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龙惊唐〕〔超强升级系统〕〔暗界纵横〕〔为将死之人献上卡〕〔我家有条大狗子〕〔重铸星海〕〔说好的末世呢〕〔锦绣良田:农门贵〕〔史莱姆的进化之路〕〔废土征途〕〔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投出个未来〕〔木叶之隐藏BOSS〕〔太平洋超级帝国〕〔谍影〕〔绿茵之传奇草根〕〔战车少女之红色忠〕〔机破星河〕〔龙魂战尊〕〔打破修真循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二十四章 和亲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醉仙楼在香陵城彻底火了。

    以前是很多文人才子喜欢他这里,现在是达官贵人也都爱往他这里坐坐,只为感受一番,以假乱真的锦鲤嬉戏图。

    这几天,顾倾之也没有过去。

    圣半秋让人给她带了一封信,上面有她想要的东西。

    她对着信冷笑了半响,随即放在了灯罩上,信化为灰烬。

    白修然去了甘南,临走前也只是让她照顾好白晨轩,剩下的什么都没说。

    顾倾之原本是有些尴尬的,想着回顾家住上个十天半个月再说。

    除了赵怀玲告诉她的。

    她怀疑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后来见白修然神态与平常无二,她才落了一半的心。

    不过,调戏白修然这事,的确让她羞愧,是不是平日里太压制对帅哥的靠近,所以醉酒后,释放了天性?

    上次临时起意对顾雷霆讲了一个似真似假的故事后,她爹那边也沉寂了好久,今日派人来,让她回家吃饭,说是顾喜年来信了,是写给她的。

    香陵城今年还是一个多事之城。

    作为天罗最大的附属国,东悦此次特意派使者过来求亲,东悦国三王子莫沧澜今年也有十八了,可是一直未有婚配,听闻当今五公主倾国倾城,为表两国之好,特来让圣上赐婚。

    这原本是一件喜庆的事。

    偏偏赵千寻不乐意,直言不想嫁的那么远。

    身在皇家,最不能支配的恐怕就是自己的姻缘,为了江山社稷,为了两国关系稳定,哪怕她是圣上最疼爱的女儿,也必须出嫁。

    结果,赵千寻大闹了一场金銮宝殿,嚷嚷着宁愿死,也不要嫁。

    气的圣上命人严加看守她,没有他的命令,不允许出宫半步。

    顾倾之听到这事的时候,还是萧以东跟她说的。

    那五公主也是一位奇女子,竟然让人带信给萧以东,让他请命娶了她,若是她父皇不同意,他们还可以私奔……

    吓的萧以东抖落了手中的信件,在沙场锻炼出来的金刚心都震了一震。

    他似乎没有跟这位公主有过任何的儿女情长,也没有说过半点的暧昧语气,这位公主何来的错觉,认为他喜欢她?

    好巧不巧,信件掉落的瞬间,被他娘一个猛虎扑食给抢去,他都怀疑他娘一直在暗中偷窥他,见着信里的内容,他是百嘴莫辩,直接被他娘拿着扫把赶出来了,说是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既然人家公主都有此等决心,他一个大男人就更不能怂,命他进宫去求亲,带不回公主,他也不要回来了。

    苍天大地啊,你说他冤不冤。

    家又不能回,正在路上瞎逛了,一顶软轿停在他身边,帘子掀开,露出一张笑脸,不是别人,正是顾倾之。

    “哈哈哈。”

    顾倾之很不厚道的在一旁狂笑。

    萧以东古铜色的脸黑了一层,果然不能对女人讲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小萧将军,我听闻你驻扎边关时,那些外族见着你,就如同老鼠遇见猫一样,怎么到这位公主这里,你就怕了呢?”

    “我怕什么!”

    萧以东不赞同道,是男人都不喜欢说自己怕女人,立马就反驳。

    “你不怕吗?”顾倾之眉一挑,眼尾自动挑高,仿若一只挖坑的小狐狸。

    “哼。”萧以东鼻子里哼了一声,不搭茬了。

    他总感觉顾倾之没安好心。

    果然,只见她眼珠咕噜噜转了两圈后:“小萧将军,以你男人的眼光来看,五公主长的如何?”

    末尾她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不答,我当你心虚,就是默认了。”

    萧以东看着她那八卦的模样好笑,也没有什么心不心虚的,答的坦荡:“漂亮。”

    “那你觉得五公主的性格怎么样?”

    这个问题,萧以东想了想以往跟他相亲的那些女子,不是太绵软,就是太吵闹,五公主这方面就比那些人好太多,“公主性子活泼,待人也是讲理的,不错。”

    “是吧。”

    顾倾之贼贼的笑,“你说你家跟你安排了那么多女子,你没一个满意的,刚好你也单身,公主也单身,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你还有好犹豫的。”

    “东悦已经派人来提亲了。”萧以东提醒道。

    “那又如何,男未婚女未嫁,谁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退一万步来说,哪怕是结婚……咳~,我是说成亲了,碰见喜欢的,也可以争取幸福的,只要对方肯和她夫君离了。”她说的理所当然,作为一个现代人,见多了结了又离的,离了又结的。

    “那你了?”

    “额?”

    顾倾之没明天他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解的瞧着他。

    萧以东也是懊恼,未经大脑,脱口而出竟然是这句话,当下脸更黑了,“当我没说。”

    顾倾之的脑回路一瞬间通了,“哈哈,你是想问我舍不舍跟白修然离婚吧,跟你讲,若以后我喜欢上别人,喜欢的死去活来,我特定会跟白修然离的,哪怕他是天下最好的男人。”

    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未曾想太多,而是随性想哪说哪,意思也不过对劝说萧以东来点信服的话。

    她那一刻就是那么想的,也那么说的。

    可她从来没有想过另外一种情况,她这一辈子再未喜欢过别人,只有他。

    “好。”

    “你好什么好啊,现在不是好的时候,而是你表现男子汉气概的时候,你往金銮宝殿上一站,求娶当今的五公主,我相信哪怕圣上当时不同意,事后也会同意的。”

    “不用了。”萧以东一口回绝。

    “咦~!看看你这表情,似乎有喜欢的人啊?”顾倾之打趣道。

    未想,萧以东竟然没有反驳。

    顾倾之来了好奇心,连连追问了几次,结果萧以东都避而不答,问多了,萧以东反问她:“那你当初是因为什么要嫁白丞相的?”

    “贪图美色呗。”

    只单论长相,香陵城能比的过白修然的男子没有,差不多的就那么几个。

    她祖宗就是那么一个肤浅的人,以前盛传白修然文采多么出众,她都未放在心上,偏偏一遇白修然却误了终生。

    都说女色害人,她觉得男色害人起来效果加一倍。

    “肤浅。”萧以东对她的回答,嗤之以鼻,女人都是这么肤浅吗?

    “但证明我肤浅的有眼光啊,瞧瞧我嫁的男人,啧啧,天下第一才子,青年丞相,万千美少女最想嫁的人,你看看这么多称呼,结果这个男人进我碗里了,哈哈哈。”她笑的即得瑟又欠扁。

    萧以东很后悔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眼前的女人没心没肺的,提到自己的夫君有着小女人般的得意,却没有情意。

    他不知道该为白修然默哀两秒,还是为他自己高兴两秒。

    两人正说话,有官差疾步而来:“小萧将军,终于找到你了。”

    “怎么了?”萧以东心底一沉,有种不祥的预感。

    “五公主闹自杀。”

    萧以东怀疑自己听错了,公主自杀请太医啊,找他干什么?

    “小萧将军,你快随我入宫吧。”官差想赶紧回去交差。

    “我觉得官人找错人了,舞刀弄枪我会,行医治病不是我所长。”萧以东一口拒绝。

    他若去了,只怕更加说不清了。

    “可是公主跟圣上说她有喜欢的人了。”

    听到这句话,连顾倾之都坐不住了,哇塞,这公主够可以啊,直接摊牌了,看来是一定要萧以东娶她的节奏。

    萧以东:“麻烦跟圣上说声,我直接去顺应府的大牢,就不用进宫了。”

    官差听的糊涂,让进宫了,怎么说去大牢了,逐赶紧解释:“五公主在屋内闹着自杀,后把圣上惊动了,圣上去后问公主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公主承认,但是没有说是谁,圣上大怒,说公主喜欢的人没有担当,这样的男人绝不会让公主下嫁的,圣上让小萧进宫应该是商量护送和亲一事……”

    还以为能听到什么有趣的事,结果结局转变太快,顾倾之无聊,准备走人。

    “白夫人也一同随我入宫吧。”萧以东怎么可能让她一个人溜走。

    “凭什么?”顾倾之瞪大眼睛,她才不要趟这个浑水。

    明显的是,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而我就要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我喜欢的人还要亲自把我送到我那个不喜欢的人那里去。

    想想就太狗血了,她还是明哲保身,远离是非。

    官差也是不解萧以东何出此言。

    “白夫人跟五公主也算朋友,五公主心中若是有苦不方便对宫中的人说,也可以跟白夫人诉诉苦,没准就想通了。”萧以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官差也觉得有道理,可是皇宫不比别的地方,随便让人进去,圣上若是怪罪下来,他们也担待不起。

    “这事我自会跟圣上解释,白夫人,我们走吧。”既然顾倾之已经知道五公主喜欢他,正好让她劝劝公主,免得公主再做什么傻事,不然到时候,他可真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还被万人所指,骂为负心汉。

    谁说带兵打仗的汉子糙,做事大大咧咧,以她看,比她还精着了。

    “喂喂,我真的有事,就不去了。”

    可惜,任凭她说破嘴,某人就跟听不见似的,把她架上了马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