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追夫:皇后是〕〔逆流非君所愿〕〔温柔是把刀〕〔本妃书外来:冷王〕〔混天玄冥〕〔纯洁防线〕〔婚然不觉:甜妻要〕〔国子监大人〕〔参商〕〔修真狂医在都市〕〔娱乐那个圈〕〔极品小农民系统〕〔将军凶悍:傲娇夫〕〔珍重待春风〕〔蜜爱100度:总裁宠〕〔龙逆寰宇〕〔刀刀爆塔〕〔重生之我是小钻风〕〔西荒记〕〔我的脑内作死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四十四章 出事了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季夫人脸色不善的看着顾倾之,还真小看她了,嘴皮子几时这么厉害?

    “倾之,你怎么跟季夫人说话的,你爹来,碰见季夫人都要客客气气的,你一个小辈说话没大没小的。”顾怜儿的娘此时开了口,明里暗里都是说她不懂事。

    季夫人见有人替她说话,心中这气才顺了一点。

    顿时旁边的人个个见了眼色,也开始附和,你一个小辈说话就该客客气气的,哪能对一个长辈如此无礼,而且人家季夫人的儿子如今可是状元郎,谁敢得罪?

    吴越在一旁听着不顺耳,就这些人,还指望顾倾之客气,按他的脾气,没给泼洗脚水就不错了。

    “顾二,你知道吗,我最近学了一个成语,叫为老不尊,我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看见某些人,我竟然明白了,你说好笑不。哈哈。”吴越吊儿郎当的说道。

    顾二在一旁给予微笑,配合着他。

    “你一个下人,插什么嘴,没教养的东……唔……疼啊。”旁边一个女子想要教训吴越,没想被谁一掌忽出去好远,整个人都是蒙的,不知道发生什么。

    等明白过来,就开始哭天抹地的嚎叫。

    引得更多的人围观过来。

    几个女人一下子禁声,怯怯的看着顾倾之身后的大块头,刚刚就是他突然出手,然后人就飞了出去。

    顾倾之怜悯的看着远处嚎叫的女人,你说你得罪谁不好,你得罪吴越。

    就吴刚这个标准的弟控,没要你命就不错了。

    “小姐。”

    身后,黑老悄然无息的出现在身后。

    老者满是沟壑的脸随意看了一眼门外站着的女人们:“有事?”

    “没事,没事,这不季公子考上状元了嘛,就过来说一声。”丽水城的人似乎都怕黑老,说话都带着三分的客气。

    “若是老朽没记错,季府在对面吧。”黑老淡淡的说道。

    一群女人本来是准备跟顾倾之耀武扬威一番,没想最后又灰溜溜的离开。

    这里最恨的就算季夫人跟顾怜儿的娘。

    季夫人今天是失了面子,他们季府最在乎的颜面,这个顾倾之实在可恶。

    顾怜儿的娘也是恨的咬牙切齿,今年流年不利,只要一碰见这个顾倾之,她就倒霉,等以后她女儿成了状元夫人,看她怎么嘲笑顾倾之。

    一个被婆家休回来的女人,有什么好得意的,迟早她要顾雷霆一家后悔来求她。

    “丫头,香陵有信过来。”当着自己人面前,黑老才没叫她小姐。

    顾倾之想着大概是她爹的来信,未想是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圣半秋竟然会给她写信,信的内容很有意思,许久未曾回香陵城的国师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得意爱徒,连圣上都很看着他这个弟子,亲命他查探大皇子上次的失踪案件还有顾家千金跟小萧将军被诬陷案。

    白家现在发现了白修然的遗物,哭着办丧事。

    现在的香陵城暗流涌动,热闹非凡。

    顾倾之是心中一惊,不该啊,按照家族流传的故事,这个时候国师还没进城了,而且国师身边的人一定就是顾喜年,顾喜年也不是这个时候回来的,而是她祖宗死后才回来的。

    乱了,一切都乱了。

    如果他们都提前回来了,那么白修然真的遇见危险了?

    毕竟历史一旦改变,很多人和事都不受控制了。

    可是若说白修然真的死了,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就白修然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轻易死去了?

    还有,顾喜年回来,她爹为什么没传信来说,顾喜年也没跟她传信说回来的事……

    “黑爷爷,喜年哥回来,你知道吗?”她看了一眼镇定坐着椅子上的老者。

    黑老:“知道。”

    “知道?”顾倾之怀疑自己听错了,“您知道,您怎么不跟我说啊?”

    感情所有人都知道,就她不知道。

    黑老:“你爹不让说。”

    “为什么?”这下她都糊涂了。

    黑老也不瞒她,“你爹说现在香陵乱的很,你在这里,他比较放心。”

    “呵呵。”

    她爹是怕她听见白修然出事,做出什么事?

    还是怕她回去,那些牛鬼蛇神对付不了顾喜年,转而对付她?

    算了,既然他们不希望她回去,她也就安安心心在外面玩。

    暗夜。

    顾倾之好久没有做梦了。

    偏偏今夜梦里总是不安稳,一个小孩子的哭声扰的她心烦意乱。

    到底是谁在哭?

    “呜呜~~!”

    哭泣声仿若在身边,又仿若在天边。

    “谁,到底是谁?”顾倾之不耐烦的喊道,要是让她知道谁在她梦里装神弄鬼,看她不弄死他。

    “呜呜。”

    这次一个小孩子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双手捂着眼睛,哭的很伤心。

    顾倾之眉头一皱,脱口而出:“晨轩?”

    小孩童茫然的抬起头,一脸的泪水,带着满脸的悲切:“娘亲,我爹死了,呜呜,我爹死了,我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了。”

    顾倾之心中一痛,想说就你爹那个祸害怎么可能死,一般祸害都能遗千年的。

    可是她一急,直接从梦里给挣脱过来。

    睁着眼睛看着黑乎乎的蚊帐顶,就这样一直保持到天亮……

    赵怀玲早上端洗脸水进来的时候,吓了一跳,险些把脸盆丢了出去。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赵怀玲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不烫啊,怎么头发凌乱如鸡窝,两只眼睛布满血丝?

    “怀玲。”顾倾之说的有气无力:“收拾东西,我们走。”

    “走?去哪?”赵怀玲真怀疑自家小姐中邪了,昨个还高兴的说丽水是个不错的地方,等天凉快下来,她再走。

    怎么一晚上的功夫,就改变主意了?

    “去甘南。”麻蛋,都是那个梦,害的她一夜未睡。

    等着天亮,鸡叫第三遍的时候,她才下的这个决定。

    既然白修然是在甘南失踪的,那她就去看一看。

    要是能找到人,也算对白晨轩有个交代。

    要是找不到人,她也算尽力了。

    顾倾之要去甘南的消息,没几分钟就被赵怀玲咋呼着,全府上下都知道了。

    本来全府上下除了黑老,就剩顾倾之带来的几个人。

    顾大表情很镇定,转身回房收拾东西,既然小姐要走,他还是把东西收拾妥当。

    吴越是没意见,拉着顾二说是出去采购东西,留着路上吃。

    他现在已经被顾倾之培养成一个小吃货,哪些东西好吃,怎么吃,他是摸的门清。

    还学会了挑食,这点方面,他哥吴刚也无可奈何,连顾倾之自己都挑食,还挑的理直气壮,姐有银子,干嘛要虐待自己的嘴,吃不喜欢吃的东西。

    吴越把话当成真理,没事也拿出来说上一遍。

    吴刚就负责保护顾倾之,她要去,他当然要护着。

    黑老定定的看着她,许久才问了一句:“你要去甘南?”

    “恩。”

    她没睡好,答的有气无力,但是态度不变。

    “好。”黑老没拦着她,转身走人。

    赵怀玲眨巴眼,她还以为黑老怎么也要拦一拦小姐了,怎么话没说两句就走人了?

    丽水城,一听说顾倾之要走。

    就差敲锣打鼓来庆祝。

    街道两旁是站满了人,大家全是来看顾倾之离开的。

    “怀玲啊,我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百姓都夹道欢送了。”顾倾之掀着轿帘调侃道。

    “小姐,别开玩笑了。”赵怀玲板着一张脸,小姐就没看出来,那些人都是一副送瘟神离开的喜庆表情吗?

    “开玩笑吗?”顾倾之把头都给探出去了,笑眯眯的看着街上的人:“既然诸位对我如此深情厚谊,不若我在丽水城再住上一年半载吧,这里人太热情了。”

    本来还看热闹的众人,脸色一变,集体“切”了一声,转身都懒得搭理她。

    他们又不是疯了,还热情。

    要不是黑老的威名压着,他们都能拿着木棒赶人。

    “小姐耶,你赶紧把头伸回来。”赵怀玲被她突然的伸头吓了一跳,赶紧拉她回来,要是谁给小姐一棒子,想躲都来不及。

    “怕什么?”顾倾之不在意的说道。

    “小姐,你恐怕不知道吧,你的一番涨价,丽水城哪个人不恨透你。”赵怀玲如实说道。

    “那他们不会以为,我走了,价格就恢复原样吧?”

    还真的是这样,丽水城所有人都认为,只要她离开,一切都可以恢复原样。

    “真是太天真。”顾倾之一笑,满肚子的坏水。

    她已经吩咐过德贤商铺的掌柜们,价格是不可能恢复原样了,除非是她爹开口。

    关键是她爹比较疼她,又有黑老护着,涨价的事,就很难实现了。

    “小姐,你别这样笑,看着吓人。”赵怀玲实诚的坐到另一边。

    惹得顾倾之直接给她两大白眼。

    香陵城。

    醉仙楼内。

    醉仙楼的掌柜怎么都想不透自家主子会给顾倾之写了一封信。

    “主上,你的那封信有何用意吗?”

    圣半秋站在窗户边,背对着他,看着窗外的水色。

    他为什么要给顾倾之一封信了?

    大概是显得无聊吧。

    他费的那么大的劲给她查来她想要的消息。

    他以为这个女人会马上动手。

    结果她只是轻轻奥了一声,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就再没有下文。

    以他的了解,顾倾之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人。

    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她既然不动怒,也不追究。

    就只能说明,这个女人有自己的打算,她是想给对方来个致命一击吧。

    “总感觉香陵没有她,清净了不少。”圣半秋遗憾的说道。

    掌柜是一头黑线,主子偶尔的恶趣味,他真心难以接受。

    “刚好这次回甘南,找个热闹人,让甘南也热闹热闹。”圣半秋转身,还真有点迫不及待的意味。

    掌柜:“……”

    主子这句话,让他怎么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