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明录〕〔爷的东宫我做主〕〔非凡教练〕〔大唐不良人〕〔幻弑界〕〔魔宠的黑科技巢穴〕〔舰娘之红色血统〕〔带着满天神佛穿越〕〔白骨入侵〕〔捡了块穿越石〕〔最强帝师〕〔海贼之恶魔狩猎者〕〔快穿之希望你更好〕〔娇妻火辣辣:陆爷〕〔盛妻凌人〕〔武道凌天〕〔青梅萌萌哒:竹马〕〔武道狂徒〕〔透视神医兵王〕〔狂兵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一十章 采药郎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三天后。

    香陵城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气氛凝重。

    大皇子还是没有一点的消息。

    朝堂上,圣上扫落了一地的奏折,一个大活人就那么消失不见。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竟然连人都寻不到,一群吃干饭的。

    白修然心情同样不好。

    脸色难看的厉害,顾倾之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时间越久,人就越危险。

    只怕……

    他真的不愿意朝着坏处想。

    顾府他也去了几趟,顾雷霆也没有查到线索,只说人已经不在香陵城了。

    顾雷霆这几天已经找人在全国各地去找。

    传言这件事的背后有冥殿的影子。

    冥殿与天煞是两个最神秘的组织。

    前者与皇族中的某些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后者却是最不愿于皇族中人打交道。

    两大组织同出甘南。

    白修然准备去一次甘南。

    石洞口。

    顾倾之边割洞口的藤蔓,边看着外面的太阳,小米今天中午吃完了,赵弘文的身体依旧没有恢复,整天躺在石床上,不过这两天她使唤着他帮忙编织藤蔓。

    再不自救,只怕要饿死。

    “啾啾,啾啾。”

    小黄在她旁边蹦来蹦去。

    “哎。”

    看着身边的小黄,顾倾之更加忧郁了,为了给这小家伙弄吃的,她抓虫子,有次还抓到一只老鼠,索性这家伙对带肉的东西都不挑剔。

    这几天她瘦了一圈,这小家伙貌似又大一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阳太大,她眼花了,大中午的她看见一条绳子在半空中扭动。

    好奇的盯着石壁看了半响,等着绳子越来越近,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哪是是绳子,而是一条蛇。

    “哇,蛇啊~!”

    顾倾之藤蔓丢在原地,朝洞里跑去。

    “啾啾,啾啾。”

    小黄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东西的靠近,两眼放光,挑衅的越叫越响亮。

    顾倾之赶紧转身抓住小黄,继续朝洞里逃窜。

    赵弘文正坐在床边编着藤蔓,就听见顾倾之的尖叫声传来。

    心中一紧,从床上下来,还没走几步,顾倾之就已经跑了进来。

    “赵弘文,蛇,蛇。”她是吓的说话都不利索,左顾右盼想找个防身的东西。

    见着她慌张的样子,赵弘文还是挺意外的,被人绑架没见她慌张,逃跑也没见她慌张,现在一条蛇,就吓的花容失色。

    女人果然对蛇虫鼠蚁这样的动物感动害怕。

    “赵弘文,靠你。”寻了半天,只找到一根木棍,顾倾之很自觉的把东西递给他,自己拎着小黄躲在他的身后。

    赵弘文无奈,顾倾之纯属自来熟,开始还跟他客气,大皇子大皇子的叫着,没到半天就直呼他的名字。

    原来这是大不敬的,结果某人愣是理直气壮的说着,反正这里又没第三个人,称呼下又不会死。

    慢慢的靠近洞口,隐隐能看见洞口探出半条身子的蛇,蛇信子不断吞吐着……

    “大哥,这事交给你了,不要怕,勇敢直上,哪怕被蛇咬了,我也有解蛇毒的药,我就先撤了,太吓人了。”说完,顾倾之很不客气的后退。

    小黄反而跟打了鸡血似的,不断的挑衅,两只小爪子乱抓,好像要过去搞单挑。

    “你就不要闹了,就你这小体格,还不够给人塞牙缝的。”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顾倾之拿手点着它的头教训道。

    小黄睁着绿豆大的眼睛不解的看着她,在它的血液里流淌着祖先的骁勇狠斗,不战而退不是它的风格。

    只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完全没有考虑它如今的实力是零,就够对付毛毛虫之类的。

    顾倾之坐在洞内,支着耳朵听着洞外的声音。

    隐隐有木棒声传来,也不知道赵弘文能不能打的赢。

    刚开始的时候,赵弘文只能躺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给的药有特效,第二天就能下床活动,就是活动的时间不能过久,这第三天了,对付一条蛇,应该没问题吧?

    提到药,就不得不夸赞一声老爷子。

    给她的药全都是高级货,她有时候没事吃吃都感觉精神特好。

    老爷子也是怕她乱吃,每个瓶子都贴上字,治刀伤、毒药、秘药等等,反正好东西都给她准备了一点,这次给赵弘文吃的药,里面总共就只有三颗,好像说是什么保命丹,特别珍贵,价钱老爷子没跟她说。

    不过效果看着不错,至少赵弘文吃了,脸色一天比一天好看。

    唯一可惜的事,她没尝到,三颗全给他吃了。

    “呜呜,好汉饶命,我再也不敢了。”一个男子哀求的声音不断的传来。

    顾倾之一愣,听着不像赵弘文的声音啊。

    没过一会儿,只见一个穿着灰布短衫的精瘦汉子求饶的走来。

    “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放了我吧。”男子不断的求饶。

    顾倾之瞪大着眼睛:“蛇成精了?”

    妈呀,她小时候看白蛇传,白娘子化为人形来报答许仙的大恩。

    没想到,她今个也看了一回妖精。

    赵弘文默……她还真会想。

    “求求你们,我上有老,下有小,实在是没办法,才过来的。”精瘦汉子扑通一声跪下来,不断的磕头。

    我去,这还有蛇窝了。

    顾倾之立马来了精神,学着戏文一声叱呵:“大胆妖孽,还不快快报上家门来,你到底哪个山头的?”

    “我家就……就是在红岩村头。”

    “你说你是红岩村的?”赵弘文听出了关键,问道。

    “是,是,小人家就住在红岩村村头,这次我娘子病了,我才冒险上山采点药材的,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们不要抓我去见官。”

    顾倾之很失望:“你不是蛇精吗?”

    赵弘文无语,把蛇的尸体扔地上:“这是你的蛇精。”

    小黄一见蛇,两眼冒光,不断挣扎的要从顾倾之手上下来。

    顾倾之刚一松手,它就跑到蛇的尸体旁不断的啄起来,这可是大餐,它一定好好大吃一顿。

    赵弘文没理会他们,而是转身继续看着男子:“你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不不不,我就是第一次来。”精瘦汉子连连否认。

    “哼,还想狡辩,真把我们当傻子,行不行我把你从洞口扔下去。”赵弘文木棒指着精瘦汉子威严的说道。

    精瘦汉子立刻被唬住,又连连求饶。

    可惜赵弘文根本不理他的,“我数一二三,你要不说,就从洞口跳下去吧。”

    “不不不,我真的是第一次来的啊。”

    赵弘文:“一。”

    “真的,你要相信我,姑娘你跟这位爷说说,我真……”

    “二。”

    “我说,我说。”精瘦汉子无奈,只好如实相告,他的确是红岩村人,不过他是一个采药郎,自从鹿苑成为皇家御用打猎场后,这附近连绵几座山全部给封了。

    他们本来就是住在山下的人,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被封了,那几亩薄地又不能养活人。

    铤而走险,前面的几座山他们不敢去,就去这离的最远的山,越是深山越是有采药,而且人迹越是罕见,不会被发现的。

    他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才发现这个山洞的,山洞不远又有鹰巢,这样就没蛇敢靠近,是个绝佳的住宿地方。

    所以他每次采药,都会住在这个山洞里面。

    实在没有想到,他这次刚下来,就被人抓了一个正着。

    “我们这是在鹿宛里面?”顾倾之一下子高兴起来。

    那离回城就不远嘛。

    赵弘文:“这里离红岩村有多少里路?”

    “大概有六十里。”

    赵弘文沉思了一下,他是知道红岩村的,离香陵城大概有三四十里的路程,这么算的话,他们离香陵城也有上百里的路程。

    “你把我们带到红岩村,今天的事,我们就不追究。”赵弘文说道。

    “好好。”精瘦汉子赶紧答应。

    顾倾之真觉得他们运气挺好,每次都在关键时刻都能逢凶化吉。

    借着采药郎的绳索,他们终于上来了。

    看着远处的高山,她恨不能高歌一曲,不过为了怕那些黑衣人没走,她还是低调点离开。

    哼,等她回去后,一定让她爹,不对,是赵弘文让他爹把绑架他们的人抓起来,一个一个的拷问,看是谁主使的。

    她都差点被杀了。

    精瘦汉子显然对这一带非常的熟悉,各种小路捷径一找一个准。

    他们没费什么力气跟在后面,一会儿就下了山,接着翻第二座山。

    相较于他们这边的情况。

    顾府内,顾雷霆手中拿着有人传来的信。

    信中没有记载太多,但内容触目惊心,八个字,凶多吉少,早做后事。

    “嘣~!”

    拳手垂在桌面,茶杯猛然落地,溅落了一地的茶水。

    王英花陪在身边:“老爷,你不要着急,这怎么能当真。倾之一定会没事的。”

    他何尝不想这么认为,只是给他这封信的人,很少出错。

    “来人。”顾雷霆站起来,脸上布满了杀气,哪怕拼尽顾家财产,他一定要让抓顾倾之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不就是冥殿吗?

    他就不信,世上还有钱办不了的事。

    白府内。

    赵夫人苦口婆心的劝着白修然:“然儿,你听为娘的,这次顾倾之被抓走,也不是谁想看到的,我们上上下下全部都找了,香陵城的士兵里里外外的也搜了,可是连一点线索都没找到了,而且这么多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只怕是遇到不测了,你也不要太把心思放在她的身上,你现在紧要的事情,是找到大皇子,还有就是秦雁儿现在住在你府上,我听好多人说,这几天都是她帮忙打理府里的事,我觉得她也挺不错的,等这事完了,要不要娘派人去秦家,给你……”

    “娘。”白修然突然打断她的话:“大皇子跟倾之都不会有事的,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哎,然儿,你……”

    可惜,人早就走远。

    赵夫人叹气,看着自己夫君:“你看看你儿子,越来越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了?”

    “他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你管那么多干嘛。”说着人也离开。

    赵夫人怄气,小的这样,老的也这样。

    她不操心能成吗,顾倾之一日没找到,修然还能找一辈子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