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纹剑神〕〔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桃运透视兵王〕〔武侠见闻录〕〔我要上头条〕〔网游之野望〕〔我能召唤神仙〕〔重生之家有宝贝〕〔宦海特种兵〕〔神背后的妹砸〕〔超级鳄龟分身〕〔女配逆袭99次:你〕〔绝地求生之电竞巅〕〔重回五零当军嫂〕〔名门女帝〕〔冠盖如顾〕〔火影里的修道者〕〔寒夜刺客〕〔极品朋友圈〕〔祖宗嫁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65章 花娘
    夜凉如水。

    微风袭来,把院子里的花香也带了进来。

    红衣白肤,长发飞扬,美人笑意盈盈回首,这画面就如同一幅画般。

    上官清影静静看了一会儿,才微勾嘴角,上前将美人困在怀中,“你这是在怪我来迟?”

    “呵呵。”

    顾倾之干笑两声,拿手推了推他,索性上官清影不是真的想对她怎么样,顺势让了让,顾倾之赶紧站在一边,也不再言其他,“白日里,我答应你两件事,一是答应做你几日婢女,但是第二件你却没说,我想知道是什么?”

    上官清影侧头看着她,眼底飞快的闪过什么:“我要你代表烟县参加此次的花祭。”

    顾倾之不止一次听人说到花祭这事,但是她还是头一回听说外人能参加花祭的,“不是有花娘了吗?”她不解的问道。

    “每年的花祭,可以不止一位花娘。”上官清影并未解释太多。

    距离上次的双花娘比赛,已经过去好几年了,此后每年都是一位花娘举行花祭。

    顾倾之警觉的看着他,这里面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花娘是做什么的?”要是太难,她即使答应,只怕也是输,到时候丢的可是烟县的脸,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你可以看看这本书。”上官清影丢过一册书籍,自己走到床边躺下。

    顾倾之瞧了瞧他,再瞧了瞧床,在人与床之间看了几个来回,才迟疑的问道:“这是你的房间?”

    上官清影闭眼不答她的话。

    “那我睡哪?”顾倾之瞪着床上装睡的人。

    上官清影鼻子里冷哼一声,“你睡了一天,晚上还睡的着吗?”

    虽说她现在是不困,但是,不代表她睡不着啊,“熬夜对皮肤不好,你总该给我找个睡觉的地方。”她鄙视他,冥殿这么大,竟然没她睡觉的地方。

    “看来你忘了你答应我什么。”上官清影留下这句话,就彻底不理会顾倾之。

    她答应他什么了?

    顾倾之懵懂的瞧着他,她就答应他两件事,第一件事做他几日贴身婢女……想到这里,顾倾之突然有种骂人的冲动,她的确是个猪脑子,当时想着当个婢女也没什么难度,却忘了前面贴身二字。

    夜深人静,别人都已熟睡,顾倾之无奈拿着书册认真看起书来,上面详细介绍了甘南花祭一事。

    具体不知哪年开始,人们就已经习惯在花盛开的时候举行一场花祭,来祈祷一年的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

    甘南这个地界,冬季比其他地方来的长,所以花开的时间就晚了许多。

    人们也是为了自己的方便,就把花祭又延长了一段时间。

    开始的时候只是为了表示尊重,专门挑选美丽的少女作为花娘在花祭这一天载歌载舞,被人抬着游行在大街小巷中,受人们膜拜。

    未想越到后来,花娘越选越挑,个个都是甘南数一数二的美女,人们越发喜欢花祭的举办。

    在甘南,花祭的举办必须是大城镇,也就是花祭可以在三大主城中任意一座城举办。

    如果某一位主城也想参赛,就可以推举一位花娘出来,与另一位花娘比试歌舞。

    胜的一方……

    顾倾之把书的最后一页看来看去,胜的一方到底怎么样?竟然写到这里就没有了。

    这不是耍人吗?

    她要是赢了,别人告诉她赢的人就可以做神啊鬼啊的新娘,然后把她献祭了,她找谁说理去。

    最主要,她都已经看到结尾了,就差一个大结局了,结果没了,就好比挠痒痒,她都已经挠一半突然不挠了,更加让人挠心挠肺。

    不爽的绕着床边走了几圈,好想把床上的人摇醒,告诉她到底赢了怎样?

    不过理智还是大于思想,她忍了又忍,既然不知道赢了会怎么样?

    那就输呗,反正上面没写输了会怎样。

    上官清影根本就没有睡着,他清楚的听见她走来走去的脚步声,最后脚步声停止,许久以后,等没有了声响,他睁开了眼睛,木桌旁,一个女子趴在书册上睡着了,一缕头发遮住了她的脸。

    上官清影笑了笑,一挥手,屋内的灯火熄灭,自己也翻了一个身睡着了。

    一天之间,烟县大街小巷都在盛传一件事。

    听说一个女子千里迢迢来寻夫,未想那人却是冥王。

    两人相见泪眼痛哭,冥王当天就把女子带回到了冥殿,两人当天就住一起……

    更有甚者,有人传言,那女子为冥王曾生下一子。

    如果有人疑惑,冥王为什么当年不肯娶人家女子?

    就会有人答道,女子的家人不知道冥王的身份,不肯把女儿嫁给他,冥王何等的身份,一时负气就离去了。

    顾倾之帮某人打洗脸水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很多内容。

    回来的时候,满含深意的瞧着上官清影,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一看就憋着坏。

    上官清影站着不动,让顾倾之折腾,既然她答应做自己几天贴身婢女,伺候洗漱更衣是最基本的事。

    “上官清影,听说咱俩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说像你多些?还是像我多些?”顾倾之一本正经的说道。

    上官清影斜了她一眼,一大早就开始胡言乱语,忘记吃药了?

    “哎,他们说,当初我家为了一富家公子哥,强逼我去见别人,说我要不去,就对你不客气,然后我就屈服的去了,未想富家公子哥窥视我的美貌,不顾礼仪的调戏我,我正不堪受辱想要投湖之际,你冲了出来,把公子哥揍的狗血淋头,然后咱俩就私奔,并且私定终身,然后珠胎暗结,可惜,家人最终找到我,强行分散了我们,那时候,你还不知道我有身孕,黯然离开,等我生了孩子后,偷偷出来寻你,这一寻就寻了好几年,这段感情最终感动了苍天,让我又遇到了你,最终皆大欢喜。”

    顾倾之总结了一下她听到的版本,仔仔细细的讲给上官清影听。

    才一个晚上而已,故事都给她编好了。

    这情节,不比茶馆说书的故事差。

    上官清影:……这种情况是他没有想到的。

    看来手下的人很闲啊,都编排到他这来了。

    顾倾之见他笑的阴森森的,悄悄离远一点距离,恐祸及无辜。

    吃过早餐,顾倾之才知道他们今天要离开烟县,去黎崖。

    “上官清影,你说要帮我找人的,说话可要算话。”顾倾之拦住他的去路说道。

    上官清影手中拿着纸扇,在手心上敲打了几下,“左边站了三位,右边藏了五位,后面还跟着几位,真好。”

    顾倾之一脸莫名,她怎么就听不懂了。

    懵懂的扭头看看左边,几个彪形大汉讪讪的擦拳磨掌比划招式,见着顾倾之看他们,留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撤了。

    我去,什么时候站的几个人,刚刚还没人的。

    再看看右边,又有几位糙汉子扯着几片树叶数着上面的纹路,讨好的冲着他们一笑,跑的很利索。

    顾倾之再不明白,也突然明白点了什么,木然的转身,看着后面,有几位装模作样的讨论着天气,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对着上官清影说道:“你们冥殿的人不当狗仔可惜了?”

    狗仔?

    上官清影虽说不知道顾倾之口中的狗仔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相信,很快那几个人一定会累的跟狗样,没准哭的心思都有。

    看来在他离开的时候,要多多给他们找点事做。

    竟然闲的来看他的八卦。

    出门之前,上官清影让那位圆脸姑娘给顾倾之找了一个纱巾说是蒙面,圆脸姑娘饱含泪水的瞧着顾倾之,冥王果然对她不一般,唯恐让外人瞧见她的长相,竟然吃醋的要求她蒙面,太感人了。

    顾倾之虽说不知道圆脸姑娘的想法,但是看着一脸感动样,就知道对方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上官清影要求她带面纱,也不过是为了花祭。

    说是在花祭开始前,都让她带着,保持一种神秘感。

    别说,有钱人的马车坐着就是不一样,又宽敞就舒适,里面还有一种淡淡的幽香,闻到幽香,顾倾之突然愣住:“你马车里面放香料了?”

    上官清影刚想说没有,突然也嗅到了一丝香味,两人一对眼,又看了看马车的四壁,在左侧顶上角挂着一个圆形的镂空球,香味正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

    他拿过一看,笑的更加阴森森,“不错。”

    “不错什么?我不喜欢这个味,丢掉。”顾倾之不爽的离那小球远远的。

    上官清影反而是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她一眼,掀开车帘把东西丢了出去。

    “上官清影,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这脸到底哪一个是真的?”闲着也是闲着,顾倾之八卦兮兮的凑过来问道,好奇的把他的脸瞧了一个遍,就差上手去掐一掐,看看是不是真皮。

    在香陵时,初见,她真的有种惊艳感,男子长身玉立,风清朗月,格外挺拔好看,她是神使鬼差的说要花十万两来买他。

    现在的他,好像是两种不同的人,除了身高一样,气质长相全都变了,慵懒随意却又藏着算计,透着上位者的气息。

    相比较,她还是比较喜欢香陵城的他。

    “不若我们大家互相询问。”他不咸不淡的说道。

    “好,我先问的,你先答。”她也不是一个吃亏的主,他可以问,她答不答随她。

    “香陵。”

    “哈~!”顾倾之凑的更加近了,“你意思说,香陵才是你的本尊,现在的这个不是真的?那我真摸摸看么?”边说边上手想摸一把。

    上官清影斜了她一眼,勾嘴一笑:“你可知什么人才能摸我的脸?”

    “额?”顾倾之的手僵在半空中,生生转了回去,“哈哈,总归是活人,不是死人。”她就怕对方来句,只有他未来的媳妇才能摸,那她就尴尬了。

    “你说对了,那些人全死了。”他的话中透着杀气,语气冰冷的说道。

    顾倾之一惊,吓的吞了吞口水,麻蛋,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对方不会灭口吧?

    “怕了?”前一秒,他还杀气腾腾,下一秒,他竟然表现的人畜无害。

    “有点。”她实诚的往后挪了挪。

    上官清影看着她的模样,也没在意,只是随意的问了一句:“香陵所有人都知道你当初是死缠乱打的要嫁给白丞相,可我看见的你,似乎并非传言那般深情。”

    他让人查过,眼前的顾倾之的确是顾家的那位千金大小姐。

    可是两人的脾气判若两人,行为举止也变化很大,这点最让他想不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重生盛宠:总裁的〕〔引凤决〕〔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