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撩人:老公大〕〔腹黑总裁狠给力〕〔某科学的疾风泪爷〕〔我是绝世树仙〕〔地球暴走时代〕〔帝国总裁的天价逃〕〔战神升级系统〕〔千亿新娘,总裁大〕〔御房有术〕〔次元中转站〕〔重生之军长甜媳〕〔鉴宝神眼〕〔龙纹剑神〕〔聊斋好莱坞〕〔帝道独尊〕〔绝品透视〕〔完美神话世界〕〔倾城逆袭妃:尊帝〕〔掌天弑神〕〔身家亿万的男保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90章 父子相处
    三个孩子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此起彼伏,顾倾之拍拍这个,再拍拍那个,众人都看着心酸,越发看着那三个男人目光不善。

    白修然有腿伤未好,他一人往那一坐,旁边后面站着一群人,颇有种大佬的感觉。

    “天罗律例,拐卖儿童者,两年以上牢狱;谋财害命者,视情节而定,严重者死刑,未害命成功者,牢狱五年,并发配边疆……”白修然张嘴就把律法讲了一遍。

    听的被绑三个男子冷汗津津,不停的求饶,说他们是被冤枉的……

    “奥~,你们讲讲,你们怎么被冤枉的,难道是三个孩子劫持你们?”白修然了然的看着他们。

    领头的那个烟衣男子,眼睛转了几圈,想找一个好的借口保命,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这船上的人认识这几个孩子,从几个孩子抱着一个女子哭就能看出。

    心中直呼倒霉透顶,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各位大人饶命,我们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只因家里有八十岁老母生病无人照料,稚子还年幼,无奈之下,才挺而冒险,我们只是想得点钱,没想对孩子怎么样?”

    “对啊,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另外两个男人痛哭出来。

    别人痛哭,瞧着还有些不忍。

    这三人也不知是不是长相问题,怎么哭,都感觉像挤出来的眼泪,忒假。

    “呸,你刚刚还说要卖了我们。”江庭豪哭归哭,也没忘说两句。

    船上的众人一听,眼都冒火,两只脚同时踹在领头男子的身上,赵怀玲看了一眼跟她同时出腿的人,竟然是张志成。

    “没想到赵姑娘也有一颗抱打不平的心。”张志成高兴的说道,他平日里虽说不怎么靠谱,但是心肠不错,最见不得这种欺负老弱病残的人。

    领头男子吃了一痛,要不是他被绑着,早跳起来拼了。

    “丞相大人,船上还有人。”后面的船开过来,跳进他们旁边的那条船,船舱里竟然帮着三个人。

    白福被人解绑后,站在甲板上,泪眼汪汪的瞅着白修然,“少爷!”

    不知是喜极而泣,还是感慨太多,一时没甭住,也哭的惊天动地,直接盖住三小只哭的声音。

    正哭着伤心的三小只,听着哭声比他们大,也加大音量哭的凄凄惨惨……

    顾倾之无奈,任着他们先哭好。

    等到他们情绪都稳定下来,众人才了解情况。

    当日在香陵,江庭豪也听说白修然跟顾倾之还活着消息,立马高兴的鼓动白晨轩出来寻他爹跟之之娘,白晨轩人虽小,但是也知道路途遥远,如果几个小孩子上路会很危险。

    可是江庭豪是谁,拿出他娘经常吓唬他的神情,很是若有其事的说道:“我可听说了,你爹是又找一位媳妇,才不回来的,之之娘肯定是知道这件事,也才不回来的,你要是不去的话,没准他们两个都不会回来。”

    所谓关心则乱,就这种话,白晨轩根本不会当真。

    但,他终归是一个孩子,白修然跟顾倾之突然的失踪,实在太过刺激他,也怕爹跟娘亲不会回来。

    白晨轩:“可是……”

    江庭豪:“不用可是,我知道你家不同意你出去,因为我们是小孩子嘛,但是我们可以偷偷去啊,并且出钱请两个人保护我们不就行了。”

    “所以你们就偷跑出来,家里人都不知道?”顾倾之那脸烟的,都快赶上锅底。

    “恩,之之娘,我棒吧,要不是我,白晨轩到现在都见不到你们。”江庭豪一脸求表扬的得意。

    白晨轩比他有眼色,瞧着顾倾之及众人神色不对,乖巧的道歉:“对不起。”

    “呵呵。”

    顾倾之是怒极反笑,指着小正太:“这位怎么也跟你们出来?”

    “啊,你说陈方圆,他爹娶了一房小妾,不要他了,所以跟我们一起出来。”江庭豪说的没心没肺。

    “那你还不是你爹跟你娘要生小弟弟,不要你了,你才离家出走的。”小正太不服气的说道。

    白晨轩眯着眼,木着脸:“江庭豪,你不是说你是为了兄弟义气吗?”

    “那个……那个……反正我也是为了义气嘛。”江庭豪说的非常心虚。

    旁边的众人算是听明白,感情是这小子拾掇白晨轩跟他一起离家出走。

    “你倒是挺会鼓动人心的。”顾倾之拿手指点了点他额心,似笑非笑的说道,她有预感,回去后,江庭豪小朋友绝对会被他亲娘狠狠修理一顿,小小年纪竟然懂得离家出走。

    江庭豪感觉自己被之之娘夸奖,笑的小脸都鼓一起,“嘿嘿。”笑的挺得意。

    众人:……这小子要是长大,绝对被人揍的料。

    “那两个就是你们请的护卫?”白修然指着白福身边的两人问道。

    “恩,开始说很厉害,我们花很多钱的,没想到是一个草包,连他们一个都没打赢。”陈方圆气愤的说道。

    那两个护卫尴尬的低下头,当时见着银子多,一时蒙了眼,就答应下来,谁想到会遇到三个煞星。

    众人却是一阵无语,甚至有些后怕,就这几个孩子,若不是碰见他们,真发生意外,后果真不堪设想。

    “你去哪?”吴刚拉住赵怀玲问道。

    “你们不用管我,我再去揍那三个混蛋。”赵怀玲卷着袖子,气势汹汹的说道。

    吴刚:“一起。”

    “留一个给我们。”吴越拉着顾二也想揍人,麻蛋不揍不解气。

    “白福,你没拦着晨轩吗?”顾倾之问道。

    “小少爷框我说心情不好,想去城外散心,我没多想,就一块去了……”白福惭愧的说道,最后刚察觉,就被打晕,就带船上,想回去都不可能。

    “那这三个男人是怎么到你们船上?”顾倾之又问了一句。

    “之之娘,我知道,我说。”江庭豪着急的插嘴,“那三个人在另一条船上,被人欺负,我们看不过,就帮忙,没想到他们是坏人,见着我们是小孩子,就欺负我们。”

    聪明一点的人,就听出其中问题。

    只怕开始欺负的人,是一伙的,专干这种事,等着过往船只好心救下三人,那三人先看看船上情况,能动手就动手,不能动手就找一个借口离开。

    一个船上只有孩子的船,只要不是傻子都会动手。

    “晨轩,你没看出来吗?”白修然突然发话。

    白晨轩一震,挺直小腰板:“是我疏忽,才让他们有危险的。”

    “你可知你错在哪?”白修然问道。

    “我太弱,保护不了大家。”白晨轩检讨。

    “恩,还有……”

    白修然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倾之拦住:“我说你们父子俩,平日都这么交流的吗?”搞得跟上下级一般,她都听的尴尬。

    白修然一顿,他其实是不记得白晨轩的,但是身体似乎先他一步,仿若以前真的这般相处。

    顾倾之一见他这模样,就知道八九不离十,她以前也没怎么关注过这一对父子相处的情况,难怪白晨轩少年老成,喜欢板着脸,这个跟白修然日常相处是有很大关系。

    心疼的把白晨轩头揉了揉,“我儿子差点出事,你就不能安慰安慰?”

    她说着亲昵,顿时逞强的孩子眼眶又是一红,被娘护着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慈母多败儿。”

    旁边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句。

    顾倾之怒目,张志成吓的一缩,他也没说错,女人就是不分青红皂白宠孩子,最终把孩子宠坏。

    “没办法,就我儿子聪明伶俐样,我就愿意宠,谁家孩子能一岁识字,三文能背文。”顾倾之这话虽说有点吹牛的成分,但也不假,香陵一直盛传,白晨轩随他爹,从小就是一个神童,“所以,张大夫,你三岁在干嘛?”

    张志成老脸一红,他十岁都还在和泥巴玩,这人跟人不能比。

    当然被说的不好意思的还有白晨轩,他是被顾倾之一口一个儿子,说的暖心不已。

    白修然听到她竟然承认白晨轩是她儿子,是不是也表明,她也承认,她是他的妻?

    不远处,秦雁儿酸楚的看着一切,别人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可那明明是她姐姐的孩子,若姐姐在天之灵,不知该怎么想?

    一方锦帕递到面前,秦雁儿定眼一看,原来是顾怜儿,大着肚子的女子腼腆着笑意,没有安慰她,也没有劝她,只是把自己身上的锦帕递过来,因为她看见秦雁儿眼中的泪。

    “谢谢。”秦雁儿并没有接,而是转身走到船头,背对众人,看着远处的天空,把眼泪逼进去。

    赵怀玲他们下手比较狠,把三个男的揍的鼻青脸肿,哭天喊地的求饶命,顾倾之嫌着三人太吵,把几个孩子领进船舱开饭,并婉转的对白晨轩表达一下他爹也就是白修然失忆的事,结果小家伙很平静的接受。

    搞得顾倾之郁闷的,也太容易接受。

    白修然留在甲板上,也不知道他怎么审的那三个男的,等着顾倾之再见到他时,才知道,他已经知道这三人的同伙在何出,竟然藏在丰城。

    “那不是要去丰城?”顾倾之问道,好歹要一网打尽,不然还有其他人遭殃。

    “恩。”白修然没过多说什么。

    “那,这些小家伙怎么办?他们家里指不定把香陵翻个底朝天。”顾倾之无奈道。

    “我刚飞鸽传信,不会有太大问题。”

    “你倒是动作挺快。”顾倾之夸奖一句。

    白修然一笑,拉过她的手,“倾之,以后若是再冒险面对危险,不要把我排除在外。”

    他说的是顾倾之用迷药迷晕那三个男人的事,让一群女人在前面冒险,男人却躲在一边看着,这太伤人的自尊。

    “咳~好。”顾倾之眼神游移一会儿,这人啊,对着她神色温柔,为什么对着自个儿子,就板着一张脸,要是她爹这样,她早跳脚,又不是路上捡来的,好歹笑一笑,“白修然,你要不要跟你儿子多说两句话?”

    “嗯?”

    “你说你失踪大半年,人家孩子也担心这么久,父子相见,总得说说心里话。”

    “好。”白修然答应挺痛快。

    顾倾之一听,满高兴,让他等等,随后她把白晨轩拉过来。

    白修然看着白晨轩不语。

    白晨轩也看着他不语。

    两人沉默约有五分钟……

    顾倾之:……这两人是靠眼神交流的吗?

    “咳~!”顾倾之清了一嗓子,“晨轩,你爹失忆了,你可以跟他讲讲他以前的事。”

    “奥。”

    白晨轩支了一声,看着白修然又是一阵沉默。

    “晨轩,白家老太君还好吧,身体硬朗吗?”顾倾之尴尬的给他们找话题。

    白晨轩:“挺好。”

    顾倾之:“那爷爷奶奶身体好吗?”

    “也挺好。”

    再这样下去,这天实在聊不下去,连着顾倾之都一阵沉默。

    等了一会儿,白晨轩又再次说了一句:“我们家还有挺多亲戚。”

    顾倾之:……他这是让她挨个问众人好不好吗?这小子,也知道没话尴尬?

    “我虽然失忆,但知道你是我儿子。”白修然总算说话,解了顾倾之的尴尬,他看着眼前的孩子,“这些日子让你担心。”

    “我知道爹会没事的。”白晨轩说的很平静。

    “回去以后,把《礼仪》默抄三百遍。”他这是罚他小小年纪偷偷跑出来,可能让很多人担心着急的后果。

    “好。”白晨轩也答的果断。

    父子俩又是一阵沉默,顾倾之瞧着无语。

    “之之娘,他们不给我钓鱼。”江庭豪跑来打断沉默,指着张志成就开始告状,他有两个鱼竿,都不给一个我钓。

    “走钓鱼去。”顾倾之拉着白晨轩离开。

    三个鱼竿摆放在一起,三个孩子认真的瞧着水面,白晨轩镇定,陈方圆好奇,就属江庭豪最闹腾,不停的提钩放下,放下提钩,一条鱼都没瞧见。

    倒是赵怀玲他们那边硕果不断,吴刚钓上来好几尾鱼,张志成也不甘落后,赵怀玲在旁边笑眯眯的捡着鱼。

    江庭豪一见着鱼,也蹦了过去,闹腾抓鱼。

    陈方圆似乎不熟悉众人有些拘束,这么多大人,他就对顾倾之熟悉,所以没事就老爱看着顾倾之,唯恐找不到人。

    顾倾之也知道孩子被吓着了,招招手,小正太立马跑过去,腻歪在她怀里,大概是还记得顾倾之让人做的那些美食,还有白晨轩生辰,她准备的那些毛茸茸玩具,他反正挺喜欢顾倾之,以前还挺羡慕白晨轩有这么好的娘。

    三个位置,空了两个,白晨轩依旧看着水面,有人慢慢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声音清冷:“你不用太在意,平常心就好。”说着递给他一本书。

    白晨轩看了他一眼,把书接过去。

    顾倾之瞧着父子两个,一大一小,一人手中拿着一本书,看着认真,这两人也不愧是父子俩,竟然拿书的姿势都一样,翻书的样子频率都差不多……

    她瞧着会心一笑,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小方圆,你是不是发烧了?”顾倾之握着小正太的手,非常烫,赶紧探了探额头,竟然真的很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