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巅仙缘〕〔魔夜大帝〕〔变身女王大仁〕〔穿入仙武〕〔首长红人〕〔仙道隐名〕〔亿万宠妻:入骨相〕〔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桃运医圣〕〔帝神途〕〔大宋经理人〕〔万剑破〕〔吾名白胡子〕〔诡秘妖异之变〕〔异种骑士团〕〔捡来的仙缘〕〔重生之先声夺人〕〔逆行万年〕〔掌心雷〕〔神帝争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71章 无巧不成书
    “晴熙郡主?”

    阿修米雅不确定的唤了一声。

    墨怀瑾扭头看着她,“你是谁?”

    能一口喊出她郡主称号的人,在甘南还是第一位。

    “我是提提尓族的公主阿修米雅。”阿修米雅边说边行了一个她族内的礼,她曾随她父王去过东悦,当时远远的瞧见过东悦王旁边的少女。

    提提尓族?

    墨怀瑾脑海中想了想,这人的确是提提尓族的公主,不过今个倒是稀奇,一个公主竟然痴迷一个有妇之夫,这若是让那些想夺美人芳心的贵族世子知道,只怕要大失所望。

    “晴熙郡主是来寻人?”阿修米雅问道。

    “不错,我来找沧澜哥的。”墨怀瑾大大方方的说道。

    阿修米雅一顿,不知道该不该说她见过莫沧澜。

    顾倾之原本还打算走人,一听对方提到莫沧澜,立马改变了主意,等着下文。

    “倾之姐,你失踪这么久,去哪了,大家都很着急。”顾怜儿如今有着身孕,让一个丫头搀扶着上前说道。

    若是说顾雷霆他们着急,顾倾之还信上一些,但是若说连顾家的那帮子亲戚着急,顾倾之打死都不相信的,只是表面的客套还是做上一些的,“让大家费心了,只是你怀着身孕,季家的人怎么让你出来了?”

    她离开丽水的时候,顾怜儿都还未成亲,未想如今都已经挺着大肚子。

    物是人非啊!

    顾倾之刚感叹着,墨怀瑾突然站在她的面前,不悦的瞪着她,“我不管你是她什么亲戚,休想欺负她。”

    欺负她?

    顾倾之一头雾水,她什么时候欺负顾怜儿了,不过瞧着顾怜儿的脸的确少了一些血色,一双眼中透着惊恐,她不过是问了一句季家怎么舍得让她出来,就这么吓人吗?

    顾怜儿想的比她多,当日若不是顾倾之断了顾家的粮食等各种供应,顾家落魄到成为丽水的笑话,季家的人何至于想反悔这门亲事,若不是她使用了一点手段,季玄舒怎么可能娶她。

    顾倾之在季玄舒心中的分量,顾怜儿一直装傻不知道。

    如今她出现了,会不会又来破坏她的幸福。

    顾倾之如果知道她心中是如此想,定不屑一笑,这孩子想多了。

    墨怀瑾不知道她们的恩怨,她把顾怜儿当成朋友,顾怜儿挺着大肚子还陪着她在七巧镇找人,并帮她分析,黎崖花祭的时候,肯定更多人,到时候去那里没准能碰上她想找的人。

    她很不喜欢面前这个蒙纱的女子,一种本能的排斥。

    她是越瞧着顾倾之的面纱越碍眼,干脆一把扯了下来……

    白皙鹅蛋的脸,似笑非笑的嘴角,双眼中璀璨,顾倾之的这副皮囊即使在她声名狼藉之时,外人都未曾质疑过。

    美女不怕单看,就怕比较。

    阿修米雅带有一种独有的异域美,墨怀瑾是一种娇艳的美,顾怜儿是一种楚楚动人的美,顾倾之清丽中透着明媚,几人各有不同,各有千秋,但是几人一比较,顾倾之反而比她们出挑一点。

    这一点,可以从过往的路人目光中得出。

    墨怀瑾没想到这个让她不喜欢的人,竟然长的不错,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郡主可瞧仔细了?”顾倾之玩笑道,从她手中把面纱接过来,并没有急着带上,而是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眼光看了墨怀瑾好一会儿:“你是顾三……恩……莫沧澜什么人?”

    提到莫沧澜,墨怀瑾脸色才变了,“你见过沧澜哥?”

    “如果……”

    “没想到这里能碰上郡主。”

    关键时刻,莫凌天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打断她们的谈话。

    墨怀瑾懒得搭理他,死死的盯着顾倾之:“你是不是见过沧澜哥?”

    莫凌天的眼中闪过锐利,也同样看着顾倾之,她真的知道莫沧澜的下落?

    “见过。”

    顾倾之如实的点头,在墨怀瑾变得喜色的脸上饶了一圈,不紧不慢指着莫凌天说道:“这位给我看过他的画像,啧啧,那美的人神共愤,我是女的都比不上他。”

    “什么画像?”

    墨怀瑾气绝,她还以为这个女人真的知道沧澜哥的下落。

    “这位阿修米雅公主说她见过三弟,并且她随行的那一位,还给了我一张他画的画像。”莫凌天从怀中拿出一副画像,把话题抛给阿修米雅。

    他不敢肯定阿修米雅有没有对墨怀瑾说过什么,索性,他自己先说出来。

    正好可以借墨怀瑾之手找到莫沧澜。

    墨怀瑾接过画,更加生气,这明明是她路过烟县时,偶然见过别人贴着沧澜哥的画像,那画像连沧澜哥十分之一的神韵都没有,她见着生气,就贴了一张她收藏的画像。

    结果饶来绕去,就饶到她手里。

    阿修米雅心里叫苦,莫凌天果然是误会了,还真以为是白修然画的,但是她的确是见过莫沧澜啊,而且据说莫沧澜是跟顾倾之在一起的。

    可是,现在顾倾之不承认,她该不该说了?

    气氛在此刻凝重起来……

    “我见过莫沧澜。”清冷的嗓音不急不缓的打破了片刻的安静。

    白修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顾倾之身后。

    墨怀瑾一听说有人见过莫沧澜,急忙抬头,愣在当场,她一直以为天下没人能比得过沧澜哥,可眼前的男子打破了她的认知,俊美的如同九天之上的神祗。

    顾怜儿恍惚的退后一步,他不是死了吗?

    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你还活着?”顾怜儿咬着嘴唇不可置信的问道。

    白修然看了她一眼,漠然的转头看着顾倾之:“她是谁?”

    他竟然问她是谁?顾怜儿大受打击,眼中慢慢盛满泪水,她如此迷恋他,当初痴心的想要嫁给他,他竟然假装不认识她。

    这让人如何承受得了。

    顾倾之头疼,突然发现在场的关系都挺乱的。

    如果她没猜错,那个公主跟顾怜儿是喜欢白修然,那个郡主貌似喜欢顾三,这个莫凌天想打她的主意。

    “诸位,这里毕竟大街,不如我们……”

    “倾之?”

    哎,总是有人打断她的话,顾倾之瞧着说话人的方向,季玄舒一身青衣,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呵呵。”

    顾倾之干笑一声,今日的确是个好日子,熟人一个接一个。

    一处酒楼内。

    一群人围着桌子坐下,墨怀瑾跟莫凌天等着白修然说莫沧澜的情况,顾怜儿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季玄舒是看看顾倾之,再看看白修然,他实在没有想到,会遇到他们,而阿修米雅哀伤的看着白修然,从白修然坐在顾倾之身边开始,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不会喜欢她了。

    最淡定的当属白修然,不理会周围一切,自顾自的给顾倾之倒着茶。

    顾倾之脸皮一向厚实,理所当然的品着茶,也不开口。

    “你刚刚说见过沧澜哥,那他人了?”墨怀瑾最先开口问道。

    白修然:“走了。”

    “走了?走哪了?你们就没拦着吗?”墨怀瑾一激动,噼里啪啦说道。

    白修然:“一个活人要走,为何要拦。”

    他答的简洁,但是没人怀疑他话的真假,因为他给人就是一种不屑于说假话的人。

    但是,墨怀瑾却是不依,色厉内荏道:“沧澜哥当初就是在你们天罗失踪的,现如今大王再无耐心去等你们天罗的结果,要与天罗开战,你知道开战意味着什么吗?你竟然让人独自离开,不怕两国的百姓遭殃吗?”

    季玄舒听到这里,心中一惊,连失踪的东悦三王子都有消息了?

    这可是个大消息。

    “他是自己偷偷离开的,我们如何拦住?”阿修米雅解释道。

    “哼。”

    墨怀瑾不悦的哼了一声,“这个时候,你还护着他,明眼人都看出来,他不喜欢你。”

    当事实被外人如此直接的说了出来,阿修米雅脸色苍白,强忍着落泪的冲动,站起身来大步离开。

    顾倾之头疼,这个郡主也是一个不管人感受的主。

    这点方面跟她祖宗一个模样,也难怪以前别人讨厌她。

    “一人心中只能住一人。”

    白修然此刻出了声,在别人的目光中,握住了顾倾之的手:“吾妻,倾之。”

    他向众人传达一个意思,他的心中只有顾倾之一人,容不下其他人。

    “郡主应该也有喜欢的人,可愿你喜欢的人,去喜欢别人?”他继续说道。

    “哼,沧澜哥才不会喜欢别人。”墨怀瑾骄傲的说道。

    “他可告诉你,他不喜欢别人?”白修然不紧不慢的反问道。

    “你什么意思?”墨怀瑾有些动气,她性子本就暴躁,不喜欢听到这些她不爱听的话。

    “郡主也很怕自己喜欢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吧。”

    “哼。”

    “郡主,谁都不能去笑话别人的感情,我们可以尊重,但不能嘲笑。”

    最后一句话,才是他的真实目的,为着刚刚墨怀瑾说阿修米雅的那句话,好歹阿修米雅是他的救命恩人,虽说不能喜欢她,也容不得别人欺负她。

    顾倾之强忍着笑,想着还是不要让这个郡主瞧见如今的顾三,就冲着顾三对她的黏糊样,这个郡主还不得吃醋死。

    “你在笑话我?”墨怀瑾看着顾倾之压弯的眼睛,不爽的说道。

    这个女子看着就讨厌,她旁边的男人也讨厌,墨怀瑾对两人非常不喜欢。

    “没有。”顾倾之说着言不由衷,实在太没有说服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