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宫凤华 第二十章 旧仆
    ,!

    不出所料。

    永宁郡主得知此事后,只不轻不重地敲打谢明曦几句。

    谢云曦得了一匣子首饰,抹了眼泪,高高兴兴地抱着匣子回屋去了。

    赵嬷嬷私下进言:“三小姐近来性情大异往常,屡屡招惹二小姐。郡主是不是对三小姐太过宽容了?”

    “不如狠狠地打压一回,让她老实消停些。”

    永宁郡主目光冷厉,缓缓道:“暂且容她再得意几日。待考上书院,我自会好好‘调教’她。”

    赵嬷嬷深知永宁郡主手腕,不再多言。

    ……

    两日后,吴牙婆带了十个奴仆进碧水阁。

    吴牙婆满脸殷勤陪笑:“小的这两日跑断了腿,这才挑了十个符合三小姐要求的。男子五个,女子也有五个,烦请小姐看上一看,挑出合意的留下。”

    这十个,俱是犯官府上卖出的奴仆。

    按着大齐律例,这些奴仆,永世为贱籍,再无恢复良籍的可能。便是被主子打死打残,也没资格报官。

    为奴为婢已是可怜,身为犯官府上的奴婢,就更可怜了。唯一的指望,便是遇到一个宽厚仁善的主子。

    眼前的谢三小姐,年龄不大,唇角含笑,看着便是好脾气的模样。

    也因此,这五男五女俱都屏息静气,希冀着被挑中。

    谢明曦的目光扫了过去,然后,落在当中的安年男子身上,目中闪过一丝讶然。

    这个男子,约有二十五六岁,身材高大,肤色略黑,五官端正。嘴角下有一颗不大不小的黑痣。

    之前遇到叶秋娘,已令人惊奇。

    没想到,今日在此又遇故人!

    ……

    当年她进了四皇子府为侍妾,平日深居后院,所能接触的男子,只有四皇子府中的内侍。

    内侍大多贪婪重财。

    有意争宠的侍妾,便会将主意打到内侍们身上。送金送银百般示好。内侍们收了好处,少不得要为侍妾们出力。或是在四皇子面前美言,或是偶尔泄露四皇子的喜好行踪。

    也不是所有内侍都如此。

    负责打理四皇子书房的内侍余公公,从不肯收任何人送的“小礼物”,也不和任何侍妾有往来。被一众侍妾在背后不知骂过多少回。

    她和余公公从无来往。因她想看医书,才去找了他一回。原本没报什么期望,却未想到,不近人情的余公公二话不说便应下。出府买书之际,时常为她带些医书进府。

    她心中感激,将私下积攒的银两全数奉上。

    余公公不肯要,还道:“奴才无家无业,也无需奉养任何人,要再多金银又有何用。”

    除此之外,两人再无交集。

    几年后,她生下儿子,在宫中初站稳脚跟。因身边无可用之人,便求了建武帝,要了余公公到身边当差。

    余公公话语不多,当差办事却尽心尽力。很快成为她的左膀右臂。

    李皇后不乐见她羽翼渐丰,故意找了个由头,发作余公公一顿。年过四旬的余公公被一顿板子打去了半条命。她亲自配药,将他一条命救了回来。

    至此之后,余公公才死心塌地忠心追随。

    可惜,内侍身体残缺,大多寿元不长。没过几年,余公公便旧疾复发,药石罔顾,一命归西。

    宫中不缺精明又善于钻营的内侍。很快,她的身边便有了新的内侍总管。之后几十年,她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换了不少,都无一人能及得上余公公。

    没料到,今世又遇旧仆。

    ……

    “三小姐,他叫余安。”

    吴牙婆低声说道:“今年刑部审了一桩大案,涉案被处置的官员有数十个。被官府发卖的奴仆人数足有数百个。小的特意挑了识字又会打理田铺的。”

    “这个余安,曾随主子读过书,颇有几分才学,也擅经营,是这一批奴仆中最出挑的。若不是被我眼明手快地抢了来,说不定就会被宫中挑中,净身做内侍了。”

    此言一出,几个奴仆的面色都不太好看。

    身为男子,谁也不愿被断了子孙根。

    便是心性沉稳的余安,此时面色也有些泛白,目中隐隐露出一丝渴求。

    被眼前的谢三小姐买下,总好过净身做内侍。

    谢明曦目中闪过一丝笑意,点一点头:“好,先留下他。”

    余安长松一口气,利落地跪下磕头:“多谢三小姐。奴才以后定当尽心办差。”

    谢明曦微微一笑:“起身吧!”

    余安磕头谢恩,然后站起身来,站至一旁。

    众奴仆皆用羡慕的眼光看过来。

    吴牙婆做成一单生意,心中也颇是高兴,忙又介绍起其他奴婢:“……她擅厨艺,这个擅女红,这两个容貌生得不错。还有最后这个,识些字,善于打理库房。”

    谢明曦目光一扫,落到最后的官婢身上。

    这个女子约有十七八岁,细眉长目,生得清秀,看着颇为顺眼。

    “你叫什么?”谢明曦随口笑问。

    这个官婢声音轻柔悦耳:“奴婢原名佩蓉。请小姐重新赐名。”

    被发卖的奴婢,由主子重新赐名,也意味着抛开过往,只认眼前的新主子。

    谢明曦微微一笑:“这个名字很好,不用改名,你还叫佩蓉就是了。”

    佩蓉有些惊讶,更多的却是感激,立刻跪下谢恩:“多谢小姐。”

    ……

    “启禀郡主,三小姐今日买了两个犯官奴仆。”瑶碧低声禀报:“一个叫余安,一个叫佩蓉。”

    瑶碧被折腾了半夜,未到天明便又起身伺候主子,眼下满是安影。

    点翠也没好到哪儿去,面色颇有几分黯淡。

    永宁郡主随口嗯了一声,显然未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赵嬷嬷低声道:“郡主可要命人将两个奴仆的卖身契拿过来?”

    永宁郡主瞄了赵嬷嬷一眼:“赵嬷嬷未免太过小心了。我身为嫡母,总该有嫡母的气度。”

    堂堂郡主,张口索要庶女身边奴仆的卖身契,传出去岂不是要贻笑大方?

    赵嬷嬷老脸一红,连连告罪:“老奴思虑不周,说话有失稳妥,还望郡主见谅。”

    永宁郡主对待赵嬷嬷颇为优容,淡淡一笑,并不多言。

    “母亲!”

    穿着新衣的谢云曦满面笑容地迈步而入,如穿花蝴蝶一般轻盈转了一圈:“我明日穿着这身新衣去淮南王府如何?”

    谢云曦的眼睛生得肖似生母,娇媚又水灵。

    永宁郡主脑海中不起而然地闪过一张久远又熟悉的脸孔。

    心绪翻涌,五味杂陈。

    过了片刻,永宁郡主才笑着夸赞:“这身新衣很好。再戴上那套镶着各色宝石的首饰,明日你定能压过众人,出尽风头。”

    谢云曦喜滋滋地应了一声。

    这一身春裳,是上好的软烟罗所制。那套宝石首饰,也是少见的珍品。

    谢明曦容貌再好,穿戴总远不及自己。正好做一片绿叶,衬出她这一朵真正的鲜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