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安,傲娇先生〕〔总裁老公,宠宠宠〕〔二货小王爷〕〔就是个普通人〕〔我的极品兵王老婆〕〔神武傲天决〕〔万古金身〕〔变身吃货少女啦〕〔正气冲宵〕〔末世之长歌行〕〔都市之异变修仙者〕〔万鬼吞噬系统〕〔科技研究基地〕〔电影教师〕〔公子撩宠异能妻〕〔三国之弃子〕〔傅先生,偏偏喜欢〕〔混沌幽莲空间〕〔重生神医娇妻:首〕〔最强战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刺杀事件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一餐饭,谁的吃的尽心,谁吃的难受?

    恐怕只有在座的人才知道。

    吃完饭,闲谈了几句,白修然不在家,就剩白晨轩一个孩子,顾倾之怎么都不放心,就回去了。

    临出门前,顾雷霆交代了几句,让她最近不要瞎跑。

    虽不懂是什么意思?

    不过,顾雷霆的话总是有他的道理。

    逐摆摆手,表明自己知道了。

    谁曾想到,不出门呆在家里也会惹上麻烦。

    夜里,大概子时昨夜,有人翻了墙,直奔她的卧室。

    这时候,人都睡的香甜,是最好动手的时候。

    吴刚的警觉性很高,一点的响动就惊动了浅眠的他,院子外面,屋顶上面,几个黑衣人持刀而立,不用猜,也知道冲着谁来的。

    黑衣人没料到还有人没睡。

    一顿之后,几人立马冲着吴刚杀过来,他们要赶在这个大块头惊动其他人之前,干掉他。

    吴刚镇定的看着月色下的兵刃,寒光阵阵,想必人挨上一刀定是皮能见骨。

    手起刀落间,他单手擒住一人,顺手夺过刀,把人朝着另外几人身上砸去,黑衣人武功不弱,敏捷的躲过,一刀劈来,“嘭~!”两刀撞在一起,黑衣人胳膊一麻,手中的刀好险握不住。

    其他几个人趁着两人打斗间,想要偷袭。

    未想,吴刚比他们反应的更快。

    一刀挥来,竟听到有断裂声响。

    须臾间,几个黑衣人身上都中了彩……

    远处传来一阵短促笛音,黑衣人也知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纷纷撤离。

    吴刚没有去追,不管对方是否是离山调虎之计,现在守护顾倾之是重中之中……

    翌日。

    顾倾之打着哈欠刚把门推开,被一张人脸吓了一跳:“怀玲,你干嘛了?”

    一张小脸透着委屈,小嘴瘪的跟个老太太似的,这谁又欺负她了?

    “小姐,我对不起你,呜呜~”小丫头立马哭的可伤心了,眼泪大颗大颗的砸下来。

    这什么情况?

    顾倾之抬头示意旁边不远处的吴刚希望给个答案,这个丫头不会是把她什么值钱的东西给砸了吧?

    “大概我跟管家在说昨夜有人进府的事,让这丫头听见了。”吴刚简要的解释完毕。

    昨夜有人进府吗?

    顾倾之这才注意到院子里段落的刀块还未收拾,吴刚的眼底青影一片,显然是一夜未睡,这是守了她一夜吧?

    “呜呜,小姐,你别听他的,才不是什么进府,是有人想刺杀你,你说我怎么睡的那么死,一点都没听见了,我实在不配做小姐的丫环。”赵怀玲很是自责。

    她早上端好洗脸水,就看见吴刚在跟谁说什么,她悄悄的躲一边,才看清是府里的管家王仁义,吴刚跟他说着昨夜刺杀的事,吓的她一身的冷汗。

    谁如此恶毒,想要取小姐的性命?

    顾倾之一头黑线,这丫头要是醒着,指不定惹出什么乱子。

    要是她一嗓子喊救命,黑衣人对她起了杀心,吴刚是救她了,还是不救她了?

    “行啦,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谁还能对我怎么样?”她安慰道。

    “不行,这事我一定要告诉老爷。”像刺杀这种大事,必须要让老爷知道,以老爷这么疼小姐的个性,定会派人去查的。

    “得,我的小祖宗,这事谁都不要说。”她昨天刚把她爹给她配的那个给退回去了,今个要是把这事一讲。呵呵,她都已经可以想想往后她出门的标配,绝对是前面八个开路,后面四个盯着,中间还架上两人。

    她还是比较信赖吴刚的,当初花了那么大力气才弄来的人,果然是物有所值。

    今天一定要奖一个大鸡腿。

    “可是,万一,老爷以后要是知道了,我……”

    “以后这事不会再有了。”顾倾之也知道小丫头怕顾雷霆知道后责罚她,:“而且这事我自会跟我爹说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当然,也许是一两年后突然想起来,提上一提。

    赵怀玲怀疑的看着她,怎么感觉小姐这话在敷衍她了?

    “你怀疑我?”顾倾之眉毛一挑,假装生气逗她道。

    “不不不。”赵怀玲的头摇的更拨浪鼓一样。

    等着梳洗好,吃饭的时候,吴刚才问道:“夫人,知道哪些人是谁派来的吗?”

    他交过手,身手不错,不是一般的人。

    “不是冲着我爹,就是冲着白修然来的,只能说我是一个悲催的受害者。”她说的随意,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此事需尽快告诉顾老爷。”吴刚根本就不信她的话。

    从早上她听见有人来刺杀她时,就表现的太过镇定,似乎知道般。

    他特意问过管家,以前顾倾之的院子有没有招过贼之类的,果然,在她嫁入丞相府不久,是有人偷偷进过她的院子,具体有没有得手,顾倾之没说过,谁也不知道。

    顾倾之歪头斜眼看着他,“有什么,你就直说。”

    吴刚:“那些人根本不是冲着别人,而是一开始就冲着夫人的吧。”

    “聪明。”

    不得不说,吴刚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话不多,但看的比谁都通透,“接着说。”

    “若是没猜错,一开始那些人似乎是冲着夫人的某样东西来的,不过昨夜却是冲着夫人的命来的。”

    顾倾之都忍不住要为他喝彩,当真猜的八九不离十。

    她也大方承认道:“不错,第一次冲着我的钥匙来的,昨晚嘛,怕是他们既要钥匙,又想要我的小命,哈哈,说来,我还是要谢谢你,性命攸关的事,我竟然毫无察觉,一觉到天明。”

    前面,她还讲的正经,后面她越讲越没个正形。

    别说吴刚,就连门外偷听的管家都一头黑线。

    这么严重的事,她都不感觉害怕吗?

    “那为什么不告诉顾老爷?”

    这话,不仅吴刚不解,门外的管家也是不解。

    按道理说,她竟然都知道,为何不说出来,好抓住此人。

    “我没证据啊,全凭猜的,你觉得谁会信?”她耸耸肩,也很无奈。

    捉贼拿赃,即使抓到那些黑衣人,若是他们死活不说谁是幕后黑手,又有什么办法?

    还打草惊蛇,不如就放在眼皮底下蹦跶几天。

    吴刚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心想到,看来以后更加不能掉以轻心,势必寸步不离的保护。

    “夫人,要出门?”

    顾倾之吃晚饭,刚走到大门口,就被管家拦住。

    “恩。老爷子说想吃水晶虾饺,我让人做了点,准备送过去。”

    “我觉得夫人最近还是呆在府上比较好,东西我让人送过去。”管家恭敬的回答,白修然出门前,特意交代过,要照顾好新夫人跟小少爷。

    昨夜的那场刺杀,他都未发现,若不是吴刚告诉,或许府里谁都不知道。

    这让他汗颜。

    非常时期,还是让夫人在府里呆着,至少有人保护着,一般人也轻易进不来。

    “王伯,你也不要太在意,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任你丞相府铜墙铁壁,要出事谁也拦不住,再说,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证明我这个人运气好,能逢凶化吉,放心吧,我就去老爷子那里坐坐,不会去别的地方。”

    管家还想拦着她出去,结果被她一通话噼里啪啦下来,说的一愣一愣的。

    眼睁睁看着她离去。

    罢了,那就暗中找几个保护着。

    “什么?”

    乔神医胡子气的一翘一翘的,也顾不上给人瞧病了,丢下人就去了后院。

    猴子尴尬的朝着病人笑笑:“您稍等一下,我师傅他是有事,去去就来。”

    哎,都怪他大嘴巴。

    在后院见着吴刚跟护院秦天交手,两人你来我往间,全是高手的对决,狠准快,啧啧,也不知道疼不疼?

    顾倾之躺一处阴凉处,身下就是乔神医经常躺的那把黄花梨木太师椅。

    一般人不给人躺,这也就小姐躺上,师父不发飙。

    他离的交手的两人近,隐约就听到一两句对话。

    秦天:“丞相府昨夜有人闯进来?”

    吴刚:“恩。”

    秦天:“身手如何?”

    吴刚:“比你弱点。”

    接下来又是一番打斗,所以他进大厅的时候,就在师父耳朵边悄悄说了他听到的话。

    他以为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兴许就是哪个不长眼的小毛贼,偷东西偷到丞相府去了。

    可是,乔神医的反应有点大,杀气腾腾的就起来。

    “你还瞒着我?”乔神医不高兴的瞪着一脸没啥事的人,这么大的事,她竟然无所谓,是不是人要出点事,她才会说啊?

    “啊?”

    顾倾之眯着眼,让顾二给她按摩了,猛不丁的听到老爷子吼她。

    出什么大事了?

    吴刚跟秦天也停止了动手,静静看着他们那边。

    “昨夜到底谁去了丞相府?”

    “额?”顾倾之看着猴子讪讪的站在后门口,不肯走近一步,又白了一眼吴刚跟秦天,一群大男人比她都不会保守秘密。

    “哈哈,老爷子,你先坐,我慢慢跟你讲。”

    她赶紧站起来,讨好的拉着乔神医坐下,“这事啊,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其实……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昨夜睡的太死,今天早上起来才听说,听了两句也没听清楚,要不我回去帮您好好问问?”不得不说,她反应很快,立马想到对策。

    乔神医何许人也,吃的盐都比她吃的米还多,还能看不出来她那点小伎俩:“行吧,既然你也把我当成外人,我也不过问了,我让你爹来问你。”

    语气中透着失望,神情中带着伤心。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凭这表演,顾倾之都要给满分,虽说知道在演戏,她也不能戳穿,只好求饶道:“哎哟,老爷子,我错了,你就跟我亲爷爷样,我还能把您当外人,我让吴刚跟你说吧。”

    吴刚平日话少,但不代表人家语言能力差,三下五除二,没十分钟竟然把事情的始末讲的一清二楚。

    “你说有人要刺杀小姐?”

    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蹭过来,诧异的嚷道。

    “也许,大概,没准的事。”顾倾之赶紧说道。

    乔神医翻了一白眼,“是不是,人要拿把刀架到你脖子上,你才认为是有人想害你?”

    “呵呵。”

    她装傻笑了两声,赶紧闭嘴。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为啥要接受他们的审问?

    “知道是何人所为吗?”乔神医问道。

    要是知道是谁对顾倾之不利,他亲自弄死他们。

    医毒不分家,他有一百零八种方法让对方生不如死。

    “我睡着了不知道,吴刚,你知道吗?”顾倾之装傻的问道。

    “对方蒙着面,未能瞧见。”吴刚还算配合她。

    “这就难办了,你说对不对,老爷子,没看见脸,凭着身形,也不好找啊。”

    “哼。”乔神医一声冷哼,“有什么难办的,你等会过来,我给你一点东西,下次再动手的时候,朝着他们身上撒,迷不晕他们算我输,即使跑了,那种气味一时半会也洗不掉,凭着气味我也能找到。”

    顾倾之听着一头冷汗。

    果然得罪谁,不能得罪大夫。

    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救你命,什么时候要你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阴倌法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