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重生之魔教教主〕〔一棍碎天〕〔帝少追缉令,天才〕〔组团穿越到晚明〕〔踏星〕〔噬天龙帝〕〔重生八零:媳妇的〕〔金玉良医〕〔无光之月〕〔终极透视眼〕〔总统的私人医生〕〔细胞修神〕〔本港风情画〕〔女老板在上我在下〕〔我的大小美女花〕〔天武神帝〕〔沧海无缘〕〔邪皇霸宠:腹黑儿〕〔大汉的光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二十九章 闹事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顾倾之刚把东西收拾下,顺便也告诉管家,她要回去住几天。

    若是白晨轩想来顾府住几天也行,去白府也行。

    管家没有说什么,想必刺杀的事,顾雷霆知道了。

    以顾雷霆这么宠女儿的人来说,把顾倾之放在他的眼皮底下才是最放心的。

    他也给少爷飞鸽传信了,不知道少爷知道这事后是什么反应?

    出了院子,她跟吴刚两人过了回廊,准备到前院的时候。

    “是不是你?”

    白瑶气势汹汹的闯进丞相府,见着顾倾之,劈头盖脸的就骂了一顿。

    顾倾之很是无辜,她貌似没招惹这个白家小妮子吧,怎么今个火气这么大?

    难不成大姨妈来了?

    白瑶怒火中烧,见着顾倾之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更加来气:“你不要跟我装无辜,一定是你做的。”

    “神经病。”

    这是顾倾之留给她的三个字。

    转身就让吴刚把东西提着,准备走人。

    “你还想跑,哼,是不是见修然哥不在家,又打算去勾搭谁啊?”白瑶硬生生的拦住她,口不择言的说道。

    顾倾之低头一笑,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啪~!”

    一记非常响亮的耳光,震惊了所有人。

    白瑶不可置信的捂住脸,“你……你……竟然敢打我?”

    “啪~!”

    顾倾之反手又是一记耳光过去,麻蛋,用力过猛,手有点疼。

    白瑶彻底打蒙了,气势也弱了一半,只会干瞪着眼睛看着她。

    “哼!”顾倾之冷哼一声,脸上早已没有了笑容,严肃的让人害怕:“都说我顾倾之是一个不识礼数的人,没想到知书达理的白家小姐也是个口吐狂言,随意污蔑人的人,啧,还真是长了见识……”

    “我倒要听听,你长了什么见识?”

    不远处几位白家的长辈神色不善的走来。

    她们前面的话都没听见,就刚好看见顾倾之打的第二记耳光还有那些话。

    个个心里极不舒服,她们白家还轮不到她这么个外人评价。

    白修然的母亲赵夫人、白瑶的母亲荷夫人、还有几位夫人全部都过来了。

    白瑶也老大不小了,荷夫人那边的亲戚过来住几天,说该给白瑶找个婆家了。

    荷夫人也知道是这个理。

    偏偏最近白瑶也倔,说除了风灵馆的那位,她谁都不嫁。

    荷夫人是又气又急,幸亏老爷不知道此事,不然免不了又是一顿打,她是心疼女儿,风灵馆的那位她也见过,的确长的一表人才,论相貌不输白修然,可是身份悬殊啊,白府怎么可能让她嫁那种人。

    所以她想了一个办法,就想让赵夫人她们几位给劝劝,毕竟白瑶以前还是听她们劝的。

    谁曾想,白瑶今天根本不在府里,后来白诗柔急匆匆的回来,说是白瑶怒气冲冲的跑到丞相府去了,让赶紧去找她。

    白修然不在家,就只有顾倾之在那里。

    她还担心是不是找顾倾之麻烦去了。

    可是,等她们急冲冲寻来,却撞击顾倾之欺负她女儿。

    她是瞬间都红了眼,看见女儿小脸上,五根明显的红手指印,脸也似乎有点肿,就知道顾倾之下手有多重。

    “你……”荷夫人含着泪怒视着顾倾之:“你凭什么打我女儿?”

    “娘。”

    白瑶立马委屈的大哭起来,那模样看着心酸。

    赵夫人是看不过去了,也不等顾倾之回答,上前也同样一巴掌。

    可惜,手掌在离顾倾之眼前1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顾倾之眨巴着眼,有趣的看着她:“你是白修然的娘,所以我也称呼你一声娘,不过,貌似你这个娘有点偏心了,事情始末都未搞清楚,你就想一巴掌打过来啊,你们白家是不是都喜欢先斩后奏啊。”

    赵夫人脸涨的通红,原本想打人的,却不想被旁边一个大块头捉住,立马感觉丢了面子,心中的怒火更胜:“放肆,哪里来的不懂规矩的人,知道我是谁吗,若是再不放手,我让我儿赶你出去。”

    “不好意思啊,这是我请的人,白修然没有这个权利。”

    说她小人得志也好,仗势欺人也罢,个个有事没事来找她麻烦,怎么,真当她是软柿子,谁都可以来捏一捏吗?

    管家是听见有人惹事,急冲冲赶来的。

    一见那些人,心中一沉,完了,这是要闹事的节奏。

    “少夫人。”

    管家朝着顾倾之深深做了一鞠,带着点息事宁人的味道。

    吴刚这才松手,恢复成木头装,守护在顾倾之身后。

    在场的几个女人都知晓这个大块头不好惹,也不好对顾倾之动手,既然不能动手,就唯有动口。

    “思翠啊,你这媳妇了不得啊,对你都敢动手。”有人嫌事不够大,火上浇油。

    “对啊,翠姐,你说你们家修然那么优秀的孩子,怎么娶了一个如此跋扈的女子,真是我们白府不幸。”更有人使劲下绊子。

    赵思翠,也是就赵夫人,这会也是肝火旺盛,只有婆婆教训媳妇的,还没来没有那个媳妇敢对方婆婆的,真是越想越气,偏偏对方一脸平静,满脸都写着,有事没事赶紧走,她没空搭理的模样。

    “顾倾之,原来你要嫁给我们修然的时候,我是不同意的,是我们老爷可怜你,念你父亲当年有救命之恩,才勉强同意,我原想你只要不惹事,收敛点性子,我们白府也不是容不下你,可偏偏你公然挑衅长辈,欺负弱小,对你这种不忠不义不孝之人,我们白府恐怕再也容不下你,你还是回顾府吧。”

    她这话一半是真心,一半是恐吓。

    她也知道白修然不会休了顾倾之,这点从她儿子和她孙子语气神情中都知道。

    她就是要让顾倾之明白,到底以后见着她该怎么做?

    “不好意思,看见他手中的东西没,我是打算回顾府去住的啊。”顾倾之无辜的说道。

    赵夫人一噎,“那好,从此你再不是我们白府的媳妇,好自为之吧。”

    说完,气势不弱的看着顾倾之。

    她就不信,顾倾之敢接她的话。

    当初顾倾之要死要活非修然不嫁,怎么可能轻易被人休了回去。

    只怕是这会跟她斗气,说的气话。

    却忘了,当初有次在白府,当着那么多长辈,顾倾之也是语气轻快的让白修然给她一纸休书。

    “你说的可是真的?”顾倾之叹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她。

    “千真万确。”

    “你能代表白修然?”

    “我是他娘,当然能代表他。”

    “好,来人,笔墨纸砚拿来,口说无凭,还是白纸黑字来的好。”顾倾之也大气的回道。

    赵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她来真的?

    如今是话赶话,都赶一块,不写都不信。

    “实在不好意思,府里的笔墨纸砚全没有了,既然如此,此事还是等少爷回来再定夺。”关键时刻,管家出来打圆场。

    他真怕夫人给少夫人写休书,到时候少爷回来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对,这事还是等修然回来再说吧。”荷夫人也没想事会闹这么大,赶紧符合道。

    也忘了给她女儿主持公道。

    “哼。”

    赵夫人鼻子里哼了一声,也借了个台阶下,不过嘴里依旧不饶人:“此事可以等修然回来再说,但是今天她必须跟瑶儿道歉。”

    顾倾之似乎听了一个什么笑话:“道歉啊~!”她瞧了瞧努力想躲到荷夫人身后的女子,刚进来的时候,不是气势汹汹吗?怎么这会变小老鼠了?

    “对啊,你打了瑶儿,怎么也得赔礼道歉。”那几位夫人异口同声道。

    “奥~,你们想怎么道歉?”她笑眯眯的问道。

    吴刚见着她一人对着几个女人,从人数上看,是势单力薄,气势上也差了一截,不过心底却叹了一口气,只怕那几位会输啊。

    “虽说修然是瑶儿的堂哥,你是她堂嫂,但你打人这事就是不对,怎么也得跪下赔礼道歉吧。”有人大义凛然的说道。

    “奥~!”顾倾之点点头,表明听见了。

    “对,你不光道歉,你看看瑶儿小脸都肿成什么样,你们家那些名贵的药材怎么也要赔上一些。”

    “小姐。”

    赵怀玲一听小姐有麻烦了,赶紧飞奔而来,唯恐自家小姐吃了亏。

    顾倾之一见她,乐了,转身对着那几位等着她磕头道歉的人:“这样吧诸位,让我家丫头煽你们一巴掌,别说名贵药材了,我让乔神医亲自上门替你们诊治,医药全免,如何?”

    “你。”

    那几位夫人气的脸一白又一青,果然是一个不懂礼教的野丫头。

    “诸位不用这么温柔的看着我,不如,我们问问白瑶小姐,刚刚怒去冲冲闯进来,对我一通呵斥加诬陷又是为了什么?”

    顾倾之朝着白瑶眨了眨眼睛,这个时候咋哑巴了,刚刚挺能说的。

    白瑶眼神躲闪:“你休要血口喷人,我何时诬陷你了?”

    “奥,是吗,也不知道刚刚谁说的,我带着东西出门勾引别的男人去的。”她可是不那种大家闺秀,说不出这么龌龊的话,她说的自自然然,大大方方,显得光明磊若。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瑶,她怎么可能说出如此的话?

    这还是一个大家千金说出来的话吗?

    “你胡说。”白瑶抵死不承认。

    “既然不是你说的,那行,那你就发誓,若你说了这话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够了。”赵夫人呵斥道。

    从白瑶的言行举止看,定是说过这话,可是什么无论如何也不能在顾倾之面前丢了面子,“你一个女子说话为何要如此恶毒。”

    “我恶毒了吗?她只要没说过,何须害怕,对吧。”顾倾之看着白瑶,后者更加缩到荷夫人身后。

    荷夫人现在也是脸色不好,定是自己女儿先来招惹的别人。

    “今日之事,大家也不要再追究了,瑶儿有伤,我们先回去了。”荷夫人息事宁人道。

    顾倾之心中冷笑,倒是挺会为自己找台阶下,一见是自己女儿有问题,不仅不道歉,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自己深明大义一般。

    “我看还是等白瑶小姐把话说完再走也不迟,若是您担心她的伤,我可以让怀玲把乔神医请过来。”

    “顾倾之,你不要咄咄逼人。”赵夫人见不得顾倾之得理不饶人的模样。

    “我逼人了吗?我就是想弄清楚,白瑶小姐为何生如此大的气,一进来就对我劈头盖脸一通指责,您说我要是不弄清楚,这晚上睡觉恐怕都睡不安。”顾倾之一字一句的说道。

    赵怀玲在一旁看着着急,若是以前,她一定会劝劝小姐不要顶撞白府的诸位长辈,可是现在跟小姐混熟以后,她这人挺护短的,即使是白府的长辈都不行,她家小姐连老爷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这些人凭什么指责小姐?

    总之一定不是小姐的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女主她有锦鲤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