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哥哥当妈咪〕〔世子谋婚:重生嫡〕〔斗气惊天〕〔最强天眼皇帝〕〔横刀刑天〕〔大召唤师之神奇宝〕〔超世纪重神机甲〕〔我的分身是只鲲〕〔穿越之异界成神灵〕〔瑶夜星寐〕〔和亲王妃:冷面王〕〔天下无妃:皇帝爱〕〔咒印巫师〕〔你若为蛊,我便为〕〔灰色爱情:顾总,〕〔天价妈咪:爹地闪〕〔漫威世界的咸鱼〕〔童话召唤战争〕〔美女总裁的超品兵〕〔采个娘子来养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回城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顾倾之他们到红岩村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看着袅袅炊烟的村落,她是激动万分。

    脑海里红烧肘子、糖醋排骨、四喜丸子、水晶饺子等等,全部都过了一个遍。

    这段时间吃的清汤寡水,她都瘦了一圈。

    “啾啾~!”

    大概是第一次达到人类的地方,小黄也比较激动,蹲在顾倾之的肩头,小爪子紧紧抓着她的衣服,小胖身子一晃一晃的,看着特别喜庆。

    精瘦男子显然对这一幕已经习以为常了,专心在前面带路。

    赵弘文哪怕如今再狼狈,依旧风度不变,使人不敢小瞧。

    “诸位,我家比较小,你们多见谅。”精瘦汉子搓着手,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有瓦遮头就很好了。”顾倾之大大咧咧的回道。

    她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让她吃块肉。

    村头,有人蹲在地上抽着汗颜,突然发现有陌生人出现在这里,忍不住看了两眼:“狗娃子,这两个人是谁啊?”

    “奥,奥,三大爷,这两位是我城里亲戚,过来住两天的。”精瘦汉子敷衍的找了一个借口,赶紧走。

    老者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话,这小子不会又闯什么祸了吧?

    顾倾之跟在后面别笑,一直听说好多人家为了好养活娃,从小给自己娃取名都比较贱,说是越贱越好养活。

    赵弘文看着她脸上变来变去的怪模样,就知道她的想法,无奈的摇摇头,能憋住不笑已经算是她顾大小姐给别人面子吧。

    精瘦汉子有一点没撒谎,他家还这真的是在村东头。

    不过家里即没有老,也没有小,就他孤家寡人一个。

    精瘦汉子还算比较有良心,把家里唯一的老母鸡给杀了,炖了一锅肉。

    顾倾之没客气,吃了两碗饭才停下来。

    “赵弘文,我们明天是不是回城?”他们都消失几天了,还不知道她爹会怎样着急了。

    “不能回去。”

    “额?”

    顾倾之疑惑的看着他,这人不会是受了几天苦,上瘾了吧。

    不过,她可不会陪着他吃苦的。

    她都好几天没有洗澡了,衣服也没有换,身上都丑了。

    这要是搁以前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她要回家,她要睡舒服的大床,吃好吃的东西,穿各种好衣服。

    赵弘文知道她怎么想的,无奈的放下筷子:“有人公然在香陵城敢绑架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什么?用膝盖猜都能猜到,利益啊。

    如果赵弘文死了,对谁的利益最大,只要把这个想通,就什么都明了。

    她比赵弘文知道更多的一点是,将来不久的一天,会有一个人为了最高的皇位,与他来场生死争斗。

    不过她即使知道点倪端,却是不能说出来。

    历史已经书写好,若是因为她的原因改变历史,指不定未来会发生什么变化。

    她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完成她祖宗的愿望,保顾雷霆一世安稳,平安到老。

    “意味着什么?不过是有人脑子秀逗了呗。”顾倾之装傻。

    “哎。”赵弘文叹气,无可奈何的说道:“本来那些人是想置我于死地的,可是现在我还活着,只怕他们是寝食难安,以他们的手段,只怕不会让我活着到香陵的。”

    或许在回城的途中,他们就会遭遇意外。

    “这好办,我回去,然后找人来接你。”

    “你跟我一起被抓的,你觉得他们会让你活着回去?”

    “或许我们可以让人去香陵送信,到时候肯定有人过来接我们,到时候就不用怕谁对我们不利吧。”顾倾之理所当然的说道。

    赵弘文不会像她那么天真:“若他送错了人,或者走漏风声,我们只怕更危险。”

    “既然你都考虑这样清楚,那又什么好办法?”顾倾之两手一摊,问道。

    “没有。”赵弘文如实答道。

    “其实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顾倾之看着他:“作为天罗国的大皇子突然失踪,再加上香陵首富的女儿,也是就我也同样失踪,你觉得这里的人会没收到消息吗?我相信我们的画像肯定出现在了天罗国大大小小的城镇,但是从采药郎到红岩村的村民看我们的眼神,都好像不熟悉似的,你说这是故意为之,还是真的没有认出我们来?”

    赵弘文对她的敏锐非常佩服,开始还以为她天真,这个问题他还真的忽略了。

    赵弘文:“看来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

    “久不久留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想办法,怎么才能在今晚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原本她还想好好睡一觉的,为了照顾赵弘文这个病人,她这几天都是随意找个地爬着睡的,实在腰酸背痛。

    赵弘文神秘一笑,他一路走来,早已勘测好了路线。

    夜微沉。

    很多人秘密集中在屋前。

    有人小声的问道:“他真的是那个失踪的大皇子?”

    “应该是的,我一路观察了很久,他们两个人的说话我也听了一些,十有八九就是他们。”精瘦男子肯定道。

    “村长,我们要是这样做,会不会有事啊。”有乡民不放心的问道。

    “那你就让你媳妇跟儿子去死吧。”有人说道。

    “可是万一让人知道了,我们这也是死罪一条啊。”还有人胆小的说道。

    “行了,都给我闭嘴。”先前在村口抽旱烟的老者轻声呵斥:“我们还有选择吗?我们的妻儿老小全部被人劫持了,如果让那些人知道我们没有按照他们的吩咐去做,到时候,不仅我们会死,我们的妻儿老小也会死,如今也只能听那些人的了,要是成功了,那些人把我们的妻儿老小放出来,到时候我们所有人就逃到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继续生活。”

    不仅是他们红岩村,附近还有几个村子跟他们一样,被人把妻儿老小劫持住了。

    他们留下的人,每人也都吃了毒药。

    那群人说了,只要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一定会保证他们妻儿老小没事的。

    乡民们谁不想报官,可是据说有不信邪的想要去香陵城,还没走出一里路,就暴毙在山路上。

    接二连三死了几个人后,他们也老实了。

    他们也存在侥幸,没准那个失踪的大皇子不会让他们遇见了,到时候黑衣人无可奈何,肯定会把他们的亲人放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狗娃子偷偷上山采药,竟然给撞上了。

    开始的时候,狗娃也没发现这两个人就是失踪的那两个人,可是一番相处下来,越看越像,心里是又惊又喜,那些黑衣人可是承诺过的,若是抓住大皇子,赏金千两,这对他来说可是一大笔财富。

    “狗娃子,你确定他们睡了?”老者问道。

    “我看着他们回房的,而且我也在鸡汤里掺了点东西,保证现在睡的死沉。”精瘦男子回答。

    “好,我们进去。”

    房间内一片漆黑,有人把火把举了进来。

    床上盖着一床被子,看不见头,但能看清人躺在里面的痕迹。

    有人大着胆子掀开被子,一个枕头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还有一些其他东西也填充在里面。

    “人了?”乡民们傻眼。

    “不好了,那边房间里,那个女的也不在床上。”有人跑过来说道。

    “肯定是跑了,给我追。”老者一拍大腿喊道。

    在一条隐秘的小路上。

    顾倾之扶着赵弘文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条小路的?”

    赵弘文:“我来过红岩村。”

    “奥,啥时候?”

    “狩猎的时候,当时为了追一只鹿跟到这边来过,当时还是那只鹿引的这条路,只怕连这里的人都不知道这条小路的存在。”

    “哈哈,看来我们运气真好。”顾倾之高兴的说道,“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村民有问题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赵弘文就偷偷提醒她小心饭菜,让不要吃。

    她用银针试探过了,没毒,想来应该是下了点跟迷药差不多类似的东西。

    像这样的,对她来说都是小问题。

    老爷子给她很多药里面,就有解迷药的。

    所以她跟赵弘文各自吃了两颗解药后,非常happy的把鸡肉给吃了。

    应该说是她非常happy,因为赵弘文没吃两筷子,基本上全是她动手解决掉了。

    “进村的时候,你没发现奇怪的地方吗?”赵弘文说道。

    “没有。”顾倾之如实说道。

    “这个村子太安静了,连一个孩子的吵闹声都没有,而且一个女的我们也都没有看见。”赵弘文解惑道。

    他不说,她还真没注意。

    现在想想,见到的村民也都是愁眉苦脸的。

    果真是有问题。

    顾倾之也不是什么愚笨之人,一经点拨立马明白了里面的意思。

    这还真是大手笔。

    赵弘文的失踪,肯定会有大批士兵搜查附近的村村落落。

    然而主谋是知道赵弘文是在哪里失踪的,所以他一定会阻止那些士兵的搜查,若是他请命来搜查这附近的村落,一来可以让这些村民帮忙寻找他要找的人,二来也断绝别人寻来,坏了他的好事。

    果然高啊。

    这是必须置赵弘文以死地的意思。

    如今她跟赵弘文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即使她不知道是谁干的,只怕也活不了。

    想来想去,即使是冒险,他们也必须回香陵城。

    哪怕知道非常危险。

    “你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到香陵城门口?”顾倾之问道。

    赵弘文挺诧异她的这句话,其实她的想法跟他不谋而合。

    只是他必须想个完全之策。

    香陵城,萧府中。

    二皇子抬脚踩到跪在地上人的背上,“一群饭桶,你们活着有什么用。”

    “二皇子饶命,两人消失在深山中已有几天,说不定早已死亡。”提到这事,黑衣人也是憋屈,一群大男人栽到一个女人手上,被迷晕不说,还给他们塞了泻药。

    拉了一晚上,连路都走不动。

    后来,他们翻遍附近几座山,连两人一丝踪迹都没有发现。

    就好像凭空消失了。

    所幸他们两人也根本没有回香陵城。

    “你说他们死了,那尸体了?”赵明清心情很不好,本来万无一失的事,结果让这群蠢货坏了事。

    黑衣人默,要真能找到尸体,也是皆大欢喜的事,偏偏连尸首都查不到。

    赵明清脚下的力气越来越大,黑衣人吃痛,也不敢哼出来。

    “行了。”坐了许久的萧国舅发话道,“人既然已经失踪,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派人守住好各个城门,一经发现可疑人物,秘密抓起来。”

    “哼。”

    赵明清这才收了脚,“你回去跟你主子说,要是再把事办砸了,大家就一起下地狱吧。”

    “是。”黑衣人赶紧撤退。

    “圣上的身体怎么样了?”萧国舅状似无意的问道。

    “身体越来越不好。”

    “哼,老家伙也该让位了。”萧国舅一阵冷笑,自从萧厉死后,他没事就去萧厉生前的房间里看看,那些害死他儿子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白修然必须死,赵弘文也该死,厉儿不是看上顾倾之了吗,也让她一起跟着陪葬。

    当然,现在最该死的,就是那个坐在皇位上的人。

    丞相府中。

    白修然坐在顾倾之的房间内。

    作为顾倾之的贴身丫鬟赵怀玲哭哭啼啼的,“丞相爷,你一定要找到我们家小姐,我们家小姐虽然以前性格挺让人不喜的,但是现在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每次有好吃的,她也分给我们尝,对我也很好,老给我买这买那的,也不凶我,呜呜,也不知道哪个坏人,把我们小姐给抓走了,要是让我找到……嗝……让我找到,一定劈了他。”

    白修然默,他何尝不想找到她。

    可她到底在哪里?

    “奥,丞相爷,我们小姐根本没有对秦姑娘下毒的,真的,我发誓,我这人胆子小,不会去害人,我们家小姐完全是不屑害人的,我们小姐说了,生命如此美好,只有蠢人才会让自己想不开。而且能用钱解决的事,她干嘛要亲自动手……”赵怀玲一股脑的说道,她就觉得她家小姐说的很有道理。

    以前的小姐她不敢保证,但是现在的小姐若是想害人,只怕让人抓不住把柄。

    “我知道。”

    一听白修然的话,赵怀玲立马替小姐高兴起来,果然丞相还是信任她家小姐的。

    赵怀玲想到什么,呐呐的问道:“丞相爷,我想问下,你会纳妾吗?”

    “不会。”

    这话按理他应该当着顾倾之面说的,可是如今他当着她的丫环依旧说了实话,也许哪天顾倾之回来了,她说的这话,小丫头会告诉她的。

    这是他的态度,也是他对她的承诺。

    “哎呀,太好了。”赵怀玲笑哭着:“我觉得小姐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的,小姐以前说过,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是丞相爷娶了别人,她就辞了这丞相夫人的名头,让闲给别人,我看小姐不像说笑的,我还担心丞相爷万一娶了别人,小姐真的离开怎么办?”

    哈哈,看来她是白担心一场。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白修然何等聪慧,原来她是打的这个主意。

    难怪她不在意接近他的女子,她是早就巴不得他能娶了别人吧。

    可是他怎么可能顺了她的意。

    这一辈子,他根本就可能放手。

    不管他消失多久,他一定会找到她。

    “阿嚏,阿嚏。”

    小路上,顾倾之一连打了几个喷嚏,这是有人念她?还是骂她啊?

    “你感冒了?”赵弘文关心的问道。

    “应该不是。”顾倾之揉了揉鼻子:“我们这是去哪?”

    “往东走有一条小河,沿着河走十里路,就有个小屋,那里有我的人。”

    “哎。”顾倾之停下脚步,脑子里转了转:“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去那里。”

    赵弘文不解。

    “直接。”她也说不好:“我觉得对方若是了解你,肯定会按照你的想法来思考,没准他也知道那个小屋,说不定那里面早就有人守在了那里,我们去只会自投罗网。”

    赵弘文:“那我们如今进城?堂而皇之的出现走进去?”

    “嘿嘿,这个嘛,说出来你肯定不信,就是老爷子给了我一个什么虫子,前面几天也没看见它有动静,今天刚到红岩村的时候,它竟然有了点动静。”

    “什么意思?”

    “老爷子说我这个虫子跟他手里的虫子是一对,就是相隔距离近,就能感应,我试过挺灵的,但是我没想到隔这么远,这个虫子竟然还能感应,都快赶上电话了。”

    “电话是什么东西?”赵弘文也挺能抓重点。

    “咳!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不坐下来等等,没准老爷子他们自己找过来了。”顾倾之眨巴的眼说道。

    “啾啾。”小黄也附和的叫道。

    赵弘文对顾倾之身上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早已见怪不怪。

    他听人说过,西疆有蛊虫,千里能感应。

    不过这种玩意非常稀有,但是乔神医手上有并不稀奇,他常年给各式各样的人看病,没准是哪个西疆人给他的也说不定。

    只是乔神医也太宠顾倾之,连这些都能给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