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造物主说〕〔绝代凤华〕〔重生魔神在都市〕〔逍遥医少在都市〕〔乱世成圣〕〔归一〕〔赤曜星城〕〔奋斗吧,姜英秀!〕〔流芳诀〕〔都市之地狱之主〕〔男主们全是我前任〕〔驭兽狂妃:帝尊,〕〔亿万宠妻:入骨相〕〔最强兵王〕〔都市无敌小村医〕〔快穿攻略:女主要〕〔都市最强战帝〕〔第九洞天〕〔神秘帝少甜宠妻〕〔超品神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找到了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深夜。

    不知道多少人盯着顾府的大门。

    乔神医怒气冲冲的走上门前,咚咚咚的拍着门。

    猴子跟在后面劝道:“师傅您就不要再去闹了,小姐没找到,顾老爷肯定也着急。”

    “他着什么急啊,怎么多天了,一点线索都没有,我是等不了呢,谁知道他有没有找啊。”乔神医嗓门也大,愤愤不平的嚷道。

    开门的人原本一脸的不高兴,一见来人,立马热情的迎了上去:“乔神医,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

    “不不不,您老里面请。”看门的人也知道这位惹不起,赶紧请了进去。

    书房里,顾雷霆眼睛里面满是血丝,这几天他一天都没睡好。

    倾之一天没有消息,他就一天寝食难安。

    昨天实在熬不住,眯了一会儿,竟然梦见倾之的娘一脸的控诉看着他,临终前,让他好好照顾女儿的,结果现在女儿生死未卜,他这个爹当的太失职。

    “老爷,乔神医来了……”

    管家话没说完,乔神医自己走了进去:“顾雷霆,你到底有没有倾之的消息?”

    “没有。”

    顾雷霆苦涩的说道,枉他自诩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结果倾之失踪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有,你就不会派人去找吗?”乔神医暴脾气上来,大着嗓门吼道。

    管家看不过去,赶紧解释:“老爷已经派好多人去找了。”

    “你谁啊,让你说话了吗,出去,还有你,也给我出去。”乔神医气打不到一处来,让管家跟猴子两人都轰了出去。

    关上门,就听见乔神医训斥人的声。

    猴子不好意思的看着管家:“你不要介意啊,我师傅也是关心小姐的安危。”

    “没事。”管家表示理解,可是在他离去的时候,谁也没看见他眼中的幸灾乐祸,要是顾倾之真出点意外,就更加好办了。

    看来找钥匙的事要尽快办妥。

    乔神医在屋内各种嚷嚷,其实手上的动作一刻都没停。

    把顾雷霆赶到一边,嘴里对着门外各种训斥的话,手里的毛笔在纸上快速写下几个字:“倾之有消息了。”

    顾雷霆精神一震,上前拿着纸,眼神示意,倾之在哪?

    纸上又写了八个字:“西南方向,隔墙有耳。”

    另一边。

    顾倾之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脑袋歪在赵弘文的肩膀上睡的正香,连她怀里的小黄也睡的香甜。

    赵弘文无奈的看着一人一鸟,这人还真是心大。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睡的着。

    不知道顾倾之的这个方法有没有效。

    看着远处蜿蜿蜒蜒的火光,山民们还在寻找他们。

    这些山民他倒是不担心。

    唯一怕的是,万一那些要杀他的人知道他出现在红岩村,只怕他们就危险了。

    时间紧迫,希望是他们的人先找到他们。

    启明星在黎明前终于暗了下去。

    顾倾之断断续续开始说起梦话,“麻蛋,你是你,我是我,凭什么说你是我,我是你,你要真放心不下那个男人大可自己追回来,凭什么把她框在这里……”

    赵弘文听的好笑,感觉顾倾之好像在梦里跟谁在吵架。

    只是这吵架的内容,他却听的稀里糊涂。

    “啾啾,啾啾。”

    小黄好像也做了什么了不得的梦,好几次扑腾的从顾倾之怀里跌出去,幸得赵弘文眼疾手快给捞了回来。

    在不远处的地方,一行人急速的朝着这边赶来。

    一人身着白衣静静的拦住他们的面前。

    赶路的人一顿,带白衣人转身,领头的人一愣,“你怎么在这里?”

    白修然朝着领头的人恭敬的行了一礼:“小婿在这里有礼了,丈人也是来寻倾之的吗?”

    乔神医在一旁翻着白眼,这人是怎么知道他们已经有了倾之的消息?

    他们都已经这么隐秘出城了,他都还能跟到这里来,果然有一套。

    “顾雷霆,你愣着干嘛,时间紧迫,还有你这个小娃娃,也不要行那么多虚礼,等把人寻到了你们再来客套。”

    两人一愣,竟觉得乔神医说的有道理。

    一行人又继续赶路。

    乔神医手中拿着一个瓷盒,时不时看看里面的情况。

    里面的蛊虫反应越来越强烈,看来就在不远处了。

    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赵弘文一惊,警觉的盯着一个方向。

    茅草分开两侧,有人从里面冲了出来。

    众人两两相对,全部一愣,接着又一喜。

    顾雷霆看着睡着正熟的女儿,心下一宽,刚想上前,结果乔神医三步两步跑上前,一把拎起顾倾之:“你个鬼丫头,你知道我们多担心吗,吃不下睡不着,你竟然就那么消失了……”

    前面还气愤,后面透着浓浓的担心。

    顾倾之睡的正香了,被人拍醒,懵懵懂懂的,看着眼前熟悉的脸,伸手就掐了一把。

    “嘶~!你个鬼丫头,我不过念了你两句,竟然敢掐我。”乔神医吃痛,顺手也给还回去,掐了顾倾之一把。

    “呀,疼疼疼,不是做梦啊。”顾倾之疼的两眼汪汪,原来是真的,“老爷子,呜呜,我饿了。”

    乔神医翻着白眼,一般女子遇见这样的事,看见亲人怎么也要抱头痛哭一番,结果这个丫头见着他们只喊饿了。

    他们还抵不上吃的吗?

    “倾之。”

    一向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顾雷霆,见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露出了动容之色。

    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放下心来。

    “爹。”顾倾之大概也知道自己让众人操心了,上前给顾雷霆一个拥抱:“爹,我没事,让您担心了。”

    顾雷霆:“无事便好。”

    赵弘文拍拍身上的灰尘,刚想站起来,一只手已经伸在他的面前。

    那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非常好看。

    赵弘文一笑,就着那手站起来,顺便把从顾倾之身上掉下来摔醒的小黄也给抓了起来。

    “没想到是白丞相找到的我。”

    “不,我是来找倾之的。”白修然毒舌的说道。

    赵弘文怄气,“重色轻友的家伙,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竟然抵不过一个娇滴滴的女人。”

    白修然:“如果你也娇滴滴的,没准我会顺便找找你。”

    “你……”赵弘文更加怄气,跟白修然比嘴皮子,完全是找气受。

    他相信白修然没有撒谎,因为从刚才到现在,白修然的视线就一直落在顾倾之身上没有移开。

    顾倾之也刚好看见白修然,两人视线相对,顾倾之习惯性的给了一个笑脸。

    结果白修然立刻留下赵弘文,走上前紧紧看着顾倾之。

    顾雷霆见白修然对倾之的态度,心中宽慰,看来这个女婿对他女儿用情之深,就侧了侧身子,让小两口好好聊聊。

    “夫……”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拥入一个怀抱。

    顾倾之傻眼,众目睽睽之下,白修然突然抱着她,完了,没准香陵城的众多女子要哭断肠,她们心中的白月光啊,竟然搂了她。

    “咳咳~!白修然你发什么疯?”

    白修然一直不松手,旁边一圈看热闹的人,顾倾之脸皮再厚,也不想被人当成猴子围观,只得小声的说道。

    白修然没有说话,所有的话都抵不过刚刚顾倾之的一个笑脸。

    失而复得的宝贝又回来了,这种心情他生平第一次体会。

    他没有对什么执着的地方,顾倾之是他第一次执着的人。

    以前顾倾之也喜欢往外跑,可他知道她会回府,自从顾倾之失踪后,他陡然觉得府里的冷清,那是一种寂寞到骨髓的冷清。

    不过少了她一人,却好像少了全世界。

    “行啦,要肉麻关上门想怎么肉麻就怎么肉麻,人已经找到了,就赶紧回去。”乔神医不满的瞪了一眼白修然,臭小子就这么把他的心肝宝贝给拐走了,要是真敢再娶别人,有他好看的。

    寻来的时候,为了避开某些人的眼线,他们下了一番苦功夫,唯一失算的是,没甩掉白修然。

    回去的时候,他们就走的快多了。

    香陵城南门前,好多士兵出了城恭候着。

    圣上亲自过来。

    “我去,这么大阵仗。”顾倾之瞧了瞧黑压压的人头,眼珠一转:“赵弘文……咳咳~哈哈,大皇子。”

    直呼名字惯了,脱口而出,结果旁边的人瞪着她,才察觉喊错了,好在她反应快:“那个大皇子,南门就留给你走了,我跟我爹都东门就成了,哈哈,那个夫君,你肯定跟大皇子有事谈,我就先我爹家了,过几天再回去。”

    她一向怕麻烦,这次是她跟赵弘文一起失踪,要是被人问东问西,就够她头疼的。

    在场的几人谁不是人精,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的盘算。

    即使他们知道,也不打算戳破她。

    其实顾雷霆也正有此意,带着顾倾之跟赵弘文告辞。

    “啾啾,啾啾。”

    小黄伸着脖子不停的朝着顾倾之叫着,怎么可能把它丢下。

    乔神医嫌弃的看着小东西一眼:“你们从哪个村子里抓的一只鸡仔?家里没鸡肉给你吃吗,这都不够塞牙缝的,等它长大,还要浪费粮食。”

    “嘿嘿~!”顾倾之狡黠一笑:“老爷子,人家这是隼,听说超厉害的鸟儿,好多富家子都想养这种鸟。”

    她这是现学现卖,这些都是赵弘文告诉她的。

    当初他也是嫌弃这只鸟嫌弃的不得了,认为是一只小鸡仔。

    听说这小家伙是隼,乔神医来了兴趣,抓过来左看右看,小黄吃痛,不停的乱蹬,它可不是谁想抓就能抓的,顾倾之怎么还不过来救它。

    “行啦,老爷子。”顾倾之把小黄接过来,放肩上,小黄也是颇有灵性,站在她的肩上也不吵闹了,老老实实抓着她的肩膀,小眼睥睨着众人,还真的有点隼的影子。

    “爹,老爷子,我都饿了,我还要洗澡,我都好几天没洗澡,都快臭了。”

    顾雷霆见着她嫌弃拎着自己袖子闻了一下,嫌弃的模样,笑了。

    小时候的顾倾之也是这般模样的,奶声奶气的喊道:“爹,你闻闻,我都丑了。”

    南门口。

    赵弘文看着眼前的老者,恭敬了行了一礼:“父皇,让您操心了。”

    老者欣慰的看着他:“回来就好。”

    “大哥,你没事吧。”二皇子赵明清关心的上前查看他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

    “既然人回来了,就回宫吧,正好我也有事问你,修然也一起来吧。”老者威严的说道。

    赵弘文失踪这事,无论如何也要查个水落石出。

    能在香陵城公然杀人绑架人,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带出去,简直在藐视香陵的治安。

    “对了,听说顾家的那个丫头跟你一块逃出来的?”马车上,老者问道。

    “是。”提到顾倾之,赵弘文狠狠的夸奖一顿,也把他们如何逃出来的事讲了一遍。

    白修然在一旁听的心惊胆战不已,同时又为顾倾之当时的果断与勇敢喝彩,若不是她的机智,恐怕这两人真的早已不测了。

    老者也是啧啧称奇:“顾家的娃娃果然不一般,当年她爹就不是一般的人物,没想到,哈哈,虎父无犬子,女儿也是一个传奇人物。”

    “父皇,您认识顾雷霆?”赵弘文试探的问道。

    “认识。”老者没有否认,好像想起来什么,笑的开怀:“他是我第一个交的朋友。”

    “什么?”

    这下连白修然都惊讶了,从来没有听圣上提起过,而且顾雷霆似乎也从来没对旁人说过这件事。

    天罗国当今的圣上耶,要是别人知道顾雷霆跟圣上有这么一层关系,只怕今后连各地的官员都要给三分薄面。

    可是顾雷霆愣是没有告诉别人这件事。

    好像根本不想把这层关系说出来,让他沾了什么光。

    这么一想,白修然对他这个丈人也有几分敬佩。

    “其实我挺中意顾家那丫头的,当初若不是旁人说她如何如何不好,我倒想把这丫头赐给你当正妃,哈哈,不过后来才知道,这个丫头喜欢的是修然,好眼光啊!”老者不正经的说笑道。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赵弘文想了想若是真把顾倾之娶回去的场面,应该也挺不错的,当然前提是要现在的顾倾之,若是以前的那位,啧啧,他宁愿正妃之位空格十年八年,也不会娶她。

    一道目光如刀的砍在他身上,不用抬头就知道谁看他。

    赵弘文鄙视的看着白修然,这人还真是会吃醋,他也就想想,又没真的想娶回家。

    还把他当情敌了不成。

    白修然可他通透多了,圣上的话尤为惊天响雷。

    当初萧将军的夫人也是这番说过,原想去顾府上门提亲的,听人说顾倾之的名声不好,才罢休。

    他是不是要感谢当初顾倾之的坏名声,所以才让顾倾之嫁给了他。

    若是以前的顾倾之是现在的顾倾之,只怕上门提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他还能有胜算吗?

    顾倾之的贴上丫环赵怀玲跟他说过,小姐有次说漏嘴,好像嫌弃他是个二婚的,还带着一个拖油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乱伦大杂烩〕〔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