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明录〕〔爷的东宫我做主〕〔非凡教练〕〔大唐不良人〕〔幻弑界〕〔魔宠的黑科技巢穴〕〔舰娘之红色血统〕〔带着满天神佛穿越〕〔白骨入侵〕〔捡了块穿越石〕〔最强帝师〕〔海贼之恶魔狩猎者〕〔快穿之希望你更好〕〔娇妻火辣辣:陆爷〕〔盛妻凌人〕〔武道凌天〕〔青梅萌萌哒:竹马〕〔武道狂徒〕〔透视神医兵王〕〔狂兵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五十一章 莱莱镇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顾倾之也瞧出他眼中的恶意,怒极反笑,她原本就长的美,这一笑当真是百媚生。

    陶二一瞬间看傻,他平日里不太敢看顾倾之。

    现在他们已经把顾三跟陶小花制服了,顾倾之也没什么威胁了,他才正大光明的看着,乖乖耶,他一直以为顾三长的美,未想,这位仔细一看,美的仿若四月的春花,灿烂而绚丽。

    陶二的爹眼中闪烁,他是个鳏夫,也是好多年没碰女人了。

    从顾倾之进入布布村开始,他眼前一亮,别人都在看那个美的不像人的男人,他却看上了这个外来的女人,美,体态美,脸蛋美,连一举一动都带着韵律。

    所以在他儿子苦恼该喜欢哪个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建议,那个顾三一看就好糊弄,反而那个顾倾之瞧着是个厉害人物,他儿子压不住。

    在他心里,他那个傻儿子压不住,不代表他压不住。

    两个男人都不约而同的朝着顾倾之走去。

    顾三再傻,但是此刻他却感觉到了不妥,朝着两人吼道:“你们离之之远点。”

    陶二跟他爹同时一愣。

    看来他们两人的目的是一样的。

    “爹,她是俺的。”他与他爹再亲,但是身边的婆娘是不能共享。

    陶二的爹不慌不忙的看了一眼顾三:“他与她,你只能选一个。”

    陶二为难,他的确很喜欢顾三,但是他现在发现顾倾之也不错。

    陶小花不可置信的瞧着这俩父子,实在不敢相信这是她平日里经常见面的人,陶二一家给人的印象就是憨厚,可没想到私下如此的龌龊无耻。

    顾倾之好笑的看着眼前父子俩的嘴脸,竟然还想打她的主意。

    顾三不停扭动着身体,他一定不能他们欺负之之。

    “爹,俺虽然喜欢顾三,但是你也希望俺传宗接代吧。”陶二眼中冒着精光,让陶小花一下子想起山里的狈,极其的狡诈。

    陶二的爹是没想到他儿子想受齐人之福,一时又好气又好笑:“你以为她不能替俺再生一个儿子?”

    呵呵,这两人越说越离谱。

    顾倾之实在听不下去,淡淡的说道:“二位不如打一架,打赢了,我们再谈后面的事。”

    “臭婆娘给我闭嘴,俺们男人说话,你插什么嘴,等会好好伺候就成。”陶二的爹凶狠道,在他的意识里,顾倾之就是他的婆娘了,作为他的婆娘,就应该听话,好好暖被窝。

    “你竟然敢凶之之。”顾三刚刚还傻乎乎的表情,立马布满了凌厉的杀气。

    顾倾之有一瞬间恍惚的以为,躺在地上的男人根本就没傻。

    陶二父子两人同时一怔,后退了一步,后来瞧着顾三身上的绳索,暗暗骂了一句,他们差点被这个傻子骗了,如今顾三已经被绑住,谁还能帮他们。

    父子两个眼神一交汇,既然如此,他们先尝尝鲜再说。

    一人朝着地上的人走去,一人朝着站立不动的人走去……

    陶二的爹走的很小心,眼前的女人太镇定,眼中没有一丝的慌乱,这让他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这是多年在山里跟猎物打交道存下来的经验。

    “你知道吗?”顾倾之垂下眼眸没有去看他,语气平淡:“我曾经吃过一次亏,所以有些亏,就不会再吃第二次。”

    陶二爹没有明白什么意思。

    当手快触碰到顾倾之的时候,突然软软的倒了下去,浑身一丝的力气都没有:“你……到底做了什么?”

    “咚~!”

    另一边也有人倒地不起,害怕的喊了一声:“爹。”

    在他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的时候,他突然倒下。

    此刻的顾倾之如同女王一般,看着还想抓住她脚的男人,抬脚踩了上去,听着对方的痛呼,仿若没听见般,又来回踩了两脚。

    陶二一看此情况,艰难的朝着洞外爬去。

    五步远的地方,一双脚停在他面前:“你想去哪?”

    “呜呜,俺错了,你放过俺吧。”陶二赶紧认错。

    原本十拿九稳是他们赢的,没想到瞬间就反转,陶二虽说还没弄明白为何会变成这样,但是此刻的顾倾之太可怕,他还是先认输为好。

    “放过?”

    顾倾之如同听了什么好笑的话,抬脚踩在他身上:“你恐怕还真不知道惹怒我的下场。”

    陶二蓦然想到顾倾之警告他的话,如果他胆敢再打顾三的主意,就不让他做男人,难道?

    “倾之,倾之。”他急急的喊道:“这些都是俺爹撺掇俺的,跟俺没有关系,你要教训就教训俺爹。”

    为了自保,他直接把自己爹给推出来当挡箭牌。

    “小兔崽子,小心老子揍你。”陶二爹气急骂道。

    “放心,你们父子俩,在往后的岁月里,再也不会有任何歪念。”顾倾之阴冷的说道。

    陶二吓的嚎啕大哭,连连讨饶。

    陶二爹还没弄明白什么意思,想着总不至于要他们的命。

    顾倾之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机会,手中的一把迷药又是一撒,世界全部安静了。

    陶小花害怕的看着顾倾之,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两个大男人刚刚还耀武扬威的讨论怎么分配猎物,瞬间齐齐倒地不起。

    “之之,别怕。我会保护你的。”顾三解绑后,紧张的抱着顾倾之傻气的说道。

    顾倾之两眼望天,等他救,黄花菜都凉了。

    在陶二父子俩没来前,她已经在火里撒了一把药,本来是对付猛兽的,同时也让顾三两人吃了解药,可没想到没防到猛兽,却防了陶家父子俩。

    从他们一进来开始,火里的烟味就已经把迷药带入他们的体内,只要稍微等上片刻,就是一头成年老虎都会无力的倒地不起。

    而且顾倾之醒来后,手中早就偷偷藏着迷药,以备不时之需。

    “之之,你要干嘛?”看着顾倾之手中拿出一把锋利的刀,顾三好奇的问道。

    “小花,你把顾三带到洞外呆几分钟再进来。”顾倾之没理他,对着发呆的陶小花吩咐道。

    陶小花乖巧的答应,想把顾三带出去,结果顾三死命不走,一把抓住顾倾之手中的刀:“之之,脏。我来。”

    顾倾之再次把眼光放在他脸上,眼前的男人如果不笑的傻兮兮的,真的是一个妖孽般的存在。

    心思明锐,她未说,他却洞察到她的意图。

    这真的是一个傻子所为吗?

    “小花,你在外面等我们。”良久,她才开了口。

    陶小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看了看地上昏迷的人,点头出去。

    外面的风呼呼的吹着,东边的天空已经有些泛白,没想到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洞里隐约听到有顾倾之说话的声音,她仔细去听,却又什么都没有听到。

    等到她浑身的热气散的差不多,冷的抱紧自己的时候,顾倾之出现在了洞外,“走吧。”

    她不解的看着顾倾之身后的男子,洞里的人到底怎么样了?

    可是顾三仿若没有看见她般,欢喜的拉着顾倾之的手:“之之,我厉不厉害?”

    顾倾之:……

    她虽然没有见过皇宫中那些给进宫做太监的人做切除手术的师傅们是如何动手,但是顾三这手起刀落的架势,绝对漂亮,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绝对不比他们差。

    “之之,我到底厉不厉害?”顾三见着她不回话,又撒娇的问道。

    “厉害。”她奖励的摸了摸他的头,“以后如果谁想脱你裤子,就像刚才那样动手。”

    “好。”顾三把头整个垂到她面前,让她摸个够。

    陶小花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三人继续朝着前方走去,留下洞里两人依旧昏迷着,裤子上隐约有血迹在上面,只等着他们醒来再次面对自己新的身份。

    六天后。

    一个小小的镇落出现在几人眼前。

    几人是狼狈不堪,衣服上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所幸脸上洗过,能见人。

    “这就是集市吗?”陶小花兴奋的问道,她是第一次出大山,见着什么都新奇。

    顾倾之瞧着稀稀落落的人群,这个莱莱镇还真是小的可怜,跟香陵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若是陶小花见着了香陵城,还指不定怎么吃惊。

    “两位是从外地来的吧?”一个白胡子老头和蔼的问道。

    “不是两位,是三位。”陶小花纠正道。

    可是老者并没有看她,依旧看着顾倾之跟顾三。

    从他们两人站在这里开始,附近所有人的眼光都吸引了过来。

    莱莱镇是个非常偏僻的镇子,往年也只有春天跟秋天收草药的商人会过来下,其他时候,根本不会有外人过来。

    他在莱莱镇已经生活了八十年,还是第一次见着这样的人物,还是两位。

    男子个子挺拔修长,一张脸美的雌雄莫辨,若不是脖子上的喉结出卖了他,只怕很难猜出身份。

    女子身形消瘦,亦同样美的不可方物,双眼流转间,含星藏月,让人过目难忘。

    “你是谁?”顾倾之问道。

    “老朽,莱莱镇的镇长。”老者说道。

    顾倾之听到此话,才来了兴趣:“请问一下,你知道哪里有德贤商铺?”

    要是能找到德贤商铺,剩下的就不用她操心了。

    “德贤商铺?”老者疑惑的重复一遍。

    “恩。”顾倾之点头。

    “我们镇上没有。”老者如实答道,“你如果要找什么商铺的话,可以问问镇上来的草药商,他们或许知道一点。”

    “爹。”一个年轻的男子快步走了过来,他老远就看见他爹再跟人说话,还是个顶漂亮的姑娘,心中微荡漾,也想上前谈攀两句。

    “谢谢镇长,那我们先告辞了。”顾倾之根本就没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对老者道谢后,领着人离开。

    男子眼巴巴的瞧着女子的背影,虽衣着脏兮兮,但这人比镇上任何一个女子都好看。

    “爹,他们是干什么的?”男子赶紧问道。

    “不知道。”老者摇头,见着自己儿子还是那副眼馋的模样,逐敲了一下他的头:“这不是你能惦记的人。”

    男子不服气,要万一天上的馅饼真砸他头上了。

    跟他爹说了两句,他找了一个借口偷偷的跟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