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鬼,求放过〕〔全面征服〕〔我的影子会挂机〕〔鬼片的世界〕〔时光与你共缠绵〕〔玄门都市〕〔穿越晚明之不朽帝〕〔极品透视狂兵〕〔大昏君〕〔快穿之女二只想当〕〔一代武侠〕〔最强医仙混都市〕〔无敌魔剑〕〔凡世高手〕〔保安的逆袭〕〔美食供应商〕〔妙手神医〕〔神农小医仙〕〔金鳞〕〔秘典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82章 不知情何意
    顾倾之端着粥回来的时候,白修然早已穿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略略有些失望的撇撇嘴,这两家伙也太快速度了,好歹等她回来选身好看的衣服,再换也不迟嘛。

    吴刚看着那张失望的脸,瞬间无语的,平日也没看出她女流氓的本性,怎么今日就暴露出来了?

    “主子,我们先出去了。”顾大木着一张脸把吴刚拽了出去。

    “吴大哥,顾大哥,你们怎么出……额……你拽着我干什么,我还要送……药……”

    门外,赵怀玲的声音越来越远。

    屋内,又只剩下两个人。

    顾倾之眨巴眼瞧着床上的人,完了,一旦剩下两人相处,她就格外的不自在,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她都怀疑自己得心脏病了。

    “额?那个,你吃粥……咳,大夫说你最近要吃清淡点的。”她赶紧找着话题。

    白修然见着她那模样,心情很好的笑了:“倾之,你就记住这句话吗?”

    明明大夫只是嘱咐他不要吃刺激腥辣的食物,由于失血过多,多吃一些补物,特别补血之类的。

    结果她单单端了一碗白粥。

    “啊,就记住这一句。”她诚实的点点头,边说着,手不自觉的给自己送了一口,这是吃货本能的反应,看见什么吃的,都想知道味道,“恩!好吃。”

    她刚露出一个幸福的微笑,自个僵住了,呸,是白修然要吃的,她怎么给吃上了,“啊哈哈,我再给你换一碗。”

    “不用,你要饿了,先吃。”白修然宠溺的看着她。

    “不不不。”她羞的脸都红了,哪好意思,自己吃着,让病人饿着。

    而且这人还是为自己受的伤。

    “我胳膊受伤了,也吃不了,你吃吧。”他解围。

    顾倾之这才想起来,他胳膊上也是伤的厉害,单手的确不好吃饭,“要不,我喂你?”她说的小心翼翼,只要白修然敢否定一下下,她立马放弃这个不靠谱的提议。

    “好。”

    “哈?”

    白修然见着她一脸的懵懂,更加的高兴,再次重复了一遍:“好。”

    顾倾之没有给别人正儿八经的喂食习惯,顶多见着小孩子的时候,投食一下。

    手中的勺子颠了又颠,总是颠的不太好,不是太满,就是太少……

    “倾之。”

    白修然单手附在她的手上,瞧着她纠结的模样,等着粥凉透了,她恐怕都挖不出来一勺粥吧。

    “啊?”

    她懵懂顺着他手中的力度,把粥送到了他的嘴中,看着粉色透着白的嘴唇一张一合,她不自觉的吞咽一下,恩,那个粥她尝过,真的很好吃。

    呸,她是想这个的时候吗?

    那勺子她刚刚也吃过,现在白修然也在吃,她脑海里一群神兽集体唱着四个字,“间接接吻,间接接吻……”

    “倾之,你脸怎么红了?”他唯恐以为她伤寒,准备探她额头的温度。

    “啊,我突然发现我还有事,我让顾大进来帮你忙……”她如同躲避凶猛野兽般,瞬间跳到桌子边,把碗放下,一溜烟的出了门,连给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呵呵。”

    身后是白修然低沉的笑声,他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这个伤果然值。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让人愉悦的夜晚。

    黎崖的花祭并没有因为某人的刺杀而中断,不过顾倾之没打算继续花娘比试。

    她找上官清影说这事的时候,坐在椅子上还没清醒的某人,单手支着头,“啊,你说这事啊,没关系的。”

    他要真强求,想必她那个强悍的不似人的哥哥定要把他揍一顿。

    顾喜年昨夜找过他一次,顺便交流了下身手,他自诩身手不错,愣是被人压制差点还不了手。

    啧啧,他的里子面子算是掉光了。

    嘿嘿,不过他也不算吃亏,他答应不为难顾倾之,但是也有个条件,要顾喜年当着他的面跟圣半秋切磋一下,反正拉着一个人垫背,也是极不错的。

    顾倾之疑惑的看着答应挺痛快的某人,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答应做他几日丫环时,可是样样都要刁难一番她,各种使唤她。

    “你还有事?”上官清影懒洋洋的问道。

    顾倾之:“不是,我觉得你还是思考下,再同意我的要求,你答应这么爽快,我总感觉太阳打西边出来。”

    上官清影听着好笑:“当日我也只是一时兴趣,才提了这么个要求,想着你也只因为孤身一人无奈才答应我,等着你找着帮衬的,定然是要反悔,未想,呵,你还真让我刮目相看,竟真的信守承诺,参加了花祭。顾倾之,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哎呀,你这样夸奖,我会不好意思的。”她话虽谦虚,但是语气一点都不谦虚,还有点小骄傲。

    上官清影:……他就不该说这番话。

    “其实我也应该感谢你,当初若不是你帮我,我只怕真跟那傻子成了亲。”她一想到那个疯疯傻傻的人,小心脏都要颤上一颤,比不得顾三半分。

    想到顾三,她才发现,从昨夜就没见着顾三咋呼。

    等会办完事,她还得去寻寻他。

    “啊,提到成亲,我突然想起来,那位郑小姐找着了,应该很快送到叶府。”上官清影不疼不痒的说道。

    顾倾之扬扬眉,“那挺好,正主找到,叶家的喜事应该也能办成。”

    上官清影这才斜眼看着她,未想她能说出此话,他还以为她要说点别的。

    “只是吧,叶家当日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位郑小姐,依然强留着我成亲,这笔账总该算算,你说对不对,冥王。”她最后连着对他的称呼就换了。

    上官清影笑笑不语。

    “那位叶长老是你的人,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冥王可是要护着他?”上官清影有句话是想对了,她当日的确孤身一人,为保安全,伏小做低,但也不是一味的让人,不到危机关头,她也不会拼着鱼死网破,再说,她也留了后手。

    可如今她找到帮手,更加肆无惮忌,那底气足的,她都敢上天大闹天宫。

    “你这是在警告我?”上官清影有意思的瞧着眼前的女人,果然是个小心眼,吃的亏总要讨回去。

    “不,我在探你口风,你若真要护着你的人,我总该给你几分面子,你若不管,我就不留情了。”她说的很坦率,丝毫不藏着瞒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这句话取悦到了上官清影,慵懒的男子笑的很开怀,惹得门外的几个手下连连侧目,很少见着主上如此笑过。

    上官清影:“顾倾之,你真的跟寻常女子不同。”

    “再不同,你也不中意。”

    上官清影眼皮一跳,这才拿正眼瞧着她,此话什么意思?

    顾倾之被他这一眼吓了一跳,她口无遮拦惯了,刚刚那话的确有些不妥,搞得她埋怨对方不喜欢她似的:“哈哈,那个我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

    “那你当日十万两白银可是真的。”

    “自是真的。”

    风灵馆内那么多男子,他却是最独特的那一位,当时她冲着救顾二而去,见着他,误以为是风灵馆的小倌,起了赎他的心思。

    只是这心思未曾含着其他杂念,单纯见着他长的好看,不想在那样的地方龌龊过一生。

    上官清影又是低低一笑,“白修然的运气真好。”

    这又关白修然什么事?

    顾倾之离开时,都未这明白其中意思。

    黎崖城的大牢,陶二跟他爹惨兮兮的躺在稻草上面,不停哎哟哎哟的叫着痛。

    他们现在是真的怕了,没想到顾倾之来头这么大。

    心中慢慢的仇恨都化成了恐惧。

    “顾小姐,这边请。”牢狱小心的领着顾倾之过去。

    顾倾之瞧着大牢的模样,她还是第一次进牢狱这种地方,以前现世的时候,她连警察局的大门都没进过。

    大牢四周阴暗,光线很难照进来,借着火光能瞧着大牢里面关着不少的人。

    “呜呜,俺错了,你大人有大量,饶了俺吧。”陶二哭的眼泪鼻涕纵横,瞧着很是凄惨。

    顾倾之被他这态度吓了一跳,昨日咬牙切齿,恨不得吃她肉喝她血的模样,这才一个晚上的功夫,怎么态度急急逆转?

    “嚷什么嚷,吓着顾小姐怎么办?”牢狱一鞭子打过去,呵斥道。

    他那嗓门大的才把顾倾之吓了一跳。

    “俺真的错了,你就饶俺一命,呜呜……”陶二哭的越发伤心。

    “他这是怎么了?中邪?”顾倾之好奇的问着牢狱。

    “这我不知道,昨夜顾大人来了一趟,走后,这两人就开始痛哭,今早就这样了。”牢狱一五一十的说道。

    “喜年哥?”顾倾之一愣。

    想来她也是没良心,到黎崖这么久,都没去过顾喜年。

    天煞阁的某处院子。

    德贤商铺的各位掌柜到是来的齐全,小姐找到了,他们本是要上门见见小姐,但又怕去了不妥,就先来见了少爷。

    顾喜年听完后,这才发了话,他这个妹妹一向不喜与人客套,要真这么多人过去,只怕又要不耐烦。

    “可是……”商铺的某位掌柜依旧迟疑,顾家是他们的东家,小姐本来又是失踪这么久,好不容易出现在黎崖,总归要关心一番。

    “不用可是,倾之我早已见过,身体无碍,只是那白丞相受了伤,你们冒然上门,只怕吵着别人休养。”顾喜年一番话把众人堵死。

    想想也对,顾喜年虽不是顾倾之亲哥哥,但也从小一起长大,不是亲的胜似亲的。

    他都说无事,那自然是无事。

    “顾大人,顾小姐过来了。”一位小厮过来禀报。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德贤商铺的众人一喜,既然人来了,正好见上一面。

    顾倾之见着走廊上过来的人,笑的眉眼弯弯:“圣公子,不,圣主,真巧啊。”

    “不巧,听着你来了,自是要出来迎接你。”圣半秋也不在意她的称呼。

    “那我还真荣幸之至。”她笑盈盈的凑过去:“上次送到上官清影那边的酒,是你送的吧。”

    圣半秋不语,算是默认。

    “你那酒不错。”说着砸吧了一下味,“还有么?”

    圣半秋直接忽视她这话:“顾姑娘是来找顾大人的吧,左转那边院子。”

    “不,我先找你,再找喜年哥。”她既然不来,来了总得把好酒带上几坛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