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霸也开挂〕〔风起罗马〕〔英雄无敌大宗师〕〔都市共享男友系统〕〔末日夜叉恸〕〔我的极品美女老板〕〔弃少归来〕〔盛世婚宠:早安,〕〔网游之九转轮回〕〔娇妻在上:穆少,〕〔致命赌注〕〔黄泉不死心〕〔鬼手医途〕〔重生之魔教教主〕〔女总裁的专职司机〕〔绝色女房客〕〔吞天仙帝〕〔通天符道〕〔官道红颜〕〔大相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五十六章 莫沧澜
    贾贸脸色一变再变,最后托盘而出:“好吧,这事我也不瞒你了,顾三一大早就吵着让我带他去买豆花,并且说不要告诉你。”

    “对对,顾三哥是想给之之姐买豆花。”陶小花高兴的接道,单纯的毫无城府。

    顾倾之心底叹了一口,这话大概正属老狐狸意。

    果然,贾贸立马点头,“我当时被他吵的受不住,就好意带他出去,可是,他不知道发什么疯,把人给伤了。”

    陶小花紧张的追问道:“伤人?伤谁了?怎么伤人了?”

    “他把人家张员外给伤了,现在人家已经报官了,所以你们赶紧把人交出来,不然等会官兵来了,你们都有麻烦了。”贾贸带着吓唬的语气说道。

    陶小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官兵。

    一听说有官兵,立马小脸都白了,不知所措的看着顾倾之:“之之姐,怎么办?顾三哥也没回来啊。”

    贾贸看着陶小花的表情,再听着她说话的语气,这才相信顾三没有回来。

    “顾三一向不伤人,为什么这次把人伤了?”顾倾之敲打桌子上的手一停,似笑非笑的看着贾贸:“伤人总该有个理由吧?”

    贾贸镇定的回道:“我也不知道,他突然就像发疯似的,见人打人,我又拉不住,就把人家张员外给伤着了。”

    “是吗?他又在哪里伤的人了?或许等会我们去问问那里的人,没准能把人找到。”顾倾之说的随意,好像要看看贾贸还能再说出什么样的谎话。

    贾贸可不是陶小花那种毫无城府的人,他一早就知道顾倾之不好对付。

    听着顾倾之的话,他不慌不忙的说道:“就在前街那边,看到的人全部被请到了衙门,如果你们要去问的话,就必须去县衙。”

    他心中暗哼一声,顾倾之总不会跑去县衙闹。

    听说官老爷是一个老色狼,就顾倾之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要上门,就是羊入虎口。

    顾倾之对他的话一点都不感到意外,站起身,准备离开,只是经过贾贸的时候,她突然停住:“既然他一早就伤人,为何你现在才回来?”

    贾贸心中一惊,这个女人真不能掉以轻心,随时都能打乱自己的节奏。

    顾倾之也没等他回答,让陶小花跟田宝宝跟她一起出去找人。

    她也知道,贾贸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实话的。

    她老早就觉得贾贸跟霍铁两人有问题,她以为这两人的目标是自己,果然掉以轻心了,只是如果他们小看了顾三,只怕吃亏的是他们。

    能让顾三伤人的事,她只想到了一件

    贾贸他们还真是够狠毒的,既然这样对待顾三。

    这事她暂且记住,念着这一路,他们花的银子,大惩没有,但是小惩还是有的。

    不过这事的前提是顾三没事。

    若是顾三真出事,这两人就等着她的报复。

    顾三此时两眼眩晕,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四处乱窜,他要回去找之之。

    鸡鸣三更天,他还在睡了。

    贾贸跟霍铁两个人走进他屋,强制把他唤醒,说他不是要给顾倾之买豆花吗?问他还去不去,去晚了,就没豆花了。

    之之喜欢吃的东西,他当然要去买。

    迷迷糊糊就跟着一起出门了。

    反正就是七拐八拐,他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看着天越来越亮,他不乐意走了,说要回去见之之。

    前面大宅子的后门打开,有人走出来,一个长的很油腻的男子,胖墩墩的绕着他转了转,还特别摸了摸他的腰身,不断的夸赞道:“妙,极妙,世上还有这样的极品,好,非常好!”

    顾三没闹明白这个男人说什么,他就是来买豆花的:“你这有豆花吗?”

    油腻的男子愣了一秒后,立马猥琐的笑道:“有,你跟我来。”

    他欢天喜地的进了宅子,等他再转身,他看到那个油腻的男人把一个布袋交给贾贸他们,霍铁笑眯眯的转身离去,就剩贾贸跟了进来。

    之之跟他说过,一个人笑的特别奸诈的时候,你就要远离那个人,他不懂奸诈的笑是什么笑,之之又说,只要那人笑起来,你看着想打人就是了。

    现在贾贸笑的,就让他不舒服,想揍人。

    所以贾贸给他喝水,他未曾喝,闹着要走。

    有几个家丁想拦着他,都被他推开,最后,贾贸上前拉住他,“你就是要走,也要把豆花带回去,是不是?”

    他最后跟着进了一间房间,贾贸又让人端来一碗东西,说是豆花,让他先尝尝,免得顾倾之不喜欢吃。

    他抿了一口,味道很怪,不愿意再喝,想着这样的豆花,之之肯定也不喜欢,又要走。

    可是浑身开始无力起来,等他软绵绵倒下,几个家丁一拥而上,把他给绑上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个油腻腻的男人进了屋,摸他的脸,还想脱他的裤子,之之可说,谁要是敢脱他裤子,就像对待陶二那般就成。

    男人也没想他突然挣开了绳子,眼前银光一闪,下身突然剧痛,男人发出一声惨叫,就晕了过去

    等着家丁进来的时候,除了倒在血泊里面的男人,顾三早已失去了踪影。

    “你是谁?怎么闯到这里来?”阿修米雅警觉的盯着跳进她院子的男人,看这个男子眼神迷蒙,低垂着脑袋,似乎很痛苦的模样。

    顾留白正在书房看出,窗户打开着,正好能看见顾三的方向。

    护院的人一把擒住顾三,突然一个陌生男子闯了进来,总归要防范的。

    顾三此刻一点力气都使不出,燥热的厉害,心里仿佛有万千蚂蚁倾巢而出,“不不碰我,热。”

    他不知道怎么发泄这股邪火,抬头瞬间,就迷迷糊糊看见前面有个姑娘,凭着本能想要扑过去。

    “莫沧澜!”

    阿修米雅惊呼一声,不敢置信眼前的人会是东悦的三王子。

    可是这张脸,天下只怕找不出第二个。

    “你认识他?”顾留白不知何时走了出来。

    “额?”阿修米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如果说出莫沧澜的身份,以顾留白的聪慧,不难猜出她是谁。

    “我认错人了,我还以为是我一个认识的人。”

    阿修米雅正闪烁其词,猛不丁,顾三一把挣脱护卫朝着她扑过去,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顾留白突然伸手用了一个巧劲,把人往左扔了出去。

    顾留白看了看自己的手,他是出自本能的反应,看来他自己身手不错。

    护卫正暗叫不好,还未来得及去护公主,就被顾留白给救了。

    几人赶紧过去把顾三重新制止住。

    顾三此刻的眼睛都红了,理智全无,若不是手脚有些无力,只怕几人根本压不住他。

    “准备冷水,把人丢进去。”顾留白发话道。

    几个护卫看了阿修米雅一眼,有人去准备冷水。

    燥热的身体在沉入冰冷的水中,不消一会儿,里面的人渐渐安静下来,最后不知是昏过去,还是睡着了?

    阿修米雅站在门外,眼神复杂,那真的是莫沧澜。

    东悦的三王子已经失踪了大半年,不仅天罗国在找,东悦国也在找。

    整个甘南都被人翻了好遍,却没有找到他。

    传言,莫沧澜只怕已经身入黄土,魂进地府了。

    可是,今天,在她的院子里,这个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

    “来人。”

    阿修米雅做了一个决定,她父王一直都想跟东悦交好,奈何找不到门路。

    如果此时她做一个顺水人情,告诉东悦莫沧澜在她这里,以后不怕东悦王不承她这个人情。

    顾三是在天黑后醒来的,中途他身体一直发热,无奈桶里的冷水换了一次又一次。

    “你醒了。”

    灯火处,一声非常清冷的嗓音响起。

    顾三吓了一跳,看了看木桶,不懂自己为何在水里,而且夜间的气温非常低,他冷的从桶里爬出来:“你是谁?”

    可惜,灯火下的人没有回答他的话。

    顾三打了一个冷颤,自言自语道:“现在什么时候了?感觉好饿。”

    顾留白闻言一笑,这个男人的长相跟他的性格倒是不同,有着这样一张脸的男人,要么阴柔,要么城府极深,可听他说话,像一个稚子般纯真,反差太大。

    “现在是申时。”顾留白告诉他时辰。

    未想,顾三顿时满脸慌张,“申时了?完了,完了,之之,肯定会骂我的,不行,我得赶紧走。”

    说完,也不跟别人告别,径直推门离开。

    顾留白拿书的手不经意顿住,是他敏感吧,只要听见跟顾倾之有一点点相似之处的名字,都让他容易多想,世上哪有那般巧合,那个人的她,就是他想见见的她。

    何况,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只不过一个名字而已,未必见着就能不一样了。

    阿修米雅过来的时候,见着门是开着的,好奇是谁打开的,顾留白身体不好,夜里凉气重,她身边的人都知道随手出去要关门。

    “留白,他”她刚要问莫沧澜醒了没有,发现木桶里是空的,话一转:“他人了?”

    “走了。”顾留白简单答道。

    “走了?走去哪?”阿修米雅焦急道,她已经飞鸽传书给东悦,说三王子被她找到了,可是现在人没了,让她怎么交代?

    “应该是去找他的朋友了。”顾留白淡淡的思索片刻,又加了一句:“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位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军妻鲜嫩:权少宠〕〔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