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纹剑神〕〔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桃运透视兵王〕〔武侠见闻录〕〔我要上头条〕〔网游之野望〕〔我能召唤神仙〕〔重生之家有宝贝〕〔宦海特种兵〕〔神背后的妹砸〕〔超级鳄龟分身〕〔女配逆袭99次:你〕〔绝地求生之电竞巅〕〔重回五零当军嫂〕〔名门女帝〕〔冠盖如顾〕〔火影里的修道者〕〔寒夜刺客〕〔极品朋友圈〕〔祖宗嫁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84章 恋爱的气息
    这一趟回香陵。

    阵仗大到离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皇亲贵胄出游。

    南王赵献挑选五十精兵,德贤商铺雇佣五十人,光这护卫达到上百人。

    马车载人装物也有数十辆。

    往着大路上行走,甚是瞩目。

    顾怜儿身子弱,马车上坐没坐久,就开始不舒服,开始还强忍着,后面似乎忍不了,就偷偷的揉着腿……

    马车里坐着都是人精,眼风里瞧的清楚。

    张志成是位大夫,见着这样的事,就知道孕妇是太拘谨,不敢随意放松身体,女人有身孕,腿脚极容易肿,长时间不活动腿脚,就容易气血不通引起肿痛。

    “这位夫人,你还是把身体放轻松一点,不然身体会很难受的。”张志成好意的提醒道。

    顾怜儿如同受惊的小鸟,一个不小心撞着旁边什么东西,痛的眉头都皱起来,眼泪都出来了,竟然没吭一声。

    好巧不巧,顾怜儿的贴身丫环坐在外面,瞧着里面有声,就掀开帘子看一眼,这一眼就瞧见自家少夫人被人欺负的都不敢吭声。

    临行前,季老夫人可是发话,要好好照顾少夫人的,要是少一根毫毛都要找她算账的。

    “少夫人,谁欺负您?”小丫头把里面瞧了一圈,目光时有时无的就落在顾倾之身上。

    别说,丫头真随主子,什么都想赖着她。

    顾倾之瞧着好笑,刚哼一声……

    “既然你觉得有人欺负你家主子,大可不必跟我们乘坐一辆。”清冷的嗓音透着生疏,白修然放下手中的书,一副要送人于千里外的表情。

    小丫头吓了一跳,她没想这个如谪仙的人物会如此不客气的说一通。

    顾怜儿也是不可思议的瞧着白修然,若是以前,再怎样,白修然都不会说出此话的。

    可是现在,他却如此待她。

    眼泪转了几圈,红了眼睑,瞬间滑落……

    “少……少夫人,您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小丫头赶紧进去安慰。

    “我没事。”顾怜儿也知自己失态,赶紧擦干眼泪,幽怨的瞧了一眼白修然的方向:“我还是去坐另一辆马车吧,免得打扰姐姐。”

    结果,对方根本没有再看她,而是宠溺的把顾倾之额前跑出来的一缕头发给收拢到耳后。

    顾怜儿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她原本不该这样的,她已经嫁给季玄舒,就是季家的人。

    可是,白修然是她年少初开,心动的对象。

    哪怕是现在,见着白修然,她的心依然乱撞着。

    顾倾之真是幸运,不管以前还是现在,白修然眼中就只有一个她,明明谁都不喜欢她,为什么就能得到白修然的心?

    瞧着顾怜儿不情不愿的下了马车,顾倾之忍不住噗嗤一笑,吓的张志成移了移身子……

    “张大夫,你还打算呆下去吗?”顾倾之笑眯眯的瞧着他。

    “额?”张志成一脸懵懂。

    “你打算当电灯泡吗?”顾倾之指了指她,又指了指白修然,他难道打扰他们夫妻两人的二人世界?

    “啊?”张志成还是没明白,电灯泡是什么意思?

    “怀玲。”白修然轻轻叫了一声。

    “姑爷,你找我?”赵怀玲屁颠屁颠的掀开帘子,笑呵呵的问道。

    这是白姑爷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吧?

    “把张大夫请到另一张马车坐坐。”白修然微微一笑。

    赵怀玲立马抓过张志成,利索的转身走人。

    她老早就觉得这人碍眼,非得跟自家小姐姑爷呆一起,这不是打扰两人相处吗?

    好在姑爷发了话,她能麻利的将人拖走。

    等着车里再没有第三人时,白修然扭头对着顾倾之温柔一笑,“倾之,是有话对我说吧。”

    “蹦蹦蹦……”

    艾玛,顾倾之的小心脏非常没出息的加快速度,乱跳一通。

    “亲,亲,亲……”她一连串的亲,愣是组不成完整的话,麻蛋太犯规,一个大帅哥,还是一个绝世大帅哥对自己猛的一通放电。

    唇边微微一凉,在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什么又远去……

    “你……你……你……”她现在完全结巴,傻乎乎的瞧着白修然,脸颊红了一层又一层。

    “倾之,不是让我亲你吗?”白修然绝对不会告诉她,他是顺着自己的心意亲的她,每次见着她害羞的模样,他都想亲她一下。

    “不是,我是说亲……亲……”

    唇边又是一吻,沾染着墨的香气,在顾倾之还未嗅清楚是哪里的墨,味道又淡下去。

    “你……你……”

    “倾之不是让亲的吗?”白修然无辜的看着她,怎么看他都像认真执行她话的实诚人。

    顾倾之脸红的都快媲美番茄,她都说的亲,只是一种网络称呼好吗?她哪里有说让亲吗?

    “倾之不是这个意思吗?”他明知故问道。

    也不知这逗弄的心思从何而起。

    顾倾之默……

    她还能说什么,亲都亲了,他还能还回去不成?

    “倾之,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书?”

    知道不能把她逗弄的太狠,白修然换了话题。

    “书?”她想了想,正儿八经学科书她是看不下去,倒是玄幻奇志之类的挺喜欢看的:“聊斋志异之类的。”

    白修然失忆后,也看了很多书,但是聊斋志异还是第一次听说:“是本什么样的书?”

    “还有白大丞相不知道的书吗?”她瞬间忘了刚才的吻,打趣道。

    白修然瞧着她孩子气的模样,配合着她,脸陷苦恼:“竟然还有我不知道的书,这可怎么办,倾之,若让人知道,定要笑话我浪得虚名。”

    “哈哈。”她是彻底被逗笑,未想白修然会配合着她幼稚一回。

    不过,她还是给他讲了一小段聊斋。

    她讲的是聊斋中嘤咛的那篇故事,她极喜欢嘤咛这个人物,也是一位极爱笑的女子,所以讲的略仔细些……

    车内车外,除了车轮滚滚的声音外,全部专心听着车内的故事。

    顾倾之很会讲故事,也极擅长讲故事。

    这点从她讲故事时,人听的认真就能看出来。

    “怎么样?”故事末了,她调皮的眨眨眼。

    “受教。”他正儿八经的朝着她一拱手,算是领教的意思。

    顾倾之得瑟的,如果有尾巴都快翘上天,好在她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懂的多点,不然在白修然面前,她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故事还挺好听的。”吴越坐在马背上,小声的嘀咕一声。

    吴刚揉了揉他的头,他这个弟弟明明就想与顾倾之亲近亲近,却总是傲娇的装作不在乎的模样。

    “话说,你那会为什么要帮我?”她还是问出她的疑问。

    白修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他看透一切,从来都是片叶不沾身的,总是及时避免一切麻烦。

    这次突然为了她发话,且出口透着一股子的漠然,的确很伤人。

    哈哈,能说她心里还是挺得意的,她也老早看顾怜儿不顺眼,一副谁欺负她的模样,还真当别人都想陷害她吗?

    从那个不懂看眼色的小丫头把怀疑看她那边的时候,她早就想出声。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为她开了口。

    她心里有太多疑惑,令她不敢多想,也怕想错。

    “倾之。”他拉过她的手,放在手心握着,手上带着暖意,一如她这个人,“你是我的妻。”

    他怎么能让外人欺负她,哪怕知道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可是,他依然想护着她。

    他见不得她受一丁点的委屈。

    心似乎被撩了一般,顾倾之老脸又是一红。

    “呸,谁是你的妻。”她口是心非的说道。

    白修然:“难道倾之不是我八抬大轿娶回家的吗?”

    不提这事,顾倾之还好,一提这事,顾倾之那心里的幽怨全跑了出来,“你哪八抬大轿娶的我,那是我死皮赖脸坐着我们家准备的轿子去的,你连人都没露面,你家管家给我准备了一只大公鸡,模样还挺不错的。”

    最后这话,她绝对不是夸奖,因为提到这事的时候,她两眼冒着凶光,霍霍磨刀想揍人的模样。

    白修然都怔了一怔,冒出些许愧疚:“对不起,倾之,我不知道过去的我如何混蛋,但请相信我,我一定补给倾之一个盛大的婚礼,八抬大轿,十里红妆,我要让整个天罗都知道,我要风风光光娶你。”

    话落,他虔诚的吻在她的手背上,如同一个虔诚的信教徒,说着他郑重的承诺。

    心弦一弹再弹,顾倾之不是傻子,心底的悸动如同层层的涟漪朝着周围扩散。

    她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来,整个人晕乎乎的。

    麻蛋,白修然平日里圣人的模样,她还能应该。

    这突如其来的撩妹,让她颇承受不住。

    “亲啊,咱……唔……”

    嘴彻底的被堵住,面前的男子不知何时单手搂过她的腰肢,男子的手如何的有力,只有她的腰才能感受到,男子的胸膛多么的有安全感,唯有此刻的她才能明白……

    鼻子间墨的香气越来越浓,她知道那是白修然身上才有的味道,他极爱书,也爱写,所以身上常年都沾染着墨香。

    她其实想说,亲啊,咱能不能不要搞这一套,再这样下去,她就真的快爱上他。

    可是现在为时已晚,这个人,因为她无意的口头禅,又给亲上去了。

    麻蛋,亲了她,以后要是敢亲别人,就等着给她跪搓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重生盛宠:总裁的〕〔引凤决〕〔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总裁的贴身特助〕〔穿成男主那宠上天〕〔你之蜜糖,我之砒〕〔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