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哥哥当妈咪〕〔世子谋婚:重生嫡〕〔斗气惊天〕〔最强天眼皇帝〕〔横刀刑天〕〔大召唤师之神奇宝〕〔超世纪重神机甲〕〔我的分身是只鲲〕〔穿越之异界成神灵〕〔瑶夜星寐〕〔和亲王妃:冷面王〕〔天下无妃:皇帝爱〕〔咒印巫师〕〔你若为蛊,我便为〕〔灰色爱情:顾总,〕〔天价妈咪:爹地闪〕〔漫威世界的咸鱼〕〔童话召唤战争〕〔美女总裁的超品兵〕〔采个娘子来养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74章 去黎崖
    墨怀瑾贪念的看着楼上的烟衣男子。

    她心心念念的人啊,就在她眼前,她一直都觉得莫沧澜不会有事的,果然,上天还是怜悯她的,沧澜哥果然还活着。

    “沧澜哥。”

    只一声,她先落了泪,想要问问他到底去哪了。

    “之之,你开门,你是不是生气了,不是我先动手的,是他先动手的。”顾三见着顾倾之把门关上,慌了神,赶紧停手敲门。

    墨怀瑾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她的沧澜哥竟然彻底忽略了自己。

    “你昨夜未归,是在她这里?”阿修米雅假装镇定的问着白修然。

    “是。”

    他不想骗她,一开始他就已经表明他的态度。

    “为什么?”

    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她?

    为什么跟另外一个男人分享一个女人,他都乐意?

    为什么她就比不上那样一个女人?

    她有太多的为什么想问,可是最终她只说出了三个字,她知道他懂自己的意思。

    白修然答不上她的问题,凉薄如他,偏偏遇到顾倾之的问题上,他总变的不像自己。

    从失忆到现在,他一直都是很平静的接受这个现实。

    可是遇到顾倾之后,他的心中生出了些许恐慌,他怕顾倾之想撇清从前的一切,他却无从反驳。

    顾倾之对他说,他们之前是两看相厌的人,虽是夫妻,却未同床共枕过,也早已一纸休书,断了两人联系,正好他失忆,从此两人再无瓜葛。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她的这些话,一个连听到她名字都会起波澜的人,怎么可能是两看相厌的人?

    可她说的言之凿凿,他却了忘了一切,想反驳都无从说起。

    “她真的这么好吗?”阿修米雅感伤的问道,她依旧不肯死心,她能为白修然做任何事,顾倾之能吗?

    “其实我也说不上她哪里好,但她就是别人取代不了。”他如实的回答。

    墨怀瑾在一旁都听不下去,一个两人都被那个女人迷住,莫不是那个女人对他们下蛊?

    想到这里,她上前一把拉住顾三:“沧澜哥。”

    “你谁啊,放开我。”顾三不喜欢的看着她,之之到现在都没开门,肯定是生气了。

    墨怀瑾深吸一口气,“你真的不认识我?”

    “他谁都不认识。”房门打开,顾倾之换了一身衣服,淡定的替顾三回答。

    不理会墨怀瑾瞧着她的目光,率先下了楼。

    花祭在即,她答应过上官清影参加花祭,所以她还必须去黎崖。

    “什么时候动身?”她问着上官清影。

    上官清影:“现在。”

    “好。”

    顾倾之到黎崖的消息,是在第二天的下午传到天煞阁的。

    拿到消息的众人心思各异。

    南王赵献是坐着又站起来,站起来又坐下,反反复复几次,最终用着不确定的语气问着手下:“东悦三王子真的找到了?还有白丞相?”

    “是。”属下比他淡定的回道。

    “来人,快,快,把这个消息传给香陵。”南王赵献大喜,这下圣上不用找他的麻烦了。

    顾喜年把这个消息告诉赵怀玲的时候,小丫头都快蹦起来。

    “小姐终于找到了。”

    瞬间,赵怀玲拉着吴越他们又哭的稀里哗啦,呜呜,终于有消息了,再没消息,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顾大顾二也都很不淡定,想要去接顾倾之。

    “不用了,我哥去了。”吴越小小的得意下。

    一大早他哥出门的时候,让他撞了个正着,极少有表情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笑意,他当时还纳闷,以为他哥的春天来了,现在想来,是知道倾之姐要回来了。

    “吴大哥太卑鄙,竟然一个人先去了。”赵怀玲更加不淡定,闹着也要去。

    “你连她在哪都不知道,你怎么去找?”顾喜年大概是所有人中最淡定的一位,从知道顾倾之消息后,他没有表现出惊,也没有表现出喜。

    赵怀玲这才反应过来,大少爷都不急,她着急什么劲,这才不好意思把脸上的眼泪给擦干,“我给小姐准备吃的,她最爱吃东西。”

    话都没说利索,人跑没影。

    “我让人把房间准备下。”吴越拉着顾二离开。

    顾大看了看顾二的方向,不知道想了什么,转身对着顾喜年行了一礼,转身也朝着大门外走去。

    顾喜年静静看了远方一会儿,有人不请自来:“顾大人,好定力。”

    进来的穿着一身的墨绿色长袍,墨发金冠,玉树临风,端是人中龙凤。

    “圣主今日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不过一秒的时间,他又恢复了往常的淡泊致远。

    “本来是想告诉你好消息的,看来你也知道了。”圣半秋含笑道。

    “圣主让人知会一声即可,何须亲自过来?”顾喜年说道。

    “我与顾小姐好歹也是旧识,自是该亲自过来说,只是顾大人可知道,她一同随行的人有谁?”圣半秋反问道。

    “总归是该出现的人。”只要顾倾之还活着,他哪管随行的人是谁。

    只是他也得到一些消息,只怕这一路很热闹。

    顾倾之何止感觉到热闹,简直快要爆发的边缘。

    顾三死活不肯跟墨怀瑾走,几次三番把别人的护卫给揍了,他是东悦的三王子,那几个护卫又不敢太还手,挨了好几回揍。

    气的墨怀瑾找顾倾之的麻烦。

    白修然的腿不好,没让骑马,就跟着顾倾之一同坐着马车,以前她跟上官清影两人坐,现在一下子挤进去好几位,顾三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肯定闹着也要挤进来,他一进来,墨怀瑾铁定跟着坐进来,阿修米雅说是不放心白修然也要坐进来。

    既然各位都想坐,行吧,顾倾之体贴的让了贤,让萧以东骑马带着她。

    那两位女的放心了,白修然跟顾三又不同意了。

    最终还是上官清影又找了一辆马车才算数。

    看着上官清影一人坐着一辆马车,顾倾之身边挤着的这些人,太阳穴蹦了又蹦,心中默念了无数遍的不生气,还有上官清影临走前,那个幸灾乐祸的表情,实在太刺激她。

    这些都还是小儿科,墨怀瑾时不时的嘲讽一下她,顾三不满意的嚷回去,那一路吵的,再好的脾气都快到迸发的边缘。

    吃饭也是一个大难题,两个男人不断的把吃的给她,旁边俩女的眼神都快吃了她。

    麻蛋,最后她丢下一车的人,麻利的上了上官清影的马车。

    整个世界,顿时安静下来。

    “顾小姐,似乎很疲惫。”上官清影特意说道。

    “如果你哪天多娶几房夫人,你一定会同我一样,感同身受。”有了喘气时间,顾倾之也悠哉的调侃道。

    “所以啊,女人都是麻烦,何必要娶。”

    “啧啧。”

    顾倾之没想到从上官清影嘴里听到这种话,饶有兴致的把他一打量,神秘兮兮的凑近:“你觉得小萧将军,白修然跟顾三,哪个是你钟意的类型?”

    她就说嘛,一个开着男风馆的老板,喜好方面,肯定与常人不一样。

    上官清影眉毛一挑,眼中含着深意,“听闻国师有一爱徒,风姿飘逸,甚合我意。”

    “不行。”顾倾之一口回绝。

    “为何?”

    “我不同意。”顾倾之霸道的拒绝。

    上官清影伸出手指刚要点在她额心,车外传来白修然清冷的声音:“倾之,有人来了。”

    上官清影轻笑一声,没个正行的靠在一侧,“白丞相失忆了一回,对你倒是越发的在意。”

    顾倾之朝着他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没办法,谁让她长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

    一行人赶着黎崖快关城门的时候,才到的。

    城门口站着好些人。

    如果注意看,莫凌天也在里面,他现在是气的牙痒痒。

    本来,他是打算忽悠墨怀瑾,说是白修然跟顾倾之两人肯定说了谎,莫沧澜一定还在顾倾之那里,他那话只是随口编的,连自己都不信。

    墨怀瑾竟然信了,转身回去。

    他笑了一路,想着他若是先找到莫沧澜,一定要斩草除根。

    未想,他到了黎崖后,得到消息,莫沧澜真的在顾倾之他们那里。

    心中那种憋屈,是没有语言能形容的。

    他看到莫沧澜与墨怀瑾他们,他早已失了动手的先机,可是莫沧澜一日还活着,他都必须除掉他,毕竟他是知道自己是要杀他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活着回东悦。

    “沧澜哥,我是怀瑾啊,你为什么就不记得我了。”墨怀瑾想唤回一点从前的记忆,可惜对方始终不肯多看她一看。

    顾倾之说救莫沧澜的时候,他都已经傻了。

    只是,他傻归傻,还是比一般人聪明。

    一个傻子在萧以东的面前不见,还能寻到顾倾之的地方,足以说明,他不是一般的傻子。

    这点方面,萧以东无话可说。

    “不行,我要去找之之,她都半天没跟我说话了。”顾三紧紧盯着前面的那辆马车,等着车辆一停,他就窜了过去,刚把前面的帘子掀开,可惜,除了上官清影,再无其他人。

    “三王子殿下。”南王赵献上前打着招呼。

    可惜,顾三没瞧他,而是到处看着什么,等看到那一抹白色的衣服时,冲了上去:“之之了?”

    “倾之,不在马车内吗?”白修然平静的回答。

    “不在。”

    “那她就是先进了城。”

    “好,我们也赶紧进去。”顾三扯着他,丢下一脸莫名其妙的众人,进了城。

    来迎接的人全部傻眼,这真的是东悦三王子?

    “郡主,三弟他这是?”莫凌天也察觉出他的异样,疑惑的问道。

    “沧澜哥似乎傻了,连我都不认识了。”墨怀瑾终于受不了委屈,哭出来。

    莫凌天假意的安慰了两句,心中大喜,天助他也,看来还可以留莫沧澜多活一些时间。

    天煞阁的大门口,赵怀玲伸长着脖子左看右看,小姐什么时候到啊?

    “来了,来了。”

    只听有人喊道。

    浩浩荡荡的人群朝着她们这边走来,领头的几位她也认识,都是甘南的大人物,好多人都跟着过来瞧热闹。

    “怎么没看见我们家小姐?”

    赵怀玲把人群瞧了一个仔细,就是没瞧见顾倾之。

    吴越也纳闷的看着队伍,的确没看见她。

    “姑……爷。”

    等着人到门口,赵怀玲迟疑的看着白衣男子喊道。

    白修然回身,“你是倾之的丫环?”

    “对对。”赵怀玲赶紧点头,“我们家小姐了?”

    她是没闹明白小姐怎么跟姑爷扯一块出现了?

    “倾之有事,等后天她就回来。”他解释道。

    “你不是说之之在城里吗?你肯定在骗我,一定是你把之之藏起来了,你把之之还给我。”顾三不依了,他一路走来,根本就没瞧见顾倾之。

    “你进府看看便是。”白修然镇定道。

    顾三死死的盯着他,又瞟了一眼天煞阁,在考虑他说话的可信度,“恩……你没骗我?”

    “没有。”他眼睛都未眨一下。

    顾三这才欢喜的进了门。

    赵怀玲傻乎乎的盯着自家姑爷,这种谎话竟然有人信?

    对方还是一个美的不像话的……额?男的?还是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