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豪门:权少宠〕〔无限婚契,枕上总〕〔密爱100分:总裁宠〕〔都市超品医圣〕〔晨光已熹微〕〔火影山脉〕〔这个主神有点懒〕〔星海大领主〕〔世界穿越到我笔下〕〔我的邻居是皇帝〕〔在漫威当超级英雄〕〔重生未来当专家〕〔钻石王牌之投手归〕〔茅山鬼王〕〔仙帝归来混花都〕〔她比蜜糖甜〕〔为夫来也〕〔工业造大明〕〔嫡色生香:侯爷,〕〔情深赋流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零七章 全城寻人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大皇子赵弘文失踪了,他的侍卫死在了一个偏僻的巷子里面。

    圣上大怒,朝堂上掀了桌子,指定丞相白修然彻查此事,绑架者一经抓住,斩立决。

    白修然阴沉着脸,竟然有人在天子底下公然绑架了大皇子,这是在嘲笑香陵城的护卫能力吗?

    还有,顾倾之也不见了。

    同一时间,这两个人都消失了。

    不得不使人联想,这两个人是不是一起被抓了。

    或许,还有更加严重的事情发现,比如两人都遭遇不测。

    “嘭~!”

    一只手狠狠拍在茶桌上,顾雷霆头顶乌云密布,一双眼睛迸发着锐利。

    旁边的下人吓的一个哆嗦,不敢大声喘气。

    “老爷,你先别气,没准倾之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了?”王英花在旁边劝道。

    “哼,肤浅。”

    他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外面说没有敌人是不可能的。

    这次绑架的人到底是冲着他顾家来的,还是冲着皇家来的?

    如果是冲着他顾家来的,倾之的命说不定还有生还的可能。

    但若是冲着皇家来的,只怕倾之的命就很难保。

    不能再胡思乱想了,再想下去,只要没见到倾之的尸体,他就不能乱了方寸。

    “哎,老爷你这是要去哪?”

    王英花见顾雷霆黑着脸,一脸肃杀的离开,着急的问道。

    可惜,人早已不见了身影。

    香陵城的大街上,官兵到处都是,挨家挨户的搜查着人。

    猴子抱着乔神医的后腰:“师傅喂,您别冲动,小姐不可能有事的。”

    “不可能,怎么不可能。”乔神医急的瞪眼,“人就那么消失了,吴刚干什么吃的,不是跟着她的吗?”

    “那不是小姐让人家去买吃的嘛,谁知道人会突然不见,没准小姐跟我们开玩笑了,你也知道小姐一向古灵精怪的。”

    “屁,人都失踪一天了,你告诉我开玩笑,你有没有脑子。”乔神医气的骂他,不行,他必须找人帮忙调查顾倾之的下落。

    “喂,师傅,你去哪……哎……顾大你怎么也出去了,喂,你们人全部都走了,我怎么办?”猴子看着一屋子的病人,乔神医出去了,顾大顾二也出去了,他要不要也出去?

    白府中,众人也都知道了顾倾之失踪的事。

    白修然的娘赵夫人的意思,反正顾家肯定会找人的,她们就不必费这个功夫了。

    白离阳不同意,顾倾之怎么都是他的儿媳妇,于情于理都必须把人找到。

    白立诚跟白乐正是赞同白离阳的意见,虽说白府与顾倾之的关系不好,但是作为白修然娶进门的媳妇,他们白府一定也要派人去寻找,这样说出去,别人也不会说闲话。

    而且大皇子没准也跟顾倾之在一起,寻到了顾倾之的下落,大皇子的下落或许也能找到。

    白老太君看着众人没有发表意见,他们难道没有发现白修然对顾倾之的不同吗?

    即使他们再不喜欢顾倾之这个人,可是白修然心里眼里却都是顾倾之。

    她开始不喜顾倾之,也只是因为顾倾之并不是白修然真心实意想娶回家的。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白修然会喜欢上顾倾之。

    从白修然为了顾倾之,经常留在丞相府吃饭,她就明白,她这个孙子算是彻底载到这个女子身上。

    何况,白晨轩也非常喜欢顾倾之。

    她还怕白修然此生会孤独终老,未想上天还能再派来一个女子。

    现在顾倾之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无论如何也要找人。

    若真的有个万一,白修然或许真的孤独终老了。

    “找,发动所有人去找。”

    她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静下来,老太君什么意思?

    醉仙楼里,一处安静的房间里。

    顾雷霆与圣半秋对面而坐。

    顾雷霆:“只要能把倾之安然的找回来,价钱你随便开。”

    圣半秋摇头,顾倾之的失踪或许是个意外,若是要查,就应该查查大皇子失踪之事。

    查明大皇子的失踪,顾倾之在哪里,也就明朗了。

    顾雷霆一见圣半秋的态度,脸色越发的沉重:“有什么要求,直说。”

    “顾老板,不是我不给你查,而是这事跟皇家挂上了关系,你也知道,我不想跟皇家扯上一点关系。”

    “你知道何人所为?”

    “能在香陵城公然刺杀大皇子的护卫,带走大皇子的人,只怕来头不小,怎么可能会留下蛛丝马迹。”他说的是实话,他的人到现在都没有查到线索。

    “那你就帮我查查,倾之还在不在香陵城?”这是顾雷霆最后的底线,一旦顾倾之出了香陵城,只怕凶多吉少。

    “好。”

    他不是冲着顾雷霆的面子,而是看在顾倾之画的那幅画上,何况她还欠他一幅画没画完。

    若是顾倾之死了,就太没意思。

    香陵城现在是人心惶惶。

    大街上到处都是官兵,每个人都要盘问,想要出城的人,一律不允许出去。

    白修然站在发现赵弘文侍卫尸体的地方,皱眉凝视。

    那些侍卫无一不是中毒死亡,一针毙命。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偷袭,定是高手,而且不止一个人。

    一瞬间杀死护卫,带走赵弘文,到底是什么人?

    会有什么人想至大皇子于死?

    吴刚说过,顾倾之是在街的转角口不见的。

    从那里到这里,其实是有段距离的,是什么吸引顾倾之的注意力不顾危险的走过来看,从而惊动了别人被带走?

    自从顾倾之雨夜中遇见意外,她很少一个人单独行动。

    能令她做出此举动的,肯定当时发生了什么。

    ……

    顾倾之不知道睡了多久,头疼的醒过来。

    眼前一片漆黑,手被绑在了背后,脚也被绑住。

    “呜……呜……”麻蛋,嘴也被堵住了。

    她这到底怎么了?

    做噩梦?

    不,不对,这噩梦也忒真实点。

    让她想想到底发生什么?

    她一个人无聊的站在路边,东张西望,等着吴刚跟她买糕点了,好像看见某处屋顶上面有几个黑衣人一飞而过,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轻功这玩意。

    除了以前在电视上面看过,不过人家是吊威亚。

    这次可碰见真功夫。

    一时好奇心大盛,就追了几步,想看清楚……

    然后……

    然后就没了。

    耳边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还有其他活着的生物。

    顾倾之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看不见光听声音才是最可怕的。

    谁知道身边的是人,还是蛇?

    从哈利路亚念到了南无我弥陀佛,谁来救救她。

    “大哥,为什么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直接杀掉不就可以。”屋外有谁在说话。

    “你知道什么,这是给我们留后路。”

    “留什么后路,要是二……”

    “闭嘴。”屋外的人呵斥道,这样的事能说出来吗。

    一时屋外再没声音。

    顾倾之心里扑通直跳,这几句话的含义好明显,她这是被绑架了,然后准备撕票吗?

    不行,她一定要先自救。

    先支着耳朵听了半响屋外的动静,除了风声,还有虫鸣声……

    她身边的窸窸窣窣声也消失了,好像跟她一样在关注着屋外的变化。

    那么屋内还有其他人吗?

    好人?还是坏人?

    手指的指甲努力探着手腕的方向,自从雨夜遇到危险后,她居安思危让人很多小玩意,比如手腕上面的镯子,也不是一个普通的镯子,里面藏着一个很薄的铁片,锋利无比,能近距离割断对方脖子上的动脉,没想到现在派上用场割绳子。

    大概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显得心情又激动又紧张。

    慢慢感觉绳子松动,双手得到了解放。

    一把把头上的罩子取下,依旧漆黑一片。

    难道她瞎了?

    不对,从窗户露进来的星光看,这是晚上。

    扭头一看旁边,吓的她差点尖叫,身边还真的有个物体。

    看模样,好像跟她一样带着头套。

    对方的头朝着她的方向,好像在看她。

    出于好心,她也帮忙取下罩子。

    四目相对,熟人。

    赵弘文没想到他会看到顾倾之,眼中的诧异不比顾倾之少。

    呵呵,顾倾之大脑立马开始高速运转。

    她爹也就是有钱罢了,绑架她或许会得很多钱。

    但是赵弘文可是大皇子,绑架他可是要杀头的。

    有人竟然敢绑架他,是不是说明她是个无辜的路人甲,不小心牵连进来的?

    果然好奇心害死猫,她就看了看屋顶飞过的人,惹来这么大一个杀身之祸。

    再是抱怨,她还是赶紧给赵弘文解了绑。

    有个人在身边,总比她一个人强。

    怎么样?能打赢屋外的人不?顾倾之挑眉,用眼神示意。

    可惜屋内太黑,根本就看不清她想表达的什么。

    赵弘文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好时候,起身走到墙边看了看窗外……

    顾倾之也想过去,被赵弘文制止。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丝血迹从嘴角溢出,赵弘文捂着心口的方向,哼都没有哼一声。

    被人心中打了一掌,他现在还气血翻涌,一股郁气不得发泄。

    也许几分钟,也许十几分钟。

    顾倾之就那么傻傻的站着,然后看见赵弘文就那么一点点的倒地。

    麻蛋,到底什么情况?

    顾倾之哭的心都快有了。

    不过也怕惊动外面的人,轻手轻脚的走过去,伸手探探对方鼻子,还好,还有呼吸。

    手指探到额间,怎么这么多汗?

    问又不敢问,屋外的人随时都要进来。

    到底怎么办?

    四面都是墙,就只有一面窗,逃是不可能逃出去,硬拼她貌似也打不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引凤决〕〔诱妻入囚:霸宠重〕〔总裁的贴身特助〕〔成精后,大佬们抢〕〔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成为首富〕〔洪荒之凤族圣皇〕〔名门婚约:霸道总〕〔总裁太坏,娇妻要〕〔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