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村霸农女:傲娇夫〕〔三国帝王路〕〔玄道之门〕〔万古第一武帝〕〔白圭的商业帝国〕〔名门谋婚之宠妻无〕〔染指成夫:墨少的〕〔甜蜜军婚,兵王的〕〔工业之王〕〔无限婚契,枕上总〕〔黄天乱世〕〔杂烩饭摊〕〔重生八零盛世军婚〕〔末日夜叉恸〕〔诸天仗剑行〕〔重来之暖婚〕〔冰雪全能王〕〔我是高手〕〔异端教条〕〔炮灰女的生存法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六十一章 熊孩子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从青凤镇到黑县少说得有八九上十天的路程。

    结果这位驾驶马车的车夫,不知道是担心自家的小姐,还是心急赶路,愣生生在六天的时候,就到了黑县下面。

    此时东方才微微出现一丝亮光。

    顾倾之他们在马车里睡的天昏地暗,顾三虽说人有点傻,但是睡相是四个人当中最好的,胳膊一圈,把顾倾之拦在自己怀里睡的正香。

    廖山静静的看着冰冷的城门,似在做什么决定。

    眸中的光芒沉沉浮浮,待到城门口开出一条缝,走出几个人的时候,他反手朝着马车里面撒了什么,顾三刚睁开的眼睛,又沉沉的闭上。

    “郑家小姐来了?”前面的老者嘶哑这嗓音问道。

    廖山点点头,轻巧的跳上马车,从顾三怀里把顾倾之抱了出来。

    老者看着女子晕迷的模样,有些惊讶。

    “小姐她不愿意来的,所以才出此下策。”廖山低沉的语调,单手把顾倾之怀里的掏出一个布袋子,从里面倒出一个凤佩。

    老者见了凤佩这才没有说什么,让人把女子接到他们的车上,随便也把凤佩接了过去。

    叶风流也有一对祖传玉佩,一只是条龙,一只是凤凰,刚好龙凤呈祥,这凤佩就是其中的一块。

    “你车里还有人?”临走前,老者突然又开了口。

    “恩。小姐半路闹过一次自杀,是他们救的。”说着把帘子半掀开,能看见陶小花跟田宝宝。

    老者状似不经意,实在精准的看了看马车里的人,他虽说没见过郑家的那位小姐,但是听说人长的美,看看马车的人,普通的人,倒是刚刚抱出来的姑娘长的极为出色。

    看来是本人无误了。

    老者手一扬,一行人陆陆续续的又返回,进了城。

    廖铁在城门口又站了一会儿,带到天大亮,这才转身驾着马车飞奔离开,待到四处无人,偏僻荒凉的地方,把车上的人全部丢了下去。

    他纯属无奈,那位冥殿的长老仗着自己位高权重,威胁小姐做他的儿媳,谁都知道那位长老的儿子是位痴儿,疯癫的时候,能拿刀捅人,小姐要是嫁给这种人,唯有死路一条。

    要怪就怪顾倾之运气不好,碰到了他们。

    只能拿她当替死鬼,至于其他几个人,他也不是嗜杀之徒,就全部丢了。

    顾倾之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到一张猥琐的脸,馋涎的瞧着她,仿佛她是一块美味的点心,恨不能一口吃下肚子。

    “你谁啊?”顾倾之严重怀疑自己做了一个噩梦,帅哥美女没有梦见一个,竟然梦见了一个糟老头子,还是好色的那种。

    “这小脸真美,啧啧,看这皮肤滑的。”

    说着用着他粗糙的大手摸上了顾倾之的脸。

    顾倾之长这么大,很少有恶心的时候,身上鸡皮疙瘩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层,“哇靠,你个老色狼。”

    原本想挥手把脸上那只毛手给打开,竟然生不出半分的力气。

    “嘿嘿。”

    叶风流越发笑的猥琐,他就喜欢这种泼辣型的,刚刚人带进府里的时候,他就惊呆了,眼前的女子根本不是那个郑小姐,但是却比郑小姐好看许多。

    只要是美人,他无所谓是郑小姐,还是张小姐。

    “爹,我媳妇了。”

    一个胖嘟嘟跟肉球一样的男子疯疯癫癫的闯了进来,傻兮兮的问道,嘴角的口水一直悬挂在衣襟上。

    叶风流瞧了瞧床上的人,再看了看他的傻儿子。

    如此美人陪他儿子,的确委屈了。

    要不,他再收一房小妾,没准能跟他生一个大胖小子。

    “这就是我媳妇?”

    在叶风流思考的片刻,傻子已经冲到了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女子,真好看,边看那口水滴滴答答全落到了顾倾之的脸上。

    如果眼光能杀死人,顾倾之一定要把眼前这个小眼胖脸的傻子杀了千百遍。

    “嘶~!”

    顾倾之脸上一痛,那个傻子竟然伸手死死的在她脸上掐了一下,她敢肯定一定掐流血了,而且如此痛,她都没有醒来,看来这不是梦。

    “爹,我媳妇脸真嫩。”

    傻子高兴的拍手叫道。

    叶风流看着顾倾之白嫩的脸上明显的掐痕,血丝从里面浸出来,心疼的都想揉一揉,这个傻儿子,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爹,我要洞房,你出去。”傻子边说边脱着衣服,要朝顾倾之身上扑去。

    “我的乖乖耶,你猴急什么,马上你就要成亲了,成亲后,天天洞房都可以。”叶风流手快的把他的傻儿子拦住,如此美人让他儿子先尝鲜,实在太糟蹋了。

    “那我们赶紧成亲。”傻子急躁的说道,眼睛一刻不离开顾倾之的脸。

    顾倾之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她现在是要理一理,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当初她答应那位姓张的女子送东西到黑县,现在想来,姓张应该是个假姓,怕她知道后去报复吧。

    而她的车夫,那个年轻的男子,如果她猜的不错,应该是那个女子的相好。

    女子知道她嫁的是一个傻子,定然是千不愿意万不愿意,但若是跟心上人私奔,又恐怕连累自己家,正走投无路的时候,就碰见他们。

    所以她就被当成那个女子到了这里。

    傻子还在跟叶风流吵着拜堂的事,叶风流头疼,怎么安抚,他的傻儿子都不理,闹着要跟顾倾之一起睡觉。

    “乖啊,我们先去看新郎服,要拜堂一定要穿新郎服的。”叶风流先把他傻子忽悠到门外。

    傻子这才不甘不愿的出了门,不舍得看着床的方向,嚷嚷道:“媳妇,我们晚一点再睡觉觉。”

    顾倾之强忍着吐血的冲动,同样是傻子,顾三就可爱多了,眼前这个男人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得了。

    叶风流朝着手下的人使着眼色,把门关好了,人给他看牢实了,美人竟然进了他的府,决没有出去的道理。

    等着门关上,一切安静下来。

    顾倾之这才吃力的从身上掏着东西,好歹身上的东西没别人拿走。

    老爷子以前给了她很多药丸,能解很多迷药毒药之类的。

    她朝着嘴里一连倒了几颗进去,这才躺回床上想着怎么逃走。

    这一家人看着都不像好人,凭着她自己,只怕很难走出去。

    她也是一个心宽的主,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一盆的冷水泼到她的脸上,她浑身一激,从床上坐了起来。

    现在她来不及高兴自己恢复力气的事,而是四周灯光摇曳,一个圆嘟嘟的身影拿着一个铜盆傻兮兮的冲着她笑着。

    “呵呵。”

    顾倾之冷笑一声,这傻子又想干什么?

    “媳妇,你醒了。”

    傻子凑近她,想要去抓她。

    顾倾之偏了偏身子,躲了过去,傻子立刻露出凶光,手中的铜盆朝着顾倾之砸过去,自己也朝着她压过去。

    顾倾之从没觉得自己身手如此好过,在大脑0.01秒反应之际,她反手拿过枕头,对着铜盆一挥,“哐当~”

    那盆底直接打在了那张圆脸上。

    刚刚还凶悍的如只疯狗的傻子,立马萎靡,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啊~!爹啊,疼,疼,疼,哇~哇~”

    顾倾之听着外面好像有走动的声音,怕把事情又闹大,只好忍着扁人的冲动,特别温柔的摸了摸傻子的头,那颗圆圆的头一抬,手刚好碰在了他的脸上,眼泪鼻涕全沾在了手上。

    顾倾之淡定的把手放在傻子的衣服上,反复的檫了擦,稍后才淡淡一笑:“你刚刚为什么用水泼我?”

    “我想让你跟我玩。”傻子也忘了哭,五官皱在一起,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道。

    “想让我跟你玩,你可以叫醒我啊。”

    “我叫别人起来跟我玩,都是泼水的,他们可喜欢了。”一提这事,傻子手舞足蹈道。

    显然他很喜欢这个泼人玩的游戏。

    顾倾之默,感情这个熊孩子没少整别人,只是别人碍着他的身份不敢发飙,只好默默忍受。

    “以后你再叫醒别人,可以用别的方法。”顾倾之耐心的说道。

    “恩,听媳妇的,下次我把火把带着,谁要不起来,我就用火烧他们。”傻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顾倾之:……

    “你下次还是用水泼吧。”至少别人没有生命危险。

    “恩。”傻子也没闹明白,高兴的拉着她的手:“我们玩游戏吧。”

    “呵呵,不急。”

    顾倾之想抽回手,奈何傻子的力气太大,她手腕地方都拽疼了,都没把手抽出来,“你先跟我说说,玩什么游戏?”

    麻蛋,要是这个傻子所谓的游戏,就是入洞房,她可不奉陪。

    以后要是见着顾三,她一定不欺负他了,跟眼前的傻子相比,顾三顺眼一万倍,虽说也给她闯祸,但是好歹听她讲道理。

    “我要举高高。”

    傻子站起来,举起双臂,做了一个托举的动作。

    顾倾之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要啥?”

    “我要举高高,我爹经常让人把我举高高。”

    顾倾之看了看傻子壮硕的身子,浑身上下都是肥肉,没两百斤,也有一百八十斤了,就她这种小体格,别说举起他,就是拖都拖不动。

    真难为举他的人,这是拿着生命在冒险。

    “我觉得这项运动还是留给别人,我们玩别的。”顾倾之干笑一声,转移话题。

    “那我们捉迷藏。”傻子歪着头说道。

    “好。”

    这个游戏顾倾之还比较能接受。

    傻子见着她同意,高兴的把手蒙在脸上,不消一刻,喊道:“猜猜,我在哪里?”

    顾倾之:……一定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可惜,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傻子等了一会儿把手放下,朝着顾倾之笑道:“哈哈,你果然没有发现我,那你藏,我来找吧。”

    顾倾之对眼前的傻子不报一丝的幻想了,她也把手往脸上一放,学着傻子的口气:“猜猜,我在哪里?”

    “哈哈,你是不是傻,你就在这里。”

    傻子很高兴碰见一个比他更傻的人,更加笑的大声。

    顾倾之:……果然跟一个傻子比智商,只能把自己比成一个傻子。

    “该我了,该我了。”傻子又一把蒙住了脸,“猜猜我在哪?”

    “呵呵。”顾倾之无语的一笑,也不打算装看不见,“你就不就在这么?”

    “你会不会玩游戏,这时候,你应该到处找我。”傻子不高兴的瞪着她,怎么这么笨,比他府上的丫环下人们还笨,看来他以后要多教教这个傻媳妇。

    顾倾之:……

    感情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看着傻子的话,以前没少跟底下的人玩这种游戏吧,哎,突然有点可怜那些玩游戏的人。

    不过,更可怜的是她。

    因为整晚,跟这个傻子玩了这种弱智的捉迷藏游戏。

    等到鸡鸣五更天,有人进来把傻子劝回去睡觉后,顾倾之累的一把瘫痪在床上,麻蛋,她要是再跟傻子玩游戏,她就不姓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女主她有锦鲤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