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哥哥当妈咪〕〔世子谋婚:重生嫡〕〔斗气惊天〕〔最强天眼皇帝〕〔横刀刑天〕〔大召唤师之神奇宝〕〔超世纪重神机甲〕〔我的分身是只鲲〕〔穿越之异界成神灵〕〔瑶夜星寐〕〔和亲王妃:冷面王〕〔天下无妃:皇帝爱〕〔咒印巫师〕〔你若为蛊,我便为〕〔灰色爱情:顾总,〕〔天价妈咪:爹地闪〕〔漫威世界的咸鱼〕〔童话召唤战争〕〔美女总裁的超品兵〕〔采个娘子来养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五十四章 异族公主的心思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青凤镇。

    隐秘的巷子内,一户人家的大门打开,走出一位蒙面的女子,女子穿着艳丽的纱裙,外面套着一件长袍,后面跟着几个壮实的男子。

    女子朝着门内不舍的看了几眼,才匆匆离开。

    如果谁从此处经过,一定会看见院子里坐着一位男子,手中拿着一卷书,看的认真。

    可惜,蒙面的女子刚离开,门就关上了。

    院子里的男子丝毫不关心般,静静看着书。

    等着早上集市上开始热闹,蒙面女子才回来。

    进了门,把脸上的面纱取下,露出一张美艳动人的脸。

    女子把早点交给身边人,高兴的走到男子身边:“留白,吃早餐,是你最爱吃的那家。”

    男子淡然的放下书,站起身,女子想要扶他,被他拒绝。

    男子走的很慢,仔细观察还能看见腿脚有些不方便。

    女子看着男子的背影,贝齿咬了咬下唇,哪怕失忆,他依旧本分的不越雷池半步。

    她真的很少对一个男子如此的痴迷,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他的身影,睁开眼睛,又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他。

    从香陵准备离开时,她亲自去白府表白心意的。

    奈何他不在,他那位厉害的夫人接待的她,直接拒绝了她的要求。

    伤心之下,她本是想直接回族里。

    走半路上,她依旧不甘心。

    既然白修然在甘南,她就追去甘南问问。

    她是提提尓族的公主,被称为最美的明珠,她的美貌闻名于各大外族,上门跟她父王提亲的外族王子不计其数,可她说,她要找全天下最优秀的男人。

    她的父王总是笑话她的眼光太高。

    但她依然坚定,她一定能找到。

    现在,在她眼里,没有什么比眼前的男子更加合适。

    是天神在眷恋着她吧,竟然让她碰见了他,血染白衣,他依旧风采不变,眼中藏着智慧,平静的晕了过去……

    她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么,她在床前守了五天五夜,失血过多,腿被打断,头上似被钝器砸伤一大片,她身边跟着的大夫都说他凶多吉少,只怕命不久矣。

    可他竟然醒了,忘记了所有一切,醒了过来。

    这是天神给她的暗示吧,想要撮合她与他的缘分。

    由于他伤势过重,不易长途跋涉,无奈,只好买下一处偏僻的院子住下,附近的人都只知道里面住着一位女子和她的护卫,却不知道还有一人。

    这一住,就是大半年。

    如今,他的腿才稍微能下地走动。

    她按照天罗的规矩,给他取了一个新的名字,留白。

    他姓白,留白,也是她想要把他留在自己的身边。

    他没有反对,只是有天拿着书的手一顿,看着上面的一个顾字,出神了好久,既然他忘了从前的事,也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不如就姓顾吧,顾留白。

    阿修米雅听着他姓顾的时候,脸色不太好,姓什么她都不反对,为什么偏偏是顾?

    她也曾撒娇,劝着他再选一个姓,可他摇头,轻轻一笑,带着她从未见过的神情回道:“世间百家姓,唯它得我意。”

    是它得他意?

    还是她得他意?

    阿修米雅不敢问,只好自己赌气把他的书全给收了,一本都不留下,看看他是要书,还是要这个姓?

    他没了书,就坐在院子里,看着远处静思。

    真的很少看见一个失忆的人如此的镇定,既不焦虑忘记的过去,也不恐慌未知的未来。

    像一位得道高人般,看着云卷云舒。

    看到最后,阿修米雅怕了,自己先妥协,再把书送来,委屈的诉说,他都不曾关心过她,让她患得患失。

    记得他醒来的第一天,看着陌生的环境,竟然谁都不记得了,忘记一切,阿修米雅可高兴了,编了一个谎言,说她是他的心上人,两人在游山玩水的过程中,遇到了强盗,他为了保护她,跌落山崖,才忘记了以前。

    他平静的点破她的谎言:“我只是忘记以前,并不是傻,我与姑娘顶多相识,但并无男女之情。”

    一直都知晓他聪慧无双,未想失忆,依旧这般透彻。

    阿修米雅尴尬,话已经说出口,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告诉他真相,只好改口说他们是私奔的情侣,由于家里反对,才逃出来的。

    顾留白眼中清明,既然是私奔,应该知晓他叫什么,家住哪里,家里有何人?

    阿修米雅慌了神,谎言越编越离奇,到最后落荒而逃。

    顾留白知道她全部都说的谎话,并且她一定知道自己的身份,可她不说,他也不勉强,此后再没问他的身份。

    阿修米雅这才舒了一口气,每天殷勤的照顾他,期间无数次的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

    可是,他都未曾回应,每每听到她的表白,他仿若像一个旁人般,只谢她的救命之恩,不提男女感情。

    阿修米雅有次喝醉,曾红着眼睛质问他是不是失忆了,心中还是记挂着那个顾倾之?

    他的眼睛第一次出现茫然,心底的情绪因为这三个字起起伏伏,“顾倾之吗?”他喃喃自语,一个能令他心头生出百般滋味的名字,到底是谁?

    阿修米雅第二天酒醒,想起自己的醉话,吓的脸都白了,急急跑去看他,好在他依旧还是平常的模样,拿着书看着认真。

    但是她未曾知道,那书停在一页未曾翻动。

    “留白,你想不想去别处走走?”阿修米雅试探的看着他。

    她父王给了传了很多信,让她赶紧回提提尔族,她一直拖延着,前日父王又飞鸽传书过来,勒令她必须回去,不然就派人抓她回去。

    现在顾留白的腿已经好了大半,剩下的就是慢慢修养。

    她想把他带回去,成为她的驸马。

    顾留白不紧不慢的把嘴里的粥吃下,才抬头看她,阿修米雅很紧张他出门,虽然她一直表现的很淡定,其实他能看出她眼中的紧张。

    她似乎很怕他跟外人接触,或者说很怕外人看到他。

    刚醒来,他身体实在太糟糕,而且伤的地方也很蹊跷,他相信阿修米雅不是伤他的人,既然有人想要他的命,在他身体还未康复之前,他也不想招摇过市。

    反正只要有书,也不是很无聊。

    只是除了偶尔梦里断断续续的一些画面,梦里似乎有个孩子,好像还有谁?

    “留白,跟我走,好不好?”她一把抓住他的手,带着祈求的语气。

    顾留白心中叹了一口气,他总归是欠她的,只是感情这事,他给不了,好像在心里的某个地方已经住了一位人,再容不下其他。

    “米雅,我有妻室跟孩子吧。”他淡淡的说道。

    阿修米雅顿时眼神躲闪,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恢复记忆了?

    “虽然到现在我依旧什么都想不起来,可是有些事,应该是融入骨血了,我记不住,它们全部告诉了我。”他知道她的疑惑,缓慢的讲道,“所以米雅,我不能跟你走。”

    “你是混蛋。”阿修米雅瞬间红了眼眶,泪水流下,她为了他努力学会了天罗的语言,她为了他不辞辛苦的照顾他大半年,每天怕他饿着冷着,她为了他花大钱给他寻来书解闷,她做了那么多的事,依旧换不来他半分情意。

    情绪一时激动,站起身,跑了出去。

    顾留白看着她的背影,最终没有拉住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不是一个多情的人。

    梅雨季节,雨说下就下。

    顾倾之他们刚到青凤镇,雨越下越大,顾三不满的看着天,这都是第几天下雨了,他的衣服都湿了几回,很不舒服。

    “之之,我衣服又打湿了。”顾三扯着自己的衣服挤到顾倾之身边委屈的说道。

    田宝宝正在跟顾倾之说话,突然被人挤到一边,无奈的看着此人。

    这个人一路上就是跟自己过不去,老是背着顾倾之,偷偷欺负他。

    比如拽自己的头发,抢他的吃的……

    “恩,我正在跟田公子商量要不要买伞,这样你衣服就不会打湿了。”顾倾之看着他说道。

    顾三现在越发的粘着她,连野外露宿,他都一定要挤在她身边睡,旁人从不怀疑他们是假夫妻,多半还是顾三的功劳。

    只是贾贸偶尔感叹两句,顾三再长的好看,以顾倾之的能力,可惜了,她其实还能找到更好的。

    顾三每每听到这样的话,总要跳脚。

    别看他傻,关键时刻一点都不傻。

    什么叫他不配之之,之之可是他的,谁都不能抢走,谁要抢,他就揍谁。

    “奥,那就让他去买伞吧。”顾三拉着顾倾之的手,又显耀的在田宝宝眼前晃悠。

    就好像一个拿着冰糖葫芦的孩子像另外一个孩子显耀一般。

    陶小花是见怪不怪,当初顾倾之还说跟顾三哥没有关系,明明就很有关系。

    田宝宝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对方是一个傻子,他可不能跟傻子一般计较,让顾倾之小瞧了他。

    “倾之,要不你跟我一起买伞吧。”田宝宝冲着顾倾之讨好的说道。

    如果最开始他是仰慕顾倾之的相貌,那么接下来的路上,他是由仰慕直接转为了敬佩。

    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子懂得很多野外的生存技巧,她教了他很多东西,当然大多数顾三会出来捣乱。

    比起贾贸跟霍铁称呼顾倾之为顾夫人,他却固执的喊她倾之。

    为此,顾三差点跟他打了一架,他不喜欢别人如此亲昵的称呼之之的名字。

    最终以顾倾之出面,事情才平息。

    她让他们二人双手放在头顶,并且头顶上各放了一个鸟蛋,站着不动半个时辰,要是谁敢把蛋打破,就等着她收拾他们。

    她的话从来都不是玩笑话,两人竟然乖乖的站了半个时辰……

    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泪,等能动的时候,两腿都麻了,胳膊仿佛不是自己的。

    自此,剩下的人越发小心的对待顾倾之,唯恐她也让自己顶鸟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