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报告爹地,妈咪要〕〔国民男神是女生:〕〔末世无限吞噬〕〔重生空间:首席神〕〔萌宝来袭:这个爹〕〔盖世小村医〕〔重生名媛:大叔,〕〔神医弃女〕〔宠宠欲恋〕〔宇宙交易系统〕〔中华小厨娘〕〔薄少盛宠:娇妻别〕〔医武逍遥狂兵〕〔蛮娇〕〔万古最强宗〕〔神医废柴妃〕〔华娱之纵横〕〔地球明星群〕〔贤妻威武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76章 花祭
    花祭对甘南可谓是一件大事。

    天刚蒙蒙亮,街上都已经有很多人出来晃动。

    所有的鲜花都摆在了街道两旁,女子穿上漂亮的裙子,戴着平日里珍藏的首饰,问着身边的人妆容怎么样?

    很多人把花祭也称为男女互表心意的日子。

    赵怀玲早上起来,就开始对着吴越唠叨,吴刚跟顾大两个人实在太不够意思,竟然抛下他们去找小姐,害得他们心七上八下,还不知道小姐在哪里?

    顺便也吐槽一下,那些据说跟小姐有关的人。

    一个块头都快赶上男人的女人,一口一个之之姐,搞得小姐跟她关系比跟自己还好似的。

    恩,她都有点吃味。

    还有那个叫宝宝的男子,实在太过放肆,也是一口一个倾之,不应该是称呼顾小姐吗?

    唯一很意外的,就是东悦的三王子,口口声声说自己叫顾三。

    光听名字她都不用怀疑是小姐救的了,她这边都还有两个顾大顾二,刚好凑一个顾三,她可以预想,若是还有下一个人,绝对叫顾四。

    这个东悦三王子,美的连她是个女人都汗颜,世上还有比女人更美的男人。

    “之之,之之,我也见之之。”

    说曹操,曹操到。

    顾三兴高采烈的朝着门外走去,白修然告诉他,今天就可以看见之之了,他连睡觉都还念叨着这件事。

    墨怀瑾气的脸发青,这个顾倾之到底对沧澜哥施了什么咒,整天都是之之,之之的。她都快听吐了。

    她昨天忍不住发了一通脾气,不准沧澜哥再念叨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结果沧澜哥瞬间大爆发,连她都揍了一顿,从小到大,沧澜哥都不会对她说一句重话。

    现在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如此对她。

    想到顾倾之她是恨的牙痒痒。

    “吴越,赶紧走,我们也去找小姐。”

    可不能让别人抢了先,赵怀玲迫不及待的拉着吴越跟顾二出门。

    由于走的急,差点撞上人。

    “姑……姑爷。”赵怀玲吓了一跳,结巴的喊道。

    白修然似乎很喜欢这个称呼,平日里的清冷减了三分,“花祭寅时才正式开始,你去这么早,倾之也不会出现。”

    “额?姑爷,那你现在出门是?”赵怀玲大着胆子反问道。

    “我只是睡不着,准备出门走走。”白修然淡定的回道。

    “奥……奥。”赵怀玲一连奥了两声,懵懂的点头,是这样吗?

    只是姑爷今天穿的是不是太花俏了点,深蓝色绣着大团锦簇,把他自身的清冷压了几分,衬着一张俊脸,反而像富贵人家的公子哥。

    白修然知道赵怀玲在打量他的装扮,略微有些不自然的晃动一下眼神,他这样的确有些不习惯,他偏爱素净的衣服,太过花俏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倾之有次很嫌弃的看着他,脸色已经很苍白了,再穿一些白的衣服,更加难看。

    这衣服是他特意新买的,黎崖城里的人,似乎很偏爱这种大团锦簇的衣服,他试穿的时候,好些女子进来娇羞的点着他身上的那件,说也要买一件。

    店老板超开心的留着他,问要不要再多试几件。

    明显那些女子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婉拒,他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只在乎一人。

    顾倾之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非常温暖的梦。

    梦里的小女孩抱着一个酒坛从窗户里面跳进去,高兴的绕着一个小男孩跑着:“喜年哥,快看,这是爹从外面带回来的好酒,竟然偷偷藏着,不让我知道,嘿嘿,我聪明吧,我给找到了。”

    小男孩无奈:“倾之,你喝了多少?”

    “没多少啊,就……”她板着手指数了半响,“我倒了一杯,又一杯,又一杯……”

    数到最后,她自己数迷糊了,靠着小男孩怀里,笑的傻兮兮:“喜年哥,喝不喝?”

    小男孩一脸宠溺,“倾之,爹不准你喝酒的。”

    “嘿嘿……”

    她自己傻笑着,笑着笑着,陡然就醒了。

    睁眼,一张俊脸在她脸的上方,她眨巴眨巴眼,“上官清影,你这样会我误会你暗恋我。”

    上官清影邪气的朝着她一笑:“顾小姐,还记得答应我什么吗?”

    记得啊,她怎么不记得。

    她记性一向不错的。

    “顾小姐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吗?”上官清影站直,寻了一个位置坐好,慢悠悠的问道。

    “额?”

    她扭头看了看外面,阳光透过门窗射进来,留下一大片光明,“今天天气不错。”

    上官清影:……现在是说天气的问题吗?

    “啊,对,现在什么时辰了?”她这才反应过来。

    “快寅时了。”

    说这话的是吴刚,顾倾之宿醉,他跟顾大两人跟两尊门神一样挡在门前,没一个人敢上前来喊顾倾之起床。

    最后,还是上官清影亲自出面。

    “寅时?”

    顾倾之从床上一跃而起,也顾不得其他,怎么没人喊她?

    “快快快,找人给我梳头发。”她嚷道。

    “你觉得来得及吗?”上官清影反问道,花祭开始之前,所有花娘都会出现在同一地方,一同举行一个仪式后,方可开始游街,让众人开始膜拜。

    若是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到达,视为取消资格。

    今年的花祭,听说又加入了一位花娘,出现了罕见的三位花娘。

    好多人都好奇的跑去围观,那两位只怕已经到了现场,就缺她这一位了。

    “怎么来不及,不还没到寅时吗?”她自信笑道:“时间紧迫,吴刚你们知道近路吗?”

    她也不打算梳洗,先过去再说。

    吴刚也不多废话,对着顾倾之说了一声得罪,一只手把人夹在胳膊内侧,直接跳墙而走,顾大紧跟其后。

    上官清影见着她离去的模样,如此的不修边幅,敢出现众人面前,也唯有顾倾之才会这样。

    若是那个人有她一半的洒脱,或许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顾倾之有一件事猜的非常准,他与圣半秋离开甘南一半原因,真的是因为一个女子。

    一个美的让人不敢亵渎的女子,见过的人无不倾倒在她裙下。

    他最喜欢的还是她的那双眼睛,光彩夺目,仿若藏着万千星河。

    世间真的很难找到如此漂亮的眼睛。

    未想香陵城还能遇上如此相像的眼睛,同样的夺目,只是一人藏着倔强,一人却透着狡黠……

    命运真的很奇妙,他不过听龟奴说有人花着大钱要风灵馆最美的小倌,却没有一个令那人满意的。

    香陵城还没谁敢挑剔他风灵馆里的人。

    且,来他风灵馆闹事的一向没有几个,他起了兴致,就去看看。

    “他多少钱?”

    这是顾倾之第一次与他见面的话,当初的女子,男扮女装,财大气粗,明明看中的不是他,偏偏自作聪明的,扰乱众人的视线,要买下他。

    若不是她的那双眼睛太过瞩目,他当日没准就把人丢出了风灵馆。

    圣半秋不管是开始顾倾之的厌恶,还是之后对顾倾之的不同,也多半出在她的那双眼睛上。

    谁让她的眼睛真的像极了那个女子。

    祭台的位置搭在黎崖城南边,离着天煞阁不远。

    眼看着寅时快到,第三位花娘迟迟不见踪影。

    南王瞧了几次圣半秋,旁边的人悠哉的喝着茶,似乎一点都没有开始的意思。

    “王爷,时辰到了。”

    祭台铜鼎里的香烧尽了最后一点,底下的人小声的说着。

    台下的百姓们,也是窃窃私语,怎么还不开始?

    此刻,一道身影快速的窜上台上,在众人还没反应之前,放下一个女子,退到一边。

    “哈哈,不好意思,有点事来晚了。”

    顾倾之朝着主位上面的人行了一礼,笑的灿烂而又明媚,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们总归不会为难她一个小女子。

    南王蹙眉,打老远就闻到女子身上传来的酒味。

    她哪里有事来晚,明显是昨夜贪杯导致今天睡过了时辰,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资格参加花祭,“你……”

    “既然人到齐了,就开始吧。”圣半秋不知何时放下茶杯,满含笑意的看着顾倾之。

    眼前的女子穿着他最熟悉的那套蓝色长裙,头上的钗子还是他命人打造的,也是同样蓝纱遮面,可惜啊,长裙皱巴巴,头发也乱糟糟,双眼带着水肿,怎可一个凌乱了得。

    跟旁边那两位花娘比起来,她真是槽糕透顶。

    可是,他瞧着她那副模样,却生出了几分愉悦。

    不仅他,连顾喜年眼中都透着笑意,他这个妹妹啊,总是比人来的惊世骇俗些,哪有女子似她这般。

    昨夜去了上官清影的住处,正赶上她喝酒唱歌。

    好些年未见,记忆中的女子高了些,瘦了些,但是模样却未变。

    见着她醉卧在莲池边,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喝酒后到处躺着,每每这个时候,都是他寻的她,将她抱了回去。

    祭台上,三位花娘一同站立,各自点了一炷香,朝着天空的方向拜了拜,随后,最开头的女子念起了祝词,祈求一年的风调雨顺,随后把香插入了铜鼎内。

    另一位女子也接着念祝词,祈求百姓安康幸福,也把香插入铜鼎内。

    顾倾之拿着香,傻眼,没人告诉她要念这些玩意。

    别人念着甘南的方言,她努力听了半响,就听了几个熟悉的词。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方向,她斜眼看着随后而来的上官清影,大哥,给点提示,她可是代表烟县来参加花祭的,到时候丢脸都不能怪她。

    上官清影仿佛没看见她般,而是对着圣半秋说道:“今天天气不错。”

    奶奶滴,他就是报复她起床时说了句天气不错的事。

    既然如此,她心一横,淡定的朝前踏了一步,“happiness is not about being immortal nor having food or rights inone’s hand. it’s about having each tiny wish e true, or havingsomething to eat when you are hungry or having someone’s love when youneed love.”

    台上众人:……她念的什么鬼?

    台下众人:……为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

    顾倾之正儿八经念完,随后把香插好,无辜的看着众人,没办法啊,她也没听懂刚刚的祝词,想来想去,只好把英语拿来忽悠一番,反正别人也不懂她的意思。

    饶是在场有人博学多才,却是第一回听到这种语言。

    说她瞎掰,却拿不出反驳的证据。

    她算是侥幸过了这一关。

    从她开口说话开始,顾三就开始兴奋:“之之,之……唔……”

    他的嘴被人一个馒头堵住,顾三怒目,瞪着白修然。

    ”你若是再吵闹,倾之会生气的。“白修然淡定的说道。

    刚刚还恼怒的人,瞬间安静下来,”之之会生气吗?“

    ”是。“

    白修然看着台上的女子,在吴刚寻来时,顾倾之让他们先去黎崖,她有事随后会来,他知道她是不爱见着阿修米雅跟墨怀瑾两人。

    她也未瞒着他,她要去干什么。

    他静静等着她的出现,书上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倾之,你可知道,不过两天的时间,他心中的思念都快溢满心间。

    这份感情浓烈到他自己都害怕。

    情不知从何起,一往而情深。

    这样的感情,他怎么可能会休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