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染惊尘〕〔妙手神医〕〔重生小娇妻:Boss〕〔家里有个18线套路〕〔丞相大人被翻牌了〕〔一品国士〕〔第十九层地域〕〔嫡女为谋:将军,〕〔式微〕〔养狐为妃〕〔总裁的私有娇妻〕〔器焰嚣张〕〔拯救中二病系丧尸〕〔不完美艺人〕〔绝天武帝〕〔唐残〕〔被过度保护的守门〕〔贤妻很忙:将军,〕〔全能科技巨头〕〔下一秒,巨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89章 三个小家伙
    圆乎乎的身体,被男人拉扯着,还有些分量。

    男人大概也是气急,这个臭小子竟然一口糯米牙使劲的咬在他的手背上,疼的他拎着胖小子想扔下船。

    旁边一小孩吓的哇哇只哭,不过手里倒是没闲着,不知从哪摸到一根铁环,朝着男人砸过去,可惜,准头没掌握好,偏了方向,最终过船舷,掉水里。

    另外一个长的粉雕玉琢的娃娃倒是挺冷静,一双眸子临危不惧,只是说出的话音稚嫩:“你放开他,若是要钱,我们可以给。”

    “桀桀~!”

    男人发出一阵奸笑:“老子以前是要钱,但是现在老子改变注意,要把你们卖了,瞧瞧一个个细皮嫩肉的模样,应该挺多人喜欢。”

    到时候,他又可以再得一笔钱。

    白晨轩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有些懊恼自己的莽撞……

    江庭豪鼓动他出来寻人,他竟然会同意,现在想来,是他害了大家吧?

    “你还想卖了小爷,你知道小爷是谁吗?小心我爹剁了你狗头。”江庭豪瞪着一双大眼,说的气势汹汹,如果把小胖身子换成一个成年人的身躯,说不定还有点威慑力。

    抓着他的男人哈哈大笑,“我好怕怕。”

    此刻,船舱里又出来两个男人,手中拿着几个包袱,看布料显然不是他们的东西。

    “老大,有船过来了。”左边男子说道。

    “把那两个崽子给我抓住,免得惹麻烦。”船头的男人命令道。

    等着对面的船靠近,船上那三个男子都不淡定,领头的女子歪着头,眯着眼,笑的如同庙里的弥勒佛,女子的模样堪称清丽动人,旁边还站着几位女子,模样都不错,特别是最旁边的一位女子,端是貌美如花,楚楚动人,让着他们三个男人呼吸都粗重起来。

    “几位姑娘打哪来?”领头的男子谄媚的问道。

    他瞧着这个,又惦记那个,啧啧,瞧那模样,当属绝色。

    秦雁儿一见着那上面的孩子,紧张的想朝前走去,奈何被船挡着,她想喊白晨轩,又怕那几个男人对孩子不利,唯有忍着。

    顾倾之刚刚交代过,后面跟着的两艘船不许过来,就她们这艘船偏了方向朝这边驶来,男人全部进船舱,说是为了麻痹别人。

    “这孩子是你们的?我刚刚见你打孩子了,孩子再调皮,怎么能打了?”顾倾之没有回答他的话,软绵绵的问道,模样甚是无辜,像只纯洁的小白兔。

    对面船上的几个男人相视一笑,看来是位不涉世事的小姐,领头的男子顺着她的话道:“姑娘教训的是,以后我会注意的。”

    “之……唔……”江庭豪刚要喊出声,就被男子眼疾手快的捂住嘴巴,好怕他将事实讲出来。

    “孩子要说话,你捂着他的嘴巴干什么?”顾倾之娇嗔一句,像是一个富有爱心的少女见不得小孩受委屈模样般。

    白晨轩眼眶中有什么闪烁,竟然在危急关头遇见娘亲,他不似江庭豪的急躁,反而越发的镇定自若,因为他知道,娘亲一定会救他们的。

    “哈哈,姑娘不知道,我家这个兔崽子太闹腾,还是不让他说话为好,免得扰了几位姑娘的雅兴。”领头男子两眼透着猥琐,自以为笑的潇洒。

    “奥,原来这样啊。”顾倾之天真的点头,假意让船开走。

    “姑娘这是去哪?”领头的男子怎么肯让眼前的小白兔跑了,赶紧追问一句。

    “啊,我们就四处游山玩水,还没定下个地方了。”顾倾之无辜说道。

    “小姐。”

    身后赵怀玲手中拿着什么东西,快步走上前,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看你的金钗,今早还好好的,不知道被谁给弄断了。”

    说着把手中两截的金叉捧到众人面前。

    对面船上的三位男子眼神一亮,那钗子虽说断了,但好歹是金子做的,也值钱。

    “啊,断了就扔了吧,就一个小小钗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改天再去金铺打几个钗子。”说着,面不改色的拿过那两截钗子,轻飘飘的往水里丢去,水面连个水花都没有,就把金钗吞没。

    领头的男子眼睛都直了,那可是金子喂,就这么轻飘飘的丢了,对方女子绝对是个大金主,这么肥的羊定然不能放过。

    “姑娘,要是想游玩的话,不如去南湾。”领头的男子热情的说道。

    “南湾?”顾倾之似来了兴趣,问道。

    “对,南湾就在丰城一带,顺着水路,大半天的路程就能到,最近七巧节快开始,好多人都去那里,极其热闹。”领头的男子恨不能口吐莲花,先把对方几个女子稳住,以便他们上船后,嘿嘿,为所欲为。

    “可我不知道地方啊。”顾倾之说的很无辜。

    “我们知道啊,我们可以带路。”领头的男子喜滋滋的接话道。

    “不会打扰你们吗?”

    “不会,我们正顺路。”

    “那行,事成后,这些就送给你们,当谢谢你们的帮忙。”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金叶子,略显天真的模样,更像一个被人保护过度,未见面外面险恶的样子,成功把对方三人骗到。

    三个男人见着那一把金叶子,眼中的贪婪一览无余。

    船上的几位女子全都瞧的一清二楚,个个心中鄙夷的要命,特别是赵怀玲,那丫头经过这大半年的变化,性子也变了很多,最见不得这种龌龊之人。

    要不是他们手中拿捏着孩子,老早让吴刚跳过去,把这几个人狠狠揍一顿。

    顾怜儿也不知道是怕了还是气的,身子颤了颤,她这次也把服侍她的小丫头赶去船舱,就是怕那丫头口无遮拦说错话。

    “姑娘船上没有其他人吗?”领头后面那个一脸疙瘩的男子假意的问道。

    “有啊,服侍我的几个老妈子还在船舱里准备午饭。”顾倾之将无辜装的炉火纯青,若不是她们认识她,还真以为是个单纯的女子。

    可惜,对面的几个男子不认识她,完全是相信她,个个心里擦拳磨掌,想着等会该怎么骗取她的信任上船。

    “哎。”领头的男子突然重重叹了一口气,“可怜我这几个孩子,亲娘死的早,我们几个大男人又不懂得照顾,刚刚就因为肚子饿在跟我闹腾。”

    顾倾之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你还真会说,不过白晨轩亲娘的确死的早。

    白晨轩大概也因为他提到亲娘二字,平静的眸子中有水光涌起,瞧着别提有多难受,对面船上的女人个个母爱涌上心头,恨不能蹦过去,把小小的孩童搂在怀里一顿安慰。

    船舱里的众人,也是等的着急,吴越换着手上趁手的东西,木棒不行,铁棒还凑合,要不还是菜刀吧,比较干净利落……

    白修然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带着思索,他们都说他有个儿子,船上有三个小孩,会是哪一个?

    “真是太可怜了,孩子这么小,娘亲竟然去世。”顾倾之不知从哪扯出一方锦帕,挡着脸哽咽两句:“诸位要是不嫌弃,到我们船上吃个饭。”

    “倾之姐,就我们几个弱女子,让他们上船合适吗?”顾怜儿假装顾虑道,别说这娇滴滴的模样,很让人信服她的话。

    领头的男子唯恐顾倾之迟疑,赶紧保证:“姑娘,我们不是坏人。”

    呵,你们不是坏人,谁还能是坏人。

    在场的几个女子心中同时嘲讽。

    “小姐,我瞧着他们也挺可怜的,要不让他们上来?”赵怀玲配合的说道。

    “嗯~?”

    顾倾之看了看船上的三个孩子,“孩子都长的这么可爱,他们肯定不是坏人,你们上来吧。”

    等着横板放下,领头男子拎着江庭豪第一个走上来,等着第二个,第三个全部上来,他们谁都没有发现,这群女人笑的很有深意。

    几人自从踏在船上后,快速扫射四周,还真没有见到一个男的,心中稍稍放下警惕。

    “不知道,这小孩叫什么?”顾倾之问着扼制住白晨轩的男人,眉眼弯弯一笑,把对方看的魂都快没了,近距离看,女子更加好看,身上还带着一股子香气。

    “狗……狗蛋。”

    男子结结巴巴的说完。

    “啊,这名字挺特别的。”顾倾之斜视某个地方,笑的别有深意,随后目光一转:“孩子长的这么好看,你们上辈子得刨多少家的祖坟,才得到这样的运气。”

    几个男人听出她话里的不同,还未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人都软软的倒下,“你对我们做了什么?”领头的男子恶狠狠的问道。

    “啊,你在问这个东西吧。”说着顾倾之把手中的锦帕抖了抖,因为这三个男人过来时,她都拿着锦帕在他们眼前晃了晃,表面是打招呼,暗地里,她手里的粉末随着锦帕抖啊抖,因为有香气,不知道还以为是她身上胭脂的香气,几个男人又都是好色之徒,美人身上的香气,他们肯定要狠狠吸上一口,结果吸入的全是粉末。

    这粉末没别的作用,就是使人手软脚软。

    “贱人。”满脸疙疙瘩瘩的男人骂道。

    他们三人终年打鹰,却让鹰啄眼,让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一双大脚踩在他的身上,力度狠的似要把他踩成一个肉饼,满脸疙瘩男子怒目看起,却见到一双嗜血的眼,他吓的一个哆嗦,瞬间裤子感到一阵温热,有什么留到地板上。

    “啧,竟然尿裤子。”赵怀玲嫌弃的撇撇嘴,顺便对着踩着人的吴刚说道:“你脚多踩几下,刚刚就这人色眯眯瞧着我……我……”胸,她没好意思说后面那句话。

    但是吴刚多聪明的人,一见赵怀玲脸颊上的红晕,不着痕迹的扫了某个部位,恩,发育的不错,不过脚上的力度又重了几分,脚下的人吃痛的闷哼一声,哭的心都有……

    顾大闷着声,先把剩下的两人给绑好。

    得到解救的三个孩子,那眼泪汪汪的,瞧的人心都软。

    江庭豪是最先哭出来的,只听“哇~!”的一声哭腔,整个人如同一个肉球扑倒顾倾之身上,抱着大腿就不松手:“之之娘,哇哇,吓死我了。”

    另一个小正太起先还强忍着,后来见着江庭豪都哭了,也忍不住,哭的惊天动地,委屈的扑倒顾倾之另一边,抱着另一条大腿,哭的稀里哗啦。

    众人都看傻,顾倾之何时孩子缘这么好?

    所有的视线全部看到白晨轩这边,众人是瞧着热闹,当初白修然意外失踪,随后顾倾之也失踪,别人都说凶多吉少,对人最打击的,当属孩子。

    这会,顾倾之跟白修然都好好出现在他面前,不知道孩子是不是魔怔了,竟然丝毫没表情。

    白晨轩看着近在咫尺的白修然,终于见到爹了,只是父子俩以往的相处,都是不动声色,所以内心再激动,也忍下来。

    然后再看看娘亲,他也好想抱娘亲大腿怎么办?

    这两个家伙,船上人这么多,抱谁不好,跟他争娘亲。

    “晨轩。”顾倾之只是淡淡的喊了他一声。

    刚刚还镇定自若的孩子,立马哭的无声无息,格外的让人心疼,在顾倾之失踪的这些日子,他在梦里经常听见她这般喊他。

    “娘亲。”他也不管有几个人跟他抢娘亲,飞奔似的扑在顾倾之的怀里,搂着腰哭的不能自己,刚刚他真的好害怕。

    哪怕他再聪慧,毕竟他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莫说别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