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落难千金〕〔机甲定制大师〕〔忍者战争〕〔矩阵游戏〕〔万物编程〕〔我是个葬尸人〕〔腹黑专宠:快穿女〕〔大宋新麒麟〕〔久爱成疾〕〔千亿盛宠:厉少,〕〔重生之绝世青帝〕〔影视世界游记〕〔横推诸天万界〕〔踏罪寻仙〕〔惹火狂妻:邪帝,〕〔神祇〕〔重生之至尊仙帝〕〔某东方的红萌馆〕〔全民养鲲进化〕〔冰封斗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丢脸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哎。”

    一上午,顾倾之就趴在醉仙楼的桌子上无精打采,时不时叹个气。

    旁人看的莫名其妙,大家都等着她画画了,结果她老人家就是懒洋洋的一动都不动,圣半秋也不催她,做在一旁听着碧莲弹琴。

    吴越被吴刚摁在一边吃早餐,顾二自然是不敢打扰顾倾之的,安静的收拾着笔刷跟颜料。

    想起早上的事,顾倾之真感觉自己没脸在丞相府呆了。

    小丫头赵怀玲拉她起床,昨夜喝酒过了,早上起床头疼欲裂,闭眼歪头喊着不舒服,耍赖的又要重新躺在床上。

    赵怀玲瞧着好气:“小姐,你还记得昨天的事吗?”

    “恩?喝酒了。”

    “然后了?”

    还有然后吗?顾倾之想了想,没什么印象,闭嘴不答。

    赵怀玲自个扑哧一下笑出来:“小姐,你真的不记得了?”

    语气里藏着掩盖不住的幸灾乐祸。

    “酒后乱性?”

    她就随口瞎说的,喝酒太过,一男一女独处无外乎就是这个。

    不过,她穿的衣服还是昨天的,穿戴也算整齐,应该没发生什么限制级的画面。

    昨夜她才如此放心的调侃道。

    赵怀玲听的一噎,她家小姐还真敢说,昨天的事,她都不好意思讲。

    她是好意进来问问小姐要不要洗漱。

    结果她家小姐两只手挂在丞相爷的脖子上,特撒娇的问着丞相爷:“你爱我吗?”

    “爱。”

    “骗人,你都不亲我,你根本都不爱我。”

    边说还边流氓的亲着丞相爷的脸。

    她当时都石化了,长这么大,她真的第一次见女子如此调戏自家相公的。

    风华霁月,犹如九重谪仙的丞相爷竟然脸红了。

    一张俊俏的脸仿若染上胭脂般,绯红一片,丞相爷的容貌自是一等一的,此时更是夺目耀眼,她都看痴了。

    结果她家小姐睁着一双醉眼,特没气氛的掐了一下丞相爷的脸:“小样,你脸是豆腐做的吧,这么嫩。”

    白修然:“……”

    赵怀玲:“……”

    是不是醉鬼都是这般?

    “这位公子,你瞧着很眼熟,大家交个朋友吧?”

    赵怀玲敢以打赌,当时丞相爷本来红着的脸立马都恢复了本来的颜色,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

    后面的,基本上就是她家小姐各种调戏丞相爷。

    一会儿她家小姐表现的像个地痞小流氓,抓着丞相爷的手,说要把小娘子抢回府做四姨太……

    一会儿又化身一个惨遭被人抛弃的怨妇,一脸控诉的抱着丞相爷的大腿,说你真的要抛弃我吗,我哪不好,你说出来,我一定改……

    后来一个人站在椅子上,让人喊她女王大人……

    过程是千变万化,全是小姐一个人在那里演,最恐怖的是,丞相爷虽然不说话,但是各种看着小姐,唯恐小姐摔着……

    谁要说丞相爷对小姐没有感情,她都不会信。

    顾倾之听完赵怀玲绘声绘色的描述,手舞足蹈的还原她昨晚的一切,饶是她脸皮厚实,也顶不住自己昨晚神经病的表现,从来不知道自己能如此精分。

    一大早,早饭都没吃。

    她很没出息的遁了。

    “哎。”

    她又叹了一口气,歪头瞧着一副二大爷模样的圣半秋:“圣老板,你有喝醉过吗?”

    “没有。”

    虽然不知道顾倾之为什么这么问,但是瞧着她苦恼的模样,显然昨天肯定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

    “哼。”她现在就是听不得别人喝不醉。

    “白夫人,其实我喝醉过。”碧莲轻声说道。

    “奥。”她来了兴趣,八卦的问道:“然后了?”

    “恩,我一般喝完就小憩一会。”

    “呵呵。”对这种一喝醉,就乖宝宝的睡觉,顾倾之表示也很嫉妒。

    “白夫人,有喝醉吗?”碧莲体贴的问道。

    “哎,别提了,我还是先画画去了。”

    这样丢脸的事,让她如何回答,只好先去把未完成的事全部做完再说。

    皇宫。

    御书房中。

    威严的老者目光如炬的看着赵弘文及白修然:“你们真的相信是外族人干的?”

    赵弘文没有直接回答。

    白修然罕见的也在走神。

    昨天顾倾之说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他到现在都依然难以消化。

    她说他亲手把她送进了牢狱,她说她临死前,他都未去看过她一眼,她说他恨她,恨不能千刀万剐……

    本来醉鬼的话,他不用当真的。

    可是她用一种浓稠如水的悲伤抚摸着他的脸,眼中透着悲凉,“人生之若初见,可我却想从来都未遇到你,下辈子也不愿再与你有瓜葛,可我回来了,但不是为了你,只是命运还是给我开了一个玩笑,我依然嫁给了你,纵使这次非我本愿,放心这次我会还你自由的,只望顾家有难时,你能公道一点……”

    她的话透着太多太多的信息。

    一般正常人对她这种话,肯定不会信。

    可他信了!

    犹记得,顾倾之雨夜差点出意外那天,她发着烧,嘴中也说了同样的话,她说:“我会还你自由的,不会太久……”

    那日,他还擅未明白里面的意思。

    但是昨夜的醉话,让他彻底茅塞顿开,可是更多的疑惑充斥心间,顾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为何会要死?

    以他的人品,纵使不喜欢一人,也不会让人偿命。

    “修然,你在想什么了?”

    赵弘文赶紧把白修然撞了一下,父皇问话,他竟然走神,真是罕见。

    “臣以为此事需暗中调查。”

    “噢,为什么?”老者问道。

    “凶手给了我们一个跟外族有关的线索,不如我们将计就计,明里顺着他的线索查,暗里查查到底是谁刻意安排的这个线索。一来也可以麻痹凶手,二来正好查出真凶。”

    “好,与我想的一样,只是这事需尽快,以免夜长梦多。”

    “是。”

    “昨天有人来报,更本未查到你们所说的铜矿,而且那些奴隶也没找到,这事你们当中谁去探查一番?”老者虽说是询问语气,但看的却是白修然,赵弘文被人抓住过,若是他去,只怕又遇危险。

    白修然聪慧非凡,计谋又多,他去有些大材小用,若不是他派去的人,半点都没有查到线索,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白修然去的。

    “圣上,臣愿去。”他也早看出圣上的打算,所以没有迟疑,自己领命。

    赵弘文讶然,等着从御书房出来后,不解的问道:“你这一去就是一两个月,府上怎么办?”

    白修然理了理袖子上未有的褶皱,淡淡道:“我若在,她只怕半月都不会见我,留在府中,有轩儿绊着她,我也放心。”

    这什么意思?

    赵弘文听不明白,等解惑。

    结果人说完,就留给他一个背影。

    难道,是吵架了?

    也不对,就白修然这个性子,谁人能跟他吵起来?

    而且顾倾之的性格,他也算了解一些,吵架这么伤身的事,她根本不会去做的,这样一想,就想到了带回来的那只隼,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白夫人,听说你得了一只隼?”

    醉仙楼里,圣半秋随意的问道。

    “恩。”

    顾倾之低头勾勒着锦鲤的背部,应了一声。

    “不知能否割爱?”

    很多人都爱训鹰,能训养一只鹰,也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也非常的讲究及考验人的耐心跟耐力。

    而且鹰这个东西,非常不容易碰到。

    她算是走了狗屎运,蛋壳里自己蹦出来一个。

    “非常不凑巧。”她站直脊背,看了一眼顾二绷紧的手,歪头看向二楼的男子:“我送人了。”

    她的确送人了,当时回来就让老爷子带回半世堂养着了,没想到,顾大以前养过鹰,老爷子就直接丢给他了,后来一回,顾二偷偷的问她,能不能把那只隼给他哥哥养,她一口就答应了。

    顾二的手松了松,朝着顾倾之感谢一笑。

    哥哥从小就养过一只鹰,可惜后来为救他们,被人杀了……

    这次让哥哥养隼,哥哥虽没说什么,可他能看出来,哥哥很开心。

    “真可惜。”圣半秋也不是纠结之人,既然送人了,他也不强求。

    ……

    掌灯时分,顾倾之终于阁下画笔,伸了伸懒腰,终于完成了。

    “圣老板,验货吧。”

    她不着调的喊道。

    碧莲跟随圣半秋一起从二楼下来。

    站在二楼看下面,就逼真形象。

    真正脚踏在上面后,感触就更加深了,仿若全都是活物般,让她不敢下角,“太神奇了!”这是她对此画的褒奖。

    圣半秋随意在周围走了走,并未朝中心走去,顾倾之说是画须晾一晚,不要太走近,水中的锦鲤全部浮在了水面看,有的调皮甩尾,有的三三两两挤在一起,还有的藏在莲叶的下头,就露出一个头,“王树,明日命人从门口搭一个木桥到楼梯口,以后来的客人直接上二楼,一楼就放三五个桌子,价高者坐。”

    不愧是生意者,立马就悟出了赚钱之道。

    “你也不怕亏钱?”

    顾倾之调侃着他,她对圣半秋如此迅速的反应很是佩服,如此短的时间,就能想到这个办法,即保护了画面尽可能的不被破坏,又吸引了众人来观看。

    物以稀为贵,对这样的安排,肯定会有很多看热闹的人抢着坐上一回。

    “亏钱算我的。”圣半秋很满意的看着脚下的画。

    看来顾倾之此次用了心,竟然会想到如此构图,连他都有种踩在水面,看鱼嬉戏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见鬼〕〔头号新宠:禁欲总〕〔爱情说它忘记了〕〔重生渔家有财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引凤决〕〔灵狐妖妃:邪性鬼〕〔网恋么,我98K消音〕〔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盛宠:总裁的〕〔全能奶爸[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