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之四爷皇妃〕〔一号狂兵〕〔暗夜龙虎〕〔神话禁区〕〔守护甜心之喵星人〕〔邪王霸宠:特工皇〕〔九龙神君〕〔神光冲霄〕〔武神龙尊〕〔娱乐帝国系统〕〔三界搬运工〕〔贫道要写书〕〔我的尤物老板娘〕〔美女校花的绝品战〕〔他从炼狱来〕〔线灵〕〔武林至尊养成系统〕〔最强透视之眼〕〔重生之无上武道〕〔都市修仙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五十三章 乱吃飞醋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吧唧。”

    顾倾之一掌拍在他背上,他刚才那说话的语气,颇有种老婆被人看上,吃飞醋的感觉。

    “之之。”

    顾三委屈的瞧着她,眼睛亮晶晶的如同小狼狗。

    他就是不喜欢别人盯着顾倾之看,心底不舒服,有股揍人的冲动。

    顾倾之只能他一人看。

    “一人总归是危险,人多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贾老板,你怎么看?”顾倾之故意忽略顾三,扭头问着贾贸。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想,她总感觉邀请她们一起同行的两人有什么瞒着她们。

    “呵呵,既然顾夫人发话,那就同行。”霍铁替他开了口。

    贾贸不解,本来他们就没有真心实意要带顾倾之他们去黎崖的,霍铁为什么要答应再带一个?

    霍铁趁着没人注意,对贾贸使了一个眼色。

    顾倾之一看就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主,刚刚她那句话,就是一句试探,如果他们不答应,只怕顾倾之他们几人也不会同他们一起走了。

    而且眼前年轻的男人,瘦瘦弱弱,对付起来也不难,他又带着银子,人财两得,何乐而不为。

    贾贸瞬间领会意图,立马热情邀请道:“我们来莱莱镇收购草药,也得到田镇长诸多照顾,既然田公子也要去黎崖,一同作伴,也是极好。”

    “哈哈,太感谢。”田宝宝就不客气的走到顾倾之旁边站好。

    顾三瞧着又想冲过去揍他一顿,讨厌他对着之之笑的脸,很欠揍。

    顾倾之无奈压住他的手,小声的警告了一声:“给我消停点。”

    “之之,什么叫消停点?”顾三最喜欢顾倾之拉他的手,心中的不快早就消散,一副好学生样。

    顾倾之太阳穴旁边的青筋蹦了蹦,心中不断默念着,这人是傻子,是傻子,是傻子,她不能跟傻子一般计较。

    谁奈顾三耳边一直碎碎念着,“之之,你为什么让我消停点,消停点是什么意思?是拉手的意思吗?”说着还炫耀般,把两人交握的手抬起来,让田宝宝看个清楚。

    陶小花赶紧退后两步,离他们远远的。

    田宝宝好奇的看着陶小花的动作,不知不觉也退后了两步。

    只见顾倾之温柔一笑,瞅着顾三阴测测的说道:“这么想知道?”

    “是。”顾三天真的答道。

    “来,低头。”

    顾三赶紧垂下头,顾倾之一把拧着他的耳朵……

    “疼,疼,之之,疼疼。”顾三顿时眼泪盈眶,想捂耳朵,可是顾倾之一直不松手,逐委屈哭诉。

    “疼吗?”顾倾之拎着耳朵,问的越发温柔。

    “疼。”顾三眨巴眼,疼的眼泪都下来了。

    顾倾之这才把手松开,“现在知道消停的意思吗?”

    顾三赶紧捂着耳朵,他依旧不懂消停是什么意思,但是怕顾倾之再拧他的耳朵,很委屈的点头。

    贾贸跟霍铁看的咂舌不已,这除了长的好看外,跟他们家母老虎没什么两样。

    从莱莱镇离开,他们一路朝着东南方向行去。

    离阳渡口,赵怀玲红着眼睛看着滚滚河水,她如果跳进这离河中,会不会就能遇见小姐。

    已经有大半年了,他们在甘南来来回回的寻找顾倾之,结果一丝的线索都没有。

    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死不见尸,活不见人,以前小姐失踪,过几天就回来了。

    可这次不一样了,小姐是真的不见了。

    任凭他们怎么寻找就是找不着。

    她已经没脸回去见老爷了,只能以死谢罪。

    她一人慢慢走近河水中,一步两步朝着前面走去,眼见着河水就要淹没她的头。

    岸上有谁惊呼一声,“扑咚”,有谁紧跟着跳进水里,一把抓住她。

    “你放开我,呜呜,我不想活了。”赵怀玲哭着凄惨。

    “要跳离远点跳,莫当着王爷出行的路。”救她上来的人脾气也不好,朝她吼了一声。

    赵怀玲被吼的一愣,感情这不是来救她的。

    “你是谁,干嘛要欺负她?”吴越从人群中挤进来,看着一个男子吼着赵怀玲,又见着赵怀玲身上湿哒哒的,以为受了欺负,脾气很冲的说道。

    他们几人为了寻顾倾之,这大半年也已经很熟,早把对方当成自己的家人朋友。

    “管好你姐,以后投河不好选人多的地方。”对方双手抱胸,语气也不好。

    “他不是我弟弟。”赵怀玲赶紧摆手。

    “这是弟弟的问题吗?”吴越气急,“那人刚刚说你投河?”

    赵怀玲的脖子一缩,嘴中呢喃了半天,“我……就,想我们家小姐了。”

    “你想她,你就往河里跑啊,没准她在天上了,你咋不上天了。”吴越小嘴吧嗒吧嗒,把赵怀玲怼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眼泪在框框里打转。

    吴刚跟顾大顾二他们也寻了过来,赵怀玲突然一个人不见,他们赶紧急着寻人,看着渡口人围了一圈,走过来一看,吴越正训着赵怀玲。

    “冬鹰,外面在吵什么了?”一辆马车内传来男子威严的说话声。

    刚刚还在抱胸的人,赶紧恭敬上前把事情始末说了一番,帘子微微晃动,露出一张三十岁男子的脸,面白脸长,看了看赵怀玲他们,对着跟前男子吩咐了两句:“让他们不要闹事,船马上就来了,莫要惊着后面的人。”

    “是。”车冬鹰上前撵人。

    吴越正心情不好了,瞧着刚刚那人又回来赶他们离开,:“这地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让我们离开。”

    车冬鹰不是一个废话的人,既然对方不愿意走,只好他动手。

    手刚刚伸出去,就被另外一只手拦住。

    对方的手劲大的吓人,他竟然挣脱不开,顿时抬头看人,一个高大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们很感谢你救了人,只是我弟弟身子向来不好,还请手下留情。”

    车冬鹰脸色瞬间都变了,这个男人给人的压迫力太大,他卸了力气,让手垂下来,算是回答了吴刚的话。

    吴刚这才松开手,拍了拍吴越的头顶,低头对着不知所措的赵怀玲说道:“小姐她或许遇到了麻烦,但总归不会有事,只是我们暂时还未遇到她罢了。”

    “真的吗?”赵怀玲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恩。”他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又说道:“起来,回去换身衣服,我们在离阳渡寻几天,若是寻不到,我们就去黎崖。”

    “我们不是去过黎崖吗?”赵怀玲听话的站起来不解的问道。

    “她是个热闹人,没准会去的。”这话,他是对赵怀玲说的,同时也是对顾大顾二说的,更是对他自己说的。

    甘南皆知,花祭今年在黎崖举办,如果顾倾之真的在甘南内,以着她的性子,怎么也会来瞧瞧热闹。

    怕就怕,她在的地方,根本不知道有花祭这事。

    当他们从一辆马车边经过时,风吹动车帘,带起了一角。

    车内车外的人同时对视一眼,车内的人淡然转移视线,刚刚的话,他也听了一个大概,没想到也有人跟他一样来寻人的。

    车外的人也挺诧异,车内的男子气质太过独特,一看绝非一般人。

    等到了晚上,赵怀玲突然蹦了起来,挨个挨个敲着房门,屋内的人都没睡,看着她突然兴奋的模样,还以为她魔怔了。

    赵怀玲:“你们还记得白天马车里的人吗?”

    吴越:“哪个?”

    今天他看到两个马车的人。

    赵怀玲:“就是我们离开的时候看到的那个马车里面的人,特别好看的那一个。”

    吴越:“怎么?你认识?”

    认识,怎么不认识。

    赵怀玲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喜悦,手舞足蹈的比划着:“那是我家少爷,我们家小姐的哥哥。”

    “你说他是顾倾之的哥哥?”吴越怀疑的问道。

    不仅他,屋内几人全部看着赵怀玲。

    “嗯嗯。”赵怀玲拼命的点头,白天一憋,她就觉得眼熟,当时没多想,晚上准备睡的时候,大脑突然灵光一闪,天啦,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她差点连自家少爷都不认识了。

    “顾倾之不是独女吗?何来的哥哥?”吴越越发的不懂。

    “我们家小姐的确是我们老爷的独生女,少爷是我们家小姐自家领回来的,自此就成了顾家的少爷,不过,我去顾府时间短,少爷那时候已经出外学习,就没见过。”赵怀玲说这一段的时候,颇有种遗憾的感觉。

    以前在顾家的时候,好多丫环奴婢都偷偷说起过,顾家的少爷就像天上的神祗,少有人能抵的上他的气度。

    她那会极怕顾倾之,总会想小姐跟少爷的差别怎么那么大了。

    别人提起少爷都是仰慕,提到小姐总一副见鬼的表情。

    “等等,你没见过,你怎么知道那人就是顾家少爷?”吴越抓住话中的把柄。

    “我见过画啊,听说少爷每年生辰,小姐总要让画师给少爷画上一副,我偷偷看过几幅,嘿嘿。”赵怀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吴越两眼一翻,又是一个花痴女,“你确定那是顾家少爷?你人都没见过,光凭几幅画,怎么能断定?”

    “这个?”被吴越这么一说,赵怀玲也犹豫了,要是早些认出来就好了,这样她也好问问是不是自家的少爷。

    “这是个好消息。”吴刚突然出了声。

    众人视线一致看着他,什么意思?

    吴刚:“如果那真的是顾家的少爷,他来这离阳渡过河,能去的地方就只能是黎崖。”

    “是吧!”赵怀玲眼睛充满希望,对啊,少爷都去黎崖了,小姐肯定是在那个地方,“那我们明天也去渡口坐船。”

    想想心情瞬间豁然开朗,这段时间的郁结之气消散一空,对未来顿时充满了希望。

    要是寻到小姐,她定要抱着哭一场,自从小姐失踪后,她每天晚上都会偷偷哭一场。

    吴越一张小脸也露出笑意,如果真的是这样,这次一定会寻到人吧。

    顾大跟顾二就更不用说了,此刻激动的连睡觉都忘了,准备收拾行李连夜在渡口等船。

    吴刚看着众人的反应,一时无语,“大家还是先睡一觉,明早再走。”

    大晚上的,即使他们想坐船,也得等到天亮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