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独步天下〕〔非常宠爱:冷血军〕〔少校的小娇妻〕〔全职高手之大闹联〕〔修二代的日常随笔〕〔回到明末玩淘宝〕〔重生五十年代有空〕〔我的1982〕〔海军法典〕〔总裁,不娶何撩!〕〔超凡透视〕〔国民初恋:追男神〕〔我是仙凡〕〔帝国总裁霸道宠〕〔感化恶毒女配[快穿〕〔她包治百病〕〔我的绯色人生〕〔幻神〕〔农家小寡妇:带着〕〔麻辣小娘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四十七章 表白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埃洛特山脉是从甘南东部斜入的一个山脉。

    这里人迹罕见,各种猛兽出没。

    在埃洛特山脉的某一处,有个隐蔽的村子,村子人口不足五十人。

    这里的人与外界联系的非常少,所以特别的淳朴。

    顾倾之现在就住在这个山村里。

    阿默老爹就是她遇上的驾牛车的老头,由于地方口音,交流失误,被阿默老爹带回了他们的村子。

    到后来,她才明白,当时她问阿默老爹最近的城镇在哪里?

    阿默老爹以为他们饿了,就热情的把他们带回了家,实在是当时他们的形象的确糟糕,看着像逃难的人。

    到了布布村,没一个星期的时间,山里就开始降雪。

    这雪一下就是好几个月。

    大雪封山,若是执意离开,就很容易在大山中迷路,最后被野兽吃掉就有可能。

    所以,顾倾之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了阿默老爹家。

    村子的人许多年见不到一个外人,一下子来了两个外人,全都热情的去阿默老爹家串门,顺便把自己家里存储的肉类也带过去招待他们。

    顾倾之好歹是一个现代人,见多识广,口才也不错。

    说起故事来也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把人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山里人下雪没事做,以前是呆在自己家烤烤火看看雪。

    现在是去阿默老爹家烤烤火,看看雪,更重要的是听顾倾之讲故事。

    起先的时候,语言还是有点不通,顾倾之也算聪明人,下雪走不了,闲着也是闲着,就打听点情况,关键语言不通啊,不懂就学,一个月后,她能熟练的跟村子里人聊天了。

    顾三只用了十天,就把当地语言学会了。

    为此,顾倾之又把他揍了一顿,有这么聪明的傻子吗?

    “之之,他们说这个肉是狍子肉,还有这个说是野猪肉。”顾三献宝似的指着陶罐里的肉。

    “是吗?”

    顾倾之笑眯眯的瞧了两眼,前天陶婶送了两只野鸡过来,阿默老爹下的厨,山里人对肉一直都很大方,弄了满满一锅,吃的她满嘴都是油,喜滋滋的在旁边哼着歌。

    “之之,你想吃哪个肉?”顾三眨巴着眼睛,等着她发话。

    纤长的睫毛忽闪忽闪,一双眼睛微微上勾,眼睛清澈见底,顾倾之无语的又把头偏一边去,她没有告诉这个傻子,他看人的时候,太专注,哪怕没有别的意思,外人见了,总觉得他是在勾引自己。

    一个美的如同妖孽般的人物杀伤力是何等的大,别说她,布布村不管是小伙子还是大姑娘,每次都被顾三看红了脸,偏偏对方丝毫没有自觉。

    所幸,这个傻子大多数注意力在她的身上,不然迟早被人拐回家。

    “之之。”

    顾三一把捧住她的脸,把她扭向自己这一边:“那只狗有什么好看的,为什么你看它都不看我?”

    他很委屈,之之老是对他爱理不理的,这让他很伤心。

    在他心里,之之最好像他一样,时时把目光放在对方身上。

    顾倾之一囧,一只黑狗窝在火炕旁边,她刚刚发呆,那狗什么时候过来的,她都没有发现。

    不过,她也不打算跟一个傻子解释。

    “之之。”

    他带着委屈的语调把脸越靠越近,热气都吹到了顾倾之的脸上:“嗷呜,之之,你又挠我!”

    顾倾之优雅的收回手,弹了弹手指,斜了他一眼:“我有没有告诉你,没事不要离我这么近。”

    麻蛋,虽说对方是一个傻子,但也是一个成年男子。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能让人如此暧昧的靠近。

    他不懂,她也是懂的。

    “可是我不靠近,之之的眼中都没有我。”顾三越说越委屈,捂着自己的脸。

    顾倾之心中一叹。

    哎,这个傻子,有时候比普通人明锐的多。

    “把野猪肉给阿默老爹去,晚上我要吃蘑菇炖肉。”顾倾之随意转换了一个话题。

    “好。”

    顾三立马忘了刚才的委屈,欢欢喜喜的抱着罐子去隔壁屋。

    “之之姐。”

    一个脸蛋红扑扑的女子,编着两根麻花辫,羞涩的站在门边。

    顾倾之识的她,是陶婶的女儿,叫陶小花,很质朴的一个姑娘,嗓门响亮,唱的山歌非常好听。

    “快进来坐,外面怪冷的。”她笑着招呼人过来。

    陶婶平日里挺照顾她的,私下里,陶小花过来问她山外面的情况,她也是捡着热闹的几处跟她讲。

    “那个,他不在吗?”陶小花看了看房间,就顾倾之一个人,扭捏的问道。

    顾倾之一愣,他?

    不会是顾三吧?

    “啊,他跟阿默老爹炖肉去了,你要不要去厨房看看?”顾倾之试探的问道。

    “不,不。”

    陶小花赶紧摆着手,后来又觉得自己回的太快,红扑扑的脸蛋更加红了,最后低头看着地面,默默不语。

    能令一个大大咧咧的姑娘,变成一个扭扭捏捏的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思春了。

    顾倾之了然的笑了笑,果然只要脸蛋长的好看,傻子都有人喜欢。

    顾三也算是撞了大运,能被这么好的姑娘喜欢上。

    “之之姐。”

    良久,陶小花很小声的喊道。

    “恩。”

    她被火烤的昏昏欲睡,答的有些不经心。

    “之之姐跟顾三是青梅竹马吗?”

    顾倾之的瞌睡一下子吓跑了,赶紧撇开关系,“我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那……”

    陶小花苦恼的不知道该怎么说,顾倾之姓顾,顾三也是姓顾,而且他们是一起跟阿默老爹到布布村的,怎么可能没有关系了?

    顾倾之一下子明白她想说的,“他是我在山里捡的,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让他随了我的姓,由于我家有顾大跟顾二,所以才叫他顾三。”

    陶小花:“那你们是夫妻吗?”

    顾倾之听的目瞪口呆,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是什么逻辑?

    “小花,你怎么会这么想?”她实在是被陶小花的脑回路打败了。

    “你不是说,只要夫妻,才能一个姓吗?”陶小花闷闷的说道,两个都如此好看的人,要真是夫妻,也是应该的。

    顾倾之有点哭笑不得,“小花,我上次跟你说的是,女子嫁入夫家可以冠夫姓,比如我姓顾,我找了一个夫君姓白,那么你可以称呼我为白顾氏,懂了吗?”

    说完这句话,顾倾之恨不能自己给自己一个耳光,麻蛋,她干嘛又把白修然扯出来。

    陶小花依旧不懂,这不就是她理解的意思吗?

    看着陶小花一脸不解的表情,顾倾之头疼,人太淳朴也不是一件好事。

    “这样说吧,只有女的冠上男的姓,你可以认为是夫妻,这些只包括女的,不包括男的。”

    完了,顾倾之是越解释,陶小花是越糊涂。

    顾倾之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说复杂了。

    后来无奈道,瞧了一眼火炕旁的黑狗:“小花,阿旺的名字是谁取的?”

    “我取的。”陶小花不懂她为什么这么问。

    “一样的道理,我也只是给顾三取了一个名字,就好像跟你帮狗取的名字一样,没有其他的意思,懂了吗?”

    “懂了。”陶小花这才明白意思,有些高兴。

    艾玛,终于解释清楚了,再解释不通,她都想撞墙了。

    陶小花眼中带着喜悦的看着她:“之之姐,顾三哥,有娶亲吗?”

    顾倾之:……

    感情她前面说的白说了,顾三就是她从山林里捡的,而且什么都不知道,智商跟一个小孩子似的,她怎么知道他以前有没有成亲过?

    “之之姐,你说他会喜欢……喜欢……”陶小花眼神躲闪,就是把剩下的话说不出口。

    “这个我觉得你可以当面问问他。”她给出一个建议。

    “可他万一不喜欢我怎么办?”陶小花终于把她心底顾虑的地方说了出来。

    顾倾之两眼望天,我比较担心这个姑娘嫌弃对方是一个傻子。

    “小花,我问问你,你到底喜欢他什么?长的好看?”顾倾之问道。

    顾三现在就是一个傻子,长的再好看,时间长了,也会被人嫌弃,而且他还不懂保护自己。

    陶小花的脸越发的红,顾三哥是真的漂亮,比她山里见到的花还好看。

    “小花。”顾倾之收了脸上的笑意,很严肃的看着她:“如果顾三也喜欢你,但是陶婶不同意怎么办?他什么都不懂,而且经常闯祸,你要像一个孩子一样照顾他,你愿意吗?”

    陶小花一愣,她没想这么多。

    “小花,你回去想想,等想明白了,再来跟我说。”

    等着陶小花离开,顾倾之头疼的看了看门缝外面的雪,如果顾三是个正常人,这些都不该是她操心的问题,真是捡了一个麻烦回来。

    “咦?只有你在了。”

    刚走一位姑娘,现在又来了一位汉子。

    不知道为什么,顾倾之眼皮跳了跳,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陶二哥,你有事吗?”

    “没事,没事。”陶二憨厚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咧嘴笑道。

    是吗?

    顾倾之瞧着他站门口,也不说进来,也不说离开,寒气顺着门口拼命往里面灌冷气,冷的顾倾之打了一个寒颤,不得已才又说道:“你真的没事?”

    “嘿嘿。”

    陶二傻笑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那个……”

    顾倾之嘴角一抽,似乎明白点什么:“陶二哥,天也怪冷的,你还是想清楚,明日再来。”

    “俺想的很清楚了。”陶二也急了,这才进了屋,目光灼热:“俺想跟你商量个事。”

    “不用商量,没可能。”顾倾之是一口回绝。

    “怎么就没可能了,俺就喜欢顾三,你为什么不同意?”陶二大嗓门道。

    顾倾之一囧……

    额?

    难道她刚才出现了幻觉?

    听到一则天方夜谭。

    “你就是再反对,只要顾三同意,俺就娶了他。”

    “呵呵。”顾倾之这才反应过来,心中唯有呵呵两个字才能完美表现她的思想。

    一群神兽呼啸而过,带来狂风暴雨。

    是她太落后了,还是对方脑思路太清奇?

    “陶二哥,顾三是男的。”她含蓄的表达了她的意思。

    刚刚有一瞬间,她为什么会觉得陶二是要跟她表白?

    而且,在陶二表示他喜欢顾三的时候,她心底大石落下,但是突然涌起了一股愤愤不平,女的来跟她说喜欢顾三也就罢了,为什么连男的都来跟她说喜欢顾三?

    麻蛋,她的魅力还不如一个男人吗?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傻子。

    她连一个傻子都比不过,太伤自尊了。

    “我知道啊。”陶二如同看智障似的看着她,顾三是男的,布布村男女老少都知道,为什么顾倾之要强调一遍。

    顾倾之一头的黑线,“那你知道同性是不能相爱的吗?而且你家就你一个男丁,你要娶一个男的,谁给你传宗接代?”

    “但是顾三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附近大山所有的动物都没有他好看,恩,你也没有他好看。”陶二实诚的说道。

    “你说他归说他,不要拉上我。”顾倾之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住。

    怎么那么想揍人了!

    左手都快压不住右手!

    “当然,你比俺们村女的都漂亮,可是俺爹说了,你太厉害,怕俺压不住你,还是找个能管得着的人比较好。”陶二丝毫没看出来顾倾之的不悦,自顾自的说道。

    顾倾之嘴角抽搐的厉害,心中诽腹,你以为你能管得住顾三吗?

    顾三虽然傻,但是身手极好,上次一头野猪闯入布布村,他跟着村里的几条狗飞奔似的追赶,她只知道,回来的时候,是顾三傻兮兮的把野猪尸体拖到她面前邀功。

    阿默老爹当时看了顾三许久,转头才对顾倾之说道:“这娃娃好身手,这野猪是被人打死的。”

    她当时就呵呵了两声,瞧了一眼细皮嫩肉的某人,某人丝毫不自知的晃着胳膊,显然打野猪的时候,又牵动了伤口,见着顾倾之看她,赶紧讨好的贴到顾倾之脸前求表扬。

    结果又被她挠了一爪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