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重生之魔教教主〕〔一棍碎天〕〔帝少追缉令,天才〕〔组团穿越到晚明〕〔踏星〕〔噬天龙帝〕〔重生八零:媳妇的〕〔金玉良医〕〔无光之月〕〔终极透视眼〕〔总统的私人医生〕〔细胞修神〕〔本港风情画〕〔女老板在上我在下〕〔我的大小美女花〕〔天武神帝〕〔沧海无缘〕〔邪皇霸宠:腹黑儿〕〔大汉的光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92章 仗势,谁怕谁
    顾倾之呵呵一笑,当自己出现幻听:“你再说一遍。”

    “小姐。”赵怀玲瞧不出自家小姐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只得心中稍微拿捏一下,解释道:“他们昨天嘲笑我们是乡巴佬,什么长的丑别吓着南君姑娘,丰城不是我们待的地,小姐你说过,输人不能输阵仗,再怎么也不能给顾家丢人。”

    “所以。”

    “所以,我就把小姐给抬出来,顺便狠狠的把他们那个南君姑娘给嘲笑一通,一个巴掌大的地,竟敢嘲笑她们从天子脚下出来的人,一群坐井观天的人,出了一个稍有学识的人,就捧上天,嚷着天下没有比她更厉害的人,却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家小姐还是香陵问香会上的第一,也没见高调的到处宣扬……”赵怀玲越说越没底气,因为顾倾之笑的很阴森,瞧着有点吓人。

    “小姐,我错了。”她老实认错。

    “你错哪?”顾倾之反问。

    “我不该把你牵连出来。”

    “不,我气你这么好的口才,竟然还会输?”顾倾之恨其不争道。

    以着她的脾气,敢嘲笑她的人,她非得千句百句的还回去,不狠狠扇众人一个耳光,她怎会善罢甘休?

    “那是因为我把话说完,旁边一个画舫里出现一位姑娘……”赵怀玲彻底泄气,难怪丰城男女老少为之疯狂,单那一身的气度,当真世上少有人敌。

    看见本人,她所有的话全部哽在嗓子口,再说不出话来。

    丰城的众人见着南君现身,更加的疯狂,他们怎可让一个外人诋毁他们心中的女神,个个群起而攻之,最终是赵怀玲他们落荒而逃。

    不过,临走前,那位南君姑娘倒是留下一句话,乞巧节晚上恭迎她家小姐的大驾。

    “那位南君比之秦雁儿如何?”顾倾之听完整个经过,反而没那么生气。

    “论相貌,平分秋色,但若论气度,小姐,我说了你别生气,除了姑爷,我还没见谁的气度比她更好的。”赵怀玲实诚道。

    “那你昨晚为什么不把白修然推出来,他若出马,分分钟打脸众人。”别人都是坑爹坑娘的,她身边这些人,完全是坑她。

    问香会上,她不过是投机取巧,才险险赢得胜利。

    比起别人的真才实学,她拿什么斗?唐诗三百首?还是宋词三百首?

    这事,选秦雁儿都比选她来的好。

    “可姑爷我们请不动。”赵怀玲说句实话,她家姑爷除了对小姐温柔,对谁都清清冷冷,再说,她一直对自家小姐很有信心,问香会上,那么多厉害的人,小姐愣是拔了头筹,可见小姐的厉害。

    “那你觉得我会帮忙?”顾倾之眉毛一挑,好笑的问道。

    “我相信小姐一定会帮忙的。”赵怀玲拍着马屁:“别人我不好说,我们家小姐可是世上最好的小姐……”

    “得,你也不给我戴高帽子。”顾倾之打断她。

    白晨轩:“娘亲,本就是最好的。”

    “对,之之娘是最好的。”江庭豪附和道。

    “瞧,小姐,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说,大家都这样说。”赵怀玲机灵的回道。

    顾倾之无语,好笑的让两个小家伙赶紧吃饭。

    “小姐,你会帮忙的吧?”赵怀玲里面可怜巴巴的瞧着她,无路如何,也要让把昨天受的屈辱给还回去。

    “行啦,你把他三看着,我去找顾二聊聊。”她算是一种默认,自己的人被欺负,她怎么可能不管。

    赵怀玲这才高高兴兴的答应,“老板,也给我那双筷子。”生气的时候,她没吃几口东西,等着顾倾之答应帮忙,她瞬间胃口大开,瞧着一桌子吃的,也饿了。

    顾二默默的呆在房间内,任凭吴越怎么说,都摆手不出去,显然昨天的那些话,他是听到心里去,如果他昨天不跟着大家一起出来,大家都不会受次侮辱,所以一切都是他的错。

    房间的们响了几下,被人推开。

    顾倾之跨进门,也没瞧谁,自己给自己找凳坐下,“吴越,怀玲在下面吃东西,你要不要也去吃一点。”

    她算隐晦的让吴越先出去,她单独跟顾二聊聊。

    好在,吴越听出她的弦外音,出了房门。

    “顾二,你对你如今这张脸怎么看?”

    这是吴越关上门时听到的一句话,他站了一会儿,再没听到第二句,他瞧了瞧楼下吃的欢快的人,想想连顾大都说服不了顾二,索性让顾倾之去聊聊。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紧闭的房门才打开,顾倾之走出来,神情瞧不出变化,赵怀玲跟吴越两个伸着脖子看向门后,顾二也慢悠悠从里面出来……

    吴越张了张嘴,这才相信赵怀玲那句话,别看小姐平常不靠谱,关键时刻,却是极靠谱,他真好奇顾倾之是怎么劝的?

    “走,逛街去。”顾倾之拉着白晨轩的手,说道。

    丰城的今天热闹非凡,可以看到很多外地人也在其中逛着,小贩的吆喝声,夹杂着说书唱曲的人之中,许多女子纷纷去着胭脂铺里挑选胭脂,只盼望晚上的时候,能得情郎的一声赞美。

    顾倾之看到有几家商铺挂着是德贤的旗号,再次感叹一句顾雷霆的生意之大。

    选了一家成衣铺子,顾倾之走进去,没想到里面也有挺多人。

    “这位夫人,您是要来买衣服?”机灵的伙计赶紧上前问道。

    “对,他们每人都来一套,我要最好最新款的。”顾倾之财大气粗的把跟着她过来的人全部指了个遍。

    这可是一位大客户,伙计赶紧把店里最好的几套全部拿出来。

    “您看这几套怎么样?小少爷们穿着一定好看。”伙计甲拿着几套小孩的衣服站在顾倾之面前。

    “恩,不错,让他们试试。”顾倾之眼睛都不眨一下答道。

    “夫人,您再看看这几套怎么样?今年最流行的款式,我们店里好多小姐少爷都来买。”伙计乙也赶紧凑过来。

    “恩,让他们也去试试。”

    店里买衣服的人,还第一回见着别人这样买衣服的,纷纷好奇看着顾倾之,女子随意的坐在椅子上,喝着伙计端过来的茶,瞧模样是个有钱的主。

    赵怀玲最先换好衣服出来,俏丽的粉红色,恰好把腰肢很好的撑托出来,她是一个圆脸,显得更加可爱,“小姐,好看吗?”

    “恩,不错。”

    “咦,这不是昨晚那些人其中一个吗?”有人惊呼一声,转而低声对着旁边人说着什么,虽没有指指点点,但是眼神却是时不时瞟向那边。

    好巧不巧,吴越跟顾二也可以,那人越发的说道:“瞧,就是那个人,昨晚吓死我,差点以为撞鬼。”

    吴越一僵,赶紧去看顾二,除了眼神最开始闪烁几下,最后竟然归为平静。

    “啪~!”

    杯盖合上茶杯的声音,顾倾之抬眸对着窃窃私语的人:“不如大点声音,让我也听听。”

    说话的人一愣,脸突然通红,“我又没说错什么,他本来就长的吓人。”

    “吓人吗?我瞧着挺好。”顾倾之歪头瞧了瞧顾二,又瞧着说话的人,“如果以脸论人,你大概在我眼中也是一个丑八怪,不仅是脸丑,心也丑。”

    要是这话换赵怀玲说,定要被人嘲笑一番。

    偏偏她顾倾之口中说出,别人却反驳不了,她这张脸的确让人挑不出毛病。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说我。”说话的人,在丰城也是一位有头有脸见的小姐,与她站在一起的几位女子,也都是身世不错。

    “谁要把自己往东西上靠,我也拦不住,不过你是东西吗?瞧着不是个东西啊。”顾倾之那张利嘴说话一点不留情面。

    赵怀玲差点憋不住笑,小姐不愧是小姐,要是昨天她也能这般说,何至于最后灰头土脸的离开。

    连带着吴越听着心中高兴,他还第一回听着顾倾之如此刻薄的说别人,他能说干得漂亮吗。

    那位有脸面的小姐气不过,偏又说不过她,不过好在她是个有身份的人,丰城的人都给她几分面子,立马命令掌柜把此人赶出去。

    成衣铺的掌柜不知道顾倾之的来历,但也知道那位有脸面的小姐惹不起,赶紧对着顾倾之赔不是,他要在此做生意,不得不如此做,纯属无意得罪。

    “我不知道,光天化日下,还有人公然仗势欺人,这事我定要与我爹说上一说。”白晨轩沉着一张小脸,不紧不慢的说道。

    掌柜一惊,不懂小孩话里的意思。

    “白晨轩,你爹是丞相,管的事太多,这事还是跟我爹说比较合适,我爹是吏部大人。”江庭豪小朋友一脸傲气的说道。

    掌柜此刻不是一惊,而是平地响雷,我的祖宗喂,这来的都是什么人,来头都大的惊人。

    “恩,我也要跟我爹说,我爹可是兵部尚书。”陈方圆小朋友昂着小脑袋,第一个走到顾倾之旁边:“之之娘,是谁要撵你走?”

    不得不说,三个孩子一番话,把店里所有人都给镇住,瞪大双眼,他们一直以为,这些孩子就是有钱人家的小孩,没想到却是官宦人家的孩子,那可不得了。

    那位有着身份的小姐,脸一阵青一阵白,嘴硬道:“不过是些谎话,骗谁了。”

    “你是谁?”江庭豪老气横秋的斜了她一眼,学着他老爹平日摆着官威的模样,“邓家传见着我爹都要笑脸三分,你算个什么东西?”

    他换衣服的时候,可是亲耳听见这个女人耀武扬威的问着之之娘是个什么东西,现在他是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掌柜在江庭豪提到邓家传三个字的时候,算是彻底相信他们的话,因为丰城的县令正是邓家传。

    在场,除了顾倾之他们一群人,所有人再次镇住,一个孩子如此点名道姓的话,只能说明他的来头不少。

    由此看来,这三个孩子都没说谎。

    那坐着的女人什么身份?

    掌柜比其他人想的更多,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顾倾之,能带着三个不同身份的孩子,来头定然不小。

    “娘亲,我们走吧。”白晨轩喊道。

    身份都已表明,再多留也无益,不如此刻离去,让众人自己去琢磨。

    “好,掌柜结账。”她笑眯眯站起来。

    “丞相……夫人?”由于此前江庭豪说白晨轩的爹是丞相,恰巧白晨轩又唤顾倾之为娘,掌柜艰难的开口道,天啦这人竟然是丞相夫人,难怪如此有恃无恐。

    那位有身份的小姐跟着她旁边的人脸色都白了,竟然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物,只是她仍做着垂死的挣扎:“口说无凭,你拿什么证明?”

    “我们小姐何须证明。”赵怀玲把帐一结,抬着小下巴,“我怕证明了,你晚上更加睡不着。”

    几人走出门,掌柜巴巴站在门边看着,就听见赵怀玲解气的声音传来:“小姐,只要你说你姓顾,我看他们那些人谁敢赶你离开……”

    掌柜的身子一歪险些摔倒,伙计赶紧扶住,“掌柜的,你怎么了?”

    “完了,我竟有眼不识东家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女主她有锦鲤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