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撩人:老公大〕〔腹黑总裁狠给力〕〔某科学的疾风泪爷〕〔我是绝世树仙〕〔地球暴走时代〕〔帝国总裁的天价逃〕〔战神升级系统〕〔千亿新娘,总裁大〕〔御房有术〕〔次元中转站〕〔重生之军长甜媳〕〔鉴宝神眼〕〔龙纹剑神〕〔聊斋好莱坞〕〔帝道独尊〕〔绝品透视〕〔完美神话世界〕〔倾城逆袭妃:尊帝〕〔掌天弑神〕〔身家亿万的男保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四十九章 霸王硬上弓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之之姐?”陶小花试探了喊了她一声,“你就带上我嘛!”

    “陶婶同意吗?”顾倾之头疼。

    一个顾三就够她受的,再带一个女子,她不能保证能不能照顾的了。

    陶小花一下子支支吾吾起来,这事她娘还真不知道:“我……我……我会跟我娘说的。”

    顾倾之多聪明的一个人,马上知道她根本没说。

    “这样吧,小花,你回去跟陶婶先说下,她若是同意,我再亲自找她问问。”顾倾之无奈说道。

    “好。”陶小花这才把陶罐递给她回家了。

    甘南乌古城内。

    南王府中,三个男人各自坐一边。

    一人紫金高冠,眼中透着焦急,东悦王派大王子带领大军直朝着他这边过来,国内圣上又命他必须查处此案,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偏偏他现在依旧一筹莫展。

    别说那个失踪的外族三王子,就连当今丞相在他地界失踪到现在也没找到。

    而且听说顾家的一位千金要来他甘南,快到地界的时候,也失踪了。

    按说一年中失踪几个人也算不得什么,偏偏失踪人中,会出现几个大人物,这就不得了。

    他派人把甘南寻了一个遍,那人别说尸体,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好像从来没有这号人物般。

    “两位,今日请你们来,实在是本王有事相求。”赵献见着那二位从进门到现在都没有说话,不得已开了口。

    “王爷莫要客气。”左侧的男子笑的风清朗月,一双修长的手交叉在一起,上挑的桃花眼看着右侧的男子:“我相信圣主一定会帮王爷忙的。”

    右座的男子眼皮一动,好笑的看着他:“冥王真爱说笑,连王爷都难办的事,在下区区一介百姓如何能帮的了。”

    面对着对方四两拨千斤的将话题推开,桃花眼的男子略有深意的说道:“圣主,真是谦虚了,别说甘南,即使在香陵,也没有你办不了的事。”

    “冥王太过抬举,以冥王的本事,帮王爷应该是小事一桩。”

    两人是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

    赵献看看这个,再看看这个。

    他这个甘南王做的真失败,整个甘南都知道甘南有三大主,他是最弱的那位。

    明明他才是朝廷正儿八经册封的王爷,可惜要跟别人平分封地。

    谁让他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主,而且那两位都不是善茬,若是随意得罪一方,就等着倒霉吧。

    “不若,我们问问王爷,想让我们谁帮忙?”桃花眼的男子眉眼一挑,把问题踢给了紫金高冠的男子,今日他必须说个满意的答案,而且只能选一位出来。

    右座的男子没有异议,也看着赵献。

    赵献头疼,他为什么要听手下的建议,把这两个煞星一同请来,现在竟然为难他。

    “王爷。”

    为难之际,突然有一人匆匆从外面进来:“有人找您。”

    “哈哈,两位抱歉,实属今日有事,改日再请二位过来叙叙。”赵献高兴的站起来,他也不提帮忙的事。

    右座的男子手指敲打了一下椅子上面的扶手,才不紧不慢的回道:“既然王爷要忙,我也不便打扰,只是今年的花祭我想在黎崖举办。”

    他开了口,赵献怎么敢不答应,“没问题。”

    等着离开。

    桃花眼的男子慢悠悠的走在旁边:“圣主,好雅兴,怎么想起要举办花祭?”

    “冥王,不也想吗?”

    “奥~!我不知道圣主这么了解我。”

    被称为圣主的男子不答他的话,准备离开。

    桃花眼的男子在身后凉凉的又说了一句话:“我很好奇,圣主要这花祭,是为了花娘,还是别有所图?”

    离去的男子蓦然转身,“我想的与冥王想的都是一样,何至于要问个明白。”

    “是吗?”桃花眼的男子垂眸,“或许,那人根本不在甘南了?”

    以他们的能力,都找不到的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人根本就不在甘南,要么早就入了黄土。

    “或许吧。”被称为圣主的男子不在意的回答。

    南王府前,一个男子风尘仆仆而来,可是依旧无折满身的风华。

    南王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你是?”

    “在下顾喜年。”顾喜年不吭不卑的说道。

    南王眼睛一亮,“你就是国师的那位爱徒,快请进。”

    国师回香陵的消息,他远在甘南也知道消息,并且听说国师回来带着他的爱徒,似有意让他爱徒接替他的位置,而且圣上似乎没满意,也正有此意。

    只是,国师这位爱徒怎么会来甘南?

    四月初,又是清明时节。

    不知不觉,顾倾之到这里也已经有一年。

    今日根本不是一个出行的好日子,她偏偏选了这一天离开。

    阿默老爹套好牛车拉着她们一大早就走了。

    那会村子里的人很多都还没起来。

    顾三没睡好,两眼泛青,顾倾之给他裹了厚厚的一层兽皮袄,此刻,他窝在顾倾之怀里睡的正香。

    想想这几天的遭遇,顾倾之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有胆战心惊,有张口结舌,最终都化为怒火烧心。

    她让顾三把新的兔皮袄还给了陶二,结果被人记恨上了,大晚上的石头穿过窗户把她惊醒,若她不是比一般女子坚韧,只怕吓哭起来。

    最恐怖的莫过于,黑灯瞎火中,突然出现一个男子压住正在熟睡人的身上,正欲行不轨之事。

    听着隔壁房间的打斗,顾倾之把她屋里仅有的那盏油灯点燃提过去,眼前的景象简直要闪瞎她的眼,床上的两个男子衣衫不整,顾三上衣被扒了一半,稀稀落落的挂在身上,不过好在他的身手不错,直接把陶二压制住抵在床头,这陶二也够猴急的,自己竟然脱的身无寸缕,一身的腱子肉看着一点都不美感。

    哇靠,这是要霸王硬上弓吗?

    顾倾之脸上乌云密布,若不是手上是阿默老爹家唯一的油灯,她真恨不得把它砸过去。

    “之之,他偷袭我。”顾三委屈的看着她,因为此刻他的智商受限,不懂这是扰骚,直觉别人对他不利。

    “过来。”顾倾之冰着一张脸,见门外阿默老爹想推门进来,一把抵住门:“阿默老爹,你去睡吧,这里没什么事。”

    她实在不愿意让别人看到眼前的这幅龌龊景象。

    阿默老爹也是一个聪明人,没有问什么,转身离开。

    顾三见着顾倾之不高兴,以为在气自己,乖乖的过去站好。

    一只手牵住他的手,在他高兴的看过去的时候,顾倾之第一次温柔的对他说道:“乖,去我房间等我。”

    顾三顿时兴高采烈的跑了出去,原来只要有人偷袭他,之之才会对他温柔,他的心里立马把此事牢牢记住。

    等着人离开,顾倾之一改往日的亲和,浑身上下杀气腾腾,陶二有些吓住了,拉起被子盖住自己,但是依旧梗着脖子,不肯认错。

    “陶二,以往我尊称你一声陶二哥,只是我没想到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前几日半夜砸我窗户的事我没跟你计较,今日还想行这下流之事,你以后要是再有这种念想,我让你这辈子都当不成男人。”

    她可不是随便吓唬人的,而是说到做到。

    平日里若有谁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只要没有超越她的底线,她一般都不太计较,但是这次,陶二所做的事,明显超过了她的底线,把她真的惹怒了。

    “你吓唬谁了。”陶二不信。

    “哼,吓唬你。”顾倾之一声冷笑,“你恐怕不知道我是谁,你去香陵打听打听,惹了我的人一般是什么下场。”

    她能把顾家的一帮亲戚都给收拾了,还怕他区区一个山民。

    陶二被她的气势镇住,也是奇怪,明明弱不禁风的一个女人,发怒的时候却让人感觉到害怕。

    嘴中呢喃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

    他恨顾倾之几次三番的阻挠他,他骗顾三穿上的兔皮袄就是他准备的聘礼,结果顾三直接还给他了,说是顾倾之不喜欢。

    他气的挠心抓肺,是趁着夜晚用石头砸窗户来报复顾倾之。

    可惜,顾倾之根本没反应。

    白日里,见着顾三又屁颠屁颠的跟着顾倾之后面转悠,他想着只要顾三成为他的人,就不怕顾倾之反对了,所以晚上趁着众人都熟睡,想过来霸王硬上弓。

    可他万万没想到,顾三比他想象的厉害多,直接把他给制服了。

    “你好自为之。”顾倾之转身走人。

    陶二是她离开后,也赶紧离开的。

    一夜,顾倾之就坐在屋内看着灯明到天亮,顾三一直守在她旁边,哪怕极想打瞌睡,也拼命忍住。

    顾倾之虽说常常欺负他,但是也知道,这个人是把她当成了最亲近的人,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从来都是第一个想到她。

    “顾三,我们明天走。”她口中透着淡淡的疲倦。

    这地方是呆不下去了,他们还是尽早离开。

    “好。”顾三高兴的答道,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只要有之之在,去哪都好。

    她是想着偷偷离开的,没想到推开门,阿默老爹已经套好了牛车,“我送你们一程。”

    顾倾之心中一暖,这位老人给予了他们许多的帮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