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村扎纸人〕〔抗日之战将传奇〕〔完美风暴〕〔机变之乾坤诀〕〔在下慎二,有何贵〕〔女村长的贴身兵王〕〔幻神〕〔超品巫师〕〔丹武帝尊〕〔极品小神医〕〔神魂丹帝〕〔生死突击〕〔重生校园:天下男〕〔都市透视小神医〕〔重生1988:城少的〕〔卡焰〕〔通天神捕〕〔龙组使命〕〔帝国总裁深深爱〕〔八零天后小军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零五章 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半世堂里。

    乔神医吹胡子瞪眼睛,“你刚刚说什么?”

    猴子缩着脖子:“我就是听说,当不了真。”

    “哼,顾雷霆那小子越来越糊涂了,给我把我那套银针拿出来!”乔神医霸气的说道,顾雷霆竟然为了顾家那帮拎不清的亲戚敢把倾之喊回去教训。

    猴子迟疑的问道:“您要银针干嘛?”

    “还能干什么,给顾雷霆扎扎脑子,把水放出来。”

    猴子赶紧闭嘴,敢这样直呼顾雷霆名字的,也只有乔神医独一份。

    “老爷子,谁惹你生气了?”

    大门外,顾倾之提着点心含笑问道。

    乔神医见顾倾之脸上没有不悦,心才稍微放下,一张脸又恢复往常的模样,嫌弃的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老爷子,上次你跟我说你这里有根百年老山参了?”

    “咋滴,你还想再给那个张家姑娘送过去?”乔神医没好气的说道。

    “老爷子,人家姓秦。”

    “我不管人家姓秦,还是姓张,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缺心眼的,别人霸占你相公,你还热心的送人参的。”他听到顾倾之把他收藏的人参送给别人煲汤的时候,他就想打开这个傻姑娘的脑袋看看,到底怎么想的?

    没看见他去给那个张啊,还是秦的姑娘看病的时候,那个女子楚楚可怜的黏糊着白修然,男人就对这样的女子没有抵抗能力。

    顾倾之竟然心大的给人送人参汤,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难道真的想给白修然再娶一房?

    就她这点道行,只怕到时候更加不会受宠了。

    顾倾之没心没肺的听着哈哈笑,“老爷子,不就一根人参嘛。”

    “一根人参?你这丫头说的轻巧,你当是一根油条啊,这人参一根百两银子,而且有银子都未必买的到。”乔神医快被气死,这丫头就没受到点挫折,不懂人间疾苦,不知道银子有多难挣。

    “嘛嘛嘛,我错了。”顾倾之赶紧认错,把手中的点心递过去,“老爷子尝尝,刚出炉的,咦?”

    顾倾之好奇的看着顾二在前面忙前忙后,“老爷子,你让顾二在帮你忙啊?”

    提到顾二,乔神医脸上才舒展,“这孩子不错,也很有悟性,比猴子强多了,所以我让他跟在我身边帮忙。”

    “哟,不错,要不让顾大也跟你一起学算了,刚好他们两个也住你这里,给你做点事。”

    “顾大就算了,上次让他给我拿三七,他竟然拿了杜仲,三七跟杜仲都不是一个品种,他竟然也能拿错。”乔神医对顾大简直无语到极点,好在这个顾二很有天赋,让他动了收徒的心思。

    “对了,老爷子,我还认识一个人,对药材很有研究,要不也跟你一起学吧。”顾倾之突然想起一个人,心中立马有了主意。

    身后吴刚似有所感的看着她,难道是他想的那般?

    如果真的能成,他真的应该好好感谢她。

    乔神医狐疑的看着她:“谁?”

    “嘿嘿,老爷子,我等会领过来让你看看,包你满意。”说完把点心递给乔神医,哼着小调走了。

    乔神医是从来把顾倾之没有办法,见这鬼丫头神神秘秘的给她留下一句话就走了,只希望不要给他瞎引一个人回来。

    吴越无聊的蹲在巷子口,陪着一群孩子胡闹。

    清秀的脸上虽笑着,眼底却透着寂寞。

    顾倾之站在远远的地方看了一会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大块头:“你经常把他一个人放家里吧。”

    吴刚默,他给人做护卫挣钱为吴越看病,就不会有太多的时间陪伴在吴越的身边。

    顾倾之自嘲一笑:“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自以为是。”

    顾雷霆也是这样,总认为挣很多钱,就是对她祖宗的好,所以把一个孩子丢在家里,一丢就是一年半载,本来就缺少母爱,后来连父爱都感受不到。

    所以她的祖宗才会那边叛逆吧。

    只是为了引起她在乎人的注意。

    可惜,谁都没有放在心里,只当她是在闹脾气。

    吴刚不解,想要看清顾倾之眼底的东西,可惜她早已转过了头。

    吴越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乱画着,一双蓝色莲花鞋出现在他的眼前。

    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又低下头。

    继而又突然抬头,看向女子的身后,眼睛突然亮了。

    “哥。”少年欢快的蹦了起来,一下子挂在吴刚的身上,“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直接被忽视的某人,早已习惯,淡定的转过身,看着两兄弟的互动。

    吴刚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顾倾之:“是夫人要过来的。”

    吴越狐疑的看着顾倾之,“你来干什么?”

    “给你搬家。”

    “搬家?搬到哪里去?”吴越总感觉眼前的女人没有这么好心。

    “总之不会出地球。”

    “什么乱七八糟的。”吴越听不懂,也不想跟她磨叽,拉着吴刚,“哥,今天中午在家吃饭吗?”

    吴刚宠溺的摸摸他的头,“看夫人。”

    “为什么要看她。”吴越炸毛,像一只小猫咪炸毛的朝着顾倾之龇牙。

    顾倾之瞧了一眼吴刚,你弟弟对她意见挺大啊。

    吴刚木着脸,这事该怎么解释?吴越因为赌约的事,一直对她没有什么好印象。

    “你要不要一起来吃,不吃你一个人就可以走了。”吴越傲娇的说道。

    “小越。”吴刚轻呵一声,他知道顾倾之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完全就是为他们好,有乔神医帮忙,既可以帮忙照看小越的身体,他也可以放心很多。

    吴越心里吃味,哥哥还从来没有为别人对他这般过,傲娇的把头扭到一边。

    “小越啊。”顾倾之笑眯眯的喊道。

    “哼。”吴越小模样越发的傲娇,谁允许她这样喊的。

    “你有想过以后做什么吗?”

    “当然是跟我哥哥在一起。”

    “是吗,那万一你哥哥娶妻生子了?”

    “那我也要跟他住一起。”

    “那你会什么?”

    “我会认草药。”

    “是吗?”顾倾之了然一笑:“那你是除了会认几种草药外,是什么都不会罗?”

    “你……”这个说到他的痛处,是的他就是一无是处。

    他身体不好,所以体质很弱,不能像他哥哥一样练武,甚至跟普通人都不能比,他不能淋雨,不能剧烈运动,生命或许哪一天就结束了。

    就像一个废物一样。

    听到顾倾之那轻飘飘的一句话,仿若当头一棒打在他的天灵盖上。

    “少年,人是要有梦想的,不然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你什么意思?”

    “来,我们两个聊聊。”顾倾之一把拎过对她很有敌意的少年,两人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

    吴刚站在原地没有跟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顾倾之完全可以搞定。

    果不其然,约莫半柱香的时间。

    顾倾之一脸得瑟的走在前面,后来跟着吴越,仿若一只斗败的小公鸡。

    “走吧。”顾倾之神秘一笑。

    丞相府内。

    管家把让人调查的事说了一遍,等着自家少爷定夺。

    “你是说有人曾进过倾之房间。”白修然食指点在桌面上,心中不知在琢磨什么。

    “是的。”

    “有查到是谁吗?”

    “没有,只是有个下人经过,恰好看见一道身影,当时还以为是眼花了。”管家说完,似乎又想到什么:“少爷,其实夫人院子里以前也遭过贼的。”

    “什么?”白修然眉头紧皱:“什么时候的事?”

    “好像是新夫人嫁过来没几天吧,当时护院的人,说看见一个黑影窜进了新夫人的院子,那个时候,少爷不是对新夫人……”管家没有继续说下去,那会新夫人才嫁过来,府里下人都对新夫人有成见,哪怕见着新夫人院子里进了人,也没谁去禀报。

    甚至希望新夫人出点什么意外,这样少爷就自由了。

    白修然也明白他的意思,有点尴尬的咳嗽一声。

    谁能想到,当初他连人都没有出现,还是管家找的一只公鸡替拜的堂。

    可是,时间狠狠打了他一记耳光。

    他不屑一顾的女人,让他欲罢不能。

    “爹。”白晨轩出现在书房门口,幼稚的脸上带着认真。

    父子两个从来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白晨轩的到来,白修然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爹,我不相信娘亲会下毒。”虽然奶奶说小姨的中毒是娘亲下的毒,可是他是不会相信的。

    “我知道。”

    “爹,娘亲只能有一个。”奶奶以为他是小孩子,说话没有顾虑,跟白府的长辈商量,想给爹再娶一门。

    他此生的娘亲除了顾倾之,他谁都不会认。

    白修然扬眉,两父子四目相对,暂时无语。

    良久:“晨轩,是不是听谁说了什么?”

    “爹,还会再娶别人吗?”

    “不会。”这辈子,他只娶两个女人,一个就是秦紫衣,一个就是顾倾之。

    别人他根本不会再放在心里。

    “拉钩。”白晨轩伸出小手指。

    白修然看着他的手,这又是顾倾之教的吧。

    那个女人总是突如其来做出什么莫名其妙的动作。

    就比如这个拉钩,她如果跟谁做约定,总喜欢要跟人拉钩,还很幼稚的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