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无艺〕〔荣宠田园:药香王〕〔萌师在上:逆徒别〕〔厨神的投食系统〕〔木仙传〕〔校草是女生:高冷〕〔小夫小妻小仙人〕〔天辙道〕〔天醒之路〕〔重生都市修真〕〔神器收藏家〕〔神医凰后〕〔梦幻西游大主播〕〔魔鬼主教〕〔云州物语〕〔无敌小皇叔〕〔美女总裁的特种高〕〔终极雇佣兵〕〔大靠山〕〔我开棺材铺的日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87章 原来如此
    大厅里面,人来人往,时不时有人把视线偷偷瞄到人多的地方。

    他们有些人也是南来北往的走,见惯各式各样的人。

    大厅里那一袭白衣的男子,手中握着一卷书,即使环境如此嘈杂,他的周身却自成一片天地,格外的宁静淡然,旁边还坐着几个女子,有身孕的女子正小口喝着参汤,努力当个旁观者。

    另外一个女子生的貌美如花,娥眉轻蹙,平生一缕忧愁,让人怜爱。

    有人心中赞了一声白衣男子好福气,竟得两位如花美眷相伴。

    “不知这位小姐如何称呼?”有胆大登徒子上前搭讪。

    秦雁儿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瞪大着她那双美目,眼中波光粼粼,端是让人沉醉其中。

    登徒子仿若受了诱惑般,逼近一步,想要去抓美人的手。

    一卷书籍拦住他的手,在登徒子视线中,看书的男子终于抬起他的头,登徒子一愣,即使润成最有名的那位才子都抵不上眼前人的模样,眉眼清俊,即有着文人的风骨,又有着仙人之姿。

    大厅里的人此刻也看清白衣男子的模样,大多一愣,当时羡慕者,才觉得他们多么的肤浅,以男子的容貌气度,莫说眼前两位美人,就是天下第一美人过来,也是足够配的上。

    “不知这位公子贵姓?”登徒子竟然学着礼教,拱手请教。

    “免贵姓顾,顾留白。”白修然不想惹麻烦,把他失忆时取的名字说出来。

    桌旁的两位女子闻言都愣了一愣,顾留白这三个字,对于她们来说,太使人有联想。

    “原来是顾公子。”登徒子又是一作鞠,“在下郑有才,顾公子一表人才,两位夫人又是美丽动人,不知道诸位到润成做什么的?”

    因一句夫人,让旁边两个女子脸颊同时生晕,一人羞涩看向他处,一人垂首含笑……

    “你弄错了,我夫人只有一位。”白修然指正道。

    “奥~!”

    郑有才恍然大悟,瞧着有身孕的女子,心中大喜,想着这位肯定是正牌夫人,那么另外一个肯定还未婚配,他要不要毛遂自荐下?

    他老早就注意到秦雁儿,人间绝色,他见过的女子,还没有比她更漂亮的。

    “聊什么了?”顾倾之从楼上下来。

    郑有才扭头瞧了一眼,这一扭头,眼光就定住。

    楼梯上的女子穿着一身华丽的绸缎长裙,如墨的长发半挽半披散脑后,黄金珠花点翠其中,腰上是绣着艳丽的牡丹腰带,走动间仿若自带风,眉眼含笑,藏着万千风情。

    论起漂亮,秦雁儿似乎更胜一筹,但郑有才觉得楼梯上下来的美女,却更加的让人难忘。

    “不知这位小姐贵姓?”郑有才又是一作揖,更加有礼的问道。

    顾倾之吓了一跳,定眼瞧了瞧男子,长相普通,气质猥琐,“免贵姓顾。”

    “啊,原来是顾小姐,那你一定是顾公子的妹妹,失敬失敬。”郑有才心中更加喜滋滋,这两兄妹都长的出众,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哈?”

    顾倾之一头的雾水,她哥不还在甘南吗?

    一只修长苍白的手越过郑有才朝顾倾之伸过去,“倾之。”

    “恩。”她懵懂的把手放在他的手心,男子有力度的把她拉向自己方向,等她站在白修然面前,男子的手宣告似的放在她的腰间,头放在她的肩膀上,在郑有才诧异的目光中,“这位是我夫人。”

    “哈?”这回轮到郑有才反应不过来。

    “倾之,来,吃饭。”白修然特意说道。

    顾倾之因着他有伤,任他挂在自己身上,以前咋没见白修然这么粘人?

    顾怜儿还好一些,秦雁儿的脸色从顾倾之出现,就已经变色,又见着白修然如此霸道占有的一面,心中更加黯然,美丽的眸子仿若蒙了一层灰色。

    郑有才此刻才反应过来,膛目结舌良久:“原来你二位才是夫妻?”

    “不,我是前……”

    顾倾之刚想调侃点什么,被白修然打断,他罕见的严肃,“吾妻,倾之。”

    她脸皮一向厚实,也抵抗不住他话的威力,老脸一红,低头默默吃饭……

    此刻一桌人,各人藏着一门心思,有人苦涩,有人喜悦,更有人妒忌……

    郑有才还想继续搭讪,奈何吴刚高身板往旁边一站,一双厉目锐利的盯着他,后面陆陆续续跟来数十人,瞧着场面就吓人,他只得客套两句,赶紧溜。

    用过早饭,县衙的那位大人想要留他们多住两天,说是润城有名望的乡绅听说名闻天下的丞相大人途径此地,想要结交一番,已经在润城最好的酒楼订好房间,只等着他们过去。

    白修然本不愿与人应酬,结果见着顾倾之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宠溺的笑了笑,算是答应。

    大中午,白修然携着顾倾之一同去赴宴,到酒楼一瞧,顾倾之就乐了,但是丝毫不意外。

    屋子里除了七八位年龄不等的男子外,还有带着家眷的,自家夫人领着小姨子的,还有自家闺女的……豁,那场面瞧着真喜庆。

    已婚的妇女见着白修然都晃了晃眼,更别提那些未成亲的小姑娘,扭捏中偷偷看的,羞涩中暗送秋波的,更有大胆着,一颗小红心都快粘白修然身上。

    “白公子~!”

    甜甜的嗓音带着少女独有的娇羞,一位穿着藕粉色长裙的少女,红着小脸,双眼含情默默:“你请上边坐。”

    顾倾之扬眉,屋内一群男人都没发话,让一位少女开口,看来背景不少。

    果不其然,旁边的一位华衣夫人热情的介绍,“这位是钱县令的千金,还未有婚配。”

    后面那句话咬字特别清晰。

    “这是我夫人倾之。”白修然仿若没听到般,郑重的介绍道。

    一瞬间,屋内很多人的表情亮了,白修然成亲的消息,她们是知道,但是谁也不能说唐唐丞相大人不能纳个妾,毕竟皇帝都还有后宫三千佳丽。

    可是他亲自把夫人带着,并立马介绍身份,不得不引起人的沉思,他是不想再扯上别个女人,将在场人的心思彻底掐死在幻想中。

    有人为了避免尴尬,赶紧让所有人落座。

    顾倾之瞧着被众星拱月中的白衣,这安排座位的人也是有意思,她心中一阵冷笑,这是请吃饭,还是给安排对象?

    在座男士是乡绅无疑,张口就带着学问。

    可再有学问,在白修然面前,仿若小学与高中的区别,只要是话题,他都能接下来,还能引经据典,讲解个透彻,在场的人更加敬佩。

    顾倾之是从心里佩服的,如此镇定自若的人,谁能知道他其实是个失忆者?

    “白公子,我敬你一杯。”钱县令的那位千金又娇滴滴的端起酒杯,想要敬他。

    顾倾之从容不迫的接过她的酒杯:“不好意思,最开始我已经说过,他有伤不能喝酒,这酒我就代他喝了。”说完,一口干。

    那位千金小姐脸色转变几回,这人太过讨厌,老是阻止她与白丞相相处的机会。

    旁边几位小姐夫人也瞧的清楚,要想引起白修然的注意,必须把顾倾之给解决掉。

    “白夫人,我敬你一杯。”有好事着,端起酒杯来敬人。

    顾倾之哪能不明白,只是她揣着明白装糊涂,先是假意推脱一番,随后再是假装推脱不了众人的好意,端起酒杯喝酒,只是明明说好的一杯,不知道何时变成了三杯……

    等着酒过三盏,桌上的女子都醉意熏熏,她却是两眼发亮,一派自然,惊得在场的几位男士都诧异连连,想着白丞相的这位夫人委实厉害。

    等着归去时,某位喝醉的千金抱着桌腿,就开始表白心迹,说是不在乎当小妾……吧嗒吧嗒,虽带着醉话,却是将自个心思一览无遗的袒露在众人面前。

    在场乡绅那个尴尬,赶紧让人把这位千金小姐给扶回去……

    白修然表情平静,仿若没有看到这次闹剧,冷然着一张脸告辞,只是拉着顾倾之的手暴露出他的温柔,有人瞧见,难免心中一阵感叹,从进来到离开,那位丞相大人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那位夫人身上,别的女子想要多得他一眼相待都不能,看来众人的那点小心思是无望了。

    “倾之,你知道对不对?”回去的路上,白修然无奈的说道。

    “嘿嘿。”

    回答他的是一阵奸笑,顾倾之身上带着淡淡的酒味,“我就想验证验证一下,以前听着别人提起过,有人花了大力气把丞相大人请到宴会中,说是与当今学子论文章,结果学子没有几个,未婚女子却是来了很多,那场面,啧啧,香味扑鼻,彩蝶环绕……”

    “有你吗?”他听着不恼,反而问一句。

    “额?”她语塞,就冲着她祖宗对白修然如此疯狂的态度,怎么可能没有她。“肯定没有我。”她嘴硬的否认道。

    白修然:“我很高兴,倾之。”

    “你有什么好高兴的。”她傲娇的说道。

    “倾之今日为我挡酒,我很高兴。”他含笑看着她,她的那些小心思,他全部看的透彻,他知她的酒量好,见着她扮猪吃老虎,把一群女子给灌爬下,是恼着别人的窥探吧。

    能见着她为自己吃醋,白修然的心真的高兴。

    看着眼前男子眼底的暖意,顾倾之假装偏过头看向别处,只是心里也忍不住笑了,她的男人那些人还是少惦记的好。

    ……

    “小姐,小姐。”赵怀玲鼓噪的声音在耳边炸起。

    顾倾之睁眼,看到屋顶,她什么时候回的房?

    “小姐,你可算醒了。”说着,赵怀玲拿着毛巾给她擦了一把脸,等着她清醒过来,才开始碎碎叨叨:“小姐,你昨天喝了多少酒,一身的酒味。”

    “我什么时候回来的?”她脑海中依旧只有走在路上的片段,后面的完全断片。

    “将近黄昏才回来的,姑爷说你喝多了酒,开始酒意没上头,肯定是出来见了风,才开始醉的。”赵怀玲说的八卦兮兮,眉眼都是戏。

    她瞧了瞧门口的方向:“小姐,你昨天可霸气了。”

    顾倾之右眼皮一跳,沉默不语,确定是霸气,不是其他?

    赵怀玲哪是一个藏住心事的人,顿时一五一十的生动还原她看到的场景,小姐把自家姑爷推在墙边,霸气的把人给壁咚,一脸的女流氓的模样,一只手挑着姑爷的下巴,笑的非常猥琐,“妞,给爷笑一个。”

    为了让小姐信服,恰好吴刚进来,她顺手就让吴刚在门边站好,她学着昨天顾倾之壁咚的模样,将吴刚给圈住,奈何她娇小,吴刚太大块头,她垫着脚也不好挑着他的下巴,眼珠一转,搬了一个凳子,自个站上去,很专业的把昨天的场景神还原一番。

    门边吴刚僵着一张脸,那嘴角似抽非抽……

    “小姐,我说的句句属实。”迟钝的她依然挑着吴刚的下巴认真的说道。

    顾大瞧了一眼门边,默默转身站一边,瞧着热闹,顺便把顾二拉到一边,一同瞧着热闹,毕竟吴刚的热闹不太容易瞧。

    吴越的小下巴都快脱臼,他哥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调戏了,他能说干的漂亮吗?

    就他哥这种榆木脑袋疙瘩,就该这种粗神经才能制服的了。

    顾倾之木着一张脸,默默倒了一杯茶喝完,这辣眼睛的一幕……

    “这什么情况?”大夫张志成刚给白修然换好药出来,就见到这一幕,没忍住出声。

    赵怀玲这才发现不妥,颤悠悠就把手指收了回来:“吴大哥,你……你……不要误会。”

    “我不会误会的。”说完,吴刚也同样木着一张脸,后退一步,朝着赵怀玲冷不丁的一笑,吓得赵怀玲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脑海里循环着她刚刚的那句话,“妞,给爷笑一个……笑一个……一个……个……”

    “小姐。”赵怀玲哭的心都有了,求救的看着顾倾之。

    顾倾之却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她就说吴刚对赵怀玲的态度很是古怪,这哪里古怪,她又说不上来,今见到吴刚对赵怀玲的配合,她算彻底想透:“怀玲,你今年也有十六吧?”

    “啊。”赵怀玲没反应过来,傻乎乎应了一声。

    吴刚却是里面领会她其中的意思,双眼紧迫的盯着顾倾之。

    “赵姑娘原来才十六,不知可有婚配?”张志成突兀的问道,他就挺喜欢这个姑娘,性格活泼开朗,看着讨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