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鬼,求放过〕〔全面征服〕〔我的影子会挂机〕〔鬼片的世界〕〔时光与你共缠绵〕〔玄门都市〕〔穿越晚明之不朽帝〕〔极品透视狂兵〕〔大昏君〕〔快穿之女二只想当〕〔一代武侠〕〔最强医仙混都市〕〔无敌魔剑〕〔凡世高手〕〔保安的逆袭〕〔美食供应商〕〔妙手神医〕〔神农小医仙〕〔金鳞〕〔秘典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72章 两个幼稚鬼
    墨怀瑾那能信她的鬼话,脸色很是难看,若不是他们知道沧澜哥的消息,她怎么可能坐在这里。

    “我很好奇,三弟失踪这么久,大量的人力物力都没有找到,为何你轻而易举地碰上?莫凌天突然开了口,徐徐说道。

    “可不,无凭无据的。”顾倾之火上添油的赞同:“我也可以说我见过这个三王子,反正就是上嘴唇碰下嘴唇,一句话的事。”

    白修然宠溺的看着她,也不娶戳穿她,似乎某人不久前就真的见过那个莫沧澜。

    顾倾之庆幸自己脸皮厚,被白修然如此看着,都能淡定自若,还能假装无辜的看着他:“白丞相,你可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见过人家三王子?”

    “倾之,我们以前就如此生分吗?”

    众目睽睽下,他拉过她的手,眼中的温柔让人嫉妒。

    “咳咳~!”

    顾倾之尴尬的只咳嗽,都快给他跪了,大哥啊,你这失忆一趟,怎么整了一个深情人格出来了?

    要是他哪天恢复记忆,想起今日的种种,指不定后悔死。

    “够了。”墨怀瑾实在看不下去,麻蛋,沧澜哥都从来没有对她这样过,“你们到底有没有见过沧澜哥?”

    “见过。”白修然淡淡的回复。

    “你有什么证据,你见过沧澜哥?”

    “没有。”

    “那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是假?”

    “如果你仔细去打听,有三人都在甘南失踪,一人是她,一人是我,还有一人即是东悦三王子,当时很多官兵把甘南搜了一个底朝天,可是三人中,任何一人都没有消息,现如今,我与倾之都出现了,为何东悦三王子不能出现?郡主若是再打听打听,没准还有别人也见过东悦三王子。”

    他说的有条有理,让人无法反驳。

    墨怀瑾默,许久才抬头看他,“那你觉得沧澜哥会去哪里?”

    白修然:“黎崖。”

    “好,若真寻到沧澜哥,日后定有重谢。”墨怀瑾也站起来,转身走人。

    她要先赶到黎崖去看看,没准真能遇上莫沧澜。

    莫凌天心中思量了半响,也站了起来,“竟然有了三弟的消息,我也先告辞了。”

    等着旁人离开,就只剩季玄舒与顾怜儿。

    四人大眼瞪小眼,季玄舒收起内心的激动,站起来朝着白修然行了一礼,:“下官见过丞相大人。”

    “你不必客气,我早已失忆,忘记以前所有事。”白修然说道。

    季玄舒跟顾怜儿同时诧异的看着白修然,一人想着,难怪白丞相活着,却没有消息传来,原来是失忆了。

    一人却欣慰道,难怪认不出我来。

    “那倾之了?”季玄舒紧张的看着她,难道也是失忆了?

    “我没事。”顾倾之回道。

    “那你为何这久没有消息,顾伯伯都快急疯了。”季玄舒关心的问道。

    “说来话长,以后再说,你能让人给我爹传给消息么,免得他着急。”面对顾雷霆的问题上,顾倾之很愧疚,不管是她祖宗,还是她本人,好像都没让她爹省心。

    “对对,我让人把消息传回去。”

    若是让人知道白丞相跟顾倾之都还活着,定会让关心他们的人高兴的。

    顾怜儿如今是嫁给了季玄舒,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季玄舒离开,她也一同离去,只是临走前,眼神不舍的看了白修然一眼。

    “这位白公子,你是不是也可以走了?”顾倾之见着旁边的人不走,依旧含笑看着她的脸,实在没忍住,说道。

    “倾之,我是你的夫,你不必如此生分。”他握着她的手,认真的说道。

    “但是你已经把我休了,咱俩没关系了,还是分清的好。”

    “可我不记得有这事。”

    “因为你失忆了,但我记得。”

    “天罗律例,明媒正娶者,若要休弃,须得到官府报备,解两晋之好,退夫家之姓,由夫家写休书一封,盖上自己签章,才算完成,倾之可有那休书?”

    顾倾之听的一愣一愣的,电视上演的,不就是男方写一封休书就成了吗,什么时候这么麻烦,而且那休书她连着自己写的和离书一同送到丞相府,她到哪找休书?

    “倾之,我虽不记得从前,但也知,此一生,哪怕我死,也不可能为你写休书。”

    认真说话的男人,把一切的情意都摊在桌面,让她看个明白。

    心若说没有感觉,那是骗人的,顾倾之眼中闪烁,不敢直视这个男人的眼睛。

    “倾之……”

    “那个我有事,我先走了。”

    顾倾之是慌不择路的夺门而出,长这么大,唯有这么一次,她是最没出息的逃了。

    完了,完了。

    刚刚心跳的太厉害,她不会真喜欢上他吧?

    不可能,不可能,就她祖宗的教训,她还记在心上了,这辈子,她可能喜欢别的男人,但绝不可能是白修然。

    只能说帅哥的杀伤力太大。

    被一个超级大帅哥如此表白,就是石头都能动凡心。

    她一凡人,心跳的快点也能理解。

    更何况现在白修然失忆了,才会出现幻觉,认为他喜欢自己。

    对,一定是这样的。

    ……

    子夜。

    东面的厢房内,有人偷偷摸摸的顺着二楼的窗户爬了进去,摸着烟走到了床前,低头闻了闻他熟悉的味道,这才欢喜的脱了鞋,躺上床。

    突然,一只手袭来,直接把他拖下床……

    只听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动,瞬间把床上的人惊醒。

    顾倾之瞪大着眼睛,把火折子打燃,就瞧着一袭白衣跟一袭烟衣两人打的难解难分。

    “顾三?”

    顾倾之不确定的喊了一声。

    “之之。”

    烟衣的男子如同一只大型犬放弃与白衣男子的纠缠,直接扑倒到了顾倾之的身上,撒娇的把头放在她的怀里,委屈的控诉道:“之之,为什么不要我?”

    顾倾之强忍着一头的烟线,顾三不是让萧以东给带走了吗?

    他是怎么寻到这里来的?

    貌似,她没有告诉他,她住在哪个客店的啊。

    正想着,一只苍白的手把顾三从她怀里拽了出来,丢在一边,白修然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男子,蹙眉:“倾之,是我的妻。”

    他决不允许顾倾之身边躺着别人。

    “之之,是我的。”顾三不服气的从地上蹦起来,大声说道。

    “可倾之是我明媒正娶的妻。”白修然不让的回道。

    顾倾之默默的翻着白眼,下床点灯,要是她记忆没出毛病,她当时被喜轿送到丞相府,与她拜堂的是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何来的的明媒正娶?

    还有,深更半夜,白修然出现在她房间里想干嘛?

    “之之以前还说我的她的夫君了。”顾三如同一个争宠的小孩子,骄傲的说道。

    白修然:“……倾之,你真的这么说吗?”

    语气中带着受伤的情绪,让人不忍。

    “说过,当初只是权宜之计。”

    顾倾之很不解自己为什么要解释。

    白修然这才露出一丝笑意,继而认真的对顾三说道:“三王子,倾之是我的妻,以后还请你自重。”

    “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他头受了伤,傻兮兮的,你说了他也不懂。”顾倾之突然觉得自己也挺悲催的,一个男人受伤变傻了,一个男人受伤失忆了。

    偏偏还让自己给遇见了。

    “之之,你是不是不要我了。”美丽的眼中,泪珠滚落出来,顾三明显是伤心了,哭诉道。

    “没有。”

    顾倾之头疼,跟顾三这么久的相处,怎么都是有些感情的,本想上前去安慰他,奈何白修然一把拉住她:“倾之,他再傻,也是东悦的三王子,总归要回去的,你护不了他一辈子。”

    “凭什么你要拉着之之,我也要拉。”顾三也忘了哭,上前拉着顾倾之的另一只手,像炫耀似的,在白修然眼前晃悠。

    白修然盯着他们两人的手,在顾倾之以为他要动手的时候。

    与她十指交缠握在一起,并且同样幼稚的说道:“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哼,我也会。”说着也与顾倾之另外一只手,十指交缠的紧握在一起。

    “我劝三王子,还是放弃的好。”白修然用另外一只手揽过顾倾之的肩膀,宣告他的自主权。

    “之之是我的,你放手。”顾三不依的去拍打白修然的手。

    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交手……

    顾倾之木然的任着他们两人交手,在她的背,被两人交手过程中,误打了无数次后,小宇宙终于爆发了,同时甩掉两人的手,在两人停下手,无辜看她的时候,顾倾之森然一笑:“既然两位如此有精力,睡不着,那就等一会儿。”

    说完,烟着一张脸,出了门,临出门前,警告的瞪了两人一眼:“都给我呆着不许动,不然,哼……”

    最后那个哼,警告意味很重。

    “顾小姐,晚上也睡不着啊。”上官清影坐在楼下喝酒,见着顾倾之从楼上下来,调侃道。

    顾倾之杀气腾腾的看了他一眼,“我一向睡眠好,可惜有两只耗子跑了进去,闹的我睡不着罢了。”

    “奥~,要不要我派人去给你抓耗子。”上官清影好心的建议。

    “不用,我去找找耗子药就成了。”说着,就朝着厨房的位置而去。

    上官清影高深莫测的晃悠着手中的酒杯,能把顾倾之惹生气,可见两只耗子太闹腾了。

    不消一会儿,顾倾之手中握着两鸡蛋,又转了回来。

    上官清影一扬眉,“这就是顾小姐说的耗子药?”

    “我整治耗子,与别人不同,上官公子以后若碰到耗子,也可以请我帮忙对付。”她留下此话,蹬蹬蹬就上了楼。

    顾三垮下一张脸,“之之,我错了。”

    “哼,你怎么错了,我觉得你没错。”

    她笑的一脸杀气,让白修然有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她令两人贴墙站立,手举高,一人手中放着一个生的鸡蛋,一个时辰不准把手放下来,若是鸡蛋碎了,以后都不用再见她了。

    若是有外人在场,见着此时的场景,定然惊讶的目瞪口呆。

    堂堂的丞相大人,还有东悦最尊贵的三王子,在一个女人面前乖乖的顶着一个鸡蛋,默默站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