不起前任龙君的在天之灵。

    至于水库下面的龙墓,仍旧谜团重重。

    陆铮曾专门查阅了近几年的江城的新闻资料,并没有看到什么大宗的文物盗掘、贩卖文物的案子。

    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建造水坝的前承包商,他曾在水利局翻阅过此人的资料,并非江城本地人,而是来自南方,其自称是南方特种鱼类养殖户,当时在水库建造水坝,曾在水利局报备,名目是筏板围栏。

    西秀山水库山高路远,水利局监管疏忽,直到水坝建起来,下游村民联名举报,才发现真相。

    前承包商缴纳了一部分的罚金,收到强行拆除令之后,意识到盗墓事件即将败露,所以就畏罪潜逃,不知所踪了。

    这处安葬龙王的古墓是何时何人所建,其中除了龙君塑像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龙君陪葬之物,一切都是谜团。

    陆铮抽出一天时间走访西秀河下游的**个村组,西秀河龙王爷的传说流传广泛,龙王爷被雷火击中之后,据说落在了百里外的山中,没有人亲眼目睹,传说也到此为止。

    龙王陨落的时期,大约在清中叶,古墓的建成应该就在清中叶之后,具体是何人主持修建,尚不得知。

    要知道里面埋葬的并非凡人,建造墓穴的人也绝不会简单。

    这一切都有待陆铮日后细细的调查,拆除水坝势必发现古墓被盗,到时候水坝事件的性质就会发生改变,变成文物盗掘案,一旦立案调查,陆铮承包水库的计划就会受到影响。

    案子已经过去将近一年,调查起来旷日持久。

    陆铮根本就等不及,以他现在的能力,控制水流冲刷淤泥填充入口,并非难事。所以他决定暂时将盗掘入口用淤泥填埋,龙墓盗掘的事情,他会亲自去调查。

    水库、鱼塘、蟹将、珍珠等等,纷乱复杂,这些事情都必须得到解决,陆铮只能按下心思,先从水库入手。

    拆除水坝的工程队到达水库前三天,陆铮每日都待在水库之中,一边专心炼化,一边操控水流冲刷古墓入口。

    直到第二天半夜,古墓入口完全被淤泥填满,看不出丝毫的异样。陆铮的九片龙鳞,蓄积的灵力也已经达到极限,即将化为第二个龙窍子珠,掌握第二项天赋神通。

    没有青鱼王这样的补品,进展有些缓慢,陆铮无数次的冲击,都能清楚的感觉到瓶颈的存在。

    工程队经过两天的艰难推进,终于来到水库,水坝的拆除工作正式开始,而此时距离七月汛期,只剩下一个半月的时间。

    又是一个雨夜,雷声滚滚,雨dian变成雨线,扯天扯地的垂落下来,鞭子一样抽打着世上的一切,把宁静的夏夜搅成一片混沌。

    暴雨越发的频繁起来,几乎三天一大,两天一小,地面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干过,就连下游干涸的西秀河都开始上涨起来。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雨水太多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身为龙君的陆铮,对此更加的敏感,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今年的汛期绝对不同往常。

    火钳刘明和铁拳刘能这两个水货,带领着虾兵部队散布水面,探着虾首,挥舞着虾螯,颇为享受的任由雨dian冲刷。

    凌晨三dian,一道蜿蜒的闪电狰狞的出现在天空中。

    静坐在水底的陆铮缓缓的睁开眼睛,刘明和刘能浮在他的身前,禀告道:“陛下,有敌人靠近鱼塘。”

    毛文涛,终于按捺不住了!

    雨夜之中,两个裹着黑色雨衣穿着胶鞋的人正鬼鬼祟祟的所在鱼塘外的铁丝护栏外,其中一个拖着个大编织袋,另外一个手里拿着铁皮剪刀,将铁丝护栏剪开一个大洞。

    “我艹,老五,你把洞弄大dian儿行吗?反正不是咱家的。尼玛这么小,狗都钻不过去。”

    “少废话,特么的你来试试。麻痹的,什么时候来不好,非得赶上这么大雨,钳子都特么的拿不住。”

    “嘘,嘘……”

    “嘘你妈个比。这么大雨,你就是喊两嗓子,都没人听到。”

    “好了没,快dian儿,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别这么大火气了。”

    “好了。”

    前面的人扒开铁丝护栏,当先钻了进去。后面那人拖着的大编织袋被铁丝勾住,废了好大的力气,才钻进来。

    编织袋的破口处骨碌骨碌滚落两个黑瓶子——果树除害,灭扫利,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