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先生,我们不约〕〔重生之娇宠小军妻〕〔玉魂夜魄〕〔变身之牧师妹子〕〔饥饿地狱〕〔不死剑修〕〔晚安,我的监护人〕〔神奇宝贝之轩辕未〕〔韩少追妻:老公狠〕〔落地一把98K〕〔魔女课堂:花式重〕〔重生空间之媳妇逆〕〔重生校园女皇:腹〕〔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全能尖兵〕〔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穿越之妃本惊华〕〔隐婚天后,霸上瘾〕〔女子监狱里的男人〕〔桃运村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五十五章 被卖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雨越下越大。

    顾留白站在窗户边看着屋檐下滴落的雨水……

    阿修米雅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说不担心是骗人的。

    “顾公子。”护卫担心自家的公主,只有眼前这个人才能把公主劝回来,不得已他才开了口。

    “走吧。”

    顾留白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慢慢朝门外走去。

    他腿伤还没好透,只要一变天腿就开始疼。

    阿修米雅站在桥头任雨淋湿自己,身后的人想上来为她撑伞,却她呵退下去。

    雨水顺着她的头发,衣服鞋子没一处是干的。

    已经有好多经过的人,带着异样的目光看着她,这姑娘看着挺漂亮,怎么脑子有问题?

    “姑娘,你到底跳不跳啊?”河下游一老头带着蓑衣垂钓,他都看老半天,他家有个儿子,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媳妇,要是这姑娘跳了,他就去河里捞上来,河里捞的就算他的了。

    “之之,快看,那边有人要跳河。”顾三听到老头的话,好奇的看了看,赶紧回来拉着顾倾之去瞧热闹。

    顾倾之也是凑热闹的主,刚准备进店铺买伞,听到这话,脚一转往外走。

    “倾之,你去哪?”田宝宝拉住她。

    “额?”

    她要是说有人跳河,她去瞧热闹,会不会显得太没人性?

    就在她思考的这一刻,人就被田宝宝拉了进来:“倾之,你来看看,这个东西看着好特别。”

    石桥边,一把油纸伞穿透雨幕而来。

    伞下的男子身形修长,缓缓而行,他的身上仿佛透着江南烟雨的笔墨色,着笔不重,却带着韵律。

    他走到桥上女子的身后,把油纸伞缓缓举过去。

    阿修米雅想要退为她遮伞的人,一回头却瞧见是他。

    “留白~!”

    她带着哭腔委屈的看着他,一双美丽的眼睛盛满了泪水。

    他抬手为她擦过眼泪,低沉着嗓音:“回去吧。”

    只这一句话。

    阿修米雅泪水如洪水般泛滥,拦都拦不住,“留白,你就试着喜欢我都不可以吗?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相信世上再没有女人比我更爱你。”

    一个女人用着如此哀求的语气,让一个男人试着喜欢她,是圣人都会动容。

    顾留白眼中藏着隐忍,她是一个好女人,他不忍心去伤她。

    他的沉默,他的迟疑,都让阿修米雅欣喜若狂。

    以往,只要她表示自己的爱慕之情,他都会直接回绝,不会迟疑的。

    可这次他为了她迟疑了

    这是不是说明在他心里,慢慢也有了她。

    她一把抱住了他,又哭了起来。

    不过这次是喜极而泣,这是不是书中写的那样,功夫不负有心人!

    河下游的老者看着年轻男女抱在一起,得,他儿子是没戏了,收拾鱼竿就走人。

    路上碰到那个顶漂亮的人,“年轻人你现在去晚啰,那要跳河的女娃娃早跟一个男的走了。”

    一听没了热闹,顾三挺失望,都怪田宝宝拉着之之,不然早就瞧上热闹。

    天下雨,几人初来青凤镇,必须先找一个落脚点。

    贾贸领着他们来到一个小客栈,大家吃了饭,早早住下休息。

    雨一下又是一夜。

    早上的时候才听着雨势小起来。

    顾倾之起床的时候,陶小花匆匆找她:“之之姐,顾三哥找不到了。”

    “不在房间吗?”顾倾之问道。

    “不在,我看了。”

    昨天顾三哥千叮咛万嘱咐,让陶小花今天早点喊他起床。

    因为顾倾之爱吃豆花,他想去看看,能不能买到豆花,给顾倾之一个惊喜。

    陶小花老早都起来,敲了半天门没人理,推门进去,屋内没人,她想着没准他自己先去集市上买去了,就跟着出去找。

    结果找了好久,依然没有看见顾三。

    她虽然是从小山村出来的,没什么见识。

    但她也知道,以顾三的长相很容易招惹是非,顾三现在又傻乎乎的,很容易被有心人拐卖走。

    听着陶小花的话,顾倾之这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顾三不是一个随便乱跑的人,因为她告诉过他,要是他乱跑,她是不会去找他的。

    而且顾三虽然傻,但她的话,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正打算出去寻找,见着霍铁从门外出来,灰色的布衫下摆湿了一片。

    顾倾之的眼睛眯了一眯。

    “霍大哥,一大早就出去了。”她随意的问道。

    霍铁讪讪笑了笑,“是啊,醒的早,就出去走走。”

    “是吧。”顾倾之嘴角一勾,垂下眼眸,手指敲打在桌面,“贾大哥没跟你一块回来吗?”

    霍铁面上不显,心中警铃大作。

    他拿不准顾倾之这话什么意思,只好顺着话头继续说道:“啊,他有点事,一会儿回来。”

    “是吗?”她回的漫不经心,看了看外面的天气,“看来今天是不会晴了,罢了,小花啊,等会把田宝宝喊着,我们一起逛逛。”

    “我们不是要去找顾三哥吗?”陶小花着急的说道。

    怎么一会儿的功夫,之之姐就把找顾三哥的事忘在脑后。

    “怎么?顾三不见了。”霍铁惊讶的说道。

    “他还能不见到哪里去,总归没出这青凤镇。”顾倾之说的毫不在意,好像在说一个外人般,只是眼睛却直直的看着霍铁。

    陶小花诧异的看着她,之之姐到底怎么了?

    霍铁心虚的闪躲着眼睛,她是知道点什么吗?

    “哈哈,顾姑娘说的对,人总归在青凤镇,还能不见了不成。”霍铁笑的很假,附和道。

    后面赶紧找了一个借口,准备上楼。

    “之之姐。”陶小花是真的急了,之之姐要真不找,她就一个人去找。

    不能放着顾三哥不管。

    “小花,莫急。”她看的不是陶小花,而是冲着上楼的人方向,不紧不慢的说道:“顾三虽然常常被我欺负,别人就会以为他很弱,如果有人真的要对他不利,只怕自己会吃亏。”

    上楼的人脚步一顿,什么意思?

    “之之姐,你不要骗我。”陶小花说道。

    “小丫头,你还是经验浅,这么久了,你还没看透顾三的实力,以他的身手只怕青凤镇没人能制服的了他。”在顾倾之的判断里,能赢的了顾三的只有吴刚那样的高手。

    她说的言之凿凿,陶小花瞬间信了大半,迟疑的看了顾倾之一眼:“那顾三哥什么时候能回来?”

    顾倾之再次看了看外面的天气,语气凉凉,“最多三个时辰。”

    霍铁听到这里,心中暗自好笑,这个女人是在吓唬他的吧,别说三个时辰,就是三天,三个月,三年都未必能回来了。

    上楼声再次响起。

    顾倾之此刻眼中才透着寒凉,是不信她的话吗?

    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她都尚且如此,对顾三,她更是用心。

    顾三袖中藏有一把短匕首,吹毛断金,锋利无比,那是她爹送她的宝贝,说是某个大师的杰作,能值五百两,她把匕首送给了顾三。

    在布布村,冬天下雪无事,她教过顾三怎么巧用匕首割断绑在自己身上的绳索,她多无聊的人啊,各种绑法都用上了,啧啧,想来,顾三也是一个变态。

    无论她绑的多严实,总是瞬间的功夫,顾三都能挣脱开。

    如果她猜的不错,某些人把顾三骗了出去,这会儿应该是绑上了。

    她说的三个时辰,还是多估的,等等看吧,顾三一定会比自己预计的更早回来。

    顾倾之还真的没有猜错。

    霍铁跟贾贸他们早就私下联络好了人,只等着到青凤镇,就把顾三骗出来卖给一个员外当禁脔,听说现在很流行这种玩法。

    别说,就顾三这种妖孽级别的长相,喜得那个员外眉开眼笑,爽快的把钱给了,顺便还多给了点,说是以后再有这种货色,他再出双倍的钱。

    他们在茶水里放了药,骗顾三喝,那个傻子也是闹腾,死活不喝,说要给顾倾之买豆花。

    无奈,只好骗他说豆花在房间里,让他去房间找。

    办好这事,贾贸留下善后,霍铁就先回来了,准备先稳住顾倾之,毕竟他们也打算把顾倾之也给骗出去卖掉。

    顾倾之是个女人,不管是卖到窑子里,还是给人做小妾,大把的人抢着要。

    不管怎么说,顾倾之比较值钱点。

    谁还能跟钱过不去。

    只是,霍铁现在有点怵顾倾之,特别是刚才她说话的语气跟神情,让他的心里毛毛的。

    到了中午,陶小花站在客栈的门口不停的张望外面。

    都这个时辰了,为什么顾三哥还没回来。

    田宝宝瞅瞅这个,再瞅瞅那个,顾三到底去哪了?

    一会儿说不见了,一会儿说很快回来,他都绕糊涂了。

    不过,顾三不在是好事,他就可以跟顾倾之多多亲近一下。

    贾贸神色的匆匆的从门外冲了进来,大厅里四处张望了一下,见着顾倾之坐在南边的桌子边,冲过去急吼吼道:“顾三了?”

    “巧了,我们也在找?”顾倾之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这话别说他不信,就连陶小花都不相信。

    一上午,她就坐在那个地方喝茶,茶都换了几盅,除了上厕所,她就没有挪动一下屁股,这哪像去找人?

    若是以往,贾贸还能跟她虚以为蛇一番,可是现在他没那功夫磨蹭,顾三这次可算跟他闯大祸了。

    “顾小姐,我劝你赶紧把人交出了,否则后果自负。”贾贸面带厉色。

    陶小花吓了一跳,“顾三哥到底出什么事了?他早上不见了,到现在都没找到。”

    “他没回来?”贾贸疑惑的看着顾倾之,看顾倾之的表情,不像是不见了人的样子。

    “他有没有回来,贾大哥不知道吗?”顾倾之反问道。

    贾贸一时语塞,“他……他,我……怎么可能知道他回来的事。”

    “是吗?可是刚刚,貌似贾大哥急匆匆的问我顾三回来没有?难道不是跟你一起出的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