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哥哥当妈咪〕〔世子谋婚:重生嫡〕〔斗气惊天〕〔最强天眼皇帝〕〔横刀刑天〕〔大召唤师之神奇宝〕〔超世纪重神机甲〕〔我的分身是只鲲〕〔穿越之异界成神灵〕〔瑶夜星寐〕〔和亲王妃:冷面王〕〔天下无妃:皇帝爱〕〔咒印巫师〕〔你若为蛊,我便为〕〔灰色爱情:顾总,〕〔天价妈咪:爹地闪〕〔漫威世界的咸鱼〕〔童话召唤战争〕〔美女总裁的超品兵〕〔采个娘子来养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66章 拦路
    提到白修然,顾倾之才收了玩性,端正的坐好,神色有些苦恼:“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她总不好说,这事牵扯到她祖宗那一世的因果。

    上官清影罕见的没有逼迫她回答,换了一个问题:“那你喜欢白修然吗?”

    “不喜欢。”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答的爽快而利索。

    即使心中有些猜测,但是从她口中得到答案依旧让他诧异,作为男人,他欣赏白修然的聪慧睿智,才华横溢,再加上他一张迷倒众生的脸,很少有女人不喜欢他。

    世上都说,若嫁白家少年郎,愿伴三世青灯。

    她实现了所有女人想实现的愿望,却说不喜欢那人,这若让世间女子知道,恐怕唾沫都要淹死她。

    “嘿嘿,我想问个严肃的问题。”

    正经不过一秒,她又开始笑的猥琐,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问题。

    上官清影装作没有听见,转头看着车外。

    “你以前呆在风灵馆时,见过了那些男男之间的风月事,有没有一瞬间也想试试的想法?”她问的八卦兮兮,浑身上去都透露着一种欠揍的气息。

    上官清影似笑非笑的回头看她,“你可以问问我对女人有什么想法。”

    说着那手点在了顾倾之的唇上,带着暧昧却不****。

    顾倾之活到这么大,被一个长相出色的男子调戏,老脸一红,往后扬了扬头,错开对方的手指,“哈哈,瞧你又开玩笑了。”

    “我从不开玩笑。”他似真似假的说道。

    顾倾之吃瘪,老老实实闭嘴,认真的看着窗外,好女不跟男斗,武力比不过,还是不要冒然拼智力。

    在他们前面数十里的地方,也有几辆马车飞快的行驶。

    顾留白拿着书安安静静的看着,阿修米雅几次欲言又止。

    “留白……”她的手压下书,似下了决心:“若她真的有别人了,你会跟我回去吗?”

    一路赶来,他们始终没有碰见顾倾之他们。

    这或许就是天神不愿他们相遇。

    顾留白并没有去看她,而是垂眸不语,他的睫毛非常的纤长浓密,垂下眼皮时,似蝴蝶的羽翼,很是漂亮,阿修米雅着迷的看着他,这人的心就不能似她般,喜欢上她吗?

    半响,顾留白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她终归是我的。”

    阿修米雅心惊,急忙的说道:“可万一了?”

    一个男人失忆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更别提记得别人,为什么一提到顾倾之,就如此大的占有欲,这真的令她想不透。

    不仅她想不透,恐怕连顾留白本人都想不透。

    当阿修米雅问道顾倾之有别人时,他的心就开始疯狂的跳动,他不明白这份疯狂到底是什么,好似有野兽要从心底的笼子里跳出来,疯狂而又带着毁灭。

    一个他自己都不记得的女人,是怎么魅惑了自己的心,连失忆都不肯散去那种感觉?

    他真的很想见见顾倾之,只要心里一默念这个名字,他的心都带着莫名的悸动,甚是想念,甚是怀念!

    可是非常奇怪的是,哪怕如此想见见她,他却从来没有想过顾倾之会长成什么样子?

    好像,只要见到她,就一定知道那是她。

    “小姐,前方有人拦住路。”车外,护卫如实的禀报。

    阿修米雅让人停住马车,看着前方,一行人晃晃悠悠的朝着他们过来。

    领头的男子坐在一匹雪白的骏马上,不急不缓的驶来。

    阿修米雅看清楚人后,有些惊讶,跟顾留白说了什么,随后下了马车朝着领头的男子走去。

    “能在这个地方遇见公主,实属难得啊。”莫凌天居高临下的笑道。

    “不知道大王子到这里是为何?”阿修米雅淡定的问道。

    “听说你给我父王传了信,找到我三弟了?”莫凌天别有深意的在几辆马车之间扫射,好像在看莫沧澜坐在哪辆马车上。

    阿修米雅点头:“我的确遇见三王子,不过他后来趁着我没注意,偷偷离开了,我们也在找他。”

    “奥~!”

    莫凌天显然是不信的,对着旁边的一个手下使了一个眼神,旁边的人领着几人上前逐一。

    阿修米雅紧张的看着第一辆马车,随后不悦的看着莫凌天:“大王子是不信我?”

    见着她如此紧张最前面的那辆马车,莫凌天心中更加肯定那辆马车有问题,也不待回答她的问题,自己骑马上前。

    车帘被掀了起来,车内车外的男子视线交替,顾留白清冷的看着他不语,莫凌天愣了一愣,不是莫沧澜?

    “主子,其他马车都没有。”

    手下回来禀报。

    莫凌天放下车帘,这才转身看着阿修米雅,皮笑肉不笑道:“看来公主是金屋藏娇啊。”

    阿修米雅气急,“我提提尔族虽说不是什么大族,但也容不得你如此羞辱,此事我定要让我父王去东悦讨个说法。”

    不仅她同意,直接查她的马车,是明显对她的不尊重。

    “公主也要体谅一下我寻找三弟的急切心情,毕竟我三弟失踪这么久,好不容易得到消息,难免有失礼数。”莫凌天辩解道。

    阿修米雅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但不妨碍她表示生气:“大王子也检查完了,那我们就先行离开。”

    “慢着。”莫凌天拦住她,“我三弟的消息是公主传递的,现在人却不在你这里,我想知道,你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大王子是在怀疑我?”阿修米雅问道。

    “不,我只是想弄个明白,万一公主认错人了,到时候空欢喜一场,就不太好,你也知道我父王极为宠爱三弟,三弟失踪他大病一场,现在听说人出现了,正高兴了,突然发现是有人骗他,你说到时候我父王一生气……”他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是恐吓的意思一目了然。

    “不过是好意帮忙,怎么反倒成了坏事?”车内传来男子清冷的嗓音。

    阿修米雅一惊,完了,她没有刻意瞒着自己的身份,但是也没对顾留白提到,刚刚说的一番话,顾留白肯定听的一清二楚,以顾留白的聪慧,不消一刻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莫凌天神色一变,透着凌厉,只见车帘轻轻晃动,一身白衣的男子缓缓从车上下来,男子看着文弱,却丝毫不惧他的气势,一举一动自成一派。

    “你是谁?”莫凌天不客气的问道。

    “我不知道东悦的大王子到我们天罗的地界干什么?”顾留白不答反问。

    “寻人?”

    “是寻人还是杀人?”

    “你休要胡言。”

    两人不过交谈数句,却仿佛已经过了刀光剑影几十招。

    莫凌天神色一变再变,顾留白最后的那句杀人,让他动了杀人的心思,这个男人太过恐怖,一眼就看出他的真实想法,绝不能留活口。

    “既然真是寻人,大王子为何咄咄逼人,不肯相信别人的话?”顾留白说道。

    他早看出来莫凌天不是真寻人,若真担心手足安危,就不是此番行为。

    “哼,无凭无据,让我怎么相信你们说的是不是真话。”莫凌天冷哼一声。

    顾留白早知道他会这么说,让人从马车上拿下一样东西交给莫凌天。

    东西打开,是一幅人的画像,莫凌天眼中迸发出冷意,果然没死,这次一定不能让他再活着。

    “他去哪了?”把画收好,莫凌天问道。

    “黎崖。”

    “走。”

    莫凌天一挥手,手下的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等着人彻底消息,阿修米雅的那几个护卫这才松懈警惕心,这个大王子不是什么善茬,真怕他对公主不利。

    “你怎么有莫沧澜的画像?”阿修米雅问出自己的疑惑。

    当时看到画像的时候,她挺惊讶的。

    “昨日路过烟县时,见着一处贴着他的画像,我就给撕下来了。”顾留白简易的回答。

    莫沧澜失踪,甘南上下到处在寻人,大街小巷贴满他的画像,由于甘南地界的画师没见过莫沧澜,就凭着传信再加上自己想象画出来的一个人。

    一点都不像莫沧澜本人。

    后来,大概实在寻不到人,时间长了,画像撕的撕,掉的掉,雨水浸泡,就没几张了,不过他这张似是新贴的,而且画的很精致,跟他在院子里见到的那个男子极为相似。

    所以他才收了起来。

    未想现在却碰上了用场,莫凌天一定以为画像是他画的,所以才离开。

    阿修米雅:……

    莫凌天要是知道他拿着一副不知谁画的画像,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

    莫凌天骑在马上,手里紧紧拽着手中的画像,思绪万千。

    他的一个得力手下不解的问道:“主子,为什么要留着那些人?”

    阿修米雅传递的消息,被拦截了下来,东悦王根本就不知道莫沧澜还活着的消息。

    莫凌天一见消息上说莫沧澜还活着,让大军驻扎在边关,自己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如果莫沧澜回到东悦,让父王知道一切的事情,他就完了。

    按理说,他应该最先把知道者给处理掉。

    可他最终没有下手,这里是官道,最近因为花祭,时时都有车辆来往,很不利他们动手。

    二来,阿修米雅身边的也都是高手,且这里又是天罗的地界,再加上那个男子,总让他觉得不简单,如果他冒然动手,惹怒了提提尔族不要紧,要是让天罗的圣上怪罪下来,他也同样吃不了好果子。

    黎崖城内。

    赵怀玲纠结的跟在一个男子身后,不知道要不要上前打一个招呼。

    她们在离阳渡寻了几日,未得到小姐的消息,这才赶到黎崖来的。

    吴刚他们还不知道她出来的事。

    远远就看见一男子信步走在小巷中看着各家各户门前的花,她就偷偷的跟了上去。

    男子转了一个弯,突然就失去了踪影,赵怀玲紧张的又朝前走了几步张望,怎么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不知姑娘跟着我是何意?”顾喜年站立在墙头不急不缓的问道。

    若不是感觉到她没有恶意,他早就动手。

    赵怀玲吓了一跳,赶紧抬头,结结巴巴道:“少……少爷。”

    顾喜年眉头一皱,并未答话。

    “我是小姐的丫环,我……叫赵怀玲。”她自报了家门,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下来。

    小姐都失踪这么久,她又不敢跟老爷说实话。

    只好自己到处找。

    如今见了自家人,心中又是一阵无助,难免哭出来。

    顾喜年从墙上下来,他还未问,对方就哭的稀里哗啦:“哇~,对不起少爷,我把小姐给弄丢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你责罚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