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麻辣军嫂〕〔闪婚有喜:双面娇〕〔超强兵王在都市〕〔重生九零,学霸小〕〔重生甜蜜蜜:总裁〕〔文道祖师爷〕〔霸道军少,有点坏〕〔穿越者退散〕〔帝妃惊天〕〔重生八零致富记〕〔剑逆诸天〕〔白雅顾凌擎〕〔惹火娇妻,宠你上〕〔我的校贷那些年〕〔特种猛龙在都市〕〔重生不重来〕〔误入狼室:老公手〕〔重追前妻:老婆动〕〔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医界狂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80章 心事与谁诉
    哪个女人不喜欢有位白马王子危难之际英雄救美,大话西游中,紫霞仙子还期望过她的意中人是位盖世英雄,有天踏着七彩祥云来娶她。

    顾倾之心中五味成杂,似心疼似埋怨的语气凶狠狠道:“以后不准再受伤。”

    “好。”

    白修然宠溺的看着她。

    “哪怕是我,你也不要冒险。”她真的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恩情。

    “不。”

    即使重来一万次,他也会救她。

    顾倾之气急,猛的跳起来:“我自有人救,不要你插手。”

    “倾之。”

    白修然只是轻轻喊了一声,她心中的火气瞬间熄灭,傲娇的把头偏到一边,不想看他。

    “倾之,我腿疼。”

    他从来不会对人示弱的,可是在她的面前,他把自己最狼狈的一面真实的展现出来。

    刚刚还在忽视他的人,蓦然回头,她怎么不知道他腿疼,伤的那么重:“活该。”话虽如此,她上前扶着他,担忧的问道:“还能走吗?要不要找个担架?”

    白修然搂着她的肩膀,把身体重量放在她的身上,“你扶我回去就好。”

    “可是……”受了如此重的伤,怎么能让他走回去?

    要不要让吴刚他们帮忙抬回去?她心中犹豫不定,见着火光中,白修然更加惨白的脸,顾倾之心颤了颤,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白修然走着回去。

    “来人。”

    一声清脆的女音在台下响起。

    阿修米雅带着人走上台,她本打算好好再次看一眼白修然,就此离开。

    未想人却受了如此重的伤,她生气的瞪着顾倾之:“顾倾之,我拜托你不喜欢他,就不要再给他希望,他是不是死了,你才甘心。”

    若是平日里,顾倾之免不了要与人好好理论一二。

    可现在,她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嘴中蠕动半响,最终任着人训斥。

    “阿修米雅公主。”白修然脸色微冷,“她是我的妻,救她是我的责任。”

    他虽感谢对方以前的救命之恩,但也容不得她对顾倾之呵斥。

    第一次见着他如此冷漠的待她,阿修米雅黯然,伤心的看着白修然,行,是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今生今世,她绝不多管他一分闲事。

    “喂喂,白修然,你怎么了?”

    谁都没有想到白修然会瞬间昏了过去,顾倾之慌了叫道。

    想必从刚才他都是强忍着,到现在才坚持不住。

    阿修米雅也忘了她刚刚给自己立下的誓,一把从顾倾之手中把人接过来,命着随行的大夫赶紧救治。

    见着人被带走,顾倾之看着手中空空的地方,为什么心也空了?

    “主子。”顾大愧疚道:“是属下失职,请责罚。”

    “跟你没有关系,人抓到了吗?”她回了神,冷静的问道。

    刚刚热闹非凡的人群早已被这场骚动疏散开来,远远的看着,不解是谁如此大胆,公然在众目睽睽下行刺一位花娘。

    吴刚把人提溜上去,扔在台上,那人无力的躺着呻吟,吴刚下手极重,招招朝着要害,此刻,那人早已没有反抗的力气,如同一条跳到岸上的鱼,只能张嘴呼吸。

    “你是谁?”顾倾之居高临下的看着头发凌乱,满脸是血的男子。

    “桀桀~!”

    那人发出恐怕的奸笑,听的人刺耳,吴刚又是一脚踹了过去,“想活命,就好好回答。”

    “我呸,顾倾之俺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男子话中带着恨意。

    顾倾之听着森然一笑,露出一排白牙:“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当日留了你们一条小命,没想到竟然追到这里。”

    她当日让顾三断了两人的罪孽根,念着阿默老爹的帮忙,就未对这两人下杀手,未想到给自己招来这么大麻烦。

    “桀桀,只要俺还活着,就一定要报仇,山里的畜生被人伤了,都会回来复仇,你断了俺们陶家的命根,这是天大的仇恨,不死不休。”躺在台上的男子眼中透着疯狂。

    “之之姐,我刚刚看见陶二哥了。”陶小花拉着田宝宝跑过来。

    “知道。”顾倾之答道。

    “难不成……”陶小花看着地上的男子:“这是陶二哥?”

    不对啊,虽说一脸的血渍,看不清长相,但身形瞧着不像。

    “不,陶二的爹。”顾倾之一脸的平静,不紧不慢的说道。

    “哈?”

    陶小花吓了一跳,这两人真的来寻仇?

    黎崖城内的官兵赶了过来,要将人带走,吴刚拦着,等着顾倾之发话,毕竟这人要杀顾倾之。

    “告诉你们圣主一声,这人给我留活的。”

    顾倾之看着圣半秋他们的方向,把话留下。

    “之之姐,你这是要去哪?”陶小花好奇的问道,陶二哥都还没找到,这么危险的时候,她怎么一个人独自走在前面。

    “我心情不好,走走,你们不要跟。”

    她现在的心情糟糕透了,语气也不好,吴刚跟顾大他们果然没有跟着。

    陶小花急了,这些人是不是傻,怎么让不跟就不跟了。

    “宝宝,我们陪着之之姐。”陶小花拉着田宝宝说道。

    “你们也不许去。”顾大拦着他们。

    “凭什么?”陶小花怒了。

    “碍事。”顾大一向言简意赅。

    陶小花给气的,好在田宝宝拉着她,不然就想揍人了。

    街的两旁,花香四溢,退去白日的喧哗,独留一地的寂寞。

    她从巷子头慢慢渡到巷子尾,风徐徐吹来,烟发在空中飞舞,红裙被风吹起一层一层的涟漪,除了少许的行人好奇的看过来,谁都没有注意到她。

    等到人越来越稀少,周围也越来越安静,有一人诡异的跟在她的后面。

    一堵墙挡住了她的路,顾倾之折身,准备回去。

    “桀桀~!”

    恐怖的笑声慢慢逼近,“顾倾之,你死定了。”

    “是吗?”

    顾倾之反而并不惊慌,静静看着逼近的人,阴影下的人攥着一把匕首,带着仇恨的光芒,他一定要报仇。

    “顾倾之,去死吧……啊……”陶二话还没完,整个人吃痛跌倒在地。

    吴刚跟顾大如同鬼魅般,站在他的身后。

    “你们来了。”顾倾之似乎并不意外他们的出现。

    其实顾倾之说一个人走走,他们两人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两人果断的跟着后面保护着她,等着鱼儿上钩。

    果不其然,有人沉不住气,鬼鬼祟祟的跟了上去。

    “主子,这人怎么处置?”

    顾大刚刚那一掌下的非常重,当然吴刚的那一脚更重。

    “陶二。”顾倾之捡起滑到脚边的匕首,看着地上的男子:“你跟你爹果然都没有长记性。”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俺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陶二愤恨道。

    “啧,跟你爹的话一模一样,你们哪来的自信会伤到我,莫说人,即使鬼,我也能请人收了你们。”她边说着,边弹了弹匕首的背面。

    ……

    房间内。

    大夫正紧张的剪掉伤口一圈的布料,伤口太深,旁边的血渍干了,皮肤粘着布料,如果强行撕下来,只会让伤口再次加深。

    阿修米雅站在门口的地方。

    又是同样的场景,她救下白修然的时候,她也是这般在门口等待着,那时候,他生死未卜,只能焦急的等待……

    “他……怎么样了?”顾倾之赶回去的时候,见着阿修米雅在门口,迟疑的问道。

    “你应该问他死了没有。”阿修米雅看顾倾之是哪都不顺眼,语气很冲的说道。

    顾倾之也不自讨没趣,准备进屋去看。

    阿修米雅拦着不让她进去,“顾倾之,你凭什么进去?白修然如今这个样子,全是你害的,你有脸去见他吗?”

    顾倾之:“我今天不想吵架,麻烦让让。”

    “顾倾之,就你这现在样子最讨厌,你和他都没有关系了,他早就已经休了你,你为什么还有死皮赖脸的缠着他。”阿修米雅气愤道。

    顾倾之听着好笑:“这位小姐,我跟他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说。”

    外人这两个字,她咬的特别重,也特别清晰。

    阿修米雅胀的脸通红,“我是不该管,但也容不得你欺负他。你是不是见着他失忆,什么都不记得,想要与他和好。”

    顾倾之无奈,她哪点看出她与他想和好?

    而且,她什么时候欺负过他?

    她无奈,只能任着阿修米雅在一旁暴跳如雷的训她。

    良久后。

    “顾倾之,你知道吗?”

    一通发泄后,阿修米雅突然颓废下来,带着无言的悲伤:“我真羡慕你。”

    哈,羡慕她什么?顾倾之实在不懂她话的意思。

    “你没有看见白修然那时的伤势,整个人浑身是血,大夫都说他熬不过三天,我整整守了他三天,他口里不停的念叨着你的名字,倾之,倾之……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我心里真的嫉妒的要命,被这样的他心心念念的人,为什么不是我。”

    阿修米雅娓娓叙来,顾倾之沉默,脑子里更加乱了。

    “呵,后来他竟然醒了,我幸喜若狂,上神的怜悯,他竟然忘记一切,我以为这是给我机会,我更加细心的照顾他,想着,他总该会喜欢上我的,可你知道吗,我给他取的留白,他反而让自己姓顾,他说他叫顾留白,你说他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