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职员的逆袭〕〔地府快递员〕〔我的神秘老公〕〔半卷宫沙〕〔都市玄门医生〕〔葬灵纪〕〔光灵行传〕〔顾少的独家挚爱〕〔私塾风云〕〔校草:来,啵一个〕〔近身妖孽兵王〕〔网游之天道永恒〕〔你是我的下半生〕〔异界乡村小道士〕〔我的梦幻林场〕〔九转传奇〕〔星辉大道〕〔帝道独尊〕〔汉兴八百年〕〔至尊之神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68章 人生何处不狗血
    顾倾之用了整整一夜,才把自己起伏的情绪捋顺,并顺便也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

    她能对白修然如此大的情绪。

    归咎起来,不外乎一个原因。

    若不是她祖宗跟白修然的那一摊子的烂帐,她何止于出现在这里。

    所以她对白修然在意一些,也说的过去。

    想通这些,瞬间释然,肚子也感觉到饿了。

    她昨天自己干怄气,连着晚饭都没吃,一直呆在房间里面。

    一大早,神清气爽的推开门,看着楼下,大厅里面稀稀疏疏的坐着一两个人。

    “看来你想通了。”上官清影喝着茶,看着她下楼。

    “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

    兴许是心情愉悦了,顾倾之瞬间起了调侃人的心思,眼中透着挪揄:“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喜欢我。”

    后面的几个字,她说的轻,但特别清晰。

    上官清影点头,伸手捞过她胸前的一缕长发,绕在手指转了转:“对于美人,我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喜欢。”

    “呵呵。”

    顾倾之干笑一声,任着他玩自己的秀发,只是心里连叫了几声哇靠,这是赤裸裸的调戏。

    不过她是谁,二十一世纪新新人类,若不是对方是个大帅哥,有些杀伤力,就这点调戏手段太小儿科。

    “上官公子怕是没谈过恋爱吧。”顾倾之镇定自若道。

    上官清影扬眉,恋爱是什么?还是头一回听了一个新名词,不过,他猜测应该是关男女的事。

    顾倾之知道他肯定不明白,也不打算解释。

    转身,头发从上官清影手中抽出来,伸了一个懒腰:“一天之计在于晨,不若我们去吃早餐?”

    “好。”

    上官清影也知她没钱才喊着自己,若是有钱只怕一人出门。

    清晨的街道少了来往的人群,显得格外清冷。

    好在各大店铺已经有人在忙活,包子铺前的蒸笼白气直冒,随时散出食物的香气,还有卖各种早点,白嫩嫩的豆花,翻滚的面汤,金黄的油条……

    顾倾之越看越饿,选了一家干净的进去吃早餐。

    上官清影一向知道她的食量比一般女子大。

    可瞧着一桌子的汤面,包子,油条,豆腐花,还有其他小吃。这全都是顾倾之跑出去买了几家,凑在桌子上的。

    “吃的多,也没见你长几两肉。”他打趣的说道。

    “那是,所以我爹才说不多赚点,还不够我吃的。”顾倾之边吃边说,一脸的幸福模样。

    上官清影非常赞同她爹的话,一般小户人家还能养活不了她。

    见着她吃的香甜,瞬间勾起他的食欲,平日里一碗的量,竟被她带动吃了两碗。

    等放下筷子,才觉得撑了。

    “二位也是去花祭的吧?”店里的老板见着他们长相不俗,上前热情的搭话。

    顾倾之点头,把放在一边的纱巾重新挂在脸上,她不习惯隔着面纱吃饭,所以不管上官清影愿不愿意,吃饭的时候她必须把面纱摘下来。

    “都说今年的花祭跟往年的不一样,我还不信,这几天见着的人多了,我才信。”店里老板也是一个话唠,也不管别人爱不爱听,继续说道:“往年像您们二位这样的去参加花祭的,我还真碰不上一个,可是今年我是碰见了好几个,个个龙章凤姿,就说昨天,来了几位,其中一位那真真是美的世间少有,我活这么大岁数还是第一回见着这样的人……”

    “老板。”顾倾之一声大吼,把店里还有两位食客都吓了一跳。

    老板懵了一会儿,瞧着她,不懂她为什么这么大声音?

    “老板我很生气。”顾倾之直接表明态度,“什么叫昨天那位美的世间少有,难不成我们这样的是满大街上都有?我哪点差,你说说看。”

    别人听着忍住笑,原来这位是不服气老板夸了别人没夸她。

    这位姑娘也是逗,就她这长相本就罕见,可是被她自己这么一说,就有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老板赶紧安抚:“姑娘你误会了,就你这模样,只怕不比我们甘南的那位花娘差……”

    “意思就是,我还差了那么一点啰。”顾倾之完全就是鸡蛋里挑骨头,一副找茬的模样。

    老板还想再说点什么,顾倾之一挥手,“你走不走,不走,我先走了。”她这话是对着上官清影说的,边说边走了出去。

    上官清影摇头,女子对于美貌还是很在意的,特别是听到别人比自己美的时候。

    他把银子放桌上也随后离开。

    老板郁闷的收拾着桌子,一大早碰见一位暴脾气的姑娘……

    “老板。”

    身后顾倾之笑的眉眼弯弯,一点都看不出之前生气的模样。

    店老板:……她又回来干什么?

    “哈哈,老板,我们借一步说话。”她把店老板请到一个安静的地,这才压低的声音道歉:“不好意思,我刚刚脾气不好,我就想打听昨天到你店里的人,是不是三个人?”

    “你说的是哪几个?”店老板没明白。

    “就是你说的那位世间少有的,是三个人一起进来的吗?”顾倾之急急的说道。

    店老板狐疑的看着她,这又是闹哪一处?

    “放心,我没有恶意,刚有人在我不好问。”她解释道。

    这一说,店老板懂了,给了一个他明白的眼神,也压下嗓门开始唠叨:”昨天来的那位可真真是美,她一来,我店里的人啊,全都……”

    “老板,我就想问是不是三个人?”顾倾之木然的打断他的话。

    “不是,一共四个,两男两女。”

    难道不是顾三他们?顾倾之心里嘀咕道。

    “那姑娘虽说长的好看,声音却比较像男性,一来我这店里,就闹着要找什么之之……”店老板的老毛病又犯了,继续唠叨。

    顾倾之却听的眼睛一亮,“你说他要找之之?”

    “对啊,那姑娘脸长的没得挑不出来瑕疵,个子高了点,我跟她说话都得仰着头,不过,人挺好,走的时候夸我店里的好吃,下次要跟什么之之一起过来再吃……额……人了?”他说的正尽心,旁边的姑娘不见了。

    顾倾之独自走在大街上,顾三也来七巧镇了。

    她要不要去找?

    可是,她对那个莫凌天有种莫名的防备感,总感觉那人不像来找人的,却像要人命的,如果找到顾三,她也不敢带在身边。

    这一想,她也没瞧见前面走过来的人,刚好就给撞上了。

    被撞的人往后退了一步,站住不动也不语。

    “不好意思。”顾倾之根本就没瞧撞的人是谁,道了一个歉,就绕过他准备离开。

    “你怎么走路的,没看见有人吗?”一个女子不悦的声音响起,让人把顾倾之拦下。

    思绪被打断,顾倾之这才抬头,不看不要紧,一看她愣了一愣。

    什么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她竟撞的是白修然,旁边站着的姑娘,就是昨天那位。

    “你想我怎么道歉?”顾倾之嘴角一勾,说道。

    阿修米雅非常不喜欢这位蒙着面纱女子的态度,语气不悦道:“我不管你是谁,你既然撞了人,就要好好道歉。”

    “奥~!”顾倾之见着白修然一直盯着她,就是不肯说话,心里也勾了一点火,“也对,谁让我撞的是丞相大人,我真诚的道歉。”

    一句话瞬间令阿修米雅白了脸,警觉的瞪着她:“你胡说什么?”

    其实她更想问眼前的人是谁?

    因为她突然想起了香陵城的那位。

    “既然道完歉,是不是也该他给我道歉了。”顾倾之也不急着走,看着白修然,他明明可以让开的吧。

    站近才发现,他瘦了不少,眼中波澜不惊,如同深井般,沉寂而又安宁。

    他以前虽死板,但不像如今这般沉寂。

    顾倾之微微有些诧异,是她认识的那个白修然吗?

    “你走路不长眼撞的人,凭什么要他道歉……”

    “我向你道歉。”清清冷冷的嗓音仿若三月冰雪融化的声音。

    阿修米雅不可置信的看着顾留白,双手藏在袖子里面不住的颤抖,世上哪有那般巧合,什么人都能遇上。

    “我们是不是认识?”

    顾留白紧紧看着带着面纱的女子,他起的早,本打算一个人出来逛逛,阿修米雅闹着一起过来,说是有家做的汤面很好吃。

    他看着她迎面朝着他走来的。

    虽看不清长相,可是心的频率却变了。

    心中仿佛有什么破土而出,有什么话到嘴边,却想不起来,该如何说?

    她撞了上来,他没有躲,就那么撞上,连同他的心一起撞上。

    她的眼睛很漂亮,生气的时候,也仿佛有火焰在里面燃烧,她阴阳怪气的称呼着他丞相大人,想必是认识他的。

    “我们该认识吗?”顾倾之反问道。

    “对不起。”他再次道歉,“我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你……是顾倾之吗?”

    阿修米雅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一切都结束了吗?

    “不是。”她一口否决。

    惹得阿修米雅都诧异的看着她,难道真的不是?

    “不是吗?”顾留白跟着又问了一遍,眼中浮现星星点点的光芒,眉眼间含着醉人的温柔,“那你认识顾倾之吗?”

    被一个如此优秀的男子看着,顾倾之的心不争气的跳了两拍。

    她对自己刚才矫情的说不是后悔,大大方方的承认她是顾倾之又怎样,她跟白修然早就没了关系,他失忆正好,把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她过她的独木桥,他走他的阳关道,两人再无干系。

    “我认识白修然,你认识吗?”她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调皮的反问了一句。

    顾留白,不,也就是白修然,蓦然的笑了,那一笑仿若春花盛开,让整个大街都黯然失色,“正巧,我名字中也有一个白,顾留白。”

    这次,心跳的快就算了,连着她的脸都红了。

    “呸,我什么时候留过你。”她啐了一声,想说他不要脸。

    白修然微笑不语,她不是说她不是顾倾之吗?这是不打自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诱妻入囚:霸宠重〕〔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成精后,大佬们抢〕〔成为首富〕〔英雄?我早就不当〕〔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名门婚约:霸道总〕〔总裁太坏,娇妻要〕〔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薄少圈宠替嫁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