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深赋流年〕〔洪荒之无上妖帝〕〔夜幕下的武者〕〔我有一个立方体〕〔杀出个位面〕〔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地球穿越时代〕〔造尸成神〕〔我的黑碑有灵气〕〔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五神天尊〕〔天下第一剑道〕〔圣天魔帝〕〔盛世为凰:暴君的〕〔三界之主〕〔绝代掌教〕〔神眸创世〕〔伪装成隐士高人〕〔都市之魔神驾到〕〔神级帝二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64章 侍寝
    纵使顾倾之再呕的想吐血,也不得不答应上官清影的条件。

    “你确定只有这两件事?”她死死盯着上官清影问道。

    “你要觉得的少,我们还可以再加一加。”

    上官清影话刚落,顾倾之赶紧伸出小指,自顾自的拉着上官清影的手,拉了拉勾,盖了盖章,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下脸色:“君子一诺,驷马难追,说好两件事就两件事。”

    上官清影饶有兴致的瞧着她,一直觉得她是个有趣的人,未想真的很能取悦他……

    外面的鞭炮响了许久才慢慢停下来。

    冥殿的好多人都出来瞧热闹,刚刚有人说冥王今日要带回一个姑娘,赶紧准备一下,准备办喜事,这事谁会信啊?冥王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带一个姑娘回来,这不是说笑么?

    大家心里不信,但是八卦的心理促使着他们还是配合着放了几挂鞭炮,站在门口看着轿子里是不是真的藏了一位姑娘?

    轿子慢慢的放在了地上,许久里面没走出来人。

    外面的人等着着急,要不是对象是冥王,他们恨不能上前亲自掀开看看。

    “到底有没有女人啊?”有人不耐烦的说道。

    莫不是耍他们的吧?

    轿子帘晃动了一下,里面的人终于要出来了。

    众人的脖子一伸,目光烁烁。

    上官清影从里面走了出来,环视了一圈的人,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的怀里,一身红衣的女子被他抱在怀里,脸埋在他的胸前,唯有一头秀发垂在外面……

    “都散了吧。”上官清影不咸不淡的说道。

    众人仿佛没听见般,反而有些人围了过来,反问道:“冥王,刚有人回来说你今天办喜事,让我们准备准备,婚礼都还没办了,你怎么让我们散了呢?”

    “之之,身体不好,刚刚支持不住,晕了过去,成亲的事,你可以等她醒来再问。”

    顾倾之听着他的话,心里不断的诽腹,这只狐狸,原来这就是给她解决的方法吗?

    亏她答应那么不平等条约,实属太亏了。

    “冥王,我还从来没听你这么叫过其他女子的名字,嘿嘿。”有人嘿嘿两声,打趣道。

    “我也可以这样叫你。”上官清影也不急着走,含笑的看着打趣他的男子。

    男子听着他的话,打了一个寒颤,他叫姚金虎,要是冥王亲热的叫他虎虎,想想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赶紧闪到一边。

    这边有人走,那边就有人来,众人哪能轻易让上官清影抱一个姑娘进冥殿,还不得好好盘问盘问。

    说是盘问,其实就是想挪移冥王两句。

    谁让这多年一直被冥王欺负,现如今有件事能打趣冥王,怎么肯放过。

    上官清影气定神闲,想看他的热闹,只怕是没可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是四两拨千斤,把所有话都给堵了回去。

    顾倾之开始还能听上两句,后来听的乏了,竟然心大的在别人怀里睡着了。

    上官清影把人抱到他的寝殿时,就着床一扔,她竟然咕噜咕噜滚了两圈,手脚胡乱的捞了捞,把床上的被子扯到了自己身上,睡的香甜。

    跟着进来的人,瞠目结舌了良久,乖乖耶,这可是冥王大人的床,别说女人了,就是男人都不敢在上面睡,结果这位好,刚来第一天就霸占了冥王的床。

    “你下去吧,有事我叫你。”上官清影发了话,进来的人赶紧退了出去。

    这女人还真是对他放心,他在外面的时候,就感觉到她睡着了。

    她是真的没把他当男人看啊,这么不提防他。

    俯下身子,看着顾倾之的脸,单手在离她脸颊一厘米的地方停住,顺着脖子,流连在她盘扣的地方,在轿子的时候,他都注意到,她脖子处的几个盘扣被她自己解开了,兴许是她感觉到热,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现在躺在床上,衣服更加散开,能看见精致的锁骨……

    一个不防备的女子如此躺在床上,换做其他男人不做点什么都难。

    上官清影眼中闪现出凉意,收回手,缓缓站起身,既然所有人都希望顾倾之出现在花祭,那么他就推一把,不知道某人见到顾倾之当如何?

    想想就很有意思。

    烟县往西大约三十多里的地方。

    三个人走的磕磕绊绊的,走在最头的男子不停的念叨着:“之之,我要赶紧找到之之,不然之之就不要我了。”

    田宝宝也是一脸郁闷之色。

    任谁醒来,自己躺在荒郊野外,如果旁边躺着是顾倾之,他也不会在意。

    偏偏左边躺着陶小花,右边躺着顾三。

    越看越来气。

    特别是刚刚陶小花做了一件让他难以理解的事,一个大块头的女人掐着一条蛇的七寸,那蛇有手臂粗,看着就很不好对付,结果软绵绵的垂着身子,眼看没命。

    结果陶小花一瞧见他过来,立马把蛇丢掉,做出一副怕怕的表情:“宝哥,那蛇太可怕了,我好怕怕。”

    田宝宝瞬间无语,看着躺在地上半天没缓过来的蛇,这话应该是蛇来说吧,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宝哥,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他们也走了许久的路,怎么越走越荒凉,陶小花问着他。

    田宝宝囧,坚持不承认自己指错路了,嘴硬道:“没错,就是朝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底就成了。”

    陶小花是在山里长大的,她对方向比普通人明锐,可是她明知道方向是错的,但是看着一脸呆萌的田宝宝,依旧愿意陪着他一起走错路。

    顾倾之是在天微烟的时候醒来的。

    陪着叶家的那个傻子每晚玩躲迷藏的游戏,她实在熬不住,才睡的这么沉。

    “夫人,醒了。”

    门口进来一个圆脸的姑娘特讨喜的朝着她笑道。

    多久没听见别人叫她夫人了,她一时还有点怀念,在丞相府的时候,下面的人总喜欢私下叫她新夫人,就是为了区分她跟以前的那位。

    “冥王让我给夫人准备了一点吃的,夫人要尝尝吗?”圆脸的姑娘好奇的瞧着她。

    都说冥王抱回来一个女子,可惜没瞧见长相,大伙私下说,这女子可漂亮了,她还想着再美能美过甘南的那位花娘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甘南的那位花娘是妖娆的,妩媚的。

    灯火下的女子却是清丽的,动人的。

    各有各的美,都让人感到惊艳。

    难怪冥王肯把她带到自己的寝殿,让她睡在他的床上。

    顾倾之一听有吃的,立马笑的眉眼弯弯,瞬间觉得小姑娘更加可爱。

    吃着东西,顾倾之这才顺口问了一句:“上官清影了?”

    小姑娘掩唇而笑,竟然直呼冥王的名字,看来两人关系真的不简单:“冥王大人说,等姑娘吃好饭,再沐浴更衣,然后……”

    然后?

    还有然后?

    顾倾之吃着东西,诽腹道,就上官清影事多。

    “然后侍寝。”小姑娘红着脸把最后的话说完。

    “咳咳~!”

    嘴里的一口东西呛住嗓子,“然后什么?”

    “侍寝啊。”小姑娘又天真的说了一遍,她刚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傻愣愣的瞧着冥王,也是重问了一遍:“侍寝是那个侍寝吗?”

    “还有第二个侍寝吗?”上官清影把书一合,勾嘴一笑。

    圆脸小姑娘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遁了,艾玛,冥王大王耍流氓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上官清影真的这么说的?”顾倾之实在想象不出来上官清影会说出此话的人。

    “恩。”小姑娘狠狠的点头。

    “行,赶紧准备热水吧。”顾倾之回过神,无所谓道。

    “哈?”小姑娘没想到这位姑娘这么爽快,一时又没反应过来。

    “不是沐浴更衣吗?快去啊。”她才不怕上官清影侍寝的事。

    小姑娘浑浑噩噩的就去准备热水去了,果然只有眼前那位姑娘最配她家冥王大人,两人说话都这么默契。

    吃过饭,洗过澡,换过衣服,额?就是衣服薄了点,透了点,还性感了点。

    里面穿着的肚兜上的花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这衣服也是上官清影准备的?”顾倾之古怪的问道,他这味道偏重啊。

    “额?嗯。”小姑娘支支吾吾的答道,冥王让人家姑娘侍寝的事,被她不小心说漏了嘴,然后个个神出鬼没的现出真身,出谋划策,有人悄悄给冥王大人送去小黄本,上面有三十六式,任供挑选。

    还有人把自己珍藏的压箱底拿出来,房内点上一点,给孤男寡女添点情趣。

    更甚者,去老相好那里拿来顾倾之身上穿的这套衣服。

    听说男人见着女人这么穿,都会瞬间变成狼的。

    男人怎么想的,她不懂,但是作为一个女子,见着薄薄的衣服也掩盖不住的胴体,鼻子有点热,有点害羞是怎么回事?

    “我……我先出去下。”小姑娘没眼再看,赶紧出去。

    等着人出去,顾倾之脱了身上的这套衣服,还是穿着她那件红嫁衣,虽说她比较相信上官清影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是作为女人还是不要挑战男人的底限。

    闻着房间里熏香,味道幽香,她就着茶水泼在里面,这味道她不喜欢。

    上官清影是子夜才过来。

    等着门打开,又再次合上,顾倾之爬在窗台上的身子才转过身,眉眼藏不住的挪揄:“亲,良宵苦短,你来迟了。”

    她就是报复上官清影侍寝那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引凤决〕〔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的贴身特助〕〔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成为首富〕〔洪荒之凤族圣皇〕〔名门婚约:霸道总〕〔总裁太坏,娇妻要〕〔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