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豆腐渣英雄〕〔军友之家俱乐部〕〔历史科代表〕〔驭龙神尊〕〔一剑龙凰〕〔扑克巫师〕〔逍遥小神农〕〔龙武战神〕〔末世与新生〕〔超级学神〕〔极品绝世高手〕〔小仙女种田忙〕〔穿越蛮荒:拐个野〕〔重生之都市仙尊〕〔爱不盲目2〕〔秘碟二十一〕〔问道艰行〕〔那年,倾世的爱恋〕〔龙魂逆〕〔异界之神器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五十章 半路抢人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阿默老爹把他们送过一个山头才停下来,拿着旱烟袋指着远处的青山:“倾之啊,你们朝着前方走,再翻两个头山头,往北走上三十来里路,就可以到莱莱镇。”

    他这一辈子就去过莱莱镇,其他的地方他也不知道,只能帮到这里。

    “阿默老爹。”

    临走前,顾倾之道谢一番,这些日子多亏有阿默老爹的照拂,不然她与顾三能不能活着都是一件难说的事,而且顾三的伤也是阿默老爹帮忙养好的。

    阿默老爹无儿无女,他也是挺喜欢顾倾之跟顾三。

    此时送顾倾之离开也是很舍不得,但他知道这两个人都不属于他那个小村子。

    “倾之啊,以后若是有机会,回来看看我就行了。”

    他从车上把肉干取下来递到顾倾之的手里,像对待孙女一般嘱咐道。

    “好。”

    顾倾之强忍着想落泪的冲动答应。

    顾三是个搞不清状况的,刚刚睡醒,欢喜的从顾倾之手里把东西接过来:“之之,我饿了。”

    好好的分别场景,愣是被他破坏。

    顾倾之翻了一个白眼,就此告别。

    东悦大军一处帐篷内。

    一个美丽的少女大眼怒视着前面的男子:“莫凌天,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你是巴不得沧澜哥死吧。”

    “郡主,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大王子说话。”旁边有人呵斥道。

    “你身份,敢如此这样对我说话。”墨怀瑾盛气凌人的回道,“你也不过是他身边的一条狗。”

    旁边的人气绝,忍住没有去跟她争辩。

    整个东悦都知道,墨怀瑾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刁蛮任性,除了三王子的话,谁都不听,偏偏她却极得当今大王的喜爱,有意把她跟三王子撮合在一起。

    在东悦,还整没人敢惹她。

    就连大王子莫凌天被她直呼名字,也没有动气,而是稳坐在兽皮大椅上:“郡主,莫要动气,三弟失踪,我也跟你一样着急,父王这次不是派我出兵,来征讨此事吗。”

    “哼,当初沧澜哥失踪的时候,就应该派兵过来,是你一再拦住,你说你何居心?”墨怀瑾哪能相信他的鬼话。

    “两国交战,死伤的是百姓,郡主也不喜欢看着别人妻离子散,死伤无数吧。”莫凌天一字一句道。

    墨怀瑾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什么人在她眼里都比不上一个莫沧澜。

    她与莫沧澜从小一起长大,别人都说她长大要嫁给莫沧澜的,她也是这般认为,满心欢喜的等待,可谁曾想,大王的一纸令下,让莫沧澜去天罗迎娶当今的公主。

    她是砸了满屋子的东西,若不是她阿爹拦着,只怕她要闯到王宫闹个天翻地覆。

    阿爹把她锁在家里整整一个月,等着她不闹了以后才把她放出来。

    结果却传来莫沧澜失踪的消息,跟莫沧澜一同前去的人,无一幸免的全部死亡,而莫沧澜却下落不明。

    天罗国派人寻了大半年结果还是给不了答案。

    所有人都清楚,只怕莫沧澜早已遭遇了不幸。

    丧失爱子,大王暴怒,也不顾诸多阻拦,令大王子领着大军前去天罗讨回一个公道。

    墨怀瑾非要跟着一起过来。

    只是这莫凌天走走停停,根本看不出有多关心莫沧澜,墨怀瑾这才怒了,进来骂人。

    “怀瑾啊,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莫凌天站起来,伸手搭在墨怀瑾的肩膀上,明着是安慰人,暗着其实就是占便宜。

    墨怀瑾脾气虽然差了一点,但是论长相,除了比莫沧澜差了一些,比任何人都好看。

    莫凌天早已垂涎她的美色许久,奈何眼前的小辣椒只喜欢莫沧澜。

    现在好了,莫沧澜死了,王位是他的,美人也是他的。

    “你放屁,沧澜哥才不会死。”墨怀瑾一把挣脱他,柳眉倒竖,口出骂语。

    她也不跟他废话,扭身就出了营帐。

    既然这样,她就亲自去找。

    暗夜,士兵前来禀报,郡主不见了,而且她的随从也全部跟着不见。

    莫凌天这才阴下脸色,砸碎了喝酒的杯子,这女人果然还是去找莫沧澜了

    他那点比不上莫沧澜,所有人都喜欢围着莫沧澜转悠。

    明明王位应该是他的,偏偏父王想要把王位传给莫沧澜那个贱人,他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比他强。

    “给我派人把她找回来,若是不听,直接抓回来,天罗可不是东悦让她胡来。”莫凌天冷冷的说道。

    埃落特山脉处。

    顾倾之深一脚浅一脚走的艰难。

    白日跟黑夜没什么两样,山路都难走,雪刚融化,地面都是湿哒哒的,草皮也刚露出一点芽,一双鞋子没走上半天都已经满是泥巴不成样子。

    “之之,我又饿了。”顾三摸着肚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他的肚子都咕咕叫了三回,本来他是不敢说的,但是实在太饿了,不得已才开口。

    “我也饿。”

    顾倾之凉凉的说道,关键是得找个能落脚的地方才成。

    该死的大山,她感觉已经走的够远了,但是依旧还没翻过一座山头。

    天黑下来,气温越发的低,身上穿的衣服都有点扛不住山里的风,凉飕飕的,惹得她不停打着喷嚏。

    “那我们吃肉吧。”听见顾倾之也饿,顾三欢喜的说道。

    “那你自己吃吧,我不管你的。”

    “那我也不吃。”

    顾三死死的拉着顾倾之的手,山里黑灯瞎火,谁都看不见,他唯恐顾倾之丢下他离开,肚子再饿,也没有顾倾之重要。

    从手心传来的温度,令顾倾之的脚步顿了一顿。

    心莫名的又软下来,“顾三,我们在朝前走走,要是碰见一个挡风的地方,我们就吃肉干。”

    “好。”

    顾三的心情瞬间变好,欢喜的应承道。

    山风吹着树叶簌簌作响,远处还能听见野兽的嚎叫,如此的夜晚,果然危急重重。

    顾三不明白,顾倾之却是明白。

    若真的再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人迷路不说,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谁?”

    顾三突然停住,大呵一声。

    顾倾之一惊,本能的贴近顾三站好,不会真遇上野兽吧?

    要是狼,他们就死定了,当然要是豹子老虎,他们也跑不了。

    “之之姐。”

    一个非常小声的声音从左侧传来,打断了顾倾之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

    “小花?”顾倾之尝试的喊了一声。

    “是我。”

    声音慢慢靠近,在顾倾之面前一点挺住。

    顾倾之看不见人,只是伸手探了探对方,衣服似乎都打湿透了,手冰冷冰冷的,摸着真不像一个活人。

    “你怎么来了?”她真的没想到在这个黑灯瞎火的地方,能遇到陶小花。

    “我……我偷偷跟在你们身后面,我……”陶小花哆嗦了两声,“之之姐,我好饿好冷。”

    顾倾之一头的黑线,这人胆子也大,跟了她一路。

    索性,陶小花对这一带比较熟悉,领着她们摸索到了一个山洞。

    当火苗照亮山洞的时候,顾倾之差点吓的尖叫出来。

    满头泥巴的女子,除了一双眼睛转动外,真看不出来人的外形。

    “你摔了多少跤?”她黑着脸问道。

    “我……我追的比较急,所以走路急了点,就摔了好几跤。”陶小花怯怯的说道。

    她没敢告诉顾倾之,她追赶他们的时候,有次差点摔落到悬崖下,好在她是在山里长大的,抓住了一根藤蔓,才得以安全。

    “坐那么远干嘛,坐过来。”顾倾之凶巴巴的把人拉过来。

    跟着他们的时候也没见胆子如此小,现在见着她,反倒怕了,离得远远的,明明冷的直发抖,却不敢靠近火堆。

    “我跟我娘说了,真的,我没骗人。”陶小花杂乱无章的解释道。

    她就是早上高兴的去阿默老爹家找顾倾之说此事,结果发现屋内没人了,她还以为是顾倾之不想带她去外面,什么都没收拾,就急急的追过来了。

    不过没敢上前打招呼,怕顾倾之撵她回家。

    要不是顾三哥听见她的脚步声,没准她还跟着。

    顾倾之听着一脸的无奈,“小花,既然你要跟着我,以后你要听我的,不可在鲁莽行事。”

    “好。”

    陶小花急急的说道,唯恐顾倾之反悔。

    “之之,来,吃肉干。”顾三乖宝宝的把肉干加热后递给她。

    顾倾之见着吃的,脸色才稍微变好。

    让陶小花过来一起吃,吃好后,让她去外面把未化的雪弄到脸上擦干净,陶小花这个样子,再不清理下,只怕明早泥巴都干崩的贴在脸上。

    夜深,走了一天,几人都很累,围着火堆就睡着了。

    黑夜中,有两个身影偷偷摸摸的靠近山洞的地方,两人蒙着脸,手中拿着绳索,轻手轻脚的蹿进洞里。

    只见身材高大的一个人朝着身边的人点了点头,两人朝着睡着的人扑过去。

    “咚~!”

    一声碰撞把熟睡的人惊醒,顾三不明白的看着捆在自己身上的绳子,又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陶二,你又偷袭我。”

    “我都蒙着脸,你怎么可能认出我?”陶二蠢蠢的说道。

    “大陶叔,你为什么捆我?”陶小花不解的看着帮她的男子。

    “我不是大陶叔。”陶二的爹赶紧失口否认。

    顾倾之冷冷的注视着蒙面的男子,除了把脸上蒙了一块布,衣服还是平常的衣服,身形一眼就瞧出是谁。

    他们两人也算聪明,先把顾三跟陶小花制服,是认为她的威胁力小一些,等收拾好他们后,再来收拾她吧。

    “陶二,我的话你是忘了吧。”她眼中含着冷意,不惊也不慌。

    “哼,你也不要吓唬俺儿子,像你这种不听话的女人,就欠教训,等俺们把你们绑了,好好收拾你们一顿,就知道该谁听的话。”陶二的爹恶狠狠的说道。

    此事,还是他给他儿子支的招。

    听说顾倾之走后,他们就一直追赶,好歹是追上了。

    等他们把这几人绑住,找个地方好好藏着,这样谁都不知道。

    到时候,这几个人就是他们手中的羔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诱妻入囚:霸宠重〕〔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成为首富〕〔英雄?我早就不当〕〔成精后,大佬们抢〕〔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名门婚约:霸道总〕〔薄少圈宠替嫁妻〕〔都市之造假天王〕〔总裁太坏,娇妻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