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然大玩家〕〔王牌少帅〕〔乡村透视小农民〕〔妙手圣医〕〔玄幻之神豪太子爷〕〔英雄的抉择〕〔美女的最强守护〕〔昧情〕〔我的帝国农场〕〔三国双绝〕〔重生之都市狂仙〕〔孤魂梦〕〔农门辣妻:猎户相〕〔末世召唤狂潮〕〔农女倾城:腹黑汉〕〔毒妃惊天下:辣手〕〔我吞了一只鲲〕〔我不要当诸侯〕〔一卡在手〕〔界域管理执行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零三章 维护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父皇,跟谁聊天了?这么开心?”

    亭子西边走来一个男子,身材消瘦修长,穿着青绸缎面的锦服,长相阴柔帅气。

    顾倾之小声问着旁边的白修然:“这人谁啊?”

    白修然:“二皇子赵明清。”

    一听来人是赵明清,顾倾之心里吓了一跳,好险蹦起来走人。

    这人日后可是要逼宫争王位的。

    白修然察觉出她的异常,“怎么了?”

    “没……没事。”她勉强镇定的看着别处,心里不断安慰,这事反正跟她没有干系,不用太紧张。

    “哟,二弟,今天你也过来了?”

    赵弘文也摇着扇子走了过来。

    “大哥,今天好雅致。”

    “呵呵。”

    顾倾之干笑两声,看着这两人上演兄友弟恭,不久的将来就要上演一出兄弟互杀的画面。

    自古都有人对权利的欲望大过人性,特别是皇家之人,为了登上这九五之尊,弑兄杀父,历史上屡见不鲜。

    只是让她亲眼见证这一段,多少有点感慨。

    据故事里提到的,谋朝篡位发生在顾家,家破人亡之后。

    当时香陵城被二皇子的人马围住,皇宫内圣上气血攻心而亡,大皇子拼命抵抗,白修然出谋划策,可是力量悬殊,惨烈抵挡,命在旦夕间,千钧一发之极,国师竟然在此刻出现了,带着五千精兵,直接擒获二皇子。

    才平息了这次动乱。

    她不懂故事里着重讲了这么一段。

    当时她还嘲笑,知道又怎么样?顾家后人还能穿越回去,给谁来个提醒。

    现在想来,她这个乌鸦嘴,还真说准了。

    不过这事,她能跟谁提醒?

    还没发生的事,她要说出去,不被人说成妖言惑众,也会引来某人的杀戮。

    顾倾之走着神,突然感觉旁边谁撞了她一下,抬头,所有人的眼睛全部盯着她?

    发生什么事?

    在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她一阵傻笑,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多笑应该没错。

    白修然心中一阵叹气,圣上同她说话了,竟然发呆了,只好他来作答:“臣也是没有想到倾之绘画如此厉害,想必是遇到什么名师。”

    “哈哈,对,幼年得遇一高人教导。”虽然不知道说了什么,听着白修然的话,应该是谁问了她画画方面的事。

    一旁的二皇子品着茶,似笑非笑的模样:“我听说白夫人不仅会画,还会唱,而且还会说。”

    “奥。”老者来了兴致,问了此话怎么讲?

    二皇子解释了一番,把她在醉仙楼唱歌的事说了一番,最后又把她在茶楼说书的事也讲了一段。

    啧啧,顾倾之听的都想骂娘了。

    这查的够仔细的啊。

    要不是知道他是二皇子,她都还以为这是八卦狗仔了。

    保持一种微笑的态度听完别人谈论她的事,末了还要装模作样的谦虚两句。

    “不若白夫人给我们唱一段?”二皇子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还请二皇子恕罪,倾之最近身子微恙,还请见谅。”白修然突然出声护着她。

    “白丞相这是不想我们听?还是心疼白夫人啊?”

    “二皇子说笑了。”话虽这么说,手却握住她的手,他是以一种直接的态度告诉别人,这是他的妻,若不是她的意愿,谁都不能勉强。

    老者含笑的看着握住的那只手,也看出白修然护着顾倾之的意思,心里很欣慰,白修然是他很欣赏的一个孩子,可惜以前感觉没什么感情,做什么事都是不偏不倚,这样虽然公正,但总少了一点人情味。

    现在见他对着顾倾之的模样,原来他的丞相也是有感情的。

    顾倾之也是微微有些感动,这个二皇子明显就是故意的。

    几人又闲谈了一会儿,老者说明来意,想请她也画上一幅画。

    能在皇宫画上一幅画,恐怕是很多画师的梦想。

    顾倾之想都没想答应了。

    不过画画的地点,她要自己选。

    这点上面,老者没问题,让人领着她去逛。

    第一次逛皇宫,顾倾之展现了充分的兴趣,不断问着各种的问题:“哎,修然,听说后宫佳丽有三千人,是真的吗?”

    白修然没回答,而是用着一种她看不懂的眼神瞧着她。

    顾倾之一愣,完了,嘴没把门,直接喊着别人的名了,只好干笑一声,赶紧补救:“哈哈,夫君,你看着我干什么?”

    “以后就叫我修然吧。”白修然淡淡的答道。

    他不会告诉顾倾之,她随口的这一声修然对他的触动有多大,以往她的口中那一声声的夫君有多假,唯独这随意的一句修然,让他感到了亲近。

    “好。”

    顾倾之也没那么矫情,白修然以往称呼她为倾之,也没叫她娘子。

    要是哪一天称呼一句娘子,她估计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大家还是相互称呼名字亲切一点。

    “小心。”

    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拉过来。

    四目相对,气氛暧昧,顾倾之一脸的无措:“哈哈,谢谢啊。”

    刚刚走路没看路边,差点歪倒。

    不过这气氛太尴尬了,被一个大帅哥搂着,厚脸皮的她竟然也会不好意思。

    李公公在前面引路了,就听见一声小心,一回头,白丞相跟自己夫人抱一块了。

    赶紧把头扭回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往前走。

    只是心里不住偷偷笑着,看来白丞相对他这位夫人不一般吧,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

    白修然不舍的松开手,心里也是极高兴。

    御花园里。

    老者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黑县的事怎么样了?”

    赵明清:“已经派人过去了。”

    “这事一定要调查清楚,萧厉临死前都没有交代把人卖到哪里去了,我就不信这些人还能凭空消失。”提到这事,老者依然气难消。

    “父皇,你还在怪舅舅吧,这一段时间舅舅把自己关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清减了不少,一直说着对不起圣上,对不起天罗,上次要不是母妃去看他,他差点以死谢罪。”

    “我没有怪他,不然也不会让你去查这个案子,只是我气的是萧厉这孩子,知法犯法,以前好多大臣进言,说萧厉在香陵城非横跋扈,仗势欺人,我提点过翠山很多次,让他多加管教一下厉儿,以免日后闯下大祸,结果还真是闯下了弥天大祸,翠山就这么一个孩子,但是法理不分贵贱,哎,有时候让你娘多去开导一下他吧。”老者叹了一口气。

    “父皇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我想萧国舅一定能明白您的。”赵弘文安慰道。

    “行了,我累了,弘文,你陪我去书房。”

    赵明清也知道父皇是有事要跟大哥说,笑着目送两人离去。

    只是在两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中闪现出杀意,父皇还真是偏心了,什么事都是找大哥。

    “弘文,上次你们救的那个外族公主怎么样了?”老者问道。

    提到这事,赵弘文要感叹一下白修然的女人缘,竟然连那位美丽的外族公主都喜欢上了他。

    当初白修然救下这个外族公主后,又因为他懂外族语,听懂了公主的话。

    这个外族公主本来就因为语言不通而焦急害怕,突然来了一个懂她们的语言而且还会说的人,仿若溺水中抓住了一根浮木,简直粘着不放。

    这几天,白修然没有去驿馆,那个外族公主天天问白修然什么时候来。

    “怎么?”老者也察觉到赵弘文的情绪变化,看了一眼他,“你也老大不小了,太子妃的位置一直空着,是该找一位了。”

    “不不不。”赵弘文赶紧解释:“不是我对那个公主有想法,而是人家公主似乎对我们的白丞相很有想法。”

    老者一愣,笑道:“我不管你们谁对谁有想法,人家公主毕竟是被我们的人给劫持到这里来的,你们一定要好好安抚公主,到时候外族使臣过来,不要误会才好。”

    “父皇放心。”

    ……

    顾倾之在皇宫逛了一圈,最终选了一处竹林。

    不过颜料什么的,她还需自己调配,所以让人回话,她明天过来画。

    刚回丞相府,徐有图站在门外等着她。

    “小姐,老爷让你回去一趟。”看见顾倾之从马车上下来,徐有图上前说道。

    白修然看着她,准备陪她回去,结果下人跑来说秦雁儿醒了。

    顾倾之也没想让白修然掺合她家的事,就独自一个人回去了。

    “爹。”

    顾雷霆坐在主位上,顾家的那一帮亲戚也都在。

    大家脸上都带着得意的笑容,好像要看她的笑话。

    “倾之啊,你是不是找二姨她们要钱了?”

    要钱?

    顾倾之揣摩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再顺便看了一眼场中的人。

    顾倾之的娘还在惺惺作态的说算了,许是她缺钱才会这样的?

    呵呵,这算恶人先告状吗?

    她还以为这群人没脸呆她家里了,没想到比她想象的厉害一点啊。

    “爹,你应该问我为什么找她们要钱?在哪里要的钱?”

    顾家的那帮亲戚脸色一变,悄悄看了一眼顾老太君,见老太君依旧镇定的喝着茶,那几位才立马有了底气,顾雷霆再宠顾倾之,但是从来对老太君是客客气气的,不敢有丝毫怠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