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夫人:傲娇老〕〔星际重生之第一夫〕〔侠武大宋〕〔我家系统太佛系〕〔超次元交流群〕〔死亡街区〕〔僵尸保镖〕〔系统小神农:将军〕〔我有一方小鱼塘〕〔搞事全世界〕〔穿越之种田逃荒路〕〔蚊道有仙后〕〔荣誉之路〕〔菜鸟除妖师〕〔锦衣挽唐〕〔进化之眼〕〔校草是女生:高冷〕〔艾泽拉斯秩序法神〕〔希望之弓〕〔修真零食专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宫凤华 第四十章 不服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两人亲热攀谈的样子,谢云曦心中暗暗后悔不已。

    没想到,这个在书院外晕厥的少女竟大有来头。

    早知如此,当时她也该装装样子。白白便宜了谢明曦,靠着几颗参丸便结交了林御史的女儿……还有之前的尹潇潇!

    真不知牙尖嘴利的谢明曦有什么好!

    不过是个卑微庶女,她们竟都对她另眼相看。自己这个正经的谢家嫡女就在这儿,倒是无人问津!简直可恨可恼!

    谢云曦心中忿忿,加快脚步。

    “云娘,”永宁郡主熟悉的声音响起。

    谢云曦打起精神应了,快步走了过去,娇嗔地扑进永宁郡主怀中:“母亲!考了一整日,我手腕又酸又痛,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

    冷若冰霜的永宁郡主,此时面色稍稍缓和,轻抚谢云曦发丝:“先回府吧!”又略略皱眉:“明娘人呢?为何没和你在一起?”

    谢云曦总算逮着机会告状了。加油添醋地将今日发生的事情迅速道来:“……她借着此事故意坐得远远的,我……”

    一个激动,声音不免大了些。

    顿时惹来众多好奇的目光。

    谢云曦兀自不察,还想再说。

    永宁郡主咳嗽一声,打断谢云曦:“你也累了,先上马车歇着。我在这儿等明娘。”

    点翠颇有眼色地凑上前,扶住谢云曦的胳膊:“奴婢伺候二小姐上马车。”

    谢云曦这才住了嘴,乖乖上了马车。

    永宁郡主站在原地,面色沉沉。等了片刻,才见到姗姗来迟的谢明曦。谢明曦裣衽行礼:“有劳母亲久候。”

    永宁郡主目光如刀锋一般刮过谢明曦的脸庞,冷然道:“先上马车等着。”

    ……

    考生一一被接走。书院外的马车渐渐减少。

    永宁郡主府的马车却一直等在原地。

    谢云曦几次三番欲张口,一见到永宁郡主的沉沉面色,立刻三缄其口。虽是嫡亲的母女,谢云曦对永宁郡主总有些莫名的畏怯,并不敢太过肆意。

    谢明曦看在眼中,唇角微微扬了一扬。

    半个时辰后,天色暗了下来。书院外的马车几乎都走光了。孤零零的一辆马车,颇为惹眼。

    一个丫鬟模样的年轻女子快步走至马车边,轻声道:“孙夫子命奴婢前来送信。一切稳妥,毫无差错。郡主可以安心回府了。”

    这是孙夫子特意打发来送信的丫鬟。

    永宁郡主松了口气,并不多言,张口吩咐启程回府。

    待马车赶回府中,天色已黑。

    郡主府正门大开,悬挂着的琉璃灯闪出炫目明亮的光泽。谢钧谢元亭父子两人,俱在门口处等候。

    遥遥地看见马车,父子两个快步迎了过来。谢钧温柔伸手相扶,谢元亭站在另一侧,也伸出了胳膊。

    永宁郡主在人前不得不装装样子。任凭丈夫儿子扶着自己下马车,实则心中翻滚反胃不息。

    谢云曦紧接着下了马车,得到了父亲和兄长的亲切关怀。

    “云娘,此次考试可还顺利?”

    “我看二妹面色红润信心满满,定能考中。”

    谢云曦谨记永宁郡主吩咐,在父兄面前表现得极有自信:“三日之后放榜,父亲大哥就等着好消息吧!”

    话未说完,身后便响起轻轻一声嗤笑。

    谢云曦心浮气躁,禁不起半点撩拨,立刻转身瞪了过去:“三妹是在嘲笑我?”

    谢明曦慢悠悠地下了马车:“我只笑一声,何来嘲笑之说。二姐这般敏感,莫非是因为心虚之故?”

    谢云曦:“……”

    论口舌,谢云曦压根不是谢明曦对手。三言两语便败下阵来。

    谢钧神色复杂地看了谢明曦一眼,想说什么,到底咽了回去。

    为人做嫁衣!

    谢明曦心中有怨气,也是难免。

    谢元亭不知就里,立刻沉了脸:“三妹,你怎么这般和自己的姐姐说话?还不快些向二妹道歉?”

    谢明曦眼皮都未抬:“我累了,先回碧水阁。”

    然后,就这么离去。

    谢元亭又是震惊又是愤怒:“父亲,三妹竟未告退就走了!如此粗俗失礼,实在可恼。定要狠狠责罚……”

    “住口!”谢钧沉了脸:“明娘考试一日,定然乏了,回去歇着也无妨。你身为兄长,不但不体恤,一张口便是责罚,实在刻薄!”

    谢元亭:“……”

    谢元亭一张白净的俊脸涨成了暗红色,低头认错:“父亲教训的是。”

    心中暗暗恼恨不已。

    他是谢家唯一的儿子,便是庶出,也十分金贵。这十余年来,父亲谢钧从来舍不得说半个字重话。没想到,今日竟为了谢明曦这个臭丫头训斥自己……

    谢钧满腹心思,无心多说,挥挥手道:“去书房反省,今晚不得吃晚饭。”

    ……

    谢府,兰香院。

    丁姨娘一整日神色不宁,心事重重。

    文绮低声道:“天色已晚,姨娘也该用晚饭了。”

    丁姨娘长长叹了口气:“我哪里有心思吃完饭,撤了吧!”

    也不知谢明曦是否听话,在试卷上署了谢云曦的名字……

    万一谢明曦心存怨怼,考试时故意“失手”,害得谢云曦考不中。永宁郡主定会大发雷霆,将这笔账都算到她和谢元亭身上……

    丁姨娘越想越惶惶难安,却也无计可施无可奈何,就这么枯坐了一夜。

    ……

    莲池书院的屋舍里,灯火通明。

    教学女红音律厨艺等科目的夫子,都无资格阅卷。留在此地的,俱是莲池书院里颇有才学的夫子。男女对半,其中有几位是当朝翰林,还有京城大儒。

    众夫子齐聚在平日上课的学舍里。按着各自分组,坐进五间学舍。宽大的桌子上摆满试卷。夫子们不敢轻忽怠慢,一个个凝神贯注,批阅试卷。

    男女共处一室,颇有不便。

    莲池书院已设有十余年,众夫子一开始颇觉别扭,如今倒也渐渐习惯。众夫子低头忙碌,只有翻动试卷的细微声响,无人说话。

    季夫子也在低头阅卷。

    五百份试卷被分为五组,每组一百份。要从这一百份中评出二十份甲等,自不是易事。每一份都得细细批阅。

    同组的夫子忽地“咦”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娶夫纳侍〕〔草莓印〕〔农家子〕〔特种兵之超神卡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