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鬼,求放过〕〔全面征服〕〔我的影子会挂机〕〔鬼片的世界〕〔时光与你共缠绵〕〔玄门都市〕〔穿越晚明之不朽帝〕〔极品透视狂兵〕〔大昏君〕〔快穿之女二只想当〕〔一代武侠〕〔最强医仙混都市〕〔无敌魔剑〕〔凡世高手〕〔保安的逆袭〕〔美食供应商〕〔妙手神医〕〔神农小医仙〕〔金鳞〕〔秘典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69章 惊喜连连
    阿修米雅对眼前的一幕感到非常的刺眼。

    她很想转身离开,可是脚步固执的不肯挪动一步,心中疯狂的叫嚣着,这个男人是她救的,凭什么让还给别人。

    一把拉住白修然的长袖,挑衅的看着顾倾之:“真是巧了,顾家的那位小姐失踪许久都没找到,今个让我们碰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骗子。”

    “要不说,无巧不成……咦……”

    说着话,她突然咦了一声,为了看清什么,往左侧偏了偏,在一个岔路的巷子口,几个人正站着说什么,最头的男子不悦的抿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那不是顾三么?

    顾倾之心中一喜,刚要喊上一嗓子。

    “顾姑娘。”

    身后传来莫凌天打招呼声。

    顾倾之身子一僵,眼看着巷子口的几个人也快要朝着她的方向走来,身后的人慢慢逼近。

    千金一发之极,她一把拉住白修然,“替我挡一挡后面的人。”

    说完,也不待人同不同意,大步流星的朝着前方走去,若是仔细瞧瞧,脚下都快小跑了。

    莫凌天诧异的看着顾倾之根本不搭理他,径直走掉,刚想看看她去干什么,一袭白衣挡住了他的视线,两人皆是人中龙凤,对峙而立,气势上谁都不输谁。

    莫凌天停住脚步,眼中闪过邪气:“上次我们见过,未想今日又见面。”

    “即是有缘,总会再见。”白修然清冷的答道。

    小巷口旁,顾三念念叨叨的,“我要找之之,之之都好几天没看我了,肯定是不要我了。”

    他越说越委屈,泪花又开始泛滥。

    陶小花头疼,都跟他说好多遍了,顾倾之不是不要他,只是走散了,只要去黎崖就能找到,可是,顾三哥就是不听,这几天没少一个人突然失踪,要不是他们到处找人,顾三哥只怕早不见了。

    田宝宝也偷偷在旁边撇嘴,自从跟顾倾之失算后,他也挺担心的,可是他不敢说,某人太凶猛,他还是闭嘴默默的放在心里想。

    萧以东看着这几个人,他有事来甘南,未想碰到这三位。

    当时这三位走错了方向,朝着西边的虎跃山而去,跟黎崖的方向差的十万八千里。

    也是凑巧,他们就这样碰上了,那个傻子口中不停的念叨着之之,他听着心中一动,想着自己是不是太敏感,只要跟顾倾之名字有关的,他都怀疑是本人。

    直到后来,那位身材壮实的女子一句倾之姐,更加证实了他的怀疑。

    他是心中大喜,顾不得什么礼仪,突然跳到他们面前,问着他们口中的倾之,是不是顾倾之。

    好在他一脸正直,满身正气,几人瞧了他好一会儿,才迟疑的问他是谁?

    他说出了他的身份,也如愿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原来顾倾之真的还活着,并且人在甘南。

    顾三甩开陶小花的手,准备找人,突然就看见一个身着浅黄色衣裙,蒙着面纱的女子,走路带风的朝着他们而来。

    剩下的几个人也注意到过来的女子。

    在他们还没反应的情况下,女子一把搂住顾三的头,埋在了自己的胸前……

    世界瞬间安静无声。

    所有人一脸懵,大脑丧失思考,什么情况?

    不仅他们,不远处的莫凌天刚绕过白修然,也看到这一场景,阿修米雅也瞧的一清二楚,心中偷偷的乐着,哼,不管这个蒙面的女子是不是顾倾之,就冲着她这举动,只怕白修然都不会再要她吧。

    比较哪个男人都受不了头上一片绿。

    “你谁?”陶小花气急,莫不是又一个被顾三哥那张脸迷住的疯女人吧?

    “我们找个安静的地说话。”她也不给别人反应的机会,就这样抱着顾三朝着巷子里面走去。

    一听声音,几人瞬间知道她是谁。

    立马欢欢喜喜的跟了过去。

    等着四下无人,顾倾之才把人放开,顾三被闷在胸口,一张俊脸红通通的,不知道是不透气,还是其他。

    “你怎么也在?”

    这时,顾倾之才注意旁边站着的萧以东,诧异的问道。

    萧以东心情激动的看着她,很想来个拥抱,可惜,顾三插在两人中间,只好高兴的瞧着她,“你到底去哪了?”

    “额?说来话长,等我以后有机会给你慢慢讲。”顾倾之没这个时间寒暄,而是问了他一句:“你认识他吗?”

    萧以东看着她指着的顾三,她问这话,肯定是有什么含义,可惜他真的不认识这个长相妖孽的男人,若不是碰上,或许一辈子都不认识。

    “那……莫沧澜了?”她说这话的时候,又看了看后面,唯恐被谁听见一般。

    萧以东的眼神这才发生了变化,肃然的再次打量了顾三一眼,如果抛去他变傻的问题,这个男子真不是一般的人物,“你的意思,他是莫沧澜?”

    如果他真是莫沧澜,那么两国间紧张的气氛就能得到缓解,而且开战在即,也会因为他的出现,两方和解。

    他现在可是重要人物。

    “你们连长相都不知道,是怎么找人的?”顾倾之无语的问道。

    “咳!”萧以东尴尬的咳嗽一声:“画的,额……的确相差有点远。”

    不过,传言倒是真的,长相精致,世间少有。恐画师都难画出他的十分之八。

    “真的是他吗?”萧以东还是不确信的又问道。

    “应该就是他,不过,你要给我讲讲,他怎么在甘南失踪的?”顾倾之问道。

    只能说他们失踪时间差不多,所以很多事情不是很清楚。

    “东悦不是向我们天罗请求和亲吗?”

    “恩恩。”这事她知道,当时五公主死活不同意和亲,各种闹腾,连绝食都给使出来了,她当时还去宫里劝了一回。

    “当时东悦的使臣先到的,随后圣上同意将五公主许配给东悦三王子,当即,东悦三王子才从东悦出发过来,未想,行至甘南边境,再无消息。”萧以东简要的说了一说。

    东悦的三王子在天罗失踪,这么大的动静,导致两国起了纠纷。

    东悦国王认为人是在天罗失踪的,天罗必须负责。

    圣上大怒,何人如此大胆,公然在他的地盘对付一个王子?

    为此事,甘南及甘南附近全都翻了一个遍,未想连个人影都没搜到。

    眼瞧着,两国再谈不拢,马上就要兵戈相见,未想,让他碰到这位三王子。

    在场所有人一致目光灼灼盯着顾三,啧啧,一直觉得他不是普通人,未想还是一个王子。

    这可是个大人物,要不要搞好关系?

    陶小花立马在心里回忆了一遍,自己有没有对顾三哥不敬过,想来想去,貌似都是倾之姐挠他比较多,这样一想,看着顾倾之的眼光都变了,倾之姐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啊,天下首富顾雷霆的女儿,当今丞相的夫人,有次她随口说曾花十万两买一个人,她还觉得在吹牛,现如今看来,是她太狭义了。

    果然,一个两个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就她跟田宝宝是一路的。

    想着想着,又转身瞧着田宝宝,吓的田宝宝缩了缩肩膀,往萧以东的方向移了移。

    他现在比较怕陶小花,一见陶小花瞧他,头皮都发麻。

    顾倾之跟其他人敬畏的眼神不一样,更多了一丝算计。

    顾雷霆是一个生意人,她从血液里也继承了这一点,凭着她当时救顾三的命,怎么说也是一个大恩情,再加上平日里的照顾,就更多人情了。

    如果顾三承她这个人情,她就只有一个要求,若以后她爹的生意做到东悦,还希望顾三多多给予一定照顾。

    “之之。”

    顾三习惯的拉过她的手,慢慢数着她的手指,“我以后一定乖乖的,你不能不要我。”

    “呵呵。”

    在不知道他身份的时候,顾倾之还能淡定自如敷衍一番,偏偏知道了他的身份,萧以东又在旁边瞧着,她总是感觉有些心虚。

    真是奇怪,她心虚什么?

    一条胳膊拦在她的面前,将她揽入一个怀抱,也顺势把拉着的手断开,淡淡的墨香,带着些清冷,“倾之,你朋友?”

    如果刚刚遇见顾倾之是惊喜,那么现在看着顾倾之身后的人,萧以东完全是惊讶。

    陶小花跟田宝宝的嘴微微张开,眨巴眨巴眼,他们一直以为天下再难找出比顾三更好看的男人,可是瞧着顾倾之身后的人,完全不逊色顾三,甚至多了一丝高雅与飘逸。

    “倾……之……姐,他是?”陶小花说的有些吃力。

    心中五味成杂,顿时对顾倾之佩服的五体投地,世间这些极品男子为何都跟倾之姐有关系?

    “不认识。”

    顾倾之直接撇清关系。

    可惜,萧以东不可置信的喊了一句:“白丞相,你怎么也在这?”

    由于某三位人的失踪,把整个天罗都搅的天翻地覆,谁都没想到,竟然同时出现在这里。

    萧以东觉得今天是个好日子,圣上要是知道,人全部找到了,肯定高兴。

    “你识得我?”

    白修然淡淡的看着他,似乎在问着别人的问题般。

    萧以东诧异,白修然看他的眼光如同一个陌生人第一次见着他般,这到底什么了?

    他把目光看向顾倾之,希望她给出一个答案。

    顾倾之两眼望天,“他说他失忆了,谁都不记得。”

    萧以东半信半疑,“可他怎么记得你?”

    陶小花告诉过他,顾倾之当日是带着伤病的顾三去的他们村子,并不是跟白修然在一起的。

    一路上,也并未有白修然的加入。

    难道是在他们失散的这几天,顾倾之跟白修然遇见,然后表明了身份?

    “不知道,就刚刚碰上了,哎,一个大活人过来,你们都没看见吗?”顾倾之不爽的看着萧以东,亏他还是一个将军,这点警觉性都没有吗?

    萧以东默,也许是太过惊喜,他的确警觉性放松了。

    “你放开之之。”顾三很是生气的叫道,这人谁啊,竟然敢搂着之之,他也想搂下。

    顾倾之被说的老脸一红,光天化日下,突然被白修然搂在怀里,她都忘了要挣脱,“放开。”她是恼羞成怒的说道。

    可惜,白修然未曾松开手,他的声音从她头顶传下:“倾之,你是害羞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