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鬼,求放过〕〔全面征服〕〔我的影子会挂机〕〔鬼片的世界〕〔时光与你共缠绵〕〔玄门都市〕〔穿越晚明之不朽帝〕〔极品透视狂兵〕〔大昏君〕〔快穿之女二只想当〕〔一代武侠〕〔最强医仙混都市〕〔无敌魔剑〕〔凡世高手〕〔保安的逆袭〕〔美食供应商〕〔妙手神医〕〔神农小医仙〕〔金鳞〕〔秘典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过往与来生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御书房内。

    气氛凝重,老者脸色不好。

    在他的国土里,竟然有人杀他的臣民,这完全就是对他的侮辱。

    也是对天罗国的蔑视。

    “查,给我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谁杀的那些人,若是查不到,你们头上的乌沙也不用要了。”

    屋内的几个大臣沉默不语。

    那几个村子都是离香陵城只有几十里的路程,如此近的距离,竟然有人敢行凶。

    只怕真相不简单。

    “父皇,此事交予我,必查的水落石出。”赵弘文开口道。

    老者有些欣慰的看着他,不过对他的身体还是有些担心:“你才回来,身体受的了吗?”

    赵弘文:“太医看过,已经无碍。”

    此事本来就是冲着他来的,顾倾之就是被牵扯进来的,好在人没事,但是实在想不到,会有上百人因他而死,如论如何,他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圣上,臣愿同大皇子一起侦查此案。”白修然也站了出来。

    “好。”老者赞赏道,“此事就交由你们负责,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香陵的兵力你们尽管调遣。”

    ……

    醉仙楼里。

    顾倾之端坐在一侧,静静等着对面人的回答。

    圣半秋垂着眸品着嘴边的酒。

    大约一刻钟后,顾倾之坐着乏了,站起来走了两步,不过视线依旧看着桌边的男子,她反正有的是时间,不急,慢慢等。

    “这事不是你应该参与的。”

    圣半秋放下酒杯,如实说道。

    “我知道,这些都是你们男人参与的,我不过想求个明白罢了。”她无辜的眨巴眼,如果这次不是她机灵,只怕身埋黄土,哪能站在这里说话。

    “抱歉,你的问题我回答不了。”圣半秋拒绝道。

    顾倾之猜到他不会告诉自己这些,也不勉强他,“如果这个问题你回答有困难,那么我请教你别的,那个应该不难。”

    圣半秋诧异的看着她,她何来的自信,自己会有她的答案。

    在顾倾之离开之前,圣半秋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因为我爹啊。”顾倾之答的理所当然,“我爹让我惹谁都不要惹你,想想香陵城住着天罗国最大的主,我爹都不担心,还有白修然可是当今的丞相,我那样闹着要嫁给他,我爹都未能皱眉,把我给嫁进去了,由此可见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圣半秋哑然失笑,听着她这么可爱的回答。

    他是该得意,还是该警醒?

    一个厉害的人,别人知道了厉害,应该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圣半秋:“白夫人何时替我把另一幅画完成?”

    他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过两天吧。”她还有一件紧要的事要办。

    “好。过两日,圣某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圣半秋也算答应了她的另一件事。

    “真的。”顾倾之喜上眉梢,她这次可是赚着了,圣半秋的话外之音,她是听明白了,只要她把剩下的一幅画完成,他就帮她查她想知道的那件事。

    她爹说过,请圣半秋出手,没有万儿八千,是请不动的。

    可是,刚刚圣半秋的语气,是打算免费给她查啊,只要她把画给他画完。

    啧啧,她可是赚了,她这画哪怕一幅一百两,两幅也才两百两,根本请不动这么一个大人物。

    “主子。”

    看着顾倾之笑眯眯的出门,掌柜王山河不解的看着圣半秋,为何要帮她?

    “不觉得很有趣嘛!”

    圣半秋眼中光芒闪烁,帮她也只是临时起意,顺便给某人找找麻烦。

    有些人总是看不起女人,这次或许让他改改印象。

    “夫人。”

    见顾倾之从醉仙楼出来,吴刚立马站在她的身后。

    “去承恩寺。”顾倾之看了看天空的太阳说道。

    吴刚虽说不解顾倾之的做法,但也尽职的把马车安排好。

    因为顾倾之不见一次,顾雷霆给她又配了一个高手,她原本是不想要的,结果顾雷霆说,她要是不同意,就给她一次性配五个。

    她立马怂了,虽然她知道她爹配的这个人会事无巨细的说着她每天的情况。

    但是特殊时期,她还是听话点比较好。

    承恩寺这个地方,她这是第二次来了。

    第一次来的时候,牡丹开的正好,不过她的运气不好,恰好发生了命案,扫兴归去。

    寺中此时烧香的人挺多,听说里面有位得道高僧,等得到他的指点,是可遇不可求的。

    好多达官贵人相见这位高僧一面,可惜,高僧都闭门不见。

    顾倾之刚踏入庙门口的时候,寺里的钟声恰好响起。

    古朴的钟鸣,悠远的传来,让人的心境一瞬间平静下来。

    顾倾之抬头看了看上空鸟飞过的痕迹,总感觉今天有好兆头。

    “夫人是来烧香的吗?”寺里的僧人见她站着不动,走过来问道。

    “对。”顾倾之还了一礼,“你们这里有帮人超度的吗?”

    僧人双手合十:“不知道夫人替何人超度?”

    “素不相识之人,但却与我有因果之人。”顾倾之有时候真佩服自己的口才,对着僧人她竟然也会说两句佛家语。

    僧人听着她这么说,朝着一处指引道:“夫人请这么来。”

    大雄宝殿内,檀香萦绕这个空间。

    庄严的大佛怜悯的看着往来的众人。

    木鱼的敲打声,僧人的诵经声,使这里更添了一丝佛气。

    “慧通师兄,这位夫人想要为人超度。”僧人对着一正在念经的男子说道。

    男子的年纪不大,比引她过来的僧人年轻多了,可是却被僧人称为师兄,显然是入门比较早。

    念经的男子停住手中的木鱼,抬起头来。

    一双无悲无喜的眼睛映照世间悲欢离合,就仿若这大厅的佛像。

    顾倾之有一瞬间仿若被人看透灵魂般,眼前拿着木鱼的男子长相普通,可是唯独这双眼睛流光溢彩,可以看见里面藏着大智慧。

    “大师好。”

    “白夫人好。”

    顾倾之挺诧异的,“大师认识我?”

    “我与白丞相是挚友。”慧通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很巧妙的用了他的话回答了她的疑问。

    顾倾之果然没有再问。

    “白夫人是想为那些死去的村民超度吗?”

    果然是一个聪慧的人,她还未说,他竟然早已洞悉,这样的人难怪可以和白修然成为挚友。

    白修然若是不为官,落发修行的话,只怕也是一代高僧。

    这一想,就想的有点多,难免走神。

    慧通也不催促她,静静等着她的回答。

    吴刚在身后悄悄推了推,她才反应过来:“啊,对,我就是为那些人超度的,钱不是问题,只要能好好为那些人超度,需要什么,你们尽管说,我家别的不多,就钱多。”

    吴刚听的一头黑线,这是暴发户的语气啊,明明有时候看夫人挺有学问的,有时候的表现就是一副,我有钱我非常有钱的模样,看着令人牙痒痒,想揍她一顿。

    好在慧通是位高人,听着她的话微微一笑:“白夫人有心了。”

    “哈哈,是吗?”顾倾之龇牙一笑。

    慧通见着她的模样,想起白修然形容她,时而开怀,时而癫狂,但其实这里面也藏着不可发现的温柔。

    “白夫人,可以去后院走走,我让人准备超度的东西。”

    “好。”

    相比前院,后院就显得太过寂静。

    连虫鸣声都比别处小些,好像怕吵到谁。

    “吴刚,听说这里有位一德大师,你见过吗?”顾倾之低头看着脚下的青石板,好奇的问道。

    “不曾。”

    他不信满天神佛,也不信前生与来世。

    他本就是一个沾满血气之人,若不是顾倾之要来,他是不会来寺庙的。

    生死由命,他信的是自己,人定胜天。

    “可是我想见见那位大师。”若是以前,她也不信这些。

    但是她一个现代人,突然来到这里,不信都难。

    她就想问问,她到底是谁?

    她明明就是那个混吃等死,偶尔想学老蔡背着行囊去各个地方画上一副她的作品,她怎么可能是她祖宗了?

    哪怕再是黄粱一梦,她这梦也太长太真实。

    可是该死的梦里,她那个祖宗死活说她就是她。

    她怎么可能是她。

    她还是打算回去了。

    “我弥陀佛,施主,有缘了。”一个慈悲的老者手中握着佛珠站在另一侧。

    顾倾之跟见鬼似的张大眼,刚刚那里是没人的啊,什么时候发现的?

    吴刚也暗中警惕,这人是高人,他什么时候出现,他都没有发现。

    顾倾之:“大师,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贫僧一直在这里,只是施主未曾注意到我罢了。”

    一直在那里?

    顾倾之以自己2.0的眼睛发誓,她刚刚真的没有看见这人站那里。

    “难道大师就是一德大师?”顾倾之福至心灵的想到。

    一德大师未说话反驳,算是承认。

    “一德大师,我想问问,人如果是在别处,但是突然来到此处,请问怎么才能回去?”她就是想回家。

    一德大师拨动手中的佛珠,了然的看着他处:“施主,你怎知你原来不是在此处?”

    “绝对不在。”

    “施主,你何不耐心等候,她的过往何尝不是你的过往,她的来生何尝不是你的来生。”

    顾倾之听的糊涂,直接摇头:“大师,您说通透点,听不懂。”

    “施主,你看见天空的太阳了吗?”

    “恩。”

    “此处的太阳与你在别处看到的太阳不是同一个太阳吗?”

    “额?”她越来越不懂大师的意思,高人都喜欢打禅机吗?

    “施主,你本就是她,何来区分你和她。”

    仿若一道天雷劈上了天灵盖,顾倾之雷的毛发直竖,她怎么可能跟她祖宗是同一个人。

    对,一定不是的。

    她还想再问问大师怎么回去,结果人不见了。

    人了?

    顾倾之眼神询问吴刚。

    吴刚:“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