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巅仙缘〕〔魔夜大帝〕〔变身女王大仁〕〔穿入仙武〕〔首长红人〕〔仙道隐名〕〔亿万宠妻:入骨相〕〔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桃运医圣〕〔帝神途〕〔大宋经理人〕〔万剑破〕〔吾名白胡子〕〔诡秘妖异之变〕〔异种骑士团〕〔捡来的仙缘〕〔重生之先声夺人〕〔逆行万年〕〔掌心雷〕〔神帝争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二十一章 青梅竹马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德贤街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半世堂今个看病的人不多,乔神医打发着猴子他们去后院切药,晾药。

    顾倾之慵懒的躺在太师椅上,让她爹派给她的那位影卫买糕点。

    乔神医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这本就是要暗影,你让他去人多的地方,合适吗?”

    “老爷子。”

    随手丢了一颗草莓放进嘴里,眯了眯眼,才继续说道:“人都是群居动物,多接触人群是好事。”

    “就你歪理多。”

    “哈哈,老爷子,不是我歪理,这是事实,小越越,你告诉老爷子,是一个人呆着好,还是跟朋友一起呆着好。”

    吴越刚进前厅,就被顾倾之逮着问话,一张小脸傲娇的一偏,竟然称为他为小越越,他才不会说,他听着竟有些喜欢,“哼,肯定人多热闹。”

    他是最有发言权的。

    大哥很少回去,除了邻居过来看看他在不在,大多数都是他一个人呆着。

    那种孤独真的很折磨人。

    现在他住在半世堂,这里面人很多,也很热闹。

    他天天跟猴子大哥,还有顾二抢吃的,平日里他一个人顶多吃上半碗饭,现在能吃一碗半,身体也比以前好很多。

    “看看,小越越说了大实话。”

    “哼。”吴越傲娇的转头离开。

    吴刚在顾倾之身后看着有趣,小越到这里后,的确开心了许多。

    “倾之?”

    一声不确信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所有人扭头去看,一个俊俏的男子身着锦衣,手中拿着一把折扇,风流倜傥的看着她。

    “额?”

    一个帅哥知道她的名字,尴尬的是,她完全不知道这位是谁?

    “倾之,真的是你啊。”

    男子进了门,高兴的朝着她走来。

    “啧。”

    乔神医嘴里啧了一声,似在说顾倾之又在哪里惹来的桃花。

    顾倾之脸皮一向厚实,见着男子看着她分外亲昵的眼神,猜想定是她祖宗的老熟人,心里不免感叹了两句,她祖宗眼光也不咋滴,放着这么一个帅哥不要,偏偏选了白修然这个二婚的。

    季玄舒心里很高兴,他与顾倾之已经五六年未见面了。

    在他的印象中,顾倾之还是那个喜欢笑喜欢闹的丫头。

    后来顾家的生意越做越大,顾倾之搬到了香陵城,他们就再未见过。

    若不是今日身体不适,想找个医馆看看,他或许就碰不上她。

    “倾之,是不是不认识我了,我记得小时候,倾之最爱爬在我家墙头找我玩。”

    “咳~!”

    他这说,顾倾之很快在脑海中找到了一段记忆。

    她祖宗以前在丽水住时,她家与季家靠的及近,她祖宗的确爱去季府找人玩,可是季家是个百年书香世家,瞧不起她爹是个生意人。

    所以没少被季家人暗地里贬低,恰好有次她不小心听见了,再去季家的时候,就很少走正门,而是翻墙过去的。

    想来,那时候还有个小尾巴也跟着,每次顾喜年总会紧张兮兮的在墙下看着,唯恐她祖宗摔下来。

    “季玄舒!”

    她准确的喊出了名字,她祖宗的记忆力绝对强过大多数人,记忆中每个人的名字,都记得清清楚楚,一丝都未模糊。

    “我记得你以前最爱喊我季哥哥的。”季玄舒含笑瞧着她。

    任谁都看的出来,这人对她有点意思。

    “丫头,你这又是打哪认的哥哥啊?”乔神医插嘴道。

    “这是我丽水时的邻居。”

    她说的生疏,季玄舒心头微微的失望,他还以为她会跟自己一样高兴了。

    “几年未见,倾之越来越漂亮了。”季玄舒真心的说道。

    小时候那个倚在墙头丢石头的小丫头,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眉宇间更是添了一丝艳丽,只怕整个丽水都找不出比她更好看的姑娘。

    被人夸奖漂亮,显然顾倾之很受用,让人赶紧上茶。

    “你怎么来香陵城了?”她随口问道。

    “今年是三年一次的科考。”

    “那你肯定没有问题,你以前读书一直都很厉害,我爹那会还让我多多跟你学习,哈哈,我就不是念书的那块料。”顾倾之没心没肺的笑道。

    乔神医在一旁听的翻白眼,这是值得骄傲得意的事吗?

    “要聊去后院聊,在前厅碍着我给人看病。”乔神医直接把两人撵走,在这里人多眼杂,万一谁看见传出去,不知道又怎么编排这个丫头。

    猴子在后院教顾二怎么切药了,就看见顾倾之领着一个男人进来了。

    他家小姐什么都好,就是喜欢领人回来,先是顾大顾二,后是吴越,现在又领了一个,次次都是男人,还一个比一个好看。

    这个白丞相也不管管。

    “猴子,倒两杯茶来,把老爷子珍藏的好茶拿出来,不要给我随便弄两杯。”自从她听说老爷子这里有顶级的茶叶,每次都来喝一杯。

    乔神医可宝贝他这些茶叶,就除了她喝外,谁要讨一杯,就等着收白眼吧。

    “倾之跟医馆的人是亲戚么?”见她在这里说话随意,仿佛跟自己家一般,季玄舒好奇的问了一声。

    “哈哈,亲戚倒不是,不过老爷子就跟我爷爷一样,有事没事我总爱到这里坐坐。”

    “倾之真的一点没变,还跟以前一样,跟谁都能打成一片。”季玄舒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眼波中都荡着春意。

    顾倾之两眼斜到别处去,当没有看见。

    吴刚静静的站在顾倾之身后看着眼前的男子,看模样也就比顾倾之稍大点,举止谈吐都得体,能看的出来,这位爱慕顾倾之,但是眼底却不带色欲,一片清明,证明为人正派。

    可是可惜,顾倾之嫁人了。

    而且,眼前的男子再好,比起白修然来,依然差了不少。

    “倾之,有婚配了吗?”季玄舒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呢?”顾倾之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回去。

    季玄舒摇摇头,脸上有些羞涩:“我现在只想考取功名,其他暂时没有打算。”

    “哈哈,是上门提亲的女子太多,你看花了眼吧。”顾倾之明显不信他的说词,戳穿道,她祖宗的记忆里,算算年龄那会也才十一二岁的模样,就有很多小姑娘喜欢他的。

    而且有次季家的一个小表妹,趾高气昂的拦着她,霸道的宣布,玄舒表哥是她的。

    她祖宗那会也霸道,双手一插腰,学着戏文里的恶霸语气:“窈窕君子,淑女好逑,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啊,我还觉得他是我的,不服,咱俩单挑。”

    最终架没打成,那位娇滴滴的小表妹吓到了,哭哭啼啼的就跑了。

    “倾之长的如此美丽,上门提亲的人才多吧?”季玄舒半真半假的说着。

    “茶来了。”猴子眼疾手快的把两杯茶放在两人中间,不爽的看着眼前的小白脸:“小姐,这人谁啊?”

    他怎么感觉这人要打小姐主意了,所以还是问问比较好。

    “你好。”季玄舒有礼的打了一声招呼,自我介绍道:“我姓季,名玄舒,是倾之以前的邻居,从小一起长大,也算……”他看了顾倾之一眼,才羞涩的继续说道:“也算青梅竹马。”

    “咳咳~!”

    正喝着茶了,顾倾之呛的脸通红,在猴子一脸控诉的眼神中,勉强点了点头:“哈哈,从小一起长得,也算关系比较好。”

    “那丞相爷知道你有这么好的邻居吗?”他现在就是打抱不平,人家白丞相多优秀的一个人啊,好不容易肯娶了小姐,要万一出点什么岔子,多可惜。

    所以他要杜绝一切发生的可能。

    “丞相?”季玄舒看着猴子,不懂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知道吧。”猴子笑的很假,一副热心肠的说道。

    “什么?”

    “我们家小姐成亲了。”

    “是……是吗?”季玄舒的脸上一僵,有些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顾倾之,想要确定什么。

    “嫁的就是当朝丞相,啧啧,那可是一位人中龙凤,上通天文,下通地理,学富五车,才华横溢……”

    “行了。”顾倾之抬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你说相声了,这里没你什么事,赶紧晾药去。”

    “还不让我说,哼……”猴子嘴里嘀咕的站到一边,耳朵还是听着他们那边。

    “哈哈,你不要介意,他就话多了点。”顾倾之见季玄舒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心里倒是不断吐槽,要真对她祖宗有意思,早干嘛去了。

    她那个年代,十六七岁嫁人是让人难以理解,但是古代却是很正常,而且,要是男女过了二十岁还未成亲,在他们看来,就很不正常。

    季玄舒如果真的喜欢她祖宗,完全可以等她祖宗十五岁笄年就上门提亲啊。

    只能说有缘无分,注定无缘啦。

    “没想到你成亲了,还是名闻天下的白丞相,恭喜。”季玄舒忍住心中的苦涩,真心的祝福道。

    “谢谢。”她淡定的接受,状似无意的问道:“其实,我有一事不明,当初离开丽水,你说会给我写信的,可是这么多年,我却一封都未收到,只怕是忘了吧。”

    “我写了。”季玄舒诧异的瞪大瞳孔,“你走的那一年,我每月都会给你写上三四封信,可是你一封都未回我的,后来我娘……不,他们说,顾家生意越做越大,恐怕是看不上我们这些小门小户。所以……”

    “如果我说我一封信都没有收到,你信吗?”

    “怎么可能?”季玄舒喃喃自语。

    “你看你当时是把信给了谁,去问问就知道信在哪里了。”虽说真相让人难以接受,但她依然说了出来,他是季家的长子,也是季家的骄傲,他们家想给他找的媳妇必然也是书香门第,知书达理之人,她是贾商的女儿,纵使富可敌国,他们也是看不上的。

    所以他们怎么可能让他把信送出去。

    想必,季玄舒也明白了其中缘由,一张俊脸立刻煞白,嘴中说了两遍,“怎么可能?”就匆匆告辞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