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落星穹〕〔史上最强供应商系〕〔无敌妖孽神尊〕〔道岳独尊〕〔修真狂徒〕〔超级贴身强兵〕〔造梦师〕〔诸天神尊〕〔异界黑网吧〕〔绝代小村医〕〔兵王弃少〕〔空间之末世女在古〕〔快穿手册:初恋男〕〔超级神棍在都市〕〔流浪村医〕〔快穿反派:我的宿〕〔重生之农女持家〕〔快穿攻略,病娇男〕〔契约盛宠:腹黑厉〕〔一夜沉沦:赏金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宫凤华 第五十一章 替考(二)
    ,精彩小说免费!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也不明白!

    巡考收卷之前,她明明看了两回。分明写的是谢云曦。怎么会忽然变成了谢明曦?

    莫非是老天长了眼……

    抑或是谢三小姐有神灵庇佑?

    笃信鬼神的孙夫子一想到这些,心中直冒寒气,深深懊悔自己被金银迷了眼。涕泪横流地哭道:“是我一时财迷心窍,收了永宁郡主的好处,做了错事。求山长从轻处置!”

    铁证如山,赖是赖不掉了。

    另外四个同样收了好处的夫子,一起面无人色地跪在地上。

    俞皇后是名义上的山长,实则从不管庶务。

    莲池书院里真正的掌权者,便是顾山长。顾山长平日性情温和,从不苛责夫子们。只是,一旦翻脸,便冷面无情,谁求情也没用。

    顾山长神色冷冽,目光在色如筛糠满面泪痕的孙夫子脸上转了一圈,又扫过四个面色如土的巡考夫子。

    莲池书院里设有五年教程。每一级的学生只有十二人,教学六艺的夫子,再有教导女红厨艺园艺等科目的夫子,加起来足有十人。

    这五十个夫子里,有十余个当朝大儒和翰林,三十余个女夫子。

    眼前的这五个女夫子,有两个和孙夫子一样出自宫中,另外两个则精擅棋艺和音律。因无资格阅卷,被委派做了巡考收卷的差事。

    万万没料到,这五个夫子竟齐齐被人收买,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按着莲池书院的规矩,你们五人即时起被开革出书院!”

    众人全身一震,再顾不得半丝颜面,连连磕头求饶。

    “我是一时鬼迷心窍,做了同谋。求山长手下留情,将我留下吧!”

    “只要不开革出书院,让我等做什么都行!”

    “求求山长,不要撵我走。我背此恶名回了夫家,再无活路了……”

    惨厉的哭声求饶声交织在一起。

    季夫子外冷内热,见不得这等场景,看向顾山长:“山长,孙夫子不能再留在书院。其余四位夫子,能不能网开一面?”

    顾山长神色冷然:“犯下这等重错,还有何颜面留在书院。此例若开,以后再有人因利犯错,又当如何?”

    季夫子哑然无语。

    顾山长又道:“其余四人,先关在书院。我带着两份试卷和孙夫子进宫觐见皇后娘娘!”

    ……

    慈宁宫。

    坐在上首的,是大齐李太后。

    李太后已年近六旬,便是保养得再佳,也鸡皮鹤发,垂垂老矣。只是,李太后不肯服老,每日穿戴得颇为鲜亮,妆容浓厚。

    呵!脂粉涂得这般厚,穿着鲜艳的亮黄色,活像个老妖精!

    俞皇后心中暗暗嘲讽地冷笑。

    婆媳是天生的冤家。

    这句话用在李太后和俞皇后身上,最合适不过。

    李太后肚皮争气,生了嫡长子之后,稳坐中宫数年。熬死了先帝,顺顺当当做了太后。唯一不顺心的,便是儿子不肯娶娘家侄女,偏偏娶了俞家女儿。

    建文帝年少时便是个犟脾气,认定了俞莲娘,执意要娶她。李太后心气不顺,对儿媳格外挑剔。

    大齐最重孝道。建文帝便是再护着俞皇后,俞皇后也被磨搓得够呛。

    俞皇后生下昌平公主后,再无所出。李太后以子嗣传承为由,命建文帝广开后宫。建文帝周旋数年,到底还是顺了李太后之意。

    昌平公主八岁那一年,宫中有了二皇子。之后庶出皇子一个接一个地出生。

    李太后时常拿此事膈应无子的俞皇后。

    婆媳多年,未见情意,只有积年沉怨。

    俞皇后贵为中宫,每日依旧要到慈宁宫,晨昏定省,风雨无阻。心中冷笑不息,面上却一派温和恭敬:“母后今日凤体如何?”

    李太后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应道:“哀家身体好的很,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俞皇后碰了个硬钉子,也未变脸,淡淡笑道:“母后总喜说笑。这等话,可万万不能让皇上听见。否则,岂不令皇上伤心?”

    李太后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皇上忙于政事,整日操劳。后宫小事,不得在皇上面前学舌,令皇上烦忧。”

    又皱眉道:“听闻小九病了?”

    俞皇后应了声是。

    李太后面色一沉:“小九刚满周岁,得仔细看顾照料。你身为皇后,虽无嫡子,对诸皇子也该多多上心。”

    字字句句戳俞皇后心肺。

    俞皇后神色未变:“母后说的是。儿媳身为嫡母,对儿子们岂有不精心之理。”

    不软不硬地噎了回去。

    李太后心中不快,正要继续挑刺,一个宫女悄然进来禀报:“启禀太后娘娘,永宁郡主前来请安。”

    李太后对永宁郡主颇为喜爱,闻言舒展眉头:“让她进来!”

    俞皇后不便立时便走,索性也留下了。

    ……

    满心焦虑的永宁郡主,快步进了正殿,一抬头,便看到了端坐不语的俞皇后。

    永宁郡主:“……”

    永宁郡主身体陡然僵硬,紧绷着的面色也有几分怪异。

    “永宁,你今儿个怎么忽然进宫了?”

    李太后对俞皇后横挑鼻子竖挑眼,对自小便在慈宁宫长大的永宁郡主倒是和气慈爱:“哀家前两日还在念叨你,你可有些日子没来给哀家请安了。”

    永宁郡主定定神,挤出一丝笑容:“永宁心中时时惦记皇伯母,只怕来得太频繁,令皇伯母生厌呢!”

    一边说着,一边上前行礼。

    俞皇后神色淡淡,随意嗯了一声。

    婆媳关系恶劣,永宁郡主是李太后的人,俞皇后对永宁郡主从无好感。

    永宁郡主早已习惯了俞皇后的冷漠,心底掠过一丝苦涩,面上却未显露。

    当着俞皇后的面,永宁郡主根本无颜说起谢云曦替考之事。只能陪着李太后闲话。好在俞皇后很快起身离开。

    永宁郡主起身行礼相送,得以正大光明地看着俞皇后的身影。

    “永宁,你特意进宫,为了何事?”李太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永宁郡主回过神来,微微红着眼眶道:“皇伯母,永宁确实有一事相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医世神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