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手皇妃难自弃〕〔缠情私宠:尤物小〕〔恶魔少爷求放过〕〔抗日之战将传奇〕〔魔尊毒宠:鬼医大〕〔谋倾天下〕〔高能诱妻计划:学〕〔高冷教官:媳妇,〕〔无限升级之穿越诸〕〔报告帝少:前方甜〕〔女帝在上:皇夫乖〕〔早安大叔〕〔妈咪好甜:爹地诱〕〔乾龙战天〕〔我有一座黄金岛〕〔冒牌高人〕〔明朝败家子〕〔明星聊天群〕〔奇迹世界传说〕〔图腾圣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二十章 故事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吴刚密切的注视着顾倾之那边的一切,若是有点不妥,他都会过去。

    清月这人他听说过,曾经萧厉还在时,去风灵馆快活,他也一同去过。

    八面玲珑,笑面虎,这是他对此人的评价。

    此刻顾倾之对上清月,竟然不让下风,这让他啧啧称奇。

    她似乎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面对比她弱的人,她看起来也弱不禁风,面对比她强的人,她看起来竟然不甘下风……

    以前学艺时,师傅也曾说过,世上有一种人,看似不强,却让人不敢忽视。

    他今日却从一个女人看到了这句话。

    “我很好奇白夫人到底是谁?”清月直言不讳的问了出来。

    他料想她会否认或者其他。

    “我就是顾倾之啊,从前是,将来也是。”她笑的眉眼弯弯,答的坦坦荡荡。

    清月看了她一会儿,也笑了,或许有天他会知道真相,“告辞。”

    “我送送你。”

    她把他送到门外,在转身之际,他淡定的问道:“你不怕这是放虎归山吗?”

    她乐了,答的干脆:“不怕。”

    她有的是底气,时间早已把答案写好,只等着后人去翻看。

    她不说,并不代表她善良。

    而是历史早已给了定居,最终失败的只会是他们。

    她若是提前公布了答案,饶乱了历史,万一发生什么不可逆转的事,她哭都来不及。

    不若就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看客。

    看着她眼底的笃定,清月心中思量了片刻,也离开。

    农历五月初五,天气闷热,阴沉沉的看着要下大雨的节奏。

    早上,顾倾之让人煮了鸡蛋跟粽子,让白晨轩带了一些带到学堂。

    旁人是一头雾水,不懂新夫人为何要煮鸡蛋。

    顾倾之也没跟人解释,在他们这个朝代,是没有屈原的,难道要她去解释,今天这个日子是纪念屈原,要划龙舟吃粽子么?

    她要是说了,估计会被人当成精神病。

    白修然昨天匆匆回来给白晨轩过了一个生日,后来谁传来消息,又匆匆出去。

    听下人说,二皇子他们出去的时候,脸色非常难看。

    顾倾之刚把早餐吃完,徐有图就来府上,说是老爷让她回去,有事要谈。

    “行吧。”

    她也知是为了什么。

    果不其然,书房中,几大商铺的掌柜也等在那里,见她进来,个个夸着她聪明能干。

    顾雷霆嘴角含笑,眼底却没有光芒。

    顾倾之心底莫名打了一个突,果然还是怀疑上了,不过也不奇怪,她做了这么多事,聪明人应该都会猜测到什么。

    她坦然的接受着众人的赞美,不躲不闪的看着顾雷霆,在这里她就是顾倾之,这是不争的事实。

    顾雷霆自诩在商场上阅人无数,任何人他都能看透几分。

    可现在他连自己的女儿真假都辨别不了。

    壳还是一样的,内里的芯却仿佛调换了。

    倾之没有她的镇定自若,也没有她的运筹帷幄,可她不是倾之又是谁?

    能对着他撒娇的人,真的不是他女儿吗?

    “诸位是想要那些玩偶的底样吧?”听着夸了一通后,她才慢悠悠的说道。

    几大掌柜相视一笑,点头称是。

    他们在这里面看到了商机,当然要抓紧大赚一笔。

    她伸出手指,“百分之一。”

    “额?”

    众人不解。

    “嘿嘿,我要百分之一的利润。”她狡黠的朝着诸位眨了下眼睛。

    众人一愣,瞬间明白意思,有些好笑的看着她,随后又看着顾雷霆,不愧是顾家的人,这事看老板自己给答案,毕竟给来给去,都在顾家人的口袋里。

    顾雷霆:“好。”

    既然他拍板,众人也没有了意见,等着顾倾之承诺什么时候把底样送过去,众人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书房内,她没动,他也没动。

    “爹,听我讲个故事如何?”她率先开口。

    顾雷霆没有反对。

    “从前有个小女孩,心地应该不错,只是太孤独了,越长大越孤独,她就想有人能陪着她,可是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人关注她,所以她做了很多蠢事,脾气暴躁惩罚下人,横行霸道,她叛逆,旁人越是让她做的事,她偏偏反着来,所以她不爱念书,不爱女红,整日无可事事,你说她傻不傻?”

    顾雷霆沉默,陷入了沉思,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一天,这个女孩不小心看到了一个男人,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了,异想天开的要嫁给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人根本就与她两个世界的,结果,未想她真的如愿了,嫁得如意郎君,她也想努力做好他的贤内助,可惜事与愿违,别人早就拿捏好了她的脾气,让她动怒,让她失去理智,纵使别人栽赃陷害又如何,谁能信她?呵~!”

    说到这里,她发出一声讽刺的笑声。

    因为有她祖先的记忆,所以才能如此的感同身受么?

    此刻的她心绪难宁,仿佛在借她的口,控诉她的不公。

    顾雷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这些他全然不知,且倾之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所有人好像都盼着她得到报应,锒铛入狱,满城皆大欢喜,既然有人敲锣打鼓来庆祝这事,她难道是杀了谁,或者跟谁有不共戴天之仇吗?一个一个轮流看着她的笑话,等着她下十八层地狱,人混到这个地步,真的是可悲可叹!!!”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发出三连叹,感叹如花的女子就这样可笑的结束了她短暂的生命。

    “你这孩子又在哪里听来的这些故事?”顾雷霆强自镇定的呵斥道。

    他坚决不承认这个故事跟倾之有半分关系。

    可惜,顾倾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一句:“爹,若让你回到以前,你想改变什么?”

    “这都是不可能的事,不要整日瞎想。”

    “可我回来了,从地狱中爬了回来。”她瘆人的说道,语气凝重带着说不出的阴森。

    顾雷霆脸色微变,手边的杯子忽的一声掉落地上,茶水溅了一地,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你,你说什么?”

    顾倾之一见这场景,完了,玩笑开大了,“逗你了,看你今个脸色太严肃,暖暖场,哈哈,不要介意。”

    这叫暖场吗,这叫吓人。

    顾雷霆脸色很不好,原想说两句重话,可脑海里不停盘旋顾倾之讲的这个故事。

    若它是真的了?

    想到这里,他看顾倾之的神色就带着疼惜,他的女儿遇到过如此大的磨难吗?

    “那女子的家人了?为何没有帮她?”

    “额?”她没想到顾雷霆会问出这个问题。

    “哈哈,爹,就一个故事,你也不好多想了,我还有点东西要买,就先走了。”

    有她在,不管历史的结局如何,至少顾雷霆的结局一定不会悲惨的。

    打开门,王英花一脸不自在的站在门外,手中还端着一罐汤。

    “倾……倾之。”

    “姨娘,你也听见了。”她假装不在意的说道,看着王英花手指紧紧端着盘子的动作,哪怕如此不安,神情都比正常人镇定一百倍,果然是能把顾雷霆都能算计到的女人。

    “啊,你说你这孩子,讲这么吓人的话,别说你爹了,我听了都瘆人。你都在哪学坏的啊。”王英花很快的恢复自然,看似批评,实在很亲昵的对话,很拉近人的距离感。

    “哈哈,我就想看看这个故事吓不吓人,没想到我爹当真了,我能怎么办?”顾倾之调皮的答道,笑的没心没肺。

    顾雷霆在屋里听的一脸黑线,让她赶紧离开他的视线。

    “老爷,倾之是不是得了癔症啊。”瞧着顾倾之离开,王英花关心的说道。

    “哼,我看她那也不是癔症。”

    “那……”

    “你一个妇道人家就不要问了。”顾雷霆果断的打断她的话,“你把汤放下来,我一个人静一静。”

    他现在心乱如麻,他真的需要静一静。

    他不觉得倾之会突然编了这么一个故事,刚刚她笑的那一声,眼中的讥讽太过浓郁,根本骗不了人,这个故事没有别人,只有一个她。

    可他却想了更多,作为父亲,不管女儿如何丧尽天良,天怒人怨,他都不会置之不理。

    能让她在牢狱凄惨的死去,只能证明一件事,当时的他肯定也遇到了什么意外,或者不测。

    顾家如此大的家业,能顷刻间土崩瓦解,寻常人定是做不到的。

    能做到的人,只怕是……

    想到这里,他看着东边的方向,眼神复杂,会跟皇家扯上关系吗?

    不得不说,他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王英花把汤放下,在门外站了足足有几分钟后,眼中闪过狠厉,朝着一处方向走去。

    顾倾之的那个故事,骇人听闻,一般人是不会信这个故事的。

    可她信。

    那个故事里,没有她的出现,可她却不觉得侥幸。

    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回到了从前,事情还未发生的时候,恶鬼知晓了将来的事情,那么恶鬼必然也知道了她的心思。

    难怪她每次看见自己时,笑的如此的意味深长。

    当时还觉得自己想多了,现在想来一点都没想多。

    为了她的将来,必须除掉恶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英雄?我早就不当〕〔引凤决〕〔食霸天下:傲娇夫〕〔顾轻舟司行霈〕〔医世神凰〕〔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锦绣田园:独宠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