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深赋流年〕〔洪荒之无上妖帝〕〔夜幕下的武者〕〔我有一个立方体〕〔杀出个位面〕〔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地球穿越时代〕〔造尸成神〕〔我的黑碑有灵气〕〔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五神天尊〕〔天下第一剑道〕〔圣天魔帝〕〔盛世为凰:暴君的〕〔三界之主〕〔绝代掌教〕〔神眸创世〕〔伪装成隐士高人〕〔都市之魔神驾到〕〔神级帝二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谁调戏了谁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对于赵千寻这个问题,顾倾之认真的考虑了三秒,给出了一个中肯答案:“如果是我,一定会货比三家,没准那个三王子是位年轻有为的好青年。”

    “滚。”

    她是所有多傻,竟然期待顾倾之会给出一个好答案。

    顾倾之很无辜的耸耸肩,她如此诚恳的给了这么好一个建议,偏偏对方不接受,那她也无能为力。

    萧以东也不知道进来谈什么,到现在都没出来。

    她闲着无聊,恰好遇见上次的那位公公,正好让他带她去她上次选定画画的地方。

    既然答应要画,她也不能食言。

    “白夫人。”

    转角处,两个男人并排站立,两人皆器宇轩昂,气度不凡。

    都说美女养眼,美男站一起更是养眼。

    “二皇子。”

    她笑眯眯的朝着两人都行了一礼,能站在赵明清旁边,还能不落下风的,想必也是位大人物。

    果不其然,左边的男子含笑的看着她:“你就是修然的小娘子。”

    调侃的语气,跟赵弘文如出一辙,要说不是亲戚,她都不信。

    “是。”

    她答的大方,这是香陵城都知道的秘密,她没必要否认。

    “你的画很好。”赵庆阳夸奖道。

    不管是问香会上的那幅僧人图,还是醉仙楼湖中的龙头,再到醉仙楼里的锦鲤嬉戏图,他都见过,可以说他对这种画法非常喜欢。

    “谢谢。”

    猛不然被人夸奖,她还是很含蓄的道了谢。

    若是老蔡在场,肯定会惊诧的掉了下巴,她顾倾之什么时候这么谦虚了,每次被人表扬,总是一副算你有眼光的小人得志模样。

    “白夫人,这是打算逛御花园?”赵明清问道。

    “啊,算是吧。”

    因为知道点历史,她也算知道赵明清最后的结局,她不想跟他有什么交际,说话中就带了点敷衍。

    赵明清眼中有什么快速的一闪而过,“刚好我与白夫人顺路,不如我带你过去。”

    呵呵,她能说不用吗?

    这个男人根本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让那位公公退下,两眼盯着她,看她的反应。

    麻蛋,皇宫就是这点不好,不能把她的护卫带上。

    要是吴刚在场,她根本不必怕这个二皇子。

    现在是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耶?他不一起吗?”

    瞧着赵庆阳站在原地,注视着他们离开,顾倾之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说六叔啊,他要去见父皇。”赵明清好意的解答。

    六叔?

    看赵庆阳的样子,跟赵弘文差不多岁数,竟然会是他们的六叔。

    只能说古代没有计划生育,搞得老大的孩子跟自己兄弟差不多大。

    不过,现在不是她八卦这个的时候。

    最要紧的事,找个什么借口开溜,她可不想单独跟这人呆一起。

    “白夫人有点焦虑?”

    “哈哈,大概是没睡好。”

    这个男人明锐能力太强,一眼就洞察出她的想法。

    顾倾之心里的警铃大作,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啊。

    “我很好奇,白夫人区区一个弱女子,当时怎么能如此镇定,把一帮男人放倒,还能把我大哥救出来?”

    赵明清的长相阴柔,看人说话的时候,眼角会稍稍上钩,显得特别媚,但千万不要小瞧他,眉骨下方的眼睛里却藏着伺机而动的毒蛇,致命的那种。

    顾倾之脑子里揣摩了无数遍他的意思,也没闹准,这是兴师问罪了?还是褒奖?

    只好傻笑一声:“运气,运气,纯属运气。”

    “呵,是吗,那白夫人的运气挺好。”

    “不,相比起来,二皇子运气比我好多了。”

    “哦,何出此言?”

    “二皇子一出生就是皇亲贵胄,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投十次胎都不可能的机会。”从来不知道,她拍马屁的功夫竟然无师自通。

    还拍的不刻意,让人不反感。

    赵明清显然也很受用,夸了一句:“没想到白夫人如此会说话。”

    刚刚他差点动了杀机,他以为这个女人话中是另有所指,看来是他想多了。

    “哎呀,我刚刚去五公主那,东西落那了,不好意思啊,恐……恐……”

    看着胳膊被人拉住,顾倾之闭嘴,男女授受不亲,他不懂吗?

    更何况她是一个已婚妇女,旁人就更加要避嫌。

    “白夫人,怕我!”

    他拉近与她的距离,邪魅的说道。

    “不,我比较怕我们家修然,你也知道我多幸苦才嫁给修然的,白府一向很注重礼仪这些东西的,万一被人误会,传到我们家修然耳朵里去,一怒之下把我给休了,我找谁哭去啊。你说对不对。”

    “是吗?白夫人与我大哥孤男寡女呆了几天,难道就没发生点什么?”

    边说,还边用手摸了一把她的脸:“果然滑嫩的很,难怪萧厉为你丢了性命。”

    “呵呵。”

    她干笑一声,内心都快咆哮起来,吃她豆腐,竟然敢吃她豆腐。

    麻蛋,还说出如此下流的话。

    真当她是病猫了。

    “二皇子不怕我告状吗?”她斜着眼,镇定的问道。

    “告状?告什么?”他挑着她的下巴,伏在耳边吹气。

    我去,这是调情?还是恐吓?

    要不是她见多识广,早就吓哭了好吧。

    “从来不知道二皇子的爱好如此特别?”

    “奥?”

    “二皇子这么多年未能立妃,想必也很痛苦吧。”

    顾倾之把人说的云里雾里,赵明清等着她继续说。

    “民间有句俗语,叫别家的饭菜格外香,想必二皇子也觉得别家的媳妇格外好吧,不过,可惜,我除了修然外,谁都不爱,所以,还请二皇子自重。”她想退后一步。

    奈何腰被人搂住,不肯放手。

    赵明清:“原来白夫人如此懂我。”

    懂你奶奶个腿,还能没见过如此不要的脸的人。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伸出手,掐了掐赵明清的脸,“其实二皇子的脸比我的更滑更嫩,不过二皇子以后还是不要这样笑,不讨喜,你应该这样……”说着两只手点在他的嘴角旁,往上提拉着,“看,这样就顺眼多了。”

    赵明清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有想过这种。

    近在咫尺的女子,不害怕,亦不紧张。

    一副女流氓的模样占着他的便宜。

    “哈哈哈……”

    如此时刻,这个人笑的跟个神经病似的,也不怕把人招惹过来。

    哎,要是被人看见,她大概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非常不文雅的翻了一个白眼,顾倾之听之任之,所幸耍了流氓,不如流氓到底。

    “二皇子的腰挺细的。”

    流氓的摸了两把赵明清的腰,猥琐的夸奖道。

    赵明清脸色一变,一把推开她,神色晦暗不明,这女人还真大胆。

    “白夫人。”萧以东从树林中穿插过来,朝着她的方向喊了一声。

    “小萧将军。”

    顾倾之一喜,特别夸张的跑过去,“谈完了?”

    萧以东点头,朝着赵明清方向点点头,算打过招呼。

    “走吧。”

    “好。”

    她的脚步从来如此轻快,恨不能握着萧以东的手好好感谢一番,真是她的大救星。

    要是再面对那个神经病多一秒,她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赵明清看着她的背影,眼中波涛汹涌,哼,还没完了!

    “你刚刚在跟二皇子说什么?”马车上,萧以东问道。

    “啊,谈论豆腐问题。”她随意说道。

    豆腐?

    关豆腐什么事?

    两人也不像会谈论豆腐问题的人啊?

    萧以东没明白,不过还是好意的提醒道:“白夫人还是与二皇子保持距离。”

    “我知道。”刚刚要不是她摸了他的腰,只怕赵明清没有那么轻易放手。

    哈哈,有些人的腰还真的很敏感啊。

    她真的赌对了,虽说她顾倾之没什么好名声。

    可也不愿意背负一些莫须有的恶名。

    “对了,过两天我会离开香陵一段时间,离开前,不知道能否请白夫人喝次酒,感谢你那日的救命之恩。”萧以东看着她。

    “好。”她也不是忸怩的人。

    从宫里出来,她回了一趟顾家。

    青年男子正与顾雷霆交谈甚欢。

    “小姐,你回来了。”管家徐有图上前说道。

    “对。”

    她笑着走进去,大厅中谈话的人全部扭头看向她。

    “爹,今天有客啊。”

    “倾之,快来,你看看这是谁,你小时候特别爱粘着人家,总是季哥哥的叫着。”顾雷霆心情很好的说道。

    “爹,我们见过。”

    “你什么时候见过?”

    “老爷子的半世堂。”

    “是吗?这次玄舒过来考试,就住我这了,你没事也回来领着他到处逛逛。”

    季玄舒赶紧阻止道:“顾伯伯,不用了,我知道倾之也挺忙的。”

    “她忙什么啊,整天瞎混。”

    果然是亲爹,说话一点都不留面子。

    顾倾之乐的挨着顾雷霆坐下:“我爹说的没错,我就整天瞎混。”

    季玄舒不知道接什么,只能礼貌的笑笑,不过她的性格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没个正行。

    “既然回来了,就在家吃晚饭。”顾雷霆让人开饭。

    还别说一桌饭菜,全是她爱吃的。

    姨娘王英花都取笑道:“老爷如今的口味全是按照她的来。”

    “哈哈,那证明我在我爹心中是无可取代的,不管是谁。”她这话是带着玩笑。

    听在不同人耳里,意思都不一样。

    顾雷霆听完是宠溺的一笑,这话没错。

    可是王英花心里一蹬,总感觉她话里有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引凤决〕〔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的贴身特助〕〔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成为首富〕〔洪荒之凤族圣皇〕〔名门婚约:霸道总〕〔总裁太坏,娇妻要〕〔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